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和你玩回刀-第126章 以身相许

藏娇都市 125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7129字
叶凌飞将车停在百林女店门口,从车座位下拿出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有着美国防御大师之称的剃刀鲸D-BK,这把匕首是采用最先进的制作工艺和材料制成,是有世界著名刀具专家JIRY亲自设计而成。 叶凌飞之前一直把这把匕首放在密码箱内,他认为没有必要携带这种匕首,但昨天晚出了那件事情后,他才把这把匕首从密码箱里取出放在车里。 本来,叶凌飞还想取出手枪,但考虑到如果自己把枪支放在车,很容易造成不必要麻烦。再加叶凌飞认为望海市还没有人能逼他动枪,这才没拿枪。 叶凌飞把这把匕首随身携带,这才下了车,直奔百林女店的一楼。在他到之前,已经和白晴婷通了电话,约定双方在百林女店一楼大厅见面。 等他到了大厅,却没看见白晴婷和周欣茗俩人的身影。叶凌飞不免焦急起来,刚拿出电话打算给白晴婷打电话时,就看见白晴婷急匆匆地挤着人群,朝叶凌飞这边跑来。 叶凌飞一看,心中咯噔一下,心道:“难道真让我猜中了。”他赶忙迎了过去。 白晴婷来到叶凌飞面前,气不接下气说道:追欣茗刚从西门出去了。” 一听白晴婷这话,叶凌飞也来不及多问,一把抓住白晴婷的胳膊,疾步朝门外跑去。俩人出了门,叶凌飞没让白晴婷开车,而是示意白晴婷自己的那辆宝来。 “到底怎么回事?”在车,叶凌飞问道。 “我不知道啊,就是我们俩本打算到大厅时,这时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交给欣茗一张纸条,说是有一名男人给她得。欣茗看完纸条后,只告诉我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办,紧跟着就跑出了西门。”白晴婷焦急说道,“我拦不住欣茗,只好来告诉你了。”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要单独离开了吗。这个周欣茗是不是活腻了,竟然自己一个人出去。晴婷,赶快给我打周欣茗的电话,我要和她说话。”叶凌飞开着车,饶到西门,沿着西门前的那条大街,一直向西边追寻着周欣茗的车。 白晴婷赶忙打电话给周欣茗,但连续拨了几次,都是无人接听。白晴婷一直嘴里嘟囔道:“欣茗快接电话,你干什么呢。快接电话。”她焦急的样子都快要哭出眼泪来,周欣茗是她最好地朋,她不希望周欣茗出事。 看见白晴婷这副样子,叶凌飞不忍心地伸手轻轻拍了拍白晴婷的肩膀道:“晴婷,不要担心,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周欣茗出事。” 白晴婷听到叶凌飞的安慰。焦虑的神色稍微舒缓,她又拨了周欣茗的电话,这次终于接通了。还没等白晴婷说话,叶凌飞已经一把从白晴婷手里拿过来电话。 “周欣茗,你给我听好,我不知道那张纸条到底写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感觉那张纸条一定是黎兴强给你的,你现在所要做地就是立刻停下车,打电话报警,让警察去抓他。” “我就是警察。我现在就要去抓他。”周欣茗声音从电话里面传进叶凌飞耳朵里,周欣茗缓慢而沉重说道:“叶凌飞,我并不像你想象的那般简单,我也知道我所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但是我必须去做,不仅为了我自己,更为了我的朋、我的家人,我不想他们以后都生活在忐忑不安的环境中,如果我能抓住他最好,一旦我死了。那这件事情也结束了。因为他要找的人是我,他要为他同伙报仇,而我同样也要为我的队长报仇。” “你这个笨蛋。”叶凌飞几乎冲着电话吼道,“你知道黎兴强是谁吗,他是一名职业杀手。而且手段极其残忍。” “我不管。你说的没错,那张纸条就是他给我地。面公开挑衅我们警察,说就算他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抓不住他。