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或许,还有隐情

不负娇宠 422 作者萨琳娜 全文字数 2464字
寝室内一片安静,唯有李寿重重的喘息声。 唐宓不是李寿,听闻了这件旧年丑事,她气归气,却并未失去理智。 沉默片刻后,唐宓开始冷静的询问:“‘那人’,可信?” 这件事干系重大,决不能单凭一个老仆的几句话就能定案。 而且,老仆本身也需要再三确定身份。 其中一条最为重要,即当年种种,老仆可曾亲眼见过。 如果只是听说,那可信度就大打折扣了。 日后若是将此事摆到明面上,也将会成为老祖宗辩驳的最大理由! 李寿用唐宓塞过来的帕子擦去泪水,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可信。那人叫李贵,其父是樱院的管事,李贵的兄长们也都在樱院当差。当年李贵十岁,便被其父带入樱院,在书房伺候笔墨。” 所以,樱院的事,根本就瞒不过李贵。 或许很多事,他都未曾亲眼见过,但整日里待在这里,探听的消息也会比“道听途说”更有可信度。 “最为重要的是,当年李立德来樱院跟曾祖父‘商量’借种生子这件事时,李贵就在书房外伺候,将整个过程听了个清清楚楚。” 李寿心中已经认定李立贤是自己的亲生曾祖父,至于老祖宗,则是窃取了李立贤一切的无耻小人。 唐宓缓缓点头,如此,李贵到也算是个当事人了。 他的证词有一定的可信度。 “另外,曾祖父常年郁结于心,身体早已垮了。尤其是阿婆生了父亲后,曾祖父便似放下了什么,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着。” 李寿也渐渐恢复理智,平静的说道,“曾祖父病重,李立德亲自来探视了一回,将所有伺候的人都打发了出去。李贵父亲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以患病为由,偷偷将李贵送出了京城。李贵前脚刚走,曾祖父便病逝了。紧接着,李家生出‘樱院有时疫’的流言,李立德趁机将整个樱院的所有管事、仆妇都挪到了城外的庄子上。” 唐宓倒吸一口气,“整个院子的仆役都被、被——” 手掌在脖子前比划了一下。 李寿点头,“全都被灭了口,只除了李贵一人。” 而樱院的秘密,也彻底被湮灭。 时间一年年的过去,李立德同龄的那一代人渐渐逝去,见过、或是听闻过李立贤的人也都不在了。 李立贤,便成为只存在于族谱上的一个名字,再也无人记得。 “那先太夫人那边?” 唐宓并没有见过这位曾祖母,但今天听了这桩旧事,她忍不住对这个女人心生怜悯。 “先太夫人是知情的,”李寿表情有些痛苦,“她原本不同意,也曾拼死反抗,奈何娘家败落,父兄全都靠着李家过日子,根本就不能帮她撑腰。为了娘家,她含羞忍辱生下了阿翁他们。” 先太夫人虽然配合了李立德的无耻计划,但到底心里过不去那道坎儿,与李立德貌合神离。 名分上,两人是夫妻,还共同孕育了四个孩子。 事实上呢,他们比仇敌也差不到哪里。 特别是李立贤“病逝”后,先太夫人跟李立德直接吵翻了,将家务事交给刚过门的柳氏,她则直接去庄子上“静养”。 这一养就是二十多年,直到李寿出生后,先太夫人才病逝。 先太夫人直到闭眼的前一刻,都不肯再见李立德一面,还留下遗言,死后葬在她静养的小庄,不必埋入祖坟。
过去李寿不知道内情,还当曾祖母喜欢那庄子,想死后长眠于此。 现在,李寿终于明白了,她老人家根本就是厌恶李立德至极,生不共处一室、死不同葬一处! “唉~”许是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聪明如唐宓,都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先太夫人悲苦的一生。 唯有一记长长的叹息,表明她内心的无奈与同情。 “这几十年来,李立德待儿孙们十分冷漠,我只当他生性如此,” 李寿勾起唇角,眼底满是森寒冷意,“如今看来,倒是‘情有可原’!”不是自己的亲骨肉,他当然不会疼爱! 唐宓也点了一下头,“是啊,之前看他那般对待阿翁和二叔祖,我还觉得纳闷呢。寻常父亲眼见长子次子不睦,定会想方设法的调解,避免发生兄弟阋墙的惨案。老祖宗倒好——” 竟是唯恐李祐堂和李祐明争斗得不够厉害,还时不时的故意添油加火! 李祐明能生出跟长兄争夺的心思,李立德的纵容与诱导,绝对是主因。 过去李家的很多不正常,现在都找到了答案。 不过,唐宓还是十分冷静的思考着。 “郎君,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老祖宗还有两个同母弟弟。” 唐宓知道李寿恨极了李立德,心中也将他当做头号敌人,但为了将事情弄清楚,她还是开口问道。 李寿挑眉,“没错,确实有两个弟弟。只是这两人早已病故。” 大梁的平均寿命只有四五十岁啊,饶是世家豪门物质条件好,又懂得养生之道,他们也只比平头百姓多活十几二十年。 似李立德这样活成人瑞,满京城,也就只有他一个。 连比他小好几岁的两个弟弟,都早早的逝去。 唐宓迎着李寿的目光,“郎君,老祖宗并不是只有李立贤一个亲兄弟,他要‘借种’,为何只认准了李立贤一人?” 诚然,李立贤成了废人,被家族抛弃,更好控制一些。 但他毕竟做过李家的继承人,唐宓就不信,李立德心中就真的一点儿都不在意? 李寿皱紧了眉头,“猫儿,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唐宓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又问了句,“刚才你说李立贤是在阿翁娶妻生子后才‘病逝’?” 李寿点头,依然不解的看着唐宓。 唐宓道:“我嫁入李家不足半年,与老祖宗只见过几次面,但看他并不是个宽厚的人。李立贤对他而言,更多的是眼中钉、是借种生子的证据,在生了四个儿子后,李立贤早已没了用处,老祖宗为何不早早的杀人灭口,永绝后患?” 李立德能制造“意外”让嫡兄变成废人,还恶意圈禁,显然不是个看重亲情的人。 为了自己的利益,他肯定能对亲兄弟下杀手。 “老祖宗非但没有立刻杀了李立贤,反而继续将他养在樱院,管事丫鬟小厮齐全,显然并没有虐待,” 唐宓一点点的分析,“老祖宗这般,倒像是想再从李立贤身上得到什么。” 而这件东西,比继承人更加重要! 从昨天探听到真相,一直到现在,李寿都处于极度愤怒中,他的大脑也失去了正常的运转。 这会儿听唐宓说了这么多,他脑中一片混沌,“猫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深深吸了一口气,唐宓缓缓说道:“郎君,这件事,或许还有隐情……”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