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九章 必有一战

拔魔 1099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458字
殷不沉越来越相信慕行秋的话,自己果然是异史君的克星,曾经被夺走的魔尊正法,如今成为他的致胜法宝,地猴子的作用似乎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它们提供视力、助他打拳,对于自信的殷不沉来说,这些远远不够。 地猴子还能帮上更大的忙,殷不沉有着强烈的预感,于是一边打拳,一边集中意志,以炼兽之法将自己与群多地猴子联系在一起。 他找到了,原来如此简单,怪不得慕行秋特意强调地猴子的作用,其实真相就摆在那里:断流城是左流英的地盘,地猴子也是左流英留下来的,它们并非遭到遗弃,而是这座城池的看守。 圣符军大肆破坏的时候,地猴子们没有干涉,因为它们看管的并非建筑。 殷不沉看到一条秘密通道,既不在地上,也不在地下,它是一道法术,路就一条,却能四通八达,而且成功避开了至宝的影响,十里就是十里,不会弯曲为成百上千里。 殷不沉发出一道法术,法术前进的速度比他预料得更快。 异史君正在空中大叫大嚷,比慕冬儿还要不服气,好在这场斗法并未结束,他还有扳回的可能,然后他看到了那道法术,一只直击过来的拳头,个头挺大,握得也挺紧,除此之外再无特别之处,可它没有沿着弯曲的路径飞来,倏忽即至,好像出拳者就在眼前。 “不公平!”一刹那间,异史君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脚下的司命鼎已经不受控制,只好召出洗剑池,用它施法自保。 异史君是只谨慎的老妖,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绝不会动用刚刚得到的法器,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仔细检查一遍。 谨慎果然是正确的,异史君的法术刚从绛宫离身,他就知道自己上当了,慕行秋在洗剑池里动了手脚,一道陌生的法术从洗剑池内冲出来。击溃了异史君的法术,直扑他的泥丸宫。 殷不沉发出的拳头已经不重要了,身为众魂之妖,泥丸宫乃是异史君最为重要、最为根本的所在,绛宫与下丹田都可以受损,唯有这里绝不能让任何力量进入。 异史君大叫一声,扔掉洗剑池,双手乱舞,被飞来的拳头一下击中。笔直地向高空飞去。 四面八方的观者无不大吃一惊,他们看不到洗剑池里的变故,全以为这是殷不沉的法术所致,可所有吃惊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殷不沉的吃惊,他了解自己的底细,刚才那一拳只是探探路,能击中异史君就已稀奇。还能将老妖击伤,简直是匪夷所思。 “殷不沉赢了!”老撞第一个大声叫道。声音传到几十里以外,大王虎吼了一声,替他助威。 欢呼声四起,殷不沉如在梦中,想笑笑不出来,只觉得全身虚脱。像是在海中连游了三天三夜。 城南司命鼎上空出现另一只妖族,大声道:“等等,老君还没下来,未必就输,而且这一战有点古怪……” “唯一的古怪就是我赢了。”殷不沉终于缓过神来。得意洋洋,尤其是看清对面那只妖的相貌之后,“元骑鲸,你不会不认账吧?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元骑鲸很尴尬,只得向天空望去,盼着异史君快点下来。 一个黑点迅速下坠,转眼就到了元骑鲸身边,那是一只高达三丈有余的巨鸦,两只眼睛像是在喷火,“我明明是与殷不沉斗法,为什么会有其他人参与?” “哈哈,记得我叫殷不沉了?众目睽睽,与你斗法的就只有我一个,哪来的其他人?”殷不沉身边的地猴子们到处张望,见到的每一张脸孔都同意他的说法。 异史君嘎嘎怪叫了几声,展开翅膀,将元骑鲸从司命鼎上推下去,“别以为不露面我就看不出来,控制红蛇法术的明明是秦凌霜,帮你发拳的是左流英,对洗剑池动手脚的是慕行秋,从里面出来的法术……是昆沌,没错,那是昆沌留在洗剑池里的印记。” 殷不沉摇头,将声音放大,让东南西北四面都能听到,“秦道士传我除魔拳法,她自己可没动手,难道连这也不可以吗?若是这么说,异史君,你的帮手更多。” 异史君语塞,秦凌霜破除魔体的手段太简单,却十分有效,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呃……这个不算。” “左流英在断流城留下了一点法术,但他没有提前告诉我,我是在斗法过程中发现的,而你没有发现,这也叫‘帮我发拳’?” 异史君再度语塞,断流城的寒冰异乎寻常,他以为自己看不出名堂,别的妖族与人类更看不出来,在这件事上自己的确输了一招,“那个……好吧,这个也不算。”
