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实话实说

藏娇都市 1017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602字
今天和蒋天阳的冲突完全因为这条出自英国NIKI手工限量版的束腰秘衬裙引起的。直到现在,叶凌飞也不知道和白晴婷争夺这条束腰秘衬裙的女孩子就是望海市市长隋长宏的女儿。 不可否认的是这条限量版的束腰秘衬裙设计得格外适合女性,那新娘白的颜色,给女人平添了几分娇媚。这条束腰秘衬裙本身就是一条带有情趣内衣的女性内衣,也只能在家里穿穿,那是绝对不能穿到外面。 如果再配以内裤之类的贴身衣服,更加彰显这条价值三千多块钱的束腰秘衬裙物有所值了。白晴婷一回来,就迫不及待要穿这条束腰秘衬裙。她在越洋百货想买这条衬裙时,就是想穿给叶凌飞看。当她真穿这条新娘白的束腰秘衬裙时,就连花丛老手的叶凌飞第一眼看见白晴婷,就立刻有了反应,可想而知这条衬裙的物有所值。 叶凌飞没有理会于筱笑就在身后,他奔着白晴婷而来,从白晴婷身后两手搂住身近乎**的白晴婷,他的下身顶在白晴婷那弹力十足的粉臀,嘴唇亲着白晴婷那修长、细嫩的粉颈,白晴婷感觉她的粉臀被硬物顶住。白晴婷歪着脑袋,嘴里娇声说道:“老公,别这样,现在还是大白天,我……!” 白晴婷的话音未落。她就感觉自己的文胸被叶凌飞脱掉,叶凌飞的那两只大手握住白晴婷那温软、弹力惊人的,大力揉捏着,白晴婷再也说不出话来,她张开樱桃的小嘴,喘气连连。 叶凌飞好一顿亲之后,把白晴婷推到床前,一下子把白晴婷按倒在床,叶凌飞紧跟着也了床,嘴唇在白晴婷那滑嫩的后背一路亲吻下去,白晴婷只剩下喘气。于筱笑眼见叶凌飞把白晴婷按在床,她悄悄退到房门边,打开房门,出了房间,就在她关房门那瞬间,于筱笑看见叶凌飞正用力把白晴婷的粉瓣分开,嘴唇亲了过去。 “咚”! 于筱笑把房间的门关,她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白晴婷的呻吟声。于筱笑把两腿**,紧咬了下嘴唇,停了一会儿,她才迈步离开。 于筱笑下了楼,就看见周欣茗穿着宽松的孕妇装坐在客厅的沙发,周欣茗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听到脚步声,周欣茗放下杂志,就看见于筱笑走到她面前。 “筱笑。坐!”周欣茗拍了拍身边,示意于筱笑坐下来。于筱笑挨着周欣茗坐下来,周欣茗看着于筱笑,笑道:“筱笑,你怎么没在楼?” “叶大哥和晴婷姐姐在房间里面!”于筱笑说道。 周欣茗从于筱笑的脸看出点东西来,周欣茗伸手摸了摸于筱笑的脑袋,嘴里轻呵道:“是不是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你不方便在场?” 于筱笑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没,没,我不想当电灯!” 周欣茗笑道:“筱笑,欣茗姐姐问你点事情?” 于筱笑把头抬起来,望向周欣茗,说道:“姐姐,你问我什么事情?” “筱笑,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叶大哥呢?” 于筱笑没有想到周欣茗会问她这件事情,她愣了愣,目光望着周欣茗的脸,随即,于筱笑把目光挪开。低着头,似乎不敢看周欣茗的眼睛,嘴里低声说道:“欣茗姐姐,我不喜欢叶大哥!” “傻丫头,你和我说什么假话!”周欣茗换了一个姿势,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坐得太久,这一做得太久,就感觉腰酸背疼。周欣茗这一动,于筱笑就以为周欣茗生气了,赶忙解释道:“欣茗姐姐,我刚才说假话了!” 周欣茗重新坐好之后,看着于筱笑,嘴里轻呵道:“小丫头,难道你当我看不出来吗,你喜欢叶凌飞。我就是问你是喜欢呢,还是特别喜欢?” 于筱笑脸颊泛红,扭捏起来。虽说于筱笑算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但真遇到这种事情后,她还是暴露女孩子那种羞涩的感情。于筱笑有些害臊起来,脸颊潮红一片,耳根子就如同渗出血来,嘴里低声说道:“特别喜欢!” 周欣茗看于筱笑这个反应,她一伸手,把于筱笑搂住,嘴里说道:“筱笑,来,咱们好好聊聊。我和你聊得很少,主要是我现在怀孕了,不像以前我当刑警时。那个时候,我有时间和心情闲聊,现在,我心里只想着我肚子里面的孩子,都没有工夫好好和你聊聊!” 于筱笑又向周欣茗挪了挪,周欣茗搂着于筱笑的肩膀,嘴里笑道:“筱笑,在我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你猜我在干什么?” 于筱笑把脸转向周欣茗,摇了下头,说道:“欣茗姐姐,我不知道!” “那个时候我在天天打男学生!”