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层层世界

拔魔 1107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511字
一开始,慕行秋走进的是一座空城,街道上冷冷清清,看不到之前进来的慕烈和江火儿,他转过身向城门以外望去,看到了祖师塔与介河对岸的人类与妖族,目光转向北、西、南三方,却不见另外三件至宝。 他明白了,这是祖师塔创建的世界,施法者不知是谁,也不知身在何处,慕行秋是至宝持有者,对这个世界并无贡献,只是有资格随时进入。他试了一下,心念一动,塔内的符箓做出反应,好像就站在他身后似的。 他稍稍催动经脉内的法力,用一道务虚幻术布满全城。 整座城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慕行秋知道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必定也属于某件至宝,他看到了慕烈,正提着刀在街中大步行走,警惕地左瞧西望,只比他早一点进城的江火儿却不见踪影。 再向四周望去,包括祖师塔在内的至宝都不见了。 这个世界的法力非常微弱,连寒风都显得有气无力,两三步一歇,像是得了绝症。慕烈注意不到这一点,慕行秋却感到纳闷,不知道这个世界属于哪件至宝、有没有施法者。 他等了一会,继续催生体内的法力,增强幻术的威力,很快进入第三个世界,这里的法力只是稍强一些,空空荡荡,除了慕行秋自己,再没有第二个人影。转身望去,他看到了悬在空中的不熄炉。 这是不熄炉的世界,施法者同样不知所踪,绝不是杨清音,她也不在这个世界里,她的肉身站在真实世界的祖师塔第九层,魂魄则进入了一个小小的幻象。在那里有她熟悉的牧马谷和致用所。 慕行秋继续催生法力,这回的跨越度比较大,他将法力一直用到了三成,眼前的景物才突然一晃,改换为第四个世界。 这个世界的断流城里终于多了一个身影。 海妖元骑鲸正在街上跑来跑去,面带惊慌。看见城门口的慕行秋,急忙止步,盯着他看了一会,缓步走来,“你是慕行秋?” “嗯。” “哪个慕行秋?” “唯一的。” 元骑鲸松了口气,加快脚步,“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异史君跟我一块进来的,现在却没影了,左流英呢?秦凌霜呢?那些元婴呢?” “异史君没向你做过解释?” 元骑鲸摇摇头。“你了解那个老滑头。” 异史君喜欢当操纵者,绝不会轻易将自己了解的事实全都透漏出来。 “据我猜测,九大至宝分别创建了一个断流城,完全重叠在一起,进入者依据法力强弱,会身处不同的至宝世界里。” “怪不得我在这里不能施法,原来我的妖力都被耗尽了,异史君比我强大得多。所以进入更高层的世界。你为什么会进入跟我一样的世界?”元骑鲸确信慕行秋的实力不比异史君弱,起码比自己强得多。 “我在慢慢提升法力。”慕行秋说。 “如果我减少妖力。会进入其它世界?” “往下至少有三个世界,我一个个走过来的。”慕行秋用了“走”字,自己也觉得奇怪,因为他站在城门口一直就没有动过。 元骑鲸沉默了一会,然后摇摇头,“不行。我没法减少妖力。” 这就像一场摸黑战斗,大家都进入一间封闭的屋子里互相砍杀,这种时候想减少力量比增加力量更难,元骑鲸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奇怪。我一直在用司命鼎修炼妖术,可是我没见着司命鼎,反而在西城外见到了瞬息台,难道这是瞬息台的世界?” “想必如此。” “谁在用瞬息台施法?我一直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我。” 瞬息台的世界与前三个不同,法力充盈得多,慕行秋之前催生的法力几乎都被抵消,于是继续增加法力,务虚幻术又一次布满全城。 这回的施法者就在城内,而且不只一个,全躲在元骑鲸身后。 殷不沉带着一群地猴子跳到附近的院墙上,哈哈大笑,“慕行秋,你太不够意思了,玩得好好的游戏,全被你破坏了。” 元骑鲸大吃一惊,跳开一步,厉声道:“是你!不对,瞬息台不在你手里,而且不你是去了群妖之地吗?” “法术无边,元骑鲸,有太多奥秘是你理解不了的。”殷不沉转向慕行秋,脸上露出笑容,“什么都别问我,去找你儿子吧,应该由他向你做出解释。” 慕行秋体内继续增加法力,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无意插手南海妖族的争斗,可下一个世界的跨度更大,他的法力一直增加到八成以上,眼前的景物才再度发生摇晃,殷不沉与元骑鲸的争吵声瞬间消失。 断流城变得更古怪了,新世界虽然出现,摇晃却没有停止,整座城好像都沉到了水下,无论慕行秋怎么增加法力,眼前的景物都不肯稳定。
