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节:引导蜀汉胜利

风起陇西 113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551字
通风口吹来一阵微风,屋子里的气息略微清新了一点,烛火也随之跳动,两个人的表情在烛影里看起来都有了变化。诸葛丞相忽然转变了话题:"李平,你是否承认自己篡改补给数据,掩盖补给不足的真实状况,谎称粮草充足,以致我军作战失败?" 李平有些惊讶地望着诸葛丞相,后者的眼神里有些超越责备的东西。于是他点了点头。 "你恐怕事情败露,便在我军归还之前逃出南郑,企图通过沮、漳回到江阳,并上书皇帝陛下进行狡辩,想以此来逃避责任,对不对?" "是……" "幸亏你的参军狐忠大力劝阻,最后你回心转意,返回南郑自首。你承认吧?" 李平忽然明白了诸葛丞相的用意,他是在为李平的叛逃行为寻找另外一种合理解释,一种比叛逃要体面的解释。李平眼角有些湿润,觉得两个人昔日的那种友谊似乎又回来了。 "在接下来几天的审判中,你将会以渎职罪而被判决,最严重可至流徙之刑,你可有心理准备?" "多谢丞相……"李平感激地再度趴伏在地上。渎职罪和流徙之刑虽不是好事,但对于一个原本犯下叛国死罪的人来说,可是幸运太多了。 丞相欣慰地将李平搀扶起来:"你放心吧,正方,你儿子李丰不会被这个判决影响仕途,我会照顾他的。"李平只是连连称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国正值用人之际,正方若非你犯下如此大错,本该成为我左臂右膀……"说到这里,丞相刻意压低了声音,"你可要好自为知,数年之后,当还有起复的机会。" "这……这是真的?"李平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以先帝的名义保证。但你要配合我,让自己活下来,这是最重要的。" "罪人李平知道。" 李平没有多说别的,他再度深深拜伏,声音有些哽咽。丞相这时再次把酒碗斟满,推到他面前:"来吧,正方,为了汉室复兴。" 这一次李平没有犹豫,他举起碗来一饮而尽…… 会谈并没有持续很久,只半个时辰不到诸葛丞相就打开门走出来。姜维连忙迎上去搀住。荀诩注意到丞相双眉之间上的皱纹略显平伏,看来他很满意这一次会谈的成果。 诸葛丞相错过狐忠与荀诩身旁时,冲两个人露出一个赞赏的表情,接着转身离开,很快这位老人的身影就消失在通道尽头。阴暗的走廊昏黄明灭,只有两侧的蜡烛兀自燃烧着,那镶在墙壁上的曲形烛台,就仿佛《山海经》中给那西方幽阴带来光明的烛龙一般…… 五月十六日,丞相府发布了一则布告,宣布中都护李平因涉嫌渎职而被羁押。到了五月二十日,详细的调查报告公布。调查报告说李平在四月初曾宣称粮草不继,等到大军即将撤回之际,李平又在四月中旬改口说前线说补给并无问题,这一举动给作战带来极大混乱,最后导致蜀军不得不撤回汉中。根据针对粮田曹账簿的审计以及粮田曹一名证人的证词,证明李平确实有篡改账目的行为。为了逃避自己的罪责,李平在五月六日从南郑城离开,企图逃回自己在江阳的府邸。经由靖安司的追捕以及参军狐忠的劝说,李平不得不回到南郑听候发落。这一切李平本人已经供认不讳。 具体的惩罚措施公告里没有说,这要等诸葛丞相上奏朝廷才能定夺。毕竟李平是一位中都护,唯有得到皇帝刘禅的首肯才能施以刑罚。 荀诩对这份报告并不感到惊讶。"李平叛逃"这种事是不能公开的,那会让朝廷颜面大失,也会暴露出狐忠的"烛龙"身份。据荀诩自己猜测,诸葛丞相之所以苦心孤诣促成李平叛逃,就是想以此事为筹码,迫使李平在其他方面作出让步。
但这就不是他所能关心到的范围了。 一个月以后,荀诩接到升任靖安司司丞的通知,他正式成为靖安司的最高领导者。三年以后荀诩染病身故,与远在五丈原的诸葛亮同一天去世。 杜弼则谢绝了正式出任军谋司司丞的建议,调回了成都任谏议一职,低调地过着日子;以至于日后蜀汉著名的文人杨戏在作《季汉辅臣传》的时候,还特意提到"少府修慎,鸿胪明真,谏议隐行,儒林天文。宣班大化,或首或林--赞王元泰、何彦英、杜辅国、周仲直"。没有人知道这位深出简居的谏议曾经穿梭于敌人腹心,于无声处引导着蜀汉的胜利。 李平承认了一切对自己的指控,然后被罢免了官职,以庶民的身份流放到梓潼郡。当他听到诸葛亮病死陇西前线的消息后,认为自己复职的希望彻底破灭,也郁郁而终。 至于狐忠,他只在汉中多呆了三个月,然后就神秘地消失了。在几年后魏国的高平陵政变中,有一名低级官吏在内乱中被杀害,在他家中搜出了一些关于曹魏的绝密情报。当然,在当时那种混乱的局面之下,没有人留意到这一点,关于那次搜查的报告很快就被淹没在故纸堆里,彻底湮没无闻…… 唯一不变的,只有吹拂在秦岭山头那来自陇西清冷的风,它就这么在崇山峻岭之间流转着,冷冷地注视着时代与人世的变迁。 建兴九年七月二十日,距离李平事件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 "荀司丞,判决下来了,李平被废为庶人,徙梓潼郡。"裴绪快步走进屋子,啪的一声将公文搁在荀诩案上,"这里是丞相上尚书的公文抄件,请您过目。" 荀诩展开文书,上面写道:"……平为大臣,受恩过量,不思忠报,横造无端,危耻不办,迷惘上下,论狱弃科,导人为奸,情狭志狂,若无天地。自度奸露,嫌心遂生,闻军临至,西乡讬疾还沮、漳,军临至沮,复还江阳,平参军狐忠勤谏乃止。今篡贼未灭,社稷多难,国事唯和,可以克捷,不可苞含,以危大业……" "呵呵。"荀诩笑了笑,掩上文卷望望窗外的残阳,心绪不知怎的涌出几许唏嘘,几许感慨。终于写完了。尽管二十七万字的数量对于很多强者不过是沧海一粟,只够铺陈完开头,但对于天性惫懒的我来说,已经是生平极限中的极限了。用田中大神的一句话就是:"我预支完了下半生的勤勉"。阿弥陀佛,幸亏以后我就是死上班族,再也不用干这伤筋动骨的营生了。 如果把我称做《风起陇西》亲生父母的话,那么它的祖父是克里斯提昂·贾克,祖母则是弗·福塞斯。外祖父是罗贯中与陈寿,外祖母是丹·布朗。 克里斯提昂·贾克的《谋杀金字塔》三部曲是我灵感的最早起源。当年在大学宿舍里一口气看完他的小说后,仿佛发现了一片新大陆,惊讶地发现历史小说也可以这么说。贾克大爷以埃及的历史为脉络,在真实历史大势的缝隙之间填夹进了无数貌似真实的细节,营造出一个富有现代气息的古代世界。和一般故意颠倒现代古代的恶搞不同,贾克老爷是以一种十分严谨的态度去写这部小说,他没有生硬地将现代玩意强行塞到古代,而是不动声色地把细节融到文章的每一个角落,逐渐让读者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接受这一崭新的世界观,并享受其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