周欣茗呵呵笑了起来,于筱笑没有笑,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周欣茗,不明白周欣茗的话。周欣茗笑着解释道:“筱笑,我那个时候练擒拿、格斗,我当时满脑袋都是想着如何尽快毕业,去当一名警察。这当警察是我从小的梦想,等我真毕业了当刑警时,我脑袋里面想的都是如何破案、抓坏人,那时候,我根本就不谈什么恋爱,甚至于我认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有男人!” “但是姐姐有了叶大哥!”于筱笑说道。“叶大哥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筱笑,这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一件事情了!”周欣茗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的脸浮现着幸福的笑容,嘴里说道:“我不仅可以嫁给他,还有了他的孩子,我们做女人的只要有这些就足够了,有一个自己爱的男人在身边,全心全意地爱着他,那就足够了,筱笑,你说我已经这样幸福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欣茗姐姐,你现在确实很幸福,什么都有了!”于筱笑说道,“我很羡慕你!” “筱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话呢?”周欣茗问道。 于筱笑摇了摇头,说道:“欣茗姐姐,我不知道!” “傻丫头,筱笑,我就是想告诉你,我现在生活得很幸福,我很满足了!”周欣茗看着于筱笑,说道:“我知道当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的那种感觉,我也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叶凌飞,我当然不是鼓励你去爱他,只是想说,如果你爱他的话,就要明白这样的男人你是留不住的,恰恰因为他太优秀,喜欢他的女人也会很多,只要你知道他爱着你,只要他心里有你,这样就足够了。筱笑,这里可以是你的家,你不用介意我,因为我明白你心里的想法。但在外面,你需要顾虑很多,因为这个社会目前的规则就是这样的,你或者我,都无法挑战那个规则,筱笑,我说了这样多,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想说什么!” 于筱笑那是何等聪明的女孩子,怎么能听不出来周欣茗这话里面的意思呢。只是于筱笑不知道应该怎么样说才好,她只能看着周欣茗。周欣茗笑道:“筱笑,你这是干什么呢?” “姐姐,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样说!”于筱笑两手搂住周欣茗,嘴里说道:“欣茗姐姐。你真好!” “傻丫头,别说这种话!”周欣茗轻轻拍了下于筱笑的肩膀,嘴里笑道:“筱笑,你什么时候去东海市?” “大约初六!”于筱笑不肯定地说道,“我还没有和我妈妈商量过,我不知道我妈妈和爸爸什么时候能在东海市,我就担心我过去他们不在,扑了个空!” “恩,应该先联系下!”周欣茗说道,“筱笑,明天我就回家了,你走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怎么说呢,应该说我早就把你当成这个家里的一份子了,晴婷和我都没有把你当成外人,你已经是这家里的一个成员了,在这里,你不用太拘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周欣茗说着,压低声音在于筱笑耳边说道,“如果你想和叶凌飞亲热的话,也可以!” “啊……!”于筱笑没有想到周欣茗会这样说,她脸颊一下子红得如同渗出血来,喃喃说道:“欣茗姐姐……!” “傻丫头,这有什么的!”周欣茗低声问道,“筱笑,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和他有过关系!” 于筱笑羞愧得说不出话来,低着头,点了点头。好半天,于筱笑才抬起头,眼见周欣茗那噙着笑意的慈祥目光,于筱笑就像是有了勇气一般,把嘴唇凑到周欣茗耳边,低声说道:“我的第一次给了叶大哥!” 周欣茗笑道:“傻丫头,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你以为他会对我隐瞒吗,筱笑,我刚才说过了,你是这个家的一分子,以后不要太拘束,不过,当着外人,你可就要注意了,明白吗?” “欣茗姐姐,我明白!”于筱笑笑了起来,她忍不住在周欣茗的脸颊亲了一口,说道:“欣茗姐姐,我感觉你和晴婷姐姐是天下最好的人,我实在太幸福了,能让我遇到你们。我都不想离开了,欣茗姐姐,你说我不走好不好?”
