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很悲惨

藏娇都市 1100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56字
叶凌飞看见山川永刚出现在自己的别墅门口。他从别墅里面迎了出来,和山川永刚握了一下手,随即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山川永刚先生,不知道你的肋骨现在好了吗?” 叶凌飞这句话一问出来,那山川永刚再也笑不出来,那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容也僵硬在脸。这现场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起来。 山川永刚那本就不大的眼睛直视着叶凌飞,嘴里缓缓说道:“撒旦,我们可以不谈过去的事情吗?” “当然可以不谈!”叶凌飞笑道,“我只是好久都没有看见山川永刚先生你了,这冷不丁就想起当年的事情来,山川先生,坦白说,我没有想到会在望海市遇到你!” “我也没有想到!”山川永刚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这辈子都不会见到你!” “看起来,山川先生对我一直都是记恨在心啊!”叶凌飞笑道,“山川先生,你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咱们不谈过去的事情,结果你又谈起来!” 山川永刚脸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嘴里说道:“撒旦。我希望你把我的女儿交出来,我不想有些事情牵扯到我的女儿!” “山川铃?”叶凌飞听山川永刚提到山川铃后,他笑道:“山川永刚,我说你白活了这样大,你看我有必要强行留你女儿在这里吗,你放心,我对你的女儿不感兴趣的,所以说,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付你的女儿,就像你说的,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当然,如果你对我心里不满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继续陪你玩!” “撒旦,我知道你的事情!”山川永刚说道,“我听说你离开了狼牙,但没有想到你会躲在这里,当年我们之间确确实实有些误会,但是,我们铃木集团也已经付出了代价,而我….!”山川永刚的手按在自己的肋骨处,嘴里说道:“这就是我付出的代价,我一直都记住这个教训,提醒我,有些人是不能碰的,这些年来,我们铃木集团没有和你们有冲突。这足以说明我们的诚意!” “但这并不代表说你现在不会对我没有敌意!”叶凌飞把脸仰了起来,让阳光照在他的脸,叶凌飞嘴里说道:“山川永刚,我过去认为你是一个混蛋,现在同样认为你是一个混蛋,我至少不会强迫我自己的女儿去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更不会把自己的女儿逼得逃出来,山川永刚,我现在可以把你的女儿叫出来,但是,我先警告你,在我的地方,如果你敢放肆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 叶凌飞说完之后,把身子转向别墅的方向,嘴里喊道:“山川铃,你现在可以出来见你的爸爸了!” 山川永刚的目光投向别墅的门口,等了许久,才看见山川铃和美奈子缓缓从别墅里面走出来。美奈子脸色有些惨白,她带山川铃出来,本身就冒极大的风险。美奈子很清楚。如果自己被带回去的话,下场不会太好。当时,她只是一时心软,才决定带山川铃逃出来。那山川铃一直都活在他父亲的阴影下,所有的一切都得听从她的父亲,更让山川铃无法忍受的就是山川永刚要强迫她嫁给草本治,一直以来,山川永刚都把山川铃当成一个筹码而已,并没有真正的对山川铃关怀。 山川铃现在看见山川永刚铁青着脸望向她,山川铃就感觉浑身战栗起来,她十分忌惮自己的父亲,更何况现在还做出这种事情来,山川铃能想象得出来,此刻她父亲是多么得生气。那山川铃走得很慢,和美奈子缓缓走过来。就在山川铃到了山川永刚面前时,山川永刚抬起右手,对着山川铃的脸颊就打了下去,结果就在山川永刚的右手距离山川铃的脸不过几厘米之时,他的右手手腕却被叶凌飞紧紧握住,山川永刚就感觉他的手腕似乎被铁钳夹住一般,山川永刚把脸转向叶凌飞,嘴里说道:“你想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叶凌飞脸色拉了下来,他看着山川永刚,嘴里冷冷说道:“山川永刚,难道你把我之前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告诉你,在我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放肆。你这个混蛋,听明白没有?” 跟着山川永刚那些日本人听叶凌飞骂山川永刚。这些人就要冲过来。身为山川永刚的手下,这些日本人有必要保护山川永刚。 山川永刚的右手松了下去,一转头,对自己那些手下喝道:“混蛋,谁让你们动的,都给我出去!” 山川永刚这一喝,那些本来要冲过来的人都退了回去。山川永刚把目光落在叶凌飞的脸,嘴里说道:“撒旦,我会注意的!” “会注意就好!”叶凌飞把脸转向山川铃,嘴里说道:“山川铃,你那个混蛋老爸就在这里,如果你愿意回去的话,那你现在就可以跟着你老爸走,当然,如果你不想走的话,你的老爸也没有胆子敢从我这里把你带走!” 山川铃和美奈子都把脸转向叶凌飞,她们吃惊于叶凌飞所说的这番话。要知道,山川永刚在日本那可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没有人敢在山川永刚面前说这番话。虽说这是在中国,但山川铃和美奈子刚才瞧山川永刚的样子,似乎很忌惮这个男人,尤其是山川永刚提到撒旦这个名字,更让山川铃和美奈子不解。她们知道叶凌飞的名字,但并不知道叶凌飞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撒旦。 “我说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脸有什么好东西吗,值得你们这样看我!”叶凌飞被山川铃和美奈子看得有些郁闷,嘴里说道:“你们要是再看的话,我就当你们都喜欢我,我一直对于日本女人身体承受能力很好奇,我不介意试试看!” 