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败犬与勇者,以及非常了不起的学生会

作者刹那辉煌 全文字数 4100字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傍晚。 夕阳将走廊和课室的内部染成橘色的背景,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徘徊在走廊上,或者是在课室里停留着,说笑聊天交谈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穆修站在门边,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只能够说是一幅安静祥和的日常画卷。 一时间,这让他有些出神,不过有鉴于之前的多次教训经历,这一次他很快的就回过神来了。 “穆修同学,你还没有回去吗?” 桂雏菊这个时候正在低着头收拾着书包,抬起头来却看见就站在门边平静的注视着课室的少年,顿时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 她的座位就在门口第一排的第一张桌子,这样的安排是因为她作为学生会长,经常要在学校里到处跑,很难真的在课室里安安静静的坐一整天。 所以,为了方便她有事情需要出入课室的时候,就干脆直接将座位安排在靠近门边。 “还没有,因为有件事情觉得还是要提前通知一下特定对象,这样才比较好……” 穆修看向了课室里的其他地方,随口这么说道。 濑川泉三人组依然绕着时崎狂三在不断的打着旋儿,唧唧喳喳七嘴八舌的问着各种感兴趣的问题,黑发的精灵少女很好的表现出了一个有教养的大小姐的优雅气质。 ——被三个笨蛋纠缠了一整个白天,直到现在居然都还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这种心性已经足够值得被称赞了。 不过穆修看向的却是另外一个方向,主要就是绫崎飒与三千院凪的主仆组合。 他们这个时候也还没有离校,好像是被某个人缠住了,而且三千院大小姐还与那个人对掐了起来的样子,两个人几乎要脑袋顶着脑袋的在大喊大叫。 看上去就像是猫狗吵架一样,让人看着就觉得好笑,只有欠债管家手忙脚乱的在旁边救场,不过看上去效果不佳。 “那一个家伙,我记得好像是——剑道社的神秘部员A?” 穆修摸着下巴,看着那个与三千院凪吵得面红耳赤的稚气少年,想了想之后一锤手掌如此说道。 “不,那个是东宫康太郎同学,不是什么神秘部员A……” 粉发少女叹气道,你之前明明将对方殴打过一次,现在却连对方的名字都记不得,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啊,怎么总觉得眼前的人变化很大的样子? “是吗?我觉得这两个称呼没有什么区别的样子。”穆修的态度不置可否,只对某个问题感到惊奇,“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在吵些什么?我记得他们之间好像没有交集的吧。” “不是太清楚,好像是因为两天后的高尾山远足的活动吧,然后东宫同学找上了绫崎同学,结果很快的就和小凪吵了起来……” 桂雏菊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她今天也是忙得够累了,所以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少精神注意其他同学的动向,反正只是打闹又不是真的发生了冲突事件。 大概也正是知道今天她很累,所以笨蛋三人组都没有过来烦她,而是全部转移注意力去对付时崎狂三了—— 对于那个有着魔鬼般的惊人魅力的大小姐,她们现在好奇心爆棚。 “咦?等等,这件事情已经传开了吗?”穆修的表情变得奇妙了起来。 “对啊,下午一点钟的时候,加急刊发的校报就提到了这件事……在那之后,小樱也打电话通知过我了,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吧。” 粉发少女暂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抬起眼睛盯着某人。 “等等,穆修同学,你刚刚说的有事情要提前通知特定对象,就是为了这件事?” “……” “……” “没错,就是这个。”穆修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解释说道,“你不觉得这件事如果不提前通知一下的话,那位大小姐很有可能会直接撂挑子么?” “说的也是呢,提前说明的话,至少玛丽亚小姐能够压制她的小心思……她也的确是需要运动一下了。” 桂雏菊若有所思的顺着穆修指向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点了点头很是认同这个说法。 紧接着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默契的一同走了过去。 当两人一同走近正在课室之中大声争吵的那个小圈子附近的时候,三千院凪和东宫康太郎也正好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似乎是终于累了的样子。 “请问一下,你们到底在吵些什么呢?”桂雏菊举起手来,很是无奈的问道。 “雏菊小姐,穆修同学,下午好。” “雏、雏……雏菊小姐——下、下午好!!” 前面的是无奈苦笑的欠债管家打招呼的声音,后面的是东宫康太郎突然脸红,结结巴巴支支吾吾的打招呼的声音。 至于三千院凪,她正双手叉腰气呼呼的瞪着对面的敌人,露出了可爱的虎牙,哪有空打招呼。 “其实是这样的,不是说两天后就是高尾山远足的教育指导活动吗,因为活动之中必须要分组爬山的缘故,所以东宫同学就过来说想要让我成为他的管家……” 绫崎飒干咳了一声,主动解释了起来。 对此,三千院凪却是冷哼一声,明显依然非常的恼怒,东宫康太郎的这个要求无礼到足以激怒她了。 “为什么?”桂雏菊好奇的问道,在她看来这个要求的确是有够无厘头的了。 “因为、因为要分组爬山啊!要分组啊!” 东宫康太郎激动起来,但是看了一眼桂雏菊却又脸红耳赤,他局促不安的低下头去点着自己的指尖,扭捏得如同女孩子一样。 “但是我没有朋友,所以肯定会被排挤的……”