“至于洗剑池,我不知道是否有谁对它动了手脚,更不知道从它里面蹦出了什么法术,可你用来斗法的至宝明明是司命鼎,换用洗剑池是你自己的选择,怪不了慕行秋吧?” 异史君恼羞成怒,全身不多的羽毛根根直立,“没完,接着斗法!” 他不用任何一件至宝,张嘴吐出魔魂珠,相信凭自己的本事完全可以轻易战胜殷不沉。 魔魂珠飘在身前,硕大的乌鸦却迟迟没有施法,他还有一个致命的隐患没有去除,魔尊正法的法力仍在他的体内,已经与他的内丹融为一体,不可分割,偏偏殷不沉能以最简单的手段控制这些法力。 异史君大致猜到了除魔拳法的脉络,只要给他一点时间,肯定能够堵住这个漏洞,用不着放弃魔尊正法,也不会再受到殷不沉的控制。 可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殷不沉已经做好准备,地猴子们目光烁烁,向妖主提供专用的通道。 异史君的众多魂魄稍一商量,派出另一只上场,哈哈大笑,转身恢复人形,“好吧,我输了,两件至宝,你们拿去。” 元骑鲸飞了上来,面色惶急,司命鼎是他的,不甘心就这么送出去。 异史君冲他使个眼色,元骑鲸只好退下,心中却开始后悔邀请老妖入伙了。 司命鼎迅速缩小,然后与洗剑池一块飞向祖师塔。 殷不沉缓缓落地,让一只地猴子蹲在肩膀上,只用它的双眼视物,这样看到的场景更正常一些,然后对每一个走过来的妖族或人类说:“我真赢了?”无论得到多少肯定的答案他都不满足。 两件至宝还在空中飞行,异史君又道:“慕行秋,还要再比吗?” “当然,这回我要你的九十九只魂魄,加上魔魂珠。” “爽快,我的要求不变,还是两件至宝,但是其中一件必须是司命鼎。” “好。” “这一次你打算派谁上场?” “只能是我自己了。” “我很想与你一战,可惜时机不对,我不得不找一名替战者了。” 慕行秋伸手接住洗剑池,一挥手,将司命鼎停在半空中,“请随意。” “还有,今天不能再比了,我要换一个时间。” “也随你。” 异史君笑了几声,“连我都要相信你藏着绝招了。三天之后,咱们比第三场。” 异史君落地,断流城四面,只有城南的妖族营地里没有至宝耸立。 “三天后不是秦道士和左流英斗法吗?”殷不沉抬头问道。 “异史君大概是要请战胜者替他出战吧。”慕行秋猜道,心中已认定必然如此。 “那异史君一定要失望了,那两位谁也不可能帮他,对吧?” 慕行秋没有回答,退回塔内,继续写符去了。 辛幼陶走过来,“现在这种时候,什么也说不准,连你都能打败异史君……总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倒是咱们该做点什么?难道就这么干等着当观众吗?” 杨清音从祖师塔里走出来,说:“慕行秋寸步不能离开祖师塔,所以让我来给大家说一声,有事情要你们做。” 大家都围了上来。 杨清音分别朝北方的镇魔钟和西边的大光明镜指了一下,“昆沌给自己建立了一个世界,但是要以这个世界为根基。三天后的比武分出胜负之后,秦凌霜和左流英一个会去挑战昆沌,一个会留下封闭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 “听上去不错,咱们总算可以摆脱昆沌了。”辛幼陶希望如此。 杨清音摇头,“昆沌的世界纯以法术建造,需要从咱们这个世界源源不断地吸取法力,封闭通道是防止别人进去捣乱,他自己却能操纵这边的众生,不停地挑起战争。” 老撞一挥手,“反正昆沌没安好心,说吧,慕行秋要我们做什么?” “他要在七月初七那一天,无论天涯海角,天下众生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数百名人类与妖族面面相觑,还是老撞胆子大,问道:“慕行秋到底要干嘛?” “他要将人类、妖族和修行者分开,用至宝各建造一个世界,没有这个世界提供源源不断的法力,昆沌将会衰亡。慕行秋希望七月初七那一天大家都能听他说话,尽量不要抵抗他的法术。” 现场一片安静,这个计划听上去简单,却有着太多不可估量的危险。 “左流英和秦凌霜不会同意这个计划,所以三天之后,他们当中的一个,与慕行秋必有一战。”杨清音很镇定,心里却有点希望慕行秋的猜测是错误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