番外篇,宣无邪传(上)

帝尊 0 作者宅猪 全文字数 5619字
————我爱上了师娘,爱得刻骨铭心! “无邪,你刚才那一式神通虽然糅杂了魔道的精髓,尽显霸道的威力,但是在法力的变化上却不如我太玄圣宗原本的神通更有变化,神通的意境被你篡改得乱七八糟。我来给你演示,你仔细体悟一番这一式神通中的法力变化。” 一个柔和动听的声音响起,宣无邪站在太玄圣宗最高圣殿前的广场上,看着广场中的少妇以曼妙近乎舞的身姿,演示太玄圣宗的神通。 落花有意无情水。 这是这一式神通的名字。 这一式神通意境,落花有意缤纷落下,但流水无情将飘零落花带走,广场中的那个少妇将这一式神通的那种秋衣萧瑟缤纷唯美的意境表现得淋漓尽致,只见广场中她的法力化作落木萧萧,水声潺潺,法力化作河流,真实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卷动落花落?无?错?quled叶。 法力糅合了道则,将落花落叶和河流构建的极为真实,因此在平凡和唯美中暗藏无尽的威能和杀机,那少妇的实力深不可测。 宣无邪一身白衣,他的视线没有离开广场中的少妇。 他是太玄圣宗的大师兄,被称作最接近神的太皇老祖的最为出色最受宠爱的弟子,而广场中的那个少妇,则是他的师娘。 他喜欢他的师娘。 太皇老祖身为太玄圣宗的宗主,乃是公认的天下最为强大的三位存在之一,年轻有为。而且生的俊朗。在很早之前便已经修炼到天宫八境。与玄天圣宗的掌教玄幽道人和星月魔宗的魔王摩罗什齐名。 而宣无邪的师娘则是名动玄明元界的美人,是公认的第一美女,两人结合,是玄明元界的一段佳话。 他们还有一个女儿,慕晚晴,她继承了她娘亲的美貌与太皇的智慧,很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不过,宣无邪就是喜欢师娘。 慕晚晴虽美。但宣无邪是看着她长大,心中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就算慕晚晴多么漂亮他也无法动心,他对照顾自己成长传授自己绝学的师娘动了心。 师娘待他如子,有时候又像是温柔的大姐姐,太皇老祖醉心修炼,往往传授给他绝学或者神通之后,便让他自己研究。而师娘却很温和,很是细心很是耐心的为他讲解绝学或者神通中的精妙变化。 尽管他的修为境界不如师娘精深,但是在神通上的造诣他已经超越了师娘。不过他还是很乐意时不时犯错,用一些明显的错误去请教师娘。换来与她接近的机会。 他爱上了自己的师娘。 可是那是自己的师娘,而且是有夫之妇,他只能将这份爱意藏在心底,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爱意扭曲了道心,甚至萌发出干掉师尊太皇老祖霸占师娘的冲动。 这是心魔! 宣无邪不止一次警告自己,他是天资绝代的人物,对道心中蕴藏的种种阴暗和魔念都了如指掌,很快便能炼化一切心魔。可是炼化之后,这种心魔还是时不时的重生,再次在他道心中盘踞下来。 “无邪,你又开小差了!” 师娘嗔怒的声音传来,宣无邪回过神来,有些腼腆的笑了笑,师娘装作生气的样子很好看,让他有些入迷。 “你这样如何能战胜席应情?” 师娘飘然来到他的身边,少妇的体香扑鼻,宣无邪心猿意马,只听师娘用温柔的声音教训道:“你师傅曾经说过,你和玄幽老道的弟子席应情都是当今世上最有希望成为神的人,席应情的悟性万古无一,你的资质万古无一,你若是还这么惫懒,一定会被席应情抛下。