叶凌飞这句话说出来后,美奈子把头低下去,而山川铃则把脸转过去。这两个美少女的反应令叶凌飞感觉很有趣。 “山川铃,跟我回去!”山川永刚直接说道。 山川永刚直呼山川铃的名字。这就说明了一些问题。叶凌飞记得当年在日本的时候,就听说山川永刚这个男人对她的女儿并不好,甚至于在日本流传着八卦,说山川铃并不是山川永刚的女儿,只是因为山川永刚的仇人太多,山川永刚担心那些仇人会伤害到他的家人,他亲生的女儿并没有住在日本本土,而是在美国居住。山川铃不过是山川永刚的养女,山川永刚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保护他亲生的女儿。事实也在印证这个说法,山川永刚迟迟没有宣布山川铃是他的继承人,虽说目前看来,山川铃是山川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但是,并不排除山川永刚宣布另外的家族继承人,因为山川永刚迟迟不肯对外宣布家族继承人,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山川铃抬起头,她那胆怯的目光和山川永刚投过来的严厉目光碰到一起,山川铃赶忙把头低下去,嘴里低声说道:“爸爸,我不想和草本治结婚!” “你说什么?”山川永刚听到山川铃这句话后,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这抬起右手来,但他想起了叶凌飞先前的提醒,又把自己的右手放下去,嘴里说道:“山川铃,你要明白你的存在就是为了家族,如果你认为你可以逃避家族责任的话,那你就要知道你所要面临的后果,你将会和山川家族脱离关系,你会失去你目前所有的一切!” 山川永刚说这话时,更像是在警告山川铃。山川铃没有说话,只是把头微微点了点。山川永刚看见山川铃点了点头,他嘴里冷哼道:“山川铃,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要逃避家族的责任?” 山川铃抬起头来,嘴里低声说道:“爸爸,我只是不想和草本治结婚!” “你不想和草本治结婚?”山川永刚冷哼道。“你要是和草本治结婚后,你将会获得更多的东西,而你如果选择逃避家族责任的话,那你就会和山川家族脱离关系,我不会认你这个女儿,你将会变成穷人,你想过那种生活吗?” 山川铃点了点头,说道:“爸爸,我爱的人是雄田,他是我的恋人,我们曾经约好的,大家彼此会等着对方,我想结婚的对象是雄田!” “你说那个穷小子?”山川永刚冷哼一句道,“山川铃,可能你不知道,就在你离开日本的那天,雄田遇到了车祸,已经死了!” “什么,雄田死了?”山川铃一听,她看着山川永刚,嘴里说道:“这怎么可能,爸爸,你是不是在骗我!” “我有这个必要骗你吗?”山川永刚冷哼道,“雄田那个穷小子死了,你还等谁!”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山川铃嘴里喃喃自语着,忽然,她的浑身一软,竟然晕了过去。如果不是在山川铃身后的美奈子一把搂住山川铃的话,山川铃就会摔倒在地。这个意外出乎叶凌飞的意料,叶凌飞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意外。眼见山川铃晕倒了,叶凌飞笑了笑,说道:“我说山川永刚先生,你可是够狠了,你是我见到的最心狠的父亲,我现在怀疑你们日本人是不是都像你一样,冷血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真是你们日本民族的悲哀,你们缺少了做人的最基本的东西,那就是亲情,我在你身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一点的亲情!” 山川永刚板着脸,看着叶凌飞,嘴里说道:“我怎么狠了,我只是为了我的女儿未来着想!” “难道以结束她恋人的方式为你女儿的未来着想!”叶凌飞冷哼一句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心狠的父亲!” “她的恋人出车祸,跟我有什么关系!”山川永刚说道。 叶凌飞冷笑道:“山川永刚,你在我的面前也要撒谎吗,难道我不明白这所谓的车祸是怎么来的吗,这种手段太普通了,普通的让我对你更加的不屑,我还以为你会有别的手段,原来就是这种普通的手段。山川永刚,你现在可以走了,你的女儿在我这里,你尽管放心,没有人会伤害到她,当然除了你自己,在我看来,也只有你想伤害你的女儿。” 山川永刚看着叶凌飞,嘴里说道:“撒旦,我只是想告诉你,任何事情都不能做得太绝,会把人逼急的!” 叶凌飞听山川永刚这种说话的口气,他忽然大笑起来,嘴里说道:“山川永刚,你这个混蛋,在我面前也这样说,我要你记住,这里是望海市,不是你的日本。当年,我敢在日本让你的肋骨骨折,我现在依然敢让你死在望海市。我听说你们铃木集团两大股东都来望海市了,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我有种感觉,你们绝对不是来做什么好事的。你回去跟草本刚说,就说是我说的,如果你们敢在望海市乱来的话,我就会去日本把你们全给铲灭了,一群混蛋!” 山川永刚被叶凌飞骂得脸色愈发的铁青,他有些气急败坏地转过身去,走向他的汽车。叶凌飞眼见着山川永刚了车,带着他的人离开。叶凌飞回过身来,从美奈子的手里接过来山川铃,拦腰抱起山川铃,走进别墅里面。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打乱了叶凌飞原来的计划,叶凌飞原来是想把这两个日本女人送回日本就完事了。但现在看起来,山川铃和美奈子要是回日本的话,情况绝对不会太好。美奈子留在房间里面照顾着山川铃,山川铃在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念叨着雄田的名字,看起来山川铃和雄田的感情特别的好,要不然的话,山川铃也不会冒险跑出来。 叶凌飞坐在客厅里面,伸手揉着太阳**。白晴婷端着刚刚冲好的咖啡来到叶凌飞面前,白晴婷把咖啡递给叶凌飞,随即坐在叶凌飞的身边,伸出她那雪白如葱的手指揉着叶凌飞的太阳**,嘴里说道:“老公,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果美奈子和山川铃离开别墅的话,可能她们的下场会很悲惨!”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