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救命稻草

藏娇都市 1015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13字
那名工商局长可不肯揽下这个责任来。www.shushu8.com他心想,这事情本来就和我没有关系,都是那个姚副市长搞的,我才不管呢! 他想到这里,也不管其他的,把这责任都推到姚副市长身。叶凌飞听完之后,嘴里冷冷地说道:“这个电话是你打,还是我打?” “啊……!”那名工商局长心里这一核计,这个电话可不能让叶凌飞打。要是让他打了,说不定会说出别的什么话呢,好歹那个姚副市长也是分管工商局的,要是自己得罪了姚副市长,自己也难办。 那名工商局长这一核计,赶忙说道:“叶先生,这件事情我跟姚副市长说一下,或许这其中有些误会!” “那好,你和那个副市长聊聊,如果你解决不了的话,我不介意我来打电话给他!”叶凌飞说道,“反正我什么也不害怕,不像你们这些当官儿的。考虑这个,考虑那个,我就知道我不招惹你们,你们也别招惹我,咱们和平共处。” “那是,那是!”那名工商局长连连说道,“我看这其中一定有些误会!” “我不管误会不误会,现在你先把你的人从我的酒里赶出去,我酒原来是什么样的就给我恢复成什么样子,要是和原来不一样,你自己想!” “好,好,我这就吩咐!”那名工商局长答应道。 叶凌飞把电话又交给那名男人,那名男人瞧见叶凌飞刚才和自己的司说话的口吻,心里这个后悔,早知道这人背景这样深,自己刚才就应该小心一点,现在可好,捅了马蜂窝。在电话里,那名工商局长把自己的下属好顿训斥,把叶凌飞对他说的话,立刻说给那名男人听。那男人一听,哭丧着脸,这下子可真是捅了马蜂窝,真的不好解决了。 挂电话后,那男人满脸都是笑,嘴里说道:“我现在就让人把这些东西收拾干净!” “记住。原来是在哪个位置,就给我摆过去,要是有一处地方不对,你们就重新把这里给我摆一下!”叶凌飞说道。 “明白,明白!” 就在工商局的那些人在酒里面把东西复原的时候,那名工商局长给分管工商局的姚副市长打了电话。 在电话里,那名工商局的局长为难地说道:“副市长,我刚才才知道,那家酒是叶凌飞的!” “叶凌飞?”姚副市长一听,也和那名工商局长先前的反应一样,都是感觉吃惊,以为听错了。那名工商局长肯定地说道:“姚副市长,就是那名和周记关系很亲近的叶凌飞!” “怎么会是他的酒?”姚副市长一听,就感觉头痛了起来,他和周洪森走得比较近,更了解周洪森的一些事情,甚至于当年周洪森是如何出来的,他都一清二楚。现在听到叶凌飞这个名字后,姚副市长就感觉这件事情棘手得要命,隋市长那边要求处理那家酒,而那家酒的幕后老板又是叶凌飞。现在的问题可就复杂起来,这里面或许还牵扯进周记。 “姚副市长,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我的人已经在那里了,他们刚刚才知道这家酒的老板就是叶凌飞的!”那名工商局长没有敢告诉姚副市长是叶凌飞打电话过来的。 “那有没有把酒查封了?”姚副市长首先问道。这个是他最为关心的事情,可千万别惹出事情来。 “那倒没有!” “那就好!”姚副市长松了一口气,嘴里说道:“这样,你先让你的人回来,别在那里站着,哦,你就说来检查的,随便找个借口,别说是去查封人家酒,知道没有?” 那名工商局长一听,心里叫苦连连。心里暗想这名姚副市长真会做人啊,一听说酒是叶凌飞的,马叫自己把人都撤走,就像是没有发生过的一样。但现在的问题是自己的人已经在那里了,而且人家叶凌飞也已经打电话过来。他就感觉自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总之这坏人自己是当定了,要是叶凌飞追究起来,姚副市长一定会一口咬定是自己派人过去的。这官也不好当,领导的想法变化太快,下属一定要好好揣摩这领导的意思,要不然的话,只会让自己处于一个尴尬的地步。 此刻,这名工商局长,就感觉自己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地步。他问道:“姚副市长,那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啊。这件事情我得和市长请示一下!”姚副市长说道,“请示完市长,我还要和周记商量一下,咱们不能眼见周记去省城担任市长了,就不和周记打招呼不是,毕竟周记目前还是咱们的领导,我看我先和市长商量一下,到时候我再通知你!” 那名工商局长一听,心里暗骂这名姚副市长比猴还精,一遇到事情就撤了,还要和周记商量一下,为什么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到和周记商量一下呢? 那名工商局长就算心里有想法,也不能在姚副市长面前表露出来,听姚副市长这样说后,他赶忙说道:“那好,姚副市长,那我就等你的消息!” “恩,好的!”姚副市长说道。 姚副市长一挂和那名工商局长的电话,立刻就打电话给隋长宏。隋长宏此刻正在饭店的包间里面和蒋天阳闲谈。 蒋天阳此刻还想着叶凌飞,他趁着和隋长宏闲聊的机会,问道:“隋伯伯,你听说过叶凌飞这个名字吗?” “叶凌飞?”隋长宏微微一愣,他看着蒋天阳。问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人呢?” “隋伯伯,这样说你认识叶凌飞!”蒋天阳微微有些吃惊,他看了一眼隋羽,隋羽显得也有一些惊讶,隋羽没有想到自己的爸爸会认识叶凌飞这个人。 隋长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这让我怎么说呢,我不清楚你说的这名叶凌飞到底和我知道的那名叶凌飞是不是同一个人,天阳,你先和我说说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人?”