“筱笑,你的父母也很想你,不是有句俗话,可怜天下父母心吗,你在这里就算待着再舒服,那也得去见见你的父母,和你的父母聚一聚!”周欣茗说道,“你在望海市读大学,可以先去和父母住一段时间,等开学后再回来,到时候想在这里住也可以,反正这里是你的家,你什么时候想过来住都行,我和叶凌飞说一声,把你住的房间留给你,你说这样好不好?” “好!”于筱笑兴奋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于筱笑陪着周欣茗在楼下的客厅里聊起天来,当叶凌飞和白晴婷俩人从楼走下来时,就瞧见于筱笑正和周欣茗聊得火热。 “这个小丫头!”叶凌飞看了一眼身边红潮还没有消退的白晴婷,嘴里低声说道:“晴婷,瞧见没有,让筱笑陪着欣茗的话,欣茗一定不会感觉闷,这小丫头很会逗人开心的!” 白晴婷微微点了点头,那修长、细嫩的粉颈还留着叶凌飞刚才亲吻过的吻痕,她感觉两腿有些发软,右手拉住叶凌飞的手,跟着叶凌飞下了楼。于筱笑看见叶凌飞和白晴婷下了楼后,她兴奋地说道:“晴婷姐姐,我刚才和欣茗姐姐说了很久,欣茗姐姐还和我说她的事情呢!” 叶凌飞和白晴婷来到沙发前,白晴婷先坐了下去,叶凌飞走到于筱笑面前,伸手捏了把于筱笑的小鼻子,嘴里说道:“小丫头,别打扰欣茗了,欣茗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叶大哥,我可没有,我陪欣茗姐姐聊天呢!”于筱笑说着站起身来,嘴里轻呵道:“我还给欣茗姐姐讲笑话听呢,叶大哥,欣茗姐姐很喜欢我陪她的,欣茗姐姐,你说是不是?” 周欣茗笑道:“当然了,我当然喜欢你陪着我了!” 叶凌飞看见于筱笑对他孥了孥嘴,叶凌飞伸手在于筱笑那高翘的粉臀拍了一把,就听得“啪”得一声,于筱笑粉臀吃痛,“哎呀”叫了一声,随即于筱笑不甘示弱,伸手偷袭叶凌飞的后面,嘴里嚷道:“叶大哥,我爆你菊花,让你欺负我!” 叶凌飞没有防备,哪里想到这于筱笑竟然会反抗,结果被于筱笑捅到后面。叶凌飞当着白晴婷和周欣茗的面,被于筱笑捅了后面,他把嘴咧了起来,不管这里是客厅,一把抱起于筱笑,直接抱到沙发,把于筱笑强行压在沙发,伸手就去脱于筱笑的裤子。 “欣茗姐姐,晴婷姐姐,快点救我,叶大哥在欺负我!”于筱笑刚才听了周欣茗那番话之后,这心里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没有之前的那般拘束,大嚷、大喊道。 周欣茗和白晴婷俩人都是笑着,眼看着叶凌飞把于筱笑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三角内裤,叶凌飞一把扯下于筱笑的内裤,露出来于筱笑那娇嫩雪白的滑溜溜的粉臀来。 “小丫头,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连我都敢动,你不看看在这个家里,谁敢动我!”叶凌飞按住于筱笑的腰,于筱笑的脸紧贴在沙发,**撅起来,叶凌飞伸出手指来,捅了过去。 “呀!”于筱笑娇叫起来,嘴里嚷道:“两位姐姐,快来救我,叶大哥欺负我,两位姐姐,啊……!” 这客厅里面回荡着于筱笑的娇叫声音,白晴婷和周欣茗俩人对视了一眼,传递了一个眼神,就已经彼此明白对方的心意。周欣茗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不顾在那里求救的于筱笑,迈步准备楼,白晴婷赶忙站了起来,扶住周欣茗,俩人朝楼走去。她们俩人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背后传来于筱笑求救声,道:“姐姐,叶大哥欺负我!” 于筱笑这声音刚喊出来,就伴随着于筱笑的娇叫声,白晴婷和周欣茗俩人都没有回身,而是了楼,楼下于筱笑的娇叫的声音依旧没有能停止。 白晴婷把周欣茗扶到卧室的床,白晴婷坐在周欣茗的身边,嘴里说道:“欣茗,明天你回家的话,你大约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爸爸大约要十五之后能离开,初八我爸爸会去政府和田叔叔交接工作!”周欣茗说道,“等我爸爸和田叔叔交接完工作,就会去省城,等我爸爸一离开,我就和我妈妈到这里住!” “恩,那样也行!”白晴婷说道,“明天让他早点送你回家,到时候,你记得打电话回来!” “我知道!”