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最高

拔魔 1110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573字
秦凌霜没有停止增加法力,她现在只是魂魄形态,没有身躯,自然也没有三田与内丹。她的法力与众不同,以物用之道从至宝和大量法术里吸取得来,贮藏在神魂之内,用不着依赖内丹。 “没时间了,封闭法术一旦完成,咱们再也升不上去。” “镇魔钟快要毁掉了!”慕行秋大声道。 秦凌霜终于停下,眼前的一切虽然摇晃不止,却很清晰,反倒是小蒿已经看不到两人,以为他们和左流英一样已经“升天”,正仰头挥手,大声告别。 一块墙砖掉在地上化为齑粉,这就是慕行秋所说的“毁掉”。 “城里有多少孩子?”慕行秋看不到街巷深处,只知道四处跑的小家伙不少。 “三四百吧,怎么了?” “前代道士从拔魔洞里转世的时候,我就在现场,只有一百来个,我让沈昊他们也加入转世,数量是前代道士的几倍。” “城里的孩子不都是元婴?” “一多半不是。”慕行秋很高兴当初的计划成功了,这不能算是救活了沈昊、甘知味等人,但总比魂飞魄散要强一些。 “你忘记一点,在拔魔洞里之前就有道士转世,秃子是一个,何况还有其它至宝,你所看到的只是一件而已。” “我有证据。”慕行秋找了一会,“证据”正好跑过来,“他叫江火儿,我有理由确信他就是沈昊转世。” 江火儿跑到小蒿身边,跟她一块抬头仰望,跟沈昊没有半点相似,无论小时候还是长大以后的他。 慕行秋伸手在江火儿额头上戳了一下。 江火儿跟小蒿一样,看不到就站在眼前的两人。额头一疼,以为是其他孩子的恶作剧,原地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 小蒿见他举止古怪,大笑起来。 江火儿生气了,微微眯起双眼。死死盯着正前方,虽是孩童的容貌,眼中却有一丝凶光。 “有点像。”秦凌霜承认。 “转世之前,我去除了沈昊他们的记忆,唯独留下对物用之道这四个字的印象。甘知味,他有物用之道的大部分记忆,如果转世成功,还能承受得住……” “我来试试。”秦凌霜仍有余力施法。 秃子从一座墙的后面探出头来,用力一跃。跳到大街上,大喊一声:“物用之道!” 差不多一半孩子发出惊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向秃子跑来,江火儿撒腿冲过去,兴奋得手舞足蹈。 秃子完全莫名其妙,可是看到这么多孩子跑向自己,他更高兴,不停地叫嚷“物用之道”四个字。 一个小孩儿跑得最快。在秃子面前又蹦又跳,秃子将他抱在胸前。面朝后来者,小孩儿说话了,声音稚嫩,不过字正腔圆十分清晰,“我会!我会物用之道!” 他当众背诵起来,他还太小。无法修行如此高深的法门,可这段文字总在他脑中萦绕,挥之不去。 “这肯定是甘知味,他记住了差不多一半。”在慕行秋看来,这就是最明确的证据。“封闭通道的法术必须用元婴,可是这些孩子有一半根本不是。” “真正的元婴是服日芒道士转世,拥有极为坚定的意志,如今掺入了大量杂质……”秦凌霜也推测不出来这会产生什么后果。 “让我升到空中。”慕行秋正处于镇魔钟世界的边缘,位置却没有变化,仍然站在东城门口不远的地方,几步之外就是呵呵傻笑的小蒿。 慕行秋的身体慢慢升起,他和秦凌霜都能看得更远了,断流城变化不大,个别地方掉落了一些砖瓦,反而更增真实感。可是城外的景象就不同了,秦凌霜一边继续上升,一边施法加持慕行秋的双眼,以便看得更远一些,只见离城四五百里的地方雾气蒙蒙,有些地方快速向外扩散,有些地方却在回缩。 “至宝世界本应扩展到与真实世界一般大小,看现在的样子,不可能一直扩张,早晚会停止,甚至缩小。”慕行秋心中感到一丝恐慌,“是我令元婴不纯的,我以为昆沌能分辨出来。” 一直以来,昆沌表现得无所不知,连慕行秋在拔魔洞里与守缺的对话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却偏偏在转世元婴这件事上发生了偏差。 “那就更得抓紧时间了,只要击败昆沌,就可以毁掉九大至宝,令法术世界与真实世界重新融为一体。”秦凌霜再度提升法力。 “能让孩子们先降到下层世界吗?那里或许比镇魔钟安全。” “在至宝世界里只能上升不能下降,这是法术的规则,就算是昆沌也改变不了。” 景象的晃动逐渐停止,数百里外的云雾散去,最高一层世界不受元婴的影响。 “你能看到下层世界,那里也跟镇魔钟一样,会有回缩的危险吗?”慕行秋仍然记挂着其他人。
