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不理解

藏娇都市 1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2288字
叶凌飞算定会“吃死”王厂长,先前之所以王厂长不买新亚的发动机,就在于价钱。如果按照李可欣报价,王厂长从中没有任何好处。冰川制冷公司又不是他得,他只是一名被雇佣来的管理者,如果有机会,当然想从中获利。 叶凌飞恰恰看中这点,他所推荐的那款发动机,就是公司已经要被淘汰的产品,其真正价格不超过四十万,而且随着停产,这种发动机也会作为处理品,价格下降。 王厂长迟疑道:“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然不会有问题,新亚集团的产品怎么会有问题呢?”叶凌飞右手放在王厂长肩膀,小声说道:“当然,你也应该做一些准备,比如说备件等等。我们公司备件现在是价格最低得,如果你购买一些公司的备件,那就不用担心有问题时,不能维修了。再说,发动机这东西本来就不属于易坏品,你买了这一台,再加备件,起码足够你用十年到十五年,那时候,说不定会是什么样子呢。” “买备件?我就怕引起别人非议。虽然我主管购买设备,但一旦被投资人知道,总是不好。”王厂长担心道。 “是这样啊?”叶凌飞装出苦恼的样子,他转向李可欣,看见李可欣已经坐在身边,拿着麦克正望向自己。他又转了过来,以坚决的口气说道:“王厂长,我看不如这样,我就以六十八万价格卖给你,包括备件,而我会从其中拿出这个数给你。”叶凌飞伸出五根手指头道,“这样应该满意了,我相信任何人都不会说你买赔了。” “真得?”王厂长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叶凌飞很确定得说道:“如果你感觉满意的话,现在我就可以签合同,我就怕过了今天晚我会后悔,我还从未卖得如此便宜。” 叶凌飞这话让王厂长脑袋一阵发热,一核计,眨眼就拿5万块。再加新亚集团的发动机确实不错,这顺理成章得好事简直可与不可得。他很想马就签合同,但有些犯难道:“现在这里哪有合同?”他也怕等明天叶凌飞就后悔,也有些着急。 “哦,这个你不用担心,给我十分钟,我马帮你准备好合同。”叶凌飞将手中残留的那小半杯洋酒喝完之后,叫李可欣,俩人出了包间。 “可欣,我现在去取合同,你陪王厂长喝酒,大约十分钟左右,我就会回来。这段时间你自己把握,千万不要被人家吃了豆腐,到时候,我可不管。”叶凌飞一脸坏笑道。 “签合同,谈下来了?”李可欣不敢相信这是真得,这也太快了。 “嗯,六十八万卖给他D4215发动机及常用备件,我答应给他回扣五万。” “天啊。”李可欣刚发出一声惊叹声,她的樱唇就被叶凌飞用手捂住。叶凌飞几乎的嘴几乎贴着李可欣的脸庞,小声说道:“傻瓜,你让那个家伙知道了,还怎么赚钱。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回去陪他喝酒,我会马取合同回来。”
闻着从叶凌飞嘴里呼出的气息,李可欣感到心脏跳得飞快,一丝灼热热气涌脸庞。多亏她喝了点洋酒,脸色红润,掩盖了她因为心跳加剧引发得红润。她努力点了下去,忽然想到哪里来的合同? 就在李可欣疑惑不解之时,叶凌飞已经消失在走廊拐角处。 不到十分,叶凌飞果真带着合同返回包间。此刻包间里面李可欣喝得小脸通红,而那个王厂长则搂着小姐跳起了舞,王厂长那之不老实的右手正探进小姐的超短裙内。 叶凌飞返回座位,取出一份合同文件,说道:“王厂长,合同带回来了。”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王厂长松开搂着那名小姐,急忙转了回来,一看那份合同,确实是买卖发动机项目的合同。他一边翻看着合同,一边嘴里说着不可思议。不仅王厂长,就连李可欣也感到这件事情不可思议,怎么会如此快就搞好了合同。 叶凌飞轻拍小姐肩膀,示意小姐先在外面等会。他坐在王厂长身边,从身拿出一叠钞票,扔在王厂长面前,说道:“这是两万现金,其余三万现金会在你的公司付完全款给你。现在,你可以自己看看合同,我可不想让你稀里糊涂地签了合同。”叶凌飞拿起桌的酒杯,小口抿着红酒。 王厂长拿着钱,还看什么合同,很快得就在合同签字。这边,李可欣粉嫩的小脸通红,一个劲看叶凌飞。怎么说这笔单子也是叶凌飞签订,貌似和自己关系不大。没有想到叶凌飞一撇嘴,笑道:“可欣,如果你不签字,我还怎么在主管面签字。”听到这句话,李可欣可在合同签字。 这份合同算是签订了,那边的王厂长也是心情大好,手里凭空有了两万现金,说话口气也壮了。他一拍桌子道:“叶经理,今天晚所有花销算在我头了,你这个人够意思,以后咱们有机会还合作。” “那是当然了,我们以后还会继续合作。”叶凌飞嘴这样说,但心中却暗想,“和我做生意,你就等着挨宰。” 李可欣也是因为太开心了,不自觉喝多了。她靠着叶凌飞,几乎要趴在叶凌飞肩膀,小声问道:“主管,你能告诉我,那份合同怎么来得?” 一阵酒气直扑叶凌飞鼻孔,叶凌飞微一侧头,就看见李可欣那双略带迷离的眼睛。叶凌飞呵呵一笑,小声说道:“我下午就准备好不同的三份合同,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其余那两份合同可以扔进垃圾箱。” “那钱呢?”李可欣追问道。 “哦,那也是事先准备好得。”叶凌飞笑着拍了叶凌飞肩膀一下,“小丫头,你需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出乎叶凌飞意料,李可欣竟然第一次没有和他对着干。李可欣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红酒,将头搭在叶凌飞的肩膀,微闭双眼,喃喃说道:“叶主管,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我总看不懂你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