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节:图纸失窃

风起陇西 108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344字
这位中都护自从被捕以来,还没有说过话。荀诩收起皮囊,从李平身旁离开,来到了烛龙跟前。 "要喝吗?" "作为恳谈前的润喉是必要的,谢谢了。"烛龙居然还有心情打趣,并喝了一大口水。 "恳谈么?我更喜欢称之为'一个叛徒最后徒劳的辩解'。" 荀诩丢下这句话,转身叫来几名士兵解下烛龙,把他带到树林深处的某一棵松树旁,将其重新捆好。 这里距离池塘约有二三十步,中间隔着一块屏风般的青条大石与几簇绿竹林,十分荫凉幽静,偶尔还会有散发着松树清香的山风吹过。荀诩见烛龙已经绑定,挥手让士兵们分散到附近巡逻--无论谈话内容是什么,他都不希望旁听的人太多,这是情报人员的天性。 士兵们顺从地离开了,很快这里只剩下荀诩和烛龙两个人。荀诩搬起一块平整的石头放在烛龙对面,掀起衣袍坐下,直直盯视住烛龙的眼睛。 "为你自己辩护吧,然后我来裁决。" 烛龙的表情很坦然,他毫不避开荀诩的目光,从容说道:"孝和,如果抛开细节不谈的话,结论其实很简单,我从未真正背叛过大汉。" "哦……"荀诩笑了笑,"这就是你要向我说的话?你知道的,我们靖安司只关心细节,这很重要。" 烛龙点了点头:"这确实很难让人相信,厘清事实总是得花上点时间。" "我不知道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恕我看不出任何对你有利的东西。"荀诩不动声色地说。 "有时候事情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 "这就要看你如何解释了。"荀诩不容烛龙出声,立刻接着说道,"建兴七年的弩机图纸失窃事件,你是否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这我不否认。" "二月二十六日,糜冲第一次与你会面,你向他提供了南郑的防务构成与图纸存放位置,并交换了初步的行动计划;而在三月一日,你利用自己的关系秘密制造了两套开锁用器具,并派于程运送其中一套给糜冲;于程失败之后,你在三月二日又亲自冒险把另外一套备用的交到糜冲手里,授意他去军器诸坊总务偷窃;三月五日,你设法迟滞了我们对辽阳县的搜捕,并和糜冲确定了调虎离山的计策;三月六日,在黄预等人和我们前往褒秦道的时候,你故意调开军技司的卫兵,让糜冲得手;同一天晚上,你又亲手杀死糜冲,并把图纸按照预定渠道送去魏国……" 荀诩一口气说了下去,这些细节一半是来自于黄预和其他五斗米教徒的供词,另外一半则是他自己的推断。 三年来,他一直时时思考着那一次的失败,所以对这些数据与细节可以说是烂熟于胸。 "对于以上指控,你是否承认呢?"荀诩逼问。 出乎他的意料,烛龙立刻毫不犹豫--在荀诩看来甚至有些得意--地回答:"不错,你的推测虽不够严谨,但与事实基本一致。" "既然你承认,那么好吧,那么请问哪一件事能够证明你的忠诚?哪一件事又给我国带来过利益?" "我可以反问一下么?我国在这次事件中究竟损失了什么?而曹魏又得到了什么呢?" "我国损失了贵重的技术兵器资料,这会让汉军在陇西流出更多的鲜血!" 烛龙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这叫荀诩很恼火:"孝和,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事情往往不是我们在表面看到的那样。仔细分析这件事的结果我们就会发现,大汉表面上似乎失败,但却是最大的赢家。"
"荒谬!" "首先,我国成功地铲除了五斗米教在汉中最后的残余势力,这既减少了社会不安定因素,也削弱了魏国间谍的生存土壤;其次,魏国最优秀的谍报人才之一死在了南郑,这对魏国情报工作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荀诩忍不住插嘴大声说道:"你这是本末倒置,不错,这两点确实是曹魏的损失,但他们却借此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弩机技术!" "这正是我正要说的第三点了。孝和你应该也知道的,魏国军械制造负责人马钧曾经表示,这两项产品的技术含量很低,甚至连他都可以将其效率提高五倍到十倍。这让期待很高的魏国军方十分失望,成为导致天水弩机作坊计划流产的直接原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件事荀诩曾经听杜弼说起过,当时他只是觉得曹魏的人不识货,没加多想,现在仔细回味起来确实蹊跷。面对烛龙的问题,荀诩迟疑起来。 烛龙并没有期望荀诩回答,他自己继续说道:"原因就只有一个,魏国从来没有获得'元戎'与'蜀都'两项技术。" "这怎么可能?!" "如果图纸是假的,那么就是可能的。" "你是说图纸被调过包?" "不错,糜冲送回魏国的实际上是两款三年前的过时型号。" 荀诩一直紧绷着的眉毛松弛了下来,又恢复了谈话开始时那种略带嘲讽与冰冷的表情:"你的辩解确实很有说服力,可惜你却暴露出了一个极为致命的矛盾。" "愿闻其详。"烛龙回答,同时扭动一下身体,让紧缚的藤绳松弛一些。 "你说图纸被调过包,那么请问是在什么时候?糜冲在军技司偷到图纸以后,直接送去了前往陇西的粮草车队,然后才去见你,这期间你根本没有余裕把图纸调换过来。当然,你可以说你一早就在军技司调好了包,但我善意地告诉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既然我都有本事把军技司的卫兵调开。" "当然不可能,弩机图纸的保管与守卫是独立的两套系统。调阅图纸要通过繁琐的手续,我查过调阅记录,并没有你的名字。" "你的眼光果然相当敏锐。"面对这打击,烛龙丝毫没有显出慌张,从容不迫地说道,"事实上,我确实没有能力在军技司给图纸调包,甚至我连卫兵都没权力支开。" "这么说你承认你的失败喽?" "你的分析非常精准,但我不能不代表别人不能。" 听到这番话,荀诩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从石板上腾地站了起来,烛龙在南郑内部还有同伙? 烛龙沉着地看了看附近的动静,徐徐说道:"事实上,配合糜冲行动去支开守卫并将图纸调包,这些事只有一个人能做到。" "他是谁?" "诸葛丞相。" 荀诩这一生经历过很多次突如其来的惊讶,但从来没有一次冲击有这么大。他仿佛被决堤的洪水扑倒,两条腿几乎支撑不住,甚至连呼吸都倍感艰辛。烛龙略带怜悯地看着荀诩,没有作声,给这位从事一些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