现在,我就要去抓他,让他知道我们中国警察不是好惹的。”周欣茗态度很坚决,“你不用劝我了,你应该做的是好好保护晴婷,她才是你应该保护的人。而我和你之间,只是普通的朋关系,我不需要你来保护。” “该死。”叶凌飞对着电话大骂道,原来周欣茗在说完刚才那句话后,竟然挂断了电话。他把电话扔给白晴婷,问道:“晴婷,看见周欣茗的车了吗?” 白晴婷使劲看着周围地车辆,突然,她右手指着距离他们大约十米开外的那辆白色的丰田道:“那辆,就是那辆车。” 叶凌飞也看见周欣茗的车了,看见周欣茗的车拐向右侧,叶凌飞也跟着拐了进去,并且在刚拐过去时,就停下车。 “晴婷,你在这里下车,回家等我消息,我会把周欣茗完完整整给带回来。”叶凌飞推开车门,示意白晴婷下车。 白晴婷看着叶凌飞,眼睛里面闪烁着担忧的目光。但她也知道自己根本帮不忙,说不定还会成为叶凌飞的负责。经过昨天晚事件后,白晴婷对于叶凌飞有一种信任感,即使她不知道叶凌飞到底是什么底细前提下,她也相信叶凌飞有能力保护周欣茗。像白晴婷这种女孩,最能打动她们芳心得就是男人所带给她们的那种信任感。白晴婷点了点头,说道:“你自己小心一点。”说着转向车门,看架势像要下车,但她又转回来,蜻蜓点水一般在叶凌飞嘴唇吻了一下,飞快地下了车。 这出乎叶凌飞意料的一吻,让叶凌飞感觉心中产生一丝温暖。他对车外的白晴婷摆了摆手,一踩汽车油门,追向周欣茗那辆车。 白晴婷站在道边,看着叶凌飞那辆车离开,她感觉自己地心也跟着叶凌飞离开,内心牵挂着叶凌飞。白晴婷努力让自己从对叶凌飞的牵挂中摆脱开来,尽量想转为对周欣茗的牵挂。但白晴婷却发现自己很难把叶凌飞从自己心中摆脱出去。 周欣茗开车一直追前面那辆出租车,刚才在百林女店,那个孩子给她的那张纸条写着一行字:我的兄弟的血需要用你地血偿还,女警官,准备偿命。 周欣茗这才急忙走出百林女店,她刚走出门口。就看见在道边的出租车里,一名像是越南人的中年男人对她冷笑,紧跟着将中指朝,作出一个侮辱性的动作。等周欣茗冲到路边时,那辆出租车已经开走。 周欣茗断定这名男人就是那两个杀手地同伙,绝对不能放过,这才跑到路的对面,开自己地丰田车。前面那辆出租车开得很慢,似乎是在等着周欣茗。等周欣茗追出到一处偏僻的巷子前,那名男人却突然下了出租车。一直走进巷子里。 周欣茗也下了车,按了按别在腰间的五四手枪,一咬牙,追了进去。 这里是老城区,就和大多数城市地老城区一样,这里巷子很深,而且巷子里面到处都是杂物、垃圾。老城区地改造是望海市2004年头等大事。已经列入市督办项目之内。但已尽年末,这搬迁的事情还没影。反倒是这搬迁区域居民地户口只出不进,显示着这里即将要被改造。 周欣茗一走进这宽不过一米左右的巷子,就把手枪拿出来,依靠着墙壁,慢慢向巷子里走。她走得很警觉,出于警察的本能反应,她总是屏气聆听四周的动静。 嗒、嗒….. 一阵脚步声传进周欣茗地耳朵里,周欣茗听到这脚步声后,两手握住枪。快跑两步,一直跑到巷子口,先把头探出去,在看清楚巷子空无一人后,她整个身子才露了出来。这条巷子大约有两米左右宽,中间堆积着一些杂物,只留下大约一米左右的通道。周欣茗两手握枪小心翼翼走进巷子里。 她走得很小心,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就当她刚走了大约四五米,路过一条岔口时,突然一把明晃晃的东西从那岔口飞了出来。周欣茗来不及躲避,就感觉右手一阵剧烈的疼痛,手里握着的枪掉在地。 鲜血从右手手臂流下来,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在周欣茗的右臂靠近手腕地部位。 黎兴强终于现出身来,他右手握着一把匕首。这把匕首刀身大约有25厘米左右。刀把大约也在20厘米左右,展开以后。足有半米多长。这把匕首类似于军刀,其刀背有着放血的槽,锋利的刀尖类似于军用匕首那般微微弯着,能在瞬间划开人的肌肉。 “你胆子很大,可惜,你将会痛苦死在这里。”黎兴强狰狞的脸带着残忍的笑容,他握着这特殊的匕首,一步步靠向周欣茗。 周欣茗顾不得手臂的疼痛,就打算弯下身去,拾起手枪。但黎兴强哪里给她这个机会,手中的匕首握起,从下向划去,锋利的刀尖一下子就划开周欣茗外面地衣服,一丝细纹的刀痕出现周欣茗那雪白无一丝暇痕的胸口周欣茗向后退了几步,她的毛衣已经被划开一个斜口子,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 “我要让你慢慢死去,死得很痛苦,当有人发现你的尸体时,你身会到处都是刀口,你会因为流血过多一点点死去。”