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一声叹息(续)

暗枪 488 作者沉默似铁 全文字数 2770字
李德康走了过去,坐在条椅的另一侧,说道:“先生,有火吗?借一下。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肖文虎:“用火柴还是用打火机?” 李德康微笑道:“支持国货,当然是用火柴。” 肖文虎摸了一下口袋,掏出一个打火机递过去,说道:“风大,还是用打火机吧。” 李德康点燃一支烟,低声说道:“组长,你好,我叫李德康,组织上派我来协助你的工作。” 肖文虎继续浏览着报纸,说道:“你好,我听说你一直要见我,有什么事吗?” 李德康:“在我来之前,社会部的首长说这边缺人手,所以我想尽快开展工作。” 肖文虎:“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最近风声很紧,我……情况不对,别回头!” 因为下雨,公园里的人都在往外走,唯独陈怀民一点没有要走的意思,还时不时还向这边瞥一眼,这立刻就引起了肖文虎的警觉。 李德康:“是特务吗?” 肖文虎:“八成是。咱俩分头走,你今天不要回学校住,甩掉跟踪,找一家旅店住下,明天早晨七点钟,元宝街福禄面馆碰头。” 李德康:“好!” 两个人站起身,一东一西从两个出口往外走,陈怀民向身边的特务使了一个眼色,他跟上了肖文虎,另一个特务跟上李德康。 这时候的雨越下越大,肖文虎穿过马路,准备拦截一辆黄包车。陈怀民立刻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他的车停在那边,准备开车继续跟踪。 等他上了车,再找自己跟踪的目标,却已经踪影不见,街上往来穿梭的车辆,不知道肖文虎上了哪一辆车。 高非趁着这个时间差,接上了肖文虎,借着大雨的掩护,加大油门一路疾驰而去。 肖文虎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你怎么在这?” 高非目视前方,说道:“先说你怎么在这!” “我跟一个同志在这接头,发现有可疑,就赶紧撤了。” “不是有可疑,你确实是被敌人盯上了!” “他们没有证据,不会对我怎么样吧?” “如果你今天不来接头,也许暂时还安全,现在……你基本是暴露了,他们很快就会逮捕你!” “有这么严重吗?实在不行,我再进入蛰伏……” “没用。徐正勇刚刚折了威风,他现在急需要功绩来树立形象,这件事就是他目前仅有的机会,他不会轻易放过。” “那我该怎么办?” “我不方面出面做任何事,你去找冯先生商量一下,他应该有办法把你安排好。另外,跟你接头的人,也要一并转移!” “他才来半个月……” “那也没办法,暂时只能这样,让冯先生统一安排吧。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明天一早行动处就会接到抓人的通知!” “……好吧,我服从命令!在前面的路口停车,我去联络冯先生。” “后车座有一把雨伞,你拿着。” 轿车在缓缓停下,肖文虎撑着雨伞下了车,疾步消失在密集的大雨中。 高非看了一眼倒车镜,发现距离自己二三十米远,一辆白色出租车也在路边停下,奇怪的是并没有人下车。 一般情况下,出租车停车,都是有客人下车才对,这种情况极不正常! 高非心里暗暗吃惊,难道情报处还派出了第三个人?问题是自己从站里开始跟踪陈怀民他们,一直到慕尔堂教会学校,怎么会没发现呢? 后面车里的人是周之煜,他思虑再三后还是没忍住,决定亲自到慕尔堂学校看一看。为了防止被青帮人发现自己,特意叫了一辆出租车隐藏行踪。 肖文虎上了高非的车,周之煜从惊讶到惊喜,他立刻吩咐出租车司机跟上。因为这件事现在来看很明显了,如果肖文虎是共党,那他和高非很可能就是同伙!
保密局上海站行动处处长是共党?这可是令人震惊的事件,自己要是破获了这么一件大案子,也许连北平都不用回了,直接就能被任命为上海站行动处处长! 周之煜兴奋的过了头,他忽视了自己乘坐的是出租车,白色的车体太过惹眼,但是他也很快意识到这一点,立刻让司机调转车头送他回旅馆。 回去的一路上,周之煜兀自沉浸在幻想中,他准备回到旅馆立刻给徐正勇打电话,向他汇报这个新发现! 出租车停在华新旅馆门口,周之煜掏出钱包准备付车费,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高非的车就在他后面不足十米远。 周之煜愣了一瞬间,立刻猜到了高非要干什么,他是不管车里的人是谁,一定要杀人灭口!自己可能还没等拿起电话,就会遭到枪杀! “司机,继续开!” “先生,你还要去哪?” “……元宝街。” 元宝街住着好几个保密局的人,像徐正勇和季烈云都在那附近,警察局离的也不算远,高非就是想硬来,他也得考虑自己能不能脱身。 就如周之煜想的一样,高非今晚是铁了心要除掉车里的人,要不然自己就有暴露的可能,这是唯一的办法! 半个小时之后,出租车到了元宝街,周之煜在半路上就给足了车费,车刚一停稳,他立刻开门下车,冒着大雨向巷子里狂奔而去。 高非的车紧跟着赶到,看到下车的人竟然是周之煜,心里更加着急。这个家伙最近一直没有消息,不知道在藏在什么地方,想不到成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周之煜的家就在街边,开门的十几秒钟时间,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他在加速奔跑中垫步拧腰,飞身上了墙,一秒不耽误立刻跳了下去。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家里的电话就在客厅里,他只要给徐正勇打一个电话,告诉他高非是共党卧底,然后等着他派人增援自己就行了。 周之煜伸手拽了一下房门,门是反锁,他毫不犹豫,抡起门前的花架,“啪!”砸碎了玻璃窗,伸手从里面打开门划,然后从窗户跳进去。 “砰!”一声枪响划破了雨夜。 周之煜身体晃了一下,子弹撕开皮肉在他身体里爆炸,绽开的血洞喷涌着鲜血,瞬间就和他身上的雨水混在一起,染透了他的前心。 卧室门口,庞青桐颤抖的双手紧握着那支毛瑟手枪,她不知道自己打中了目标没有,几乎就是对着破窗而入的黑影胡乱开了一枪。 卧室门口距离窗户大概有五米远,即使在这么近距离下,以庞青桐这种没受过枪械训练的人来说,能命中目标都是非常低的概率。 庞青桐回到家以后,事先就已经把手枪的保险打开,放在床头柜上。她担心自己遇到危险时,来不及做这种在她看来很繁琐的事。 听到院子里有动静,她立刻起身拿起手枪,还没等她想好怎么做,客厅玻璃窗被砸碎,随即跳进来一个人。 现在已经接近夜里十点钟,外面下着大雨,她孤身一人在家,突然遇到这种事,大脑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开枪! 庞青桐看到黑影慢慢堆萎在地上,她小心翼翼的摸到灯绳,‘啪嗒!’一声,客厅里顿时一片雪亮。 灯光下,周之煜浑身**的靠在墙上,雨水和血水顺着地板流淌,气若游丝中最后看了一眼杀死自己的人,他的喉咙了发出了半个音节:“呃” 绝气身亡!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