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老天,你是玩我吧

藏娇都市 11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2271字
白晴婷这话说出来,那李家父子就感觉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心里拔凉拔凉得。李哲豪心里纳闷,心道:“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白景崇嫁女儿的消息。” 要知道白景崇算是望海名人之一,这要是嫁女儿必然会是一件大事,即便不搞得全市皆知,怎么也会让望海市一些流人士知道,偏偏自认消息灵通的李哲豪不知道白景崇已经把宝贝女儿嫁人。 那李天鹏更是如坠雾里,他心里核计自己不过住了几天医院,怎么这白晴婷就嫁人了,这未免太快了。 看着李家父子那样子,白景崇心里一阵好笑。他没搭言,只和张啸天对视一眼,俩人都面带微笑,这其中的缘由,也只有当事人才明白。唯一让白景崇感觉意外,就是自己这女儿和叶凌飞才住在一起几天,就变化地如此快,从先前不肯承认这门婚事,到今天的主动承认,未免变化太快。 就连白晴婷说完也吓了自己一跳,她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当着别人面承认自己嫁人,也许是昨天晚被叶凌飞那浪漫的约会一时间迷惑了。但不管怎么说,这话已经说出去,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白晴婷索性把心一横,继续说道:“伯父,我已经嫁人了,这件事情我的父亲还有张叔叔可以为我作证。“嫁人,你嫁给谁?”李天鹏忍不住问道。 “和你无关。”白晴婷白了李天鹏一眼,没好气说道:“你还是继续赚你的钱,我的李大经理。” “既然晴婷嫁人了,那就当我刚才的话没说。”李哲豪不愧为老江湖,这面不改色笑道:“想想也是,像晴婷这般才貌双全的女孩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我家天鹏不能和晴婷结成百年之好,只能算他没这个福气。” 天鹏喊了一声爸,还想说下去,却看见李哲豪一瞪眼。教训道:“我早让你多花点心思在晴婷身,不要整天都想着工作,现在后悔了,这个时候再说有什么用。” 白晴婷心里暗暗佩服李哲豪,心里暗想:“这父亲当得也真是可以,自己的儿子明明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在他嘴里却变成天天工作。” 这李哲豪一看自己待在这里也没意思,只好笑了笑,抱歉道:“两位。我还有朋需要聊聊,先离开下,等一会咱们好好聊聊。” “请便。”白景崇伸出右手示意道。 李哲豪带着李天鹏离开这里。李天鹏不服气说道:“爸爸,我看这明显是白景崇那老混蛋耍我们,我怎么不知道白晴婷结婚了。” “这还用说,不管这白晴婷是否结婚。都没关系。我当初只是想能拉近和白景崇之间的关系。从世纪国际集团赚钱。既然这条路走不通,那咱们就等机会,我要狠狠打击世纪国际集团。”李哲豪叮嘱李天鹏道,“天鹏,你也要注意影响,不要整天和那些女明星、小女孩子混,多花点心思在公司,将来公司可要靠你。” “放心,爸爸。我心里有数得。”李天鹏说道。
“嗯,那就好,走,我们去和市长聊聊天。”李哲豪看见周洪森副市长,像是想起某件重要事情来。就看见他眉头舒展开来。低声说道:“天鹏,我现在又记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 “爸爸。什么事情?”李天鹏问道。 “你知道周副市长有个当警察的女儿吗,如果你能和周副市长女儿结婚地话,那以后咱们的公司可是有了大后台。” 李天鹏一听,面现喜色,连连说道:“爸爸,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这李天鹏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叶凌飞出现在大厅里。一看见叶凌飞,李天鹏恨得牙根都痒痒,自己次在酒里面就是被叶凌飞破坏了他的好事。至于自己住院,那更是叶凌飞的错。 李天鹏只是看见叶凌飞就怒火中烧,等他看见和叶凌飞一起进来的周欣茗时,他再次感觉到什么叫心拔凉拔凉得。李天鹏恨不得振臂高呼,叶凌飞,你是不是老天特意安排玩我得,干什么我想接近的女人都认识你这鸟人。 周欣茗带着叶凌飞走进大厅,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周欣茗并没有抓着叶凌飞的胳膊。周欣茗这一出现酒会大厅,就引起白晴婷地注意。她一看李天鹏离开,刚想松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却看见叶凌飞和周欣茗也出现在酒会里。不过,看周欣茗那脸色不善,白晴婷很快就联想到一定是叶凌飞这家伙想见联合国大使奥纳朗先生,说不定找了什么渠道混了进来。 “晴婷,叶凌飞怎么会在这里?”白景崇和张啸天俩人也看见叶凌飞,白景崇先询问张啸天是不是他带叶凌飞进来,再得到张啸天明确的否认后,白景崇就询问自己的女儿。 “我也不知道。”白晴婷把手伸进自己LV包里,摸了摸那奥纳朗亲自签名地卡。眉头微微一皱,心里埋怨自己早应该给叶凌飞。不至于让叶凌飞只为了奥纳朗本人签名闯了进来。白晴婷想法很简单,那天她误会叶凌飞很想得到联合国慈善大使的亲笔签名,因此,一直认为叶凌飞是想得到签名。 她站起来,朝着周欣茗走去,心里核计和周欣茗解释一番,她害怕周欣茗会为了自己故意难为叶凌 殊不知此刻的周欣茗恨不得把叶凌飞给撕碎了,这个家伙胆子真够大得,不仅敢说奥纳朗先生为混蛋,更宣称敢在奥纳朗面前称呼其为混蛋。当周欣茗带着叶凌飞走进酒会时,她就后悔了。心里暗暗抱怨自己不应该被叶凌飞一气,就贸然带着叶凌飞进入酒会,此刻想带叶凌飞已经来不及了。就看见叶凌飞一直走到正和市长通过翻译聊天的奥纳朗面前,咧着嘴唇,用法语说道:“奥纳朗,可以单独聊聊吗?” 本来正满脸带笑和市长聊天地奥纳朗再看清楚面前这名男人后,手里地酒杯忽然脱落,就听得裆得一声,酒杯摔成了碎片。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