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意料之外的召见

不一样的仙宗 486 作者羽落成文 全文字数 2302字
回到天工殿,甚至还来不及落座,陈远便急着问道:“火长老,您知道风萧萧这是干嘛来了吗?” 看到风萧萧不好好呆在宁城反而是来到了连天峰,陈远顿时觉得许不负意外应劫这事肯定跟他脱不开干系。 在陈远心中,这家伙既阴险又虚伪,既心狠又手辣,人肉皮囊毒蝎子心肠,乃是世间集恶之大乘者,反正看见他准没好事。 这应该算是一种执妄的偏见吧,然而陈远所不知道的是,这次他的预感倒是挺准确的。 火长老可不清楚这些,他还以为陈远对风萧萧的关注,只是单纯处于竞争对手之间的重视罢了。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火长老告诉陈远道:“你说风萧萧这人嘛,还真有点打不垮压不倒的意思,你说前几年里,他在宁城之主的位置上一直碌碌无为,后来又传出来他在练功时走火入魔的消息。” “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他不行了,叹息道应天宗的璀璨新星就要就此陨落了。” “可谁知道短短几年功夫,他却又爬了起来,不仅修为尽复更进一层,而且他此次回宗还带回了一桩莫大的功绩!” “怎么?” 火长老沉声说道:“这家伙闷不做声的,却是将宁城附近十七家门派世家尽数收服。” “虽然这十七家都是些小势力,可加起来也算是为我应天宗拓土千里了,而且还是颇为繁华的一块地域。” 陈远撇撇嘴满是不屑。 谁都知道收服这十七家势力肯定是个浩大的工程,这背后有无数的交涉谈判以及利益交换,不知道有多少人为达成这个目标奔波劳累,只不过最后这一切的成绩都归功于风萧萧一人罢了。 鄙视归鄙视,嫉妒还是免不了的,可谁让陈远没有风萧萧那样一个把他当亲儿子养的干爹呢? “这对于应天宗来说当然是件好事,不过对你而言就并非如此了,”火长老少见的掏心掏肺的说道,“以我了解的几位长老,本来在宗主之位的竞争上都或多或少是偏向于你的。” “但如今风萧萧这份功劳一立,事情又有了些变化,不少人念及他多年前在宗门内的耀眼表现,开始觉得若是他来继承宗主之位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起来,还是你根基浅的缘故啊,”火长老叹息道,“风萧萧入门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成为执法殿首座弟子也有了十多年岁月,长老们心中这先入为主的印象可不是那么好消除的……” “咦,我怎么听您话中的口气,似乎对风萧萧的印象也不错啊。先入为主么……是不是您也这样想的?”陈远仔细盯着火长老脸上的表情,像要探寻其中隐藏的心思。 “哪有,”火长老笑得有些尴尬,“咱们都是炼器道一家的,我本座肯定是支持你的啦,只不过风萧萧这小子能从逆境中爬起立下功勋,这性子还真是有几分坚韧不拔的意思。” “长老啊您可清醒点,千万不要被风萧萧蒙蔽了,您得要透过这假象看清他的豺狼本质啊!”陈远不服气的说道。
见火长老还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陈远心中一横,确定四周无人后,偷偷摸摸凑到他耳边说道:“告诉您一个秘密,其实风萧萧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臭名昭著的血魔老祖!” “呵呵……”火长老无动于衷,只是颇为玩味的看了陈远一眼。 喂,你呵呵是个什么鬼啊,陈远预想中的火长老“震惊”、“骇然”等等反应,完全没有出现。 “我懂的……”这时火长老向陈远使了个眼色,笑眯眯的补充了句。 陈远都快疯了:搞什么这是?我完全不懂你懂了什么啊! 难道您认为风萧萧是血魔老祖,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好在这时火长老一番自言自语的唏嘘感叹,终于是将陈远从崩溃的边缘拯救了出来。 “哎,时光冉冉,不知不觉一晃过去这么多年了,看到你如今这模样,不禁让老夫想起了当初竞争炼器道首座时的情景。” “辛长老你认识吧,就是那个巡查司的司长,当年他正是我最忌惮的一个竞争对手!” “你别看这老小子如今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当年那可是一个坏到骨子里的家伙,栽赃陷害那是他的惯用手段。” “我记得在竞选的最后关头,他背地里跑去师尊那诬陷我,说我对师尊管束过言一直心怀怨恨,每次代师尊领取俸禄时都会偷偷往灵丹里吐上一口口水……” “那你是怎么澄清的?”陈远好奇的追问道,一时间忘了之前的纠结。 “这种事情哪是一时半会说得清的,”火长老得意笑道,“我只是偷偷告诉师尊,辛师弟他品行不端,隔三差五的就会跑去女浴室偷窥……” “所以您师尊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对么?”陈远苦笑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你是指,我说风萧萧是血魔老祖,就像是当年您和辛长老那般,只是一种竞争对手间的互泼黑水是吧?” “呵呵,你懂的……” 我懂你大爷! 陈远觉得火长老此时脸上的笑容分外可恶。 要不是想着眼前这位在年龄上做自己爷爷都还有多的,恐怕陈远真的会忍不住骂出声来。 所以这就是陈远为什么不曾选择将这个消息公开的原因了,无凭无据的,谁会信啊? 得,我懒得跟你多说了,陈远如是想到。 这心浮气躁的,身上原本就没好利索的伤势好像又疼起来了。 陈远决定先回去休息一番,询问各道主考官的事倒是不急,反正他已经决定要在这连天峰上多留几日了。 可正当陈远就要离开的时候,在门口处却遇见了一位熟人。 “天心子师兄,好巧啊,你这是来找火长老的?” “不,我是为你而来的,”天心子正色道,“师尊有令,让你随我过去一趟。” 许不负知道自己回来了这不奇怪,让陈远疑惑的是,许不负选择接见自己的时机。 他虽然成功度过了天劫,可也受创不轻,如今正应该是闭关养伤的时候,这时候急着召见自己,究竟所为何事?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