“……” “……” 很是莫名的,众人只觉得四周的背景突然一下子就变得黑暗了下来。 一束光从天而降笼罩在对面的东宫康太郎的身上,让这个少年失意体前屈,身后隐隐约约有一光环,上书两个大字:“败犬”! 三千院凪依然很是不爽的抱着双手,她挺着没什么料的胸部。 “所以为了不被排挤,你就要提前来拉拢小飒……这种想法我的确很了解啦,但是要将小飒给你做管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真的没有商量余地吗?” 败犬少年瞬间泪目,直接被无情击沉。 “等等,话说东宫同学的管家不是野野原先生吗?为什么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会长大人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 “这个我知道,野野原同学之前就已经是高三级的学长了,上一年就是在白皇的最后一年,现在据说已经去英国留学了吧。” 穆修冷淡地补刀道:“所以说,东宫同学现在就是孤身一人来着的。” “没错!他已经离开了……丢下我一个人……丢下我一个人……” 东宫康太郎紧握拳头,眼泪汪汪的说道。 “简直就好像是被情人抛弃了一样。”三千院凪在旁边背着手,以事不关己的冷淡语气说道。 “就是啊——” “所以说,你这样是没用的!只有让学生会的人和老师们体会到,这样无情的活动只会让我们失去来上学的动力,才有办法改变两天后的安排!” 直接上前一步,用力一脚踢在了东宫的膝盖上,双马尾的傲娇大小姐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哦哦,原来如此,竟然已经准备从根源上改变悲剧了吗?!不愧是家里蹲女王!” “不准叫我家里蹲女王!” 作为三千院凪话里的中的一份子,穆修揉了揉眉心,看向了旁边满脸困惑的粉发少女:“我怎么觉得她好像是话里有话的样子?” “也许不是错觉。”桂雏菊又好气又好笑的附和了一句,“不过我更加想要知道的是,她到底打算怎么改变两天后的安排?” “应该很容易的吧,譬如说袭击理事长什么的?”穆修思索片刻,然后做出推断。 如果她真的去袭击理事长的话,那么引发动乱,自然就能够成功的让学校取消两天后的活动安排了。 “喂!那边的,在说什么呢!”被当成议题本身的三千院凪眼角不住地抽搐着,停止了毒打东宫康太郎的举动,“不要若无其事的把我当作恐怖分子来讨论啊!” “也就是说,东宫同学其实是害怕遭到排挤,所以才来找我的吗?” 欠债管家倒是一直都很安静,他的表情从头到尾其实都没有什么波动变化,永远都是那种温和的、平易近人的笑意一般。 “当然了!被人排挤啊,你难道不担心吗?”东宫康太郎表情不怎么好,大概是已经预见到自己剩下来的高中两年的悲惨生涯了。 “那个……我其实不介意遭到排挤的啊。” 欠债管家顿了顿,然后语气非常轻松自如的说道。 “从小学的时候开始,其他同学的父母都会告诉他们说,而且我的父母也的确是给他们添了许多麻烦……所以我一点儿也不怕被排挤。” “……” “……” 在一片沉默之中,大家似乎看到了一脸平静的穿着管家服的少年背后,背景变成了熊熊燃烧的“勇者”二字。 勇者! 这里有勇者啊! 偏偏欠债管家似乎还完全毫无所觉的样子,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面的几人同时都是眼神变化,看得他莫名其妙的一阵不自然。 “那个,能够打扰一下吗?”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犹如影子般漆黑的头发,长长的浏海盖住脸的左半边,只露出右眼的少女优雅的笑着鞠躬,态度语气都是相当温和优雅:“因为刚刚在边上听你们讨论了好一会儿……” “嗯?是狂三同学啊,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转过身来的桂雏菊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又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旁边的某人,仿佛饶有兴趣地问道。 “就是你们讨论的事情呢,两天后的活动,分组爬山……但是我今天是转学生,同样的也不认识什么人,所以能不能够在到时候加入你们这一组呢?” 黑发少女竖起一根手指抵在下巴,露出一抹微笑,眸光笔直的看向了穆修。 “那个,我能够问一下原因吗?为什么要特地指定我们这一组?”桂雏菊一脸不能理解地问道。 “学生会的成员不就应该乐于助人的吗?还是说我理解错误了?” 时崎狂三的脸上浮现相当哀伤,仿佛被拒绝的话就会立即哭出来的表情。 “而且我从校报上看到了,关于你们的介绍啊——说是有着全校最优越的条件,最顶尖的人才,以征服世界作为目标的、非常了不起的一届学生会组织啊……” “……” “……” 一阵古怪的静默,虽然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是穆修自己光是觉得听着就已经不好意思了。 藤堂莉莉西亚真是人才啊,没有加入学生会之前就专门造谣抹黑,等到自己加入了学生会之后,马上就笔锋一转,这么大大方方的自吹自擂,给自己脸上贴金…… 不过看到身旁的桂雏菊被震撼到说不出话来的表情,他还是很自觉的负担起了辟谣的任务—— “除了之外,其他的都不对啦……” “不不不,我觉得就连这一点也不对……”回过神来的桂雏菊一脸微妙表情。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