蒋天阳嘴里说道:“隋伯伯,我也不瞒你。我就是和这个男人有点私仇。不知道小羽告没告诉过你,就在我们刚来望海市时,遇到这个叫叶凌飞的男人,他和我在一家酒斗酒,怎么说呢,我感觉这个男人是在刷我。隋伯伯,我刚到望海市,不了解这边的情况,也不知道这名叫叶凌飞的男人的背景,总之我听他的口气,这男人很狂妄,所以,我想和隋伯伯打听一下!” 隋长宏一听,眉头紧锁起来,他望了眼隋羽,问道:“小羽,你刚才说的那名男人是不是就是天阳提的叶凌飞?” 隋羽一看自己的爸爸脸色严肃起来,心里有些害怕,嘴里支吾道:“爸爸,就是他,我只是感觉没有必要说名字!” “胡闹!”隋长宏嘴里喝了一声儿,他拿起电话,刚想拨打电话号码,就在这个时候姚副市长的电话打了过来。 隋长宏一看是姚副市长的电话,这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他站起身来,拿着手机到了包间外面。一接通电话,电话里面就传来姚副市长的声音,说道:“市长,关于那家酒的事情,我有些情况想和你商量一下?” “姚副市长,我可能是刚才太急了点,听到咱们望海市发生这样的事情,感觉我这个市长没有当好!”隋长宏说道,“我刚才仔细听了事情的过程,感觉我的处理决定过于草率,我正想和你商量关于那家酒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姚副市长听隋长宏表明了态度。他那颗提起来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看起来市长好像知道那家酒的后台老板是谁了。姚副市长赶忙说道:“市长,我刚才落实了一下,那家酒的所有人是叶凌飞,哦,就是那名和周记走得很近的人,当然,我不是想说这件事情,我只是感觉以叶凌飞那种身份的人不会经营一家欺诈的酒,这样对他的名声也不太好,市长,所以,我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好去调查一下!” 姚副市长说话很圆滑,也没有说不调查,也没有说马调查,而是把球踢给了隋长宏。隋长宏此刻已经确认了那家酒的背后老板就是叶凌飞,刚才隋羽所说的那名男人也是叶凌飞。在隋长宏看来,叶凌飞这人背景有点神秘,尤其是目前周洪森还在望海市,依着叶凌飞和周洪森的关系,如果自己真的把那家酒处理了,说不定周洪森会出面。隋长宏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周洪森是如何升到省城担任市长的,周洪森的升职比较神秘,就在省城的市长于震引咎辞职后,周洪森就立刻要升去担任市长,这不能不说其中另有隐情。 隋长宏再没有搞清楚这些关系之前,他是不会贸然有所动作。多年的政治生涯告诉他,任何的一个人都不能轻视,不然的话,很容易让你阴沟翻船、无法翻身。 隋长宏那是格外的小心谨慎,在听到姚副市长这番话后,隋长宏猜到姚副市长心里有所顾忌,这才来问自己的意见,这个时候,就算自己给出姚副市长对那家酒的处理意见,说不定,姚副市长还会和周洪森汇报一下。 隋长宏知道自己在望海市并没有多少嫡系,这些表面支持自己的人,其背地里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周洪森在望海市经营多年,很多人都是周洪森提拔起来的,最主要的是当年经过徐韩卫那件事情后,周洪森又把一批自己的人提拔起来,可以说现在在望海市大多数的政府官员都是周洪森的人,而自己这个市长还缺少嫡系。 隋长宏也清楚即将到望海市担任市委记的田为民当初就是周洪森的领导,当年田为民还是市长时,周洪森就是副市长,周洪森那是田为民提拔起来的,现在田为民这一回来,想必,周洪森会让自己那些嫡系支持田为民,而自己这个市长还需要小心,还不到自己有所作为的时候。 隋长宏想得很多,他各方面都估计到了。虽说蒋家很有势力,但蒋天阳目前和自己的女儿还是处于男女朋关系,想必蒋家也不会全力帮自己。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是自己这边按兵不动,让蒋天阳和叶凌飞去斗。蒋天阳背后的是蒋家的势力,而叶凌飞的背后有周洪森,如果蒋天阳和叶凌飞相斗,能让周洪森倒台,同时,把周洪森的嫡系都牵扯进来,那样的话,自己就可以把周洪森的嫡系全部清除,那田为民缺少这些嫡系的支持,自然也没有制约自己的能力了,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升到市委记这个职位。 隋长宏想到这里,对姚副市长说道:“姚副市长,我看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刚才我是心急,感觉我这个市长没有管理好望海市,会出现这种黑酒,但我事后了解一下,事情却不是这样的,姚副市长,你去处理下,这件事情就这样!” “市长,我明白了!”姚副市长赶忙说道,“我这就去安排一下,尽可能让这件事情没有引起坏的影响!” “恩,就这样好了!” 隋长宏挂电话,伸手拂了拂自己的头发,他没有想到就在自己感觉深陷泥潭之时,忽然出现了一根救命草,自己可要牢牢把握住这根救命草。 隋长宏想到这里,又走进了包间里面。他一回来,就对蒋天阳笑道:“天阳,我们继续吃饭!” “隋伯伯,你还没说那名叫叶凌飞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背景?”蒋天阳看着隋长宏,嘴里说道:“我很想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资本可以那样嚣张。” 隋长宏现出为难的样子,他看了眼蒋天阳,嘴里说道:“天阳,我不怕跟你说,叶凌飞这人的背景很深,根据我所知道的,他的一个靠山就是即将调到省城担任市长的周洪森!”!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