他可比你努力多了。” 宣无邪慵懒的舒展身躯,笑道:“师娘,席应情比我懒多了。我与他不止一次交手,对他的了解比师娘要深,他是一个懒人,懒得去磨练神通,他的身体懒,但脑子却不懒,他是用大脑去修炼神通而不是用身体。” 一个二八芳龄的少女如同香风般飘过来,出现在两人面前,好奇道:“无邪师兄,席应情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你与他交过手?胜负如何?” 这是太皇老祖的女儿,慕晚晴,宣无邪的师妹,小时候整天黏在他身后,如今出落得越发楚楚动人,被誉为太玄圣宗的圣女,她的美丽如同年轻时候的师娘一般。 “我与他交过手。” 宣无邪笑道:“东应情,西无邪,有人说我们是最有希望成为神的男人,我自然要与他较量较量,看看他的本事是否真的能够与我并列。” “然后呢?” 慕晚晴眼睛亮晶晶,有些兴奋道:“无邪师兄有没有将他打得屁滚尿流?” “女孩家家的,怎么说话呢?” 师娘爱怜的瞪她一眼,不过对宣无邪与席应情的交手也很是关心,道:“无邪,你们孰胜孰败?” 宣无邪笑道:“互有胜负。他悟性太高,我胜他时用的神通下一次交手必然会被他破去,若非他身体太懒,我只怕难能胜过他,不过好在他太懒了。我与他约定十日之后再斗一场,这一次能否胜过他还是未知之数。” 慕晚晴兴奋道:“师兄,我也去!我躲起来悄悄的暗算他,保证让你赢!” 宣无邪摇了摇头,笑道:“我要胜他,自然是光明正大的胜他,岂能让你帮忙?这世间,唯有我能理解席应情,也唯有他能理解我,人生有这样一个对手和挚友,值了!” &nb sp; 慕晚晴吐了吐舌头,眼珠子转了转,如同小燕子般飞去。 师娘笑道:“无邪,你师妹又动歪心眼了,你与席应情交手时。她肯定会跑过去捣乱。你师尊受邀前往一个名叫望仙台的地方。不知何时才会回来……对了无邪。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师尊说将来会把掌教至尊的位子传给你,身为我太玄圣宗未来的掌教至尊,岂能没有掌教夫人?你有没有心仪的女子?” 宣无邪心头火热,脱口而出道:“我心仪师娘……” 他恍然醒悟,连忙改口道:“我是说,我喜欢像师娘一样的女子……” 师娘欣喜万分,笑道:“那就是晚晴了。晚晴也早就喜欢你呢。你没有看到她看你的眼神,我这个做娘的一眼看过去便知道她偷偷喜欢你,否则她也不会听说你要与席应情决斗,便兴冲冲的说要帮你压阵……” 宣无邪又变成了木头人,心中默默道:“我只当师妹是妹妹,从未爱上她,我爱的不是像师娘的女子,而是师娘……” 他眼中有一丝痛苦:“师尊待我如子,恩重如山……” 十日之后,堕神岭。宣无邪出现在堕神岭的一座雄山之上,白衣飘飘。 堕神岭传闻是天神堕落化作魔神之地。魔气深沉,虽然那位堕落的天神已死,但是他的魔念和血肉化作了一头头魔头,肆虐横行。 天神堕落的那段岁月距离今天已经太久远了,让人无法得知那位高高在上的天神因何而堕落,为何要化作魔。 “无邪师兄,让你久等了。”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宣无邪循声看去,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与自己不同的自己,风华绝代的席应情。 席应情御风而来,衣衫猎猎如旗,尽显潇洒风流,但人却显得有些懒散,似乎一切事都不放在心上。 他的眼睛明亮,有如散发出神光的神镜一般明亮,他看似懒散,但宣无邪却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当今最为可怕的年轻一辈,因为他的大脑无时无刻都在运转之中,去探索道则和大道之间的秘密,探索神通威能的本源。
