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内衣误会

藏娇都市 10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2414字
叶凌飞并没有开自己那辆公司配的奥迪6,而开着他的那辆宝来,晃悠悠地回家。在路,他又给白晴婷挂了一个电话,怎么说目前俩人都在试婚,挂一个电话也算正常。 “老婆,我下班了,要不要我去接你回家?”叶凌飞感觉自己喊白晴婷老婆倒是很顺嘴,久而久之都变成口头禅了。 听白晴婷的声音似乎很忙,不然早就先和叶凌飞大嚷‘不许喊老婆’之类的话,白晴婷只是说道:“我很忙,你回去。” “噢,好。”叶凌飞挂了电话。 等叶凌飞回到别墅时,吴妈已经为叶凌飞准备好饭了。叶凌飞没有吃,告诉吴妈等白晴婷回来后一起吃。他回到自己卧室,换下外衣,拿着一套换洗的内衣去浴室洗澡。 等一走进浴室,叶凌飞首先就看见白晴婷换下来那件白色三角内裤,就看见那件内裤被扔在专门放衣服的塑料挂架。除此之外,还有白晴婷那件白色真丝的12罩杯的胸罩。 “她竟然忘记把内衣拿出去。”叶凌飞嘀咕着,要知道吴妈虽然洗衣服,但那只限于白晴婷和叶凌飞俩人扔在洗衣房的衣服。像这种属于私人的内衣,如果不拿到洗衣房,吴妈是不会洗的。 叶凌飞拿起白晴婷内衣,本想放到洗衣间里,这刚走到门口,他停下来。心里产生了一个坏坏的念头,心道:“不知道白晴婷看见我拿着她的内衣会有什么想法?” 叶凌飞又把白晴婷的内衣放回原处,脱光衣服,开始洗澡。 在浴缸里,叶凌飞闭眼睛,尽情享受温水浸他每处肌肤的放松感觉。叶凌飞脑海中浮现着他小时候的画面,那条曲折宛转的小河,几个顽皮的孩子用泥巴截断水流,他们光着**蛋子就在水沟里洗澡,不时地还能听到孩子们那天真无邪的笑声。 咚、咚 传来敲门声,叶凌飞这才醒过来,他竟然不知不觉地在浴缸里睡着了。 “谁?”叶凌飞问道。 “你快出来。”门外传来白晴婷的声音。 叶凌飞知道是白晴婷回来了,他答道:“等我一会,我马穿衣服出来。”说着,从浴缸里站起身,用毛巾擦干身的水珠。叶凌飞手刚伸到塑料架子,打算拿衣服时,不小心碰到扔在那里白晴婷白色的三角内裤,叶凌飞咧着嘴笑起来,他明白了为何白晴婷要自己出去。 故意慢吞吞地穿着衣服,嘀咕道:“奇怪,这里怎么还有一件白色三角内裤,难道是我拿过来得,不对啊,我的内裤没有这么小的。” 外面的白晴婷听到叶凌飞的嘀咕声,脸色变得红一块、白一块。她回家时,突然想到今天早洗澡时,忘记把内衣从浴室里拿出来。她害怕被叶凌飞看见,怎么说这都是她私人之物,虽然她和叶凌飞在试婚,但俩人却并没有任何的身体关系。 没想到怕什么,就有什么,偏偏叶凌飞就在浴室里面洗澡。白晴婷在浴室门外就巴不得叶凌飞没留意,如此一来,自己只要偷偷把内衣拿走,就当没发生任何事情。白晴婷的想法是好的,但一听到叶凌飞在浴室里面的嘀咕声,她就知道自己所有的希望都落空了。
“混蛋,你给我出来。”白晴婷用粉拳狠狠砸在门,羞恼道:“你如果敢动我的内衣,我一定要你好看。” 她刚砸了两下,浴室的门就开了,叶凌飞出现在门口。他右手放在门框,挡在白晴婷身前,一脸坏笑道:“老婆,喊什么呢,咱们之间有什么秘密。不就是内衣吗,早晚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何必这么生气。” 白晴婷本来已经羞愧要死,又听到叶凌飞这流氓的话,不由得羞怒到了极点,什么也顾不得了,伸手就朝着叶凌飞脸打去。叶凌飞哪里能让她打到,一把握住白晴婷那粉嫩的小手,坏笑道:“老婆,打是亲,骂是爱。这咱们俩人还没有洞房,你就准备玩夫妻之间的小玩意了?” 白晴婷右手被叶凌飞制住,一时动弹不得,她又羞又怒,但拿叶凌飞没办法。就看见秀目一红,晶莹的泪花从眼眶而出。 叶凌飞一看这次玩大了,何时白晴婷也会哭,他赶忙松开手。白晴婷从叶凌飞身边掠过,一把抓过自己放在浴室里面的内裤及乳罩,直奔自己卧室而去。叶凌飞看这情况不妙,也跟了过去,这刚走到白晴婷卧室门前,白晴婷已经回手用力一摔,就听到,嘭得一声,房门被狠狠关。 叶凌飞站在白晴婷门口,这走也不是,不走也是,就在白晴婷门口徘徊。 吴妈听到楼重重摔门声,从楼下走来,这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叶凌飞哭丧着脸在白晴婷卧室门口徘徊。她似有所懂得看了叶凌飞一眼,此刻,叶凌飞也看见吴妈,看见吴妈正看着自己,叶凌飞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又惹白晴婷生气了。 吴妈对叶凌飞投以鼓励的微笑,她用手指了指白晴婷的卧室,示意叶凌飞应该进去。 叶凌飞看见吴妈鼓励自己进去,心里暗道:“我豁出去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我就不相信我还会被一个二十几岁的黄毛小丫头吓倒了。”想到这里,叶凌飞用手推了一下房门,没有推开。 叶凌飞一看没推开门,心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我名声赫赫的撒旦还有一天就被一扇破门档在外面,要是传出去,不被人笑话死。”叶凌飞也是气恼,一看没有推开门,就向后退了一步,抬起右脚,照着那扇门踹了过去。 这脚也出去了,门突然打开,就看见白晴婷红着眼站在门口,脸还带着泪痕。叶凌飞此刻想收回脚来已经来不及了,这脚都出去了,还怎么能收回来。不得已,叶凌飞使劲把脚挪了方向,硬生生地挪了半尺。 砰! 叶凌飞一脚踹在墙,就在雪白的墙面留下一个乌黑的大脚印。 “混蛋,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白晴婷冲着叶凌飞大声骂道,紧跟着又把门关。 叶凌飞收回隐隐作疼的右脚,心道:“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情,她早不开门,晚不开门,偏偏等我要踹门的时候开门。” 叶凌飞这次真得头大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哄白晴婷。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