“在昆沌的世界里,我看不到下层世界。” 慕行秋收束心猿意马,寻找昆沌的下落,过了一会,秦凌霜提醒道:“在北边。” 城北的一座小山上,繁茂的树林中隐约有人,慕行秋开始召唤祖师塔中的符箓,这是他唯一的法术了,一招过后,他的法力就会被最高层世界完全抵消,与凡人无异。 秦凌霜也在蓄劲,她的法力充沛得不可思议,正是靠着这些法力,慕行秋才能飘浮在半空中。 随时都能施法了,慕行秋却没有动,他还有一个疑惑,“左流英呢?他不是提前上升了吗?” “‘进得去,出得来’,左流英高估自己的本事,他为昆沌效力太久,已经出不来了。” 慕行秋心中一惊,正想追问。北山林中的那人也升到半空中,望着慕行秋,正是左流英。 “你们来了。” 秦凌霜的魂魄藏在慕行秋的泥丸宫里,左流英还是一眼看破了。 “你究竟是谁?”慕行秋逃出拔魔洞之后见到的左流英全有昆沌附身,所以有此一问,他很难相信左流英会向昆沌屈服。这位道统奇才不是每每在最后一刻反败为胜吗? “我究竟是谁?”左流英缓轻声叹息,“你问倒我了。” “昆沌占据了你的法身?还是你心甘情愿沦为昆沌的爪牙?” “我已经分不清了,慕行秋,我来找昆沌决战,可是到了这里我才发现,一切如此完美,处处合我的心意,破坏它乃是最大的罪过。” 慕行秋快速扫了一眼,没觉得这个世界有什么特别之处。 左流英微微一笑。“这是我的世界,你还不明白吗?我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器,昆沌的法术用在我身上,这是他一直扶持我的原因。” 慕行秋的心一沉,秦凌霜在脑海中说:“用修身符,法器消亡,昆沌就会露面,我会尽可能吸取你们两个法术。以增加实力。” 看上去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慕行秋击败左流英。秦凌霜对阵昆沌。 慕行秋同意这个计划,但是没有马上动手,“还记得曾拂吗?你用拔魔洞为她创建了一个世界。” “是啊,在那个世界里她会比较安全。”左流英面无表情,目光没有瞧向慕行秋,而是呆呆地看着斜下方地面上的一棵树。 “你知不知道镇魔钟里的元婴不纯。差不多一半其实是普通道士转世,也就是当初被你关进拔魔洞的那一批?” “有意思。”左流英发出一声无所谓的冷笑,“如此说来镇魔钟世界很快就会消亡,封闭通道的法术一败涂地,其它世界将不受限制地上升。直至毁灭。” 慕行秋能感觉到秦凌霜在催促,可他还想再等一会,“昆沌创建这些世界到底有何用意?” “你不是准备好了要与我斗法吗?还关心这种事情?” “无论谁胜谁负,我都希望明明白白。” 左流英沉默了一会,“昆沌没有告诉我他的用意,可这个世界如此合乎我的期望,我想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九个至宝世界、一个真实世界、一个昆沌世界,共是十一个世界,下层世界的众生出于各种目的将会努力上升,从而给最上层的昆沌世界提供源源不断的法力,但是众生永远也不可能进入昆沌世界,他们的努力全都会在镇魔钟世界终结,在那里,强者的法力统统会被抵消。” 左流英顿了顿,“如果成功的话,这将是完美的十一个世界,意外与偶然尽可以随便发生,它们不再是威胁,而是法力来源,像是往火堆里不停添加的木柴。你明白了吧,昆沌其实是将道统三祖的计划放大了:从前九大至宝的世界非常微小,与真实世界的联系微弱至极,现在它们成为一条层层向上的能道,最底下连着真实世界,最高处是昆沌自己的世界;从前他只能吸收道士的修行,现在他能吸收所有修行者的力量,永远处于不败之地;从前至宝分别掌握在不同人手里,道统随时都能向拔魔洞里塞入新的囚犯,现在他独居最高处,谁也不能打扰他了。” “谁也不能打扰他吗?你进来了,我和芳芳也进来了。” “芳芳?”左流英轻声重复,好像不记得这个名字属于谁了,“我说过,‘如果成功’,这一切才会成为现实,如今镇魔钟出现偏差,混入不纯的元婴,事情就有点复杂了,得有人及时除掉那些非元婴的孩子,才能让十一个世界重入正轨。” “昆沌怎么会不知道这些非元婴孩子的存在?”慕行秋提出最后一个问题,祖师塔符箓已如箭在弦上,只需他放开拈弦的手指。 “大概只有秦凌霜能解释吧。”左流英说。 三个人同时施法。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