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节:生存的希望

风起陇西 112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371字
听到这个回答,杜弼的眉毛只是轻微地挑动了一下,然后他露出理解的笑容,拍拍荀诩的肩膀说:"不必为难,大家都是干这一行的,我明白你的难处。" 荀诩感激地瞥了他一眼,心中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其实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这一次的结局都很完满:他的朋友并没有真正背叛蜀汉,蜀汉也在与曹魏的情报战中占据了优势,于公于私都值得让人欢喜,但荀诩心中始终郁积着一块阴云,让他的心情无法舒展。这不再是关于友情,而是一些涉及到忠诚的东西…… "孝和?你想什么呢?"杜弼看荀诩怔怔地望着远处发呆,伸出指头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是太累了吧?也难怪,自从徐永回来以后,你就一直在忙碌,也该休息一下了。" "唔,也许是该休息一阵子了。" 荀诩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同时让双肩垂下。他现在确实感觉到疲惫,非常的疲惫。 当天晚上,荀诩去拜访了成蕃。成蕃对这位久未谋面的好友的突然造访很惊喜,拉着他一起出去喝酒。在席间,成蕃惊讶地发现荀诩的酒量暴增,他什么也不说,只是拉着成蕃一碗一碗地干,直至酩酊大醉…… 五月十五日,诸葛丞相返回南郑。和第二次北伐后一样,人们为蜀汉在战略上的徒劳无功而感到沮丧,但又为在撤退时成功击杀一员大将而欢欣鼓舞。大部分人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目送丞相的车仗缓缓开入城中。 荀诩并没有参加入城式,他被要求等候在军正司的一间密室之前,狐忠也是,而李平则被安置在密室之内。那房间没有窗户,所以荀诩无从知道这位中都护的表情究竟为何。 "孝和,这几日过得如何?"狐忠忽然偏过头来问,他这几天一直被软禁,直到今天才被放出来。 荀诩唔了一声,双手垂下,继续保持着恭敬等候的姿势。对于狐忠他没有什么恨意,两个人都是以自己的方式效忠祖国,但这不代表他会因此而释然。狐忠看到他的反应,微微一笑,心中明白荀诩的心境波动,于是也闭上了嘴。两个人就如同石俑一样肃立在密室两侧,好像是不曾相识的陌生人。 这里位于地下,阴冷的空气中飘荡着些许霉变的气味,走廊两侧都镶嵌着铜制挂台,上面点着蜡烛。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通道里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狐忠和荀诩同时抬起头,看到诸葛丞相和姜维两个人走过来,面沉如水。远处站着几名军正司的军人,但他们显然接到了不许靠近的命令。 诸葛丞相走到门口,停住了脚步,把两道目光从荀诩脸上扫到狐忠,又从狐忠脸上扫到荀诩。两个人垂头拱手,叫了一声:"丞相。" 丞相严肃的脸上这才稍微绽出一丝笑容:"孝和,守义,你们两个做得很好。" "一切为了汉室复兴。" 丞相满意地点了点头,重新把目光固定在荀诩身上。荀诩发现他比出征前又憔悴了几分。 "孝和,想来你也都知道了。"丞相的声音依旧低沉。对于这一突如其来的问题,荀诩只能简短地回答道:"是的,丞相。" 丞相眯起眼睛,用感怀的口气问道:"唔,你是否还记得我们两年前的那次会面?" "是的,丞相。"荀诩的词汇量变得十分贫乏。两年以前,荀诩在接受了军方苛刻的评议审查之后,曾经被诸葛丞相秘密召见,荀诩一直认为那次谈话是自己撑过低潮期的关键。
"我记得我曾对你说过,身为领导者,我必须寻求某种程度的内部安定,这种安定往往是需要付出牺牲的。"丞相说,随手将脱下来的布袍交给姜维。 荀诩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巧妙地把话题的重心转移开:"您说的每一句话,小人都一直铭记在心。"对于这个暧昧的回答,诸葛丞相没露出任何不悦,他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冲荀诩略一颔首,说道:"你理解就好,汉室的复兴还需要你的能力。" 荀诩又作了一个揖,谦逊了几句,然后回复成最初的站姿。 诸葛丞相没有多说什么,他推门走进密室,然后姜维从外面把门关好,站到了狐忠与荀诩之间。三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谁也不说话。姜维比两年以前老成了许多,年轻人的稚气已经逐渐为沉稳持重的气质所取代。他好奇地看了荀诩一眼,举止既没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傲气,也没有过分亲热。 "你们做得很出色。尽管外面的人不会记住你们的功绩,但是我会。" 姜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和外面相比,屋子里此时的气氛更加叫人抑郁。这间石室没有窗户,里面只铺陈着一张木制方案和数根蜡烛,方案上还搁着一壶酒与两个酒碗,坐在一侧的李平了无生气。诸葛丞相坐到他的对面,一言不发地为他斟满一碗酒。李平的目光极力躲避,双手不安地揪着衣襟,原本一条大汉现在却畏缩得有如一只受惊的山鸡。 "正方,来,为先帝干上一杯。"丞相端起酒碗,严肃地说。 李平没有勇气举起碗,他认为诸葛亮是在嘲弄他。诸葛丞相也不以为意,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突然将酒碗摔在地上,只听哗啦一声,屋中沉滞的空气被突如其来的碎裂声切开。李平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全身吓得一激灵,颤抖不已。 "李平,你不敢为先帝敬酒吗?!"丞相的怒气突然爆发了出来。 "孔……丞相,我……" "我真不敢相信,一位受先帝托孤之重的老臣,居然会选择这样一条让大汉二十五帝蒙羞的路!" 在李平的印象里,诸葛丞相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脾气--即使两年前马谡失了街亭,他也不曾如此愤怒。他惶恐地跪伏在地,双手撑在地上,头低低垂下:"我知罪,我愿意承担一切责罚,只求丞相善待在下的遗族。" "承担一切罪责?"丞相冷笑道,用手点着李平,"你以为你承担得了吗!处斩一名企图逃亡的中都护?这消息若是传了出去,东吴曹魏那些人会怎么笑话我们?天下人是否仍旧相信我大汉以仁德治国?" 李平觉察到丞相话中有话,他抬起头,眼神迷惑不解。 "正方啊,你知不知道你给我出了一个多么大的难题……"丞相的口气重新转缓,"于公,我不能叫国家成为别人的笑柄;于私,你以为我真愿意亲手下令处斩一名旧日的同僚?一次就够了,我不想做第二次。" 李平知道他指的是两年前的事。那时候第一次北伐刚刚失败,诸葛丞相亲手下令处死失街亭的马谡,一个深得他赏识的年轻人。那件事笼罩在诸葛丞相心头的阴影,看来到现在仍旧没有消除。李平看到了一丝生存的希望。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