周欣茗握住白晴婷的手,低声问道:“晴婷,你呢?你没有什么感觉吗?” 白晴婷脸颊微红,嘴里说道:“我哪里有那样快啊,就算有反应也要一个月,我现在还不确定,不过,我相信我很快就会怀他的孩子,到时候,让他照顾我们两个孕妇!” 周欣茗笑道:“恩,那样最好了,晴婷,我刚才看见筱笑,就想起我年轻的时候,这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我都快当妈妈了,我还想起我们俩人小时候的事情,晴婷,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辈子都这样生活下去,我感觉现在很幸福!” “欣茗,我也这样想!”白晴婷嘴里说道,“我也幸福!” 。。。。。。。。。。。。。。。。。。。。。。。。。。。。。 大年初四一大早,叶凌飞就开着车送周欣茗回家。今天叶凌飞会在周洪森家里待一天,等明天,叶凌飞还要去白景崇那里,这两个岳父,叶凌飞都要去见。 周洪森家里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自己的女婿和女儿回家。叶凌飞把车停在周洪森家门口,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周欣茗下了车。周欣茗虽然穿着大衣,但依旧能瞧得出来她隆起的肚子,这女人一怀孕,这走路的姿势都和以往不同,有些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瞧出来这女人怀孕了。据说有些男人一眼还能通过女人的走路方式,瞧出来那女人是否是处女,大概这都是所谓的经验。 周洪森坐在客厅里面,手里拿着电话正在打电话。看见叶凌飞和周欣茗回家后,周洪森对着电话说道:“我说田领导,你是不是不打算放过我啊,我现在可没有时间和你闲聊,我的女儿回来了,老领导你就别磨机了,我都说过,我是你的老部下,你当年还是副市长时,我就是你的部下,你升市长,我就是副市长,你可是我的老领导,等你来的时候,我保证把工作交代得妥妥当当的,至于那些人你也放心,都是你原来认识的,大家跟你都熟悉,我会交代他们支持你的工作,你就放心来,保证没有问题。恩,恩,就这样,咱们初八班时,再详谈!” 周洪森一放下电话,就对叶凌飞笑道:“小叶,没办法,田记这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要不然,我还准备去外面接你们呢!” “岳父,我怎么能让您老人家去接我们!”叶凌飞说道,“这次我和欣茗可是来看您的!” “恩,回来就好!”周洪森首先看着自己的女儿,尤其是看见周欣茗那隆起来的肚子,周洪森那脸都是笑容,他转向叶凌飞,嘴里说道:“我没有想到我这样快就有外孙了!” “爸,还不知道是女,是男,你就这样着急了!”周欣茗说道,“我去看我妈去,你和我老公慢慢聊!” “恩,好!”周洪森说道。 周洪森坐了下来,叶凌飞从身拿出烟来,递给周洪森。这周洪森本来很少抽烟的,不过,最近却抽了烟,他这去省城心里没有底,就担心一旦在省城没有干好,再想回头的话,可就没有退路了。 周洪森没有拒绝,接过烟来,叶凌飞先给周洪森点着后,才给自己点着。周洪森抽了一口烟,对叶凌飞说道:“小叶,咱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也没有不方便说的话,我去省城总是感觉心里没底,就担心在省城那边干不好,没有回头路,你在省里有没有关系,比如说你和省里的哪位领导关系好,到时候,你帮着打声招呼,这省里有人好办事,你说是不是?” 叶凌飞一听周洪森这句话,明显是希望自己帮周洪森的忙。叶凌飞总不能告诉周洪森自己的关系并不在省里,而是在北京那边。叶凌飞想了想,说道:“岳父大人,说实话,我在省里还真没有人,那个张记,只是和我认识而已,我倒不是很熟悉。不过呢,我在省城认识军区的人,和那里的人很熟,如果你有事情的话,可以让军区的人帮忙!” “你认识军区的人?”周洪森微微一愣,他倒没有想到叶凌飞还认识军区的人,那军区总部可就在省城,如果依靠叶凌飞的关系能和军区的人拉好关系,以后有什么事情让军区的人出面的话,似乎处理起来更加容易。!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