他的懒散只是表象,他的眼睛明亮到任何神通在他眼中都没有秘密可言,他的悟性高到甚至可以从神通中推演出功法的地步! 宣无邪任何功法一学便会,任何神通到了他的手中比浸淫这门神通数百年的老前辈威力还要强大,而席应情却仿佛他的对立面,惊采绝艳如他们二人,即便是最接近神的太皇老祖也不禁感慨,说他们是最有希望成为神的人。 “你还带来一个小跟屁虫。” 席应情目光闪动,他的懒散有一种别样的魅力,显然是看出慕晚晴隐藏在暗处,笑道:“我师尊最近也收了一个小师妹,冰雪可爱,资质不下于你我,就是淘气了些。我师傅说先收做记名弟子,等磨练两年性子再正式收她为徒。” 宣无邪动容道:“能被席师兄这般称赞的人物,一定资质惊人,这次席师兄落败之后,下一次咱们再交手时,还请师兄将这位小师妹带来。” “一定一定。” 席应情看了看虚空,又看了看堕神岭滚动的魔气,突然笑道:“无邪师兄,今日我们不交手,不如比一比谁能第一个达到堕神岭的最深处。你有两个人,而我却是一个人,说起来还是你占了便宜。” 宣无邪自然知道慕晚晴隐藏在附近等着出手暗算的事情,瞒不过席应情,他也有其他心思,当即点头笑道:“好!席师兄请。” “无邪师兄请。” 两位少年英才身形掠起,向堕神岭深处飞驰而去,慕晚晴身形浮现,跺脚道:“无邪师兄,等等我!” 魔气深沉,危险内藏,随时都有可能突然出现天神血肉化作的魔头偷袭,即便是天宫强者也有可能陨落在此。 慕晚晴冲入魔气之中才感觉到危险,四下看去,席应情和宣无邪早已消失无踪,心中不由慌乱起来。 魔气中不断有魔头涌出,慕晚晴杀了几头魔头,法力渐渐有些跟不上,心中不由生出恐惧:“无邪师兄怎么不来救我?” 这时,她看到前面有一双贼亮贼亮的大眼睛,慕晚晴惊叫一声,突然响起席应情那双眼睛,这才松了口气。连忙杀过去。只见那个眼睛贼亮的少年倚靠在冰冷的神殿柱子上。笑吟吟的看着她。 慕晚晴脸色微红,上前道:“你在这里做什么?我师兄呢?” “无邪师兄争胜心切,估计跑到前面去了。” 席应情温和笑道:“我原本打算引来几个魔头缠住你,引他来救,却没想到他没有留意到,我只好留在这里保护你了。我这也算是作茧自缚了。” “那些魔头是你引来的?”慕晚晴嗔怒道。 席应情哈哈一笑,不由分说探手揽住她的腰肢向堕神岭深处闯去,笑道:“你放心。我一向不认真,不过我认真起来神仙都害怕!就算带着你这个小拖油瓶,我也能胜过无邪师兄!” “你才是拖油瓶!” 慕晚晴气鼓鼓道:“我很厉害的!无邪师兄每次和我交手,都不是我的对手!” “呵、呵。” “你不信?”慕晚晴气道。 “呵、呵。” “席应情,我和你拼了!” …… 魔气 气深处,宣无邪侧耳听到慕晚晴和席应情的吵闹声,不由露出笑意,低声道:“师娘,我心有所属,席应情才适合小师妹……” 没过多久。他出现在堕神岭的最深处,悠然自得的坐在曾经堕落的天神的宝座上。过了良久,席应情与慕晚晴这才姗姗来迟,懒散的席应情显得比从前欢快许多。 “我输了,无邪师兄,这个拖油瓶还给你!” 席应情抽身便走,消失在滚滚的魔气之中,慕晚晴连忙杀过去,气呼呼道:“你说谁是拖油瓶?