他很快就明白了原因。 两个身影正站在屋顶上,隔着东西向的主街争吵,一个是异史君,一个是守缺,慕行秋对后者的出现一点都不意外,早在一个月前他发现断流城里的换魂法术,就已到猜到法术的来源是乱荆山。 意外的是守缺,“慕行秋!你怎么也进来了?这个老家伙自称叫异史君,非说我抢占了他的世界,真是莫名其妙。” 对面的异史君横眉立目,“事实如此,这是我以洗剑池创建的世界,我正要吸收这里的法力,继续上升到左流英和秦凌霜的世界里,结果你却冒了出来,干扰我的大事,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你的世界在司命鼎……” “哪来的司命鼎?我们一直用的是熬香鼎。” “你们?除了你还有谁?”殷不沉向四周望去,除了慕行秋,没看到其他人。 守缺更加恼怒,她明明带来一群女道士,结果眨眼间就不见了,只剩下她一个面对着不讲理的老妖,“慕行秋,帮我把这个老家伙撵出去。” “慕行秋,你想再进一步达到更高一层的世界,离不开我的帮助,先帮我干掉这个丑女人。” 双方同时施法,异史君发出的是一股红烟,守缺甩出的是一条红色鞭子,两道法术在空中相撞,烟雾散去,鞭子断为多截,落地消失。 这不是强大的法术,事实上弱得可笑,只相当于吸气、餐霞境界的道士,饶是如此,守缺和异史君都已用尽全力。 他们的法力大都被至宝世界抵消了。 慕行秋伸出双臂,大声道:“住手,听我说几句。” 守缺与异史君住手,互相警惕地盯着,摆出施法的姿势。 眼前的景物还是摇摆不定,慕行秋已经有点习惯了,只当是阳光蒸发了太多的热气,“你们两个谁也没有进入对方的世界,只是法力相当,使得司命鼎和洗剑池两个世界碰撞在一起了。” 异史君皱起眉头,“她和我法力相当?” 守缺也很糊涂,“为什么你们两个总说起司命鼎?它根本不在我手里。” 异史君大笑,“孤陋寡闻,至宝在哪、在谁手里并不重要,是昆沌替九大至宝选定了施法者,他给我指定了洗剑池,给你指定了司命鼎,即使相隔万里,你的法术也会进入司命鼎,一个月前你的法术就到过断流城,难道你没有发现?” 守缺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我以为那是一场梦……” 异史君想明白这件事,其实还是受到慕行秋的提醒,但他只字不提,得意地说:“瞧,你根本不配进入这个世界,昆沌是怎么想的,竟然将司命鼎送给你?你还是赶快醒过来吧。” “醒来之前,我要先让你一睡不醒。”守缺再次施法,由于大部分法力都被世界抵消,她用上了绝招,前后左右出现一片淡淡的雾气,隐约显出众多人形,都以同样的姿势施法,虽然每一道都不强,加在一起,却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原来你也拥有众魂之力,怪不得昆沌会选中你,瞧我的!”异史君一边说话一边施法,前后左右飞出大量小虫,也都发出法术。 断流城的街道上一时间法术纵横,可是没等它们击中目标,全都在半途中消失了。 守缺惊讶地说:“慕行秋,你竟然对我施展物用之道?” 异史君也很意外,“小子,你想自己上升到更高的世界中去?别忘了,你吸入的法力维持不了多久,最后还是会掉下来,到时候,我可不帮忙……” 慕行秋已经将自己的法力提升到极限,再加上吸入的这点法力,正好够用,断流城剧烈地摇晃了几下,终于稳定下来。 他还站在东边的城门口,望了一周,没看到人影,也没找到至宝。 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父亲,你终于到了。” 慕行秋前走几步,转身抬头看去,慕冬儿正坐在城门楼的屋檐上,轻轻晃动双脚,双眼望着远方,左肩扛着一尺高的珍奇楼,右肩上蹲着一只地猴子。 这回轮到慕行秋惊讶与意外了,一个月慕冬儿还败给了异史君,现在却创建了一个法力更高的世界。 “你是什么时候到的?”慕行秋问。 慕冬儿带着珍奇楼和地猴子跳到地面,“没多久。” “你是怎么……”慕行秋突然感觉到熟悉的力量,“你得到了魔种!?” 慕冬儿点点头,“可是还不够,我连左流英和秦凌霜的世界都进入不了,更不用说昆沌的世界。父亲,我需要你的帮助。”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