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目标在哪里

风起陇西 5 作者马伯庸 全文字数 2407字
郭淮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郭刚以无懈可击的姿势抱了抱拳,然后转身走出议事厅。 现在议事厅中只剩郭淮一个人,他回到案几旁,扯开挂在后壁的黄布,一幅相当详尽的陇西地图占据了大半个墙壁。他从地图的左边踱到右边,又从右边踱到左边,不时从炉底拿出一截炭棍在地图上画几笔。很明显,现在他思考的事远比追捕蜀国夜枭重要。 魏太和三年,二月十日。 陈恭觉得自己有必要出去一趟。他一直在设法找出那名给事中的真实身份,但是毫无结果。准确地说,可能性很多,但是没有一种可能性上升到可靠的程度。二月十四日就是他例行向南郑汇报情报的日子,如果在这之前这份情报"回炉"工作还无法完成的话,那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他决定去找一下"白帝","白帝"是隐藏在上邽城内的另外一名间谍,他也许会有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渠道。陈恭和"白帝"两个人本来并不相识,蜀国司闻曹的工作原则是:第一线工作的间谍们彼此隔绝,单线纵向作业,绝不发生横向联系。这样谍报效率会变低,但可以保证当一名间谍被捕后不会对其他情报线造成损害。司闻曹就和他们所效忠的诸葛丞相一样,谨慎到了有些保守的地步。 在第一次北伐失败后的蜀国情报网大溃灭中,陈恭和"白帝"因为一次意外的审查而发现了彼此的身份--陈恭一直觉得这很讽刺。两个人都幸运地在那次魏国的大清洗中活了下来,从此知道了对方的存在。他们两个平时极少见面,但保持着一种独特的联络方式。 陈恭在二月十日晚上来到上邽城内的步军校场,在木制的辕门右下角立起了三块小石头,然后在三块石头顶端又加了一块,不过这一块的底部事先用墨涂过了。把这一切做完以后,陈恭很快消失在夜幕里。 第二天下午他借故去太守府办事,又一次路过校场,看到那个不起眼的造型起了变化:在顶端的石头被翻了过来,将涂着墨的一面朝上。看来"白帝"有回复了。 二月十二日中午,陈恭离开家门,前往早就约定好的接头地点。他希望能从"白帝"那里得到一些他所不知道的情报,这也许有助于了解那名给事中的身份。 走过两条街,陈恭看到两名士兵各执长枪靠着街口的墙壁说话。陈恭认出他们是太守马遵的手下,心中有些奇怪。他注意到在附近的酒肆里也坐着几名士兵,他们却没有喝酒。又走过一条街道,陈恭转向左边,看到街道右侧的里弄门口有士兵在把守。这里一直都有人把守,但是今天的守卫比平时多了一倍。其中一名士兵看到了陈恭,友善地打了个招呼。 "陈主记,您这是去哪啊。" "嗨,还不是那些库存的事。上头整天催着要拿出本清楚的账簿来。" 陈恭开始抱怨,抱怨上司是与同僚增进感情最好的手段。果然,士兵同情地点了点头,也叹息道:"是啊,我们本来今日轮休的,可现在却被莫名其妙地调到这里来,随时候命。" "随时候命?"陈恭心中画出一个大问号,"为什么?" "我们是奉命在这里待机,至于要干什么上头可没说。" 陈恭又与士兵随意敷衍了几句,然后借故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觉得心中不安,但还是继续朝着预定的接头地点走去。前方有两名妇人在水渠前砸着衣物;一个苦力扛着两个大口袋吃力地行走着;几个小孩子跑到街中央去逗一只死去的蜻蜓,被路过的马车夫大声叱责;向阳的墙边靠着几名懒散的军士,简陋的皮甲摊在他们膝盖上,内衬朝上,其中一个聚精会神地挑着虱子……一切都显得很正常。
"这位官爷,来喝些杂碎汤暖暖身子吧。" 街旁小店里的老板探出头来吆喝,一股浓郁的羊肉香味顺着门缝冒出来。陈恭没停下,他抬头看了看日头,稍微加快了一点脚步,转弯向右走去。 "确认就是这个人吗?" 郭刚站在一堵土墙后面,他的一名部下刚刚把头探出去又缩了回来。听到上司的问话后,他点了点头:"没错,肯定就是他。"这时街对面在房顶负责监视的人忽然将一面绿旗向西面摇摆了三下。 "目标开始向西移动。" 收到这个消息,郭刚下意识地抿紧了嘴,对已经换好平民装束的几名部下说: "你们两个,超前一步从别的街口绕到他前面;你们两个就跟在他后面,不可被他发现。" "是!"四名部下纷纷离开土墙。郭刚则转身爬上一个高达二十丈的塔楼,双手撑着塔楼边缘朝下望去,身体前倾,眼睛如鹰隼般锐利。他看见目标现在转过一个弯,朝着集市的方向去了。两名部下在他身后远远地跟着,另外两名则从侧面与他并行。 "快点鸣叫吧,夜枭。"郭刚喃喃说着,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当初郭淮推荐他担任间军司马的时候,很多人以他太过年轻为理由而反对。他急欲要向所有人证明,叔叔的安排是正确的。 一队巡逻的士兵忽然从目标人物前面走过,宽大的甲胄与飞扬的尘土遮挡住了郭刚的视线。郭刚瞪圆了双眼,恨恨地在心里骂道:"该死的,快走开!" 等到队伍开过去以后,郭刚发现目标不见了。他大吃一惊,目标一定是进入了他视线无法触及的死角。远在塔楼上的郭刚鞭长莫及,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的部下。 他命令身后的传令兵将塔楼上的旗子换成绿边红底的貔貅牙旗,这个旗语表示塔楼无法看到目标,要求跟踪者立刻回报方位。同时传令兵还敲了一下鼓,以提醒跟踪者注意。 三名部下很快就各自发回了暗号:目标人物从眼前消失了。郭刚的拳头握得更紧了。目标究竟在哪里?如果他是刻意消失的话,是不是说他已经发现了追踪者?一连串疑问混杂着懊恼涌上郭刚的心头,一层细微的汗水出现在他的额头。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郭刚很快发现第四名部下正朝着塔楼挥动了三次右手,然后指了指旁边的牛记酒肆。这说明目标进入了酒肆,而且还没出来。 "一定就是在那里接头!" 郭刚立刻做出了判断,他命令将代表着"继续追踪"的杏黄旗悬挂上去,然后飞快地跑下塔楼。二十名从马遵那里调拨来的士兵正在楼下整装待命,郭刚做了一个手势叫他们跟上,然后飞身上马,朝着这家上邽城内唯一的酒肆飞驰而去…… 郭刚下了马,命令立刻将这家酒肆团团包围,一个人也不许离开。在外围,更多的士兵把以这个酒肆为中心半径两里以内的城区也都封锁起来。三名负责跟踪的部下赶到了现场,报告说第四个人已经尾随目标进入了酒肆二楼。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