没良心的,我还帮你挡住后心,免得魔头偷袭你……” “无邪,你师妹好像跟玄幽老道的弟子席应情好上了。” 太玄圣宗的大殿中,师娘忧心忡忡,向宣无邪道:“这死妮子天天向玄天圣宗跑,两个人成双成对人前人后,玄幽老道甚至还向我去书,露出两家联姻之意。他是你师尊的知交好友,他若是开口,只怕你师傅肯定同意这场婚事……” 宣无邪眨眨眼睛,心中暗自开心。师娘继续道:“不如这样,你看你喜欢哪家的女子,我去跟你提亲?你觉得天妖宫的小公主怎么样……嗯,不行天妖宫的小公主年纪太小,还不曾成年……金凤阁的圣女你觉得如何?不行的话咱们去万龙巢寻龙皇,让他挑选龙族最为美丽的龙女……” “其实只要有师娘在身边,无邪便别无所求了。”宣无邪心道,觉得经常听到师娘这样自言自语却也不错。 席应情与慕晚晴更加亲密了,师娘也更为宣无邪的终身大事操心,忙来忙去,打听哪家的女子漂亮。 这一日,太皇老祖终于从望仙台归来,师娘很是开心,宣无邪与众弟子、太玄圣宗的长老、太上长老纷纷迎迓,甚至连玄天圣宗掌教玄幽道人和星月神宗的摩罗什也被惊动,准备拜访。 不过太皇老祖却似乎有心事,一回来便宣布闭关,让两位好友也扑了个空。 “你师傅去了一趟望仙台,回来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 师娘也不再开心了,向宣无邪道:“他回来之后很不对劲儿,变得很冷淡,仿佛他人在这里,心却在极高极远的地方。” 宣无邪不解,师娘继续道:“他仿佛变成了神……不,是比神还要可怕,苍老,悠久,就像这天地一样。” 太皇老祖出关了,出关之后的太皇老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只是眉毛变白了,但是有说有笑,与从前没有什么两样,去见了玄幽道人和摩罗什。 师娘很开心,但宣无邪却感觉到了异样,那就是太皇老祖的眼神,变得无比淡漠和高远,空空洞洞,仿佛远离了尘世,远离了世间的一切感情。 这一日,他听到慕晚晴撕心裂肺的哭声,急忙冲入宗主大殿,心中顿时凉了,脑中空空荡荡。 太皇老祖手持一口道则凝聚的宝剑,剑上滴着血珠,啪嗒啪嗒打在光洁的地面上。 师娘倒在血泊中,慕晚晴扑在师娘的身上,惊恐的看着太皇老祖,太皇老祖提剑,脸上没有丝毫悲伤,只有喜悦,发自内心的喜悦:“我的心境,再也没有破绽了。” 那声音温柔无比,宛如情郎对情人的海誓山盟。 太皇老祖斩妻明志,道心终于达到圆满无缺。 他抬起手,扬起手中的剑,向慕晚晴斩下! “师尊,不要啊!”宣无邪跪在太皇面前,替慕晚晴挡住这一剑。 慧剑斩在宣无邪的肩头,没有继续斩下。 “无邪,我最器重的弟子,你也替为师开心吗?”。 太皇老祖收剑,呵呵笑道:“我去了望仙台,在台上经历五百世沧桑,一心求道,终于悟得真正的大道,这就是玄都忘情天书。只有忘情,摒弃一切情感,才能问鼎无上的大道,超越神,成为永恒。你放心,我不是要杀晚晴,而是我想看看我剑斩女儿,是否还能动摇我的道心。” 他微笑道:“这一剑落下,我发现我的道心已经不再动摇了。” 太皇老祖走向殿外,悠然道:“无邪,将你师娘葬了吧。将来你也会走上我的道路,我的道路便是……” “舍道之外,再无他物!没有任何感情能够牵绊住我,我的道心,只有纯粹的理智,我就是天,就是道!”(未完待续……) 番外篇,宣无邪传(上: ... ...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