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墨大夫

凡人修仙传 5 作者忘语 全文字数 2338字
又过了一会儿,韩立只觉腰间一紧,身子一轻,整个人突然自动的往上升。 韩立转头一看,却是那位紧跟在自己身后的师兄一手抱着自己,另一手和双腿敏捷的向上攀升,韩立同时注意到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正中间。 原来自己终于还是没能完成这段路程,韩立心里有点难过,自己那么拼命,怎么还是比不上别人呢? 转眼到了山崖顶部,眼前只有六名孩子坐在一旁休息,而舞岩正和一位身穿深蓝员外袍、背负双手、五十余岁的富态老者说话,岳堂主和王护法都正站在他的身旁,两人身旁还站了数人,正一起等着那些青年师兄一个个将其他较慢的孩子送上山来。 等了一会儿所有的孩子都被送了上来,这时岳堂主上前一步,肃然的面对众童子。 “这次合格者共七人,其中六人进入本门百锻堂,正式成为本门内门弟子。”他缓缓的说道。 “另一人舞岩,第一个到达山崖,表现杰出,直接保送到七绝堂学习本门绝技。”岳堂主回头望了一眼穿员外袍的老者,老者手捻胡须,满意的冲他点了下头。 “至于其他人……”岳堂主打量了几下其余孩子,用右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稍微沉吟了一会儿便道:“张铁,韩立,两人虽然未按时到达崖顶,但表现突出,看来能吃得习武之苦,你们二人先在本门跟几名教习打下根基,半年后再考核一下,合格则正式成为内门弟子,未合格则送到外门当外门弟子。” 韩立望了一眼另一名同时站出来,叫张铁的孩子,他正是紧跟自己身后,也吊在绳索上,差一点爬到崖顶的人。 “王护法,剩下之人每人领些银子,全都遣送回家。”岳堂主冷冷的看着最后剩下的孩子。 “遵命!”王护法踏步而出,恭身领命,把未过关的孩子领下山崖。 “张均,吴铭瑞,你二人把这些过关之人带到本堂去,把他们分别交于顾副堂主和李教习。” 又有两名青年领命走了出来,把韩立他们分成了两组,朝山崖下走去,其中一人正是那位冷冰冰的师兄。临下山崖时,韩立忍不住看了一眼舞岩,发现他仍和那位蓝袍老者说话,没有丝毫动身的样子。 “他和你们不一样,是被送到七绝堂的核心弟子,一旦学成出来,最起码也是个护法身份。”另一名瘦长脸的师兄似乎看出了韩立心中的疑问,主动进行了解惑,可在他的话语中,似乎带了一丝说不清的羡慕和嫉妒。 “还不是仗着有个当副门主的表姐夫,要不是他有个表姐嫁给了马副门主做了续弦夫人,不然凭他!年龄都超过了入门要求,还能进七绝堂?”冷冰冰的师兄说的话,让人都觉得背后有一股冷冷的凉气在往上冒。 “张均,你不要命了,副门主也是我们能胡乱议论的人!要是被其他同门听到,你我都逃不了面壁悔过的惩戒!”瘦长脸的师兄听了冷冷师兄的话,吃了一惊,慌忙四处察看一番,看到除了这几位小孩没有其他外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冷冷的师兄冷哼了一声,似乎心里也有些顾忌,便不再言语了,韩立这时才知道这位冷冷的师兄叫张均。对他们说的话韩立心里似懂非懂,但隐隐约约的知道,舞岩并非靠真才实学进的那个七绝堂,而是因为门内有个副门主的亲戚做靠山,才能毫不费力得以进入。
走在山路上,这两位师兄心里都想起了门内令人感到沮丧的一些事情,再也没有心情开口说话,只是默默地领着他们往前走,而韩立等人更是不敢私下里说话,也许他们心里都已隐约的意识到七玄门和在家中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在经过一片茂密的树林时,从林子里缓缓走出一位老人,这人六十余岁,长的高高瘦瘦,面皮焦黄,却留有一头长到披肩的白发,这老者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弓着身子咳嗽,看他咳嗽的辛苦样子,似乎他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令人十分担心。 张均二人一见此人,却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反而急忙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对这名老者深施一礼。 “墨大夫,您老人家好,有什么事要吩咐弟子做吗?”张均一反以往冷冷的神情,脸上充满了敬意,对他来说,这名老者比堂主、甚至副门主更值得尊敬。 “哦,这是刚上山的新来弟子吗?”老者终于止住咳嗽,用沙哑的声音缓缓问道。 “是的。这些人中有六名正式弟子,两名记名弟子。”张均仔细的回答道。 “我现在人手不够,还缺一名炼药弟子和一名采药弟子,这两人跟我走吧。”这名墨大夫随手一指,正好指向韩立等两名记名弟子,话语中充满了令人不容置疑的语气。 “遵命,这二人是记名弟子,能被墨大夫您老看中,是他们二人的福气,还不过来给墨老见礼,要是能学到他老人家一两手医术,是你们二人一生的造化!”两位师兄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瘦长脸的吴铭瑞甚至大拍这位老者的马屁。 韩立和张铁见两位师兄没有意见,自然也没有反对的权利,跟着这位老者走进了林子。 这位老者带着二人,慢腾腾的沿着树林中的小路往前走,东一转西一转,眼前忽然一亮,一个郁郁葱葱、充满生气的翠绿色小山谷,出现在了几人眼前。 在山谷的左侧是一大片散发着浓郁药香味的田园,园内种着许多韩立叫不上名字的药草,而在右侧有十几间大大小小连成一片的房屋,往四周看了下,除了进来的入口,看起来再也没有其它通到外边的出口了。 “这是神手谷,除了谷内弟子,外人除了生病受伤一般不会来此地,你二人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先去休息一下,晚上再来大堂见我,我有话对你们说。”老者站在几间紧连着的房子前,指了指其中较小的一间屋子。 “你们以后可以叫我墨老,”老者说完停顿了一下又道:“叫我墨大夫也行。” 说完话墨大夫便不理二人,一步一步地咳嗽着走进了另一间比较气派的大屋内。 韩立早已疲惫不堪,也不管另一名叫张铁的孩子,自己一头栽进房内一张木床上,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对他来说,不管怎样自己已经可以算是半个七玄门弟子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