黎兴强似乎对于自己这一刀很不满意,在为自己没能砍得更深很遗憾。 “你就是那个杀手?”周欣茗向后退了几步,后背靠在墙,她用手紧握那把插进肉里的匕首,一咬牙,带着自己的血肉拔了出来。鲜血从伤口流出来,染红了整条手臂。周欣茗没理会自己的伤势,目瞪着黎兴强。 “没错,就是我,是我故意引你出来的,目地就是想让你一点点在痛苦中死去。”黎兴强又向周欣茗身前走了两步,此刻,他在面对周欣茗时,就如同面对一只待宰的羔羊。生或者死,都是他掌握着。
“我要让你付出代价,你逃不了得。”周欣茗眼见黎兴强一步步靠近自己,心知只有放手一搏才能活下去。她的右脚踩在一堆垃圾,突然右脚用力一踢,那对垃圾满天飞舞起来,飞向黎兴强。 黎兴强没想到周欣茗还有这样一手,在他眼中,周欣茗不过是一个孱弱的中国少女,他只需要用一只手就可以捏死周欣茗,没有想到这看起来很孱弱的中国少女会来这一手。猝不及防之际,他地视线已经被那些垃圾挡住。黎兴强只得向后退了几步,也正是他后退之际,周欣茗已经飞起一脚,一脚踹中黎兴强地小腹,就这一脚可蕴含了周欣茗浑身的力气,那黎兴强被踹得飞起来,摔在地,手里那把刀也落在地。 周欣茗一击得手,心知此刻不能给对手任何机会。心念之际,她已经快跑两步,照着还在地黎兴强下身一脚狠狠踢去,这一脚如果被周欣茗踢中,那黎兴强即使不死,也要落下个重伤。但黎兴强远非周欣茗平日收拾过地那些小混混之类。即使被周欣茗一脚踢中,感觉小腹剧烈疼痛,他也能躲开周欣茗这一击。就看见黎兴强向侧一滚,整个人都滚了出去,周欣茗一脚踢空。 周欣茗本待继续攻击,但黎兴强已经从地站了起来。他皱着眉,冷笑道:“真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两手。嗯,看来我不和你玩真的,一时半会还真很难解决掉你。” 周欣茗懒得和黎兴强斗嘴,她只希望早点把对手打倒。就在黎兴强说话之间,周欣茗的右腿已经侧踢出去。黎兴强冷笑着,等周欣茗那只右腿踢过来之际,身体一让,两手突然探出,一手架在周欣茗右腿,另一只手抓住周欣茗的腰,用力一推,周欣茗被狠狠撞在巷子的墙。 周欣茗一下子摔在地,她感觉自己整个后背都在剧烈的疼。咬着牙,又站起来。她这刚站起来,黎兴强依然站在她面前,那张狰狞的脸,**恶毒的笑意。 “我要让你死得很痛苦。”说着右手捏住周欣茗的喉咙,看着周欣茗在做垂死挣扎,他脸露出报仇之后的畅快笑意。 第126章以身相许、 黎兴强右手捏住周欣茗的喉咙,脸浮现畅快的笑意。而周欣茗被黎兴强制住,两手徒劳得紧抓黎兴强那铁钳一般的右臂。 “二弟,三妹,我现在就为你们报仇。”黎兴强心中暗暗想到,他的右手骤然发力,就看见周欣茗眼珠子翻了去。 就在这生死关头,突然一道人影如闪电一般扑向黎兴强,一股强劲的力道只冲向黎兴强的太阳**。黎兴强那也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一感觉到那股强劲的力道,就知晓来人不是普通人。黎兴强脑袋尽量侧偏,以躲避自己要害被人击中。他的右手本待想捏碎周欣茗的喉咙,但来人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拳打在黎兴强的右脸,就这一拳黎兴强脑袋就嗡了一声,整个身体都横飞出去。 周欣茗感觉脖子一松,那口一直喘不来的气才顺畅的喘起来。但浑身无力,背靠着墙,向地瘫坐下去。 这来人正是叶凌飞,叶凌飞追周欣茗一直追到这条小巷子,他担任周欣茗不知道天高地厚,一旦真和黎兴强交手,那周欣茗可是凶多吉少。紧追快赶,还是晚了一步。叶凌飞就看见周欣茗命在旦夕,这才全力一击。 黎兴强能躲开叶凌飞这全力一击,只被打中脸庞已经出乎叶凌飞意料。但毕竟这一拳可是全力一击,黎兴强即使没被打中要害,但也伤得不轻。叶凌飞暂时没工夫理会被自己打飞地黎兴强。一手抱起周欣茗,关切问道:“欣茗,你没事。” 那周欣茗本以为自己必死,却没想到却出现救星。当她看清楚是叶凌飞又救了自己一次后。心中那份感动无法用语言形容。她晃了晃头,语气微弱说道:“我没事。” 叶凌飞心疼看着周欣茗那只还在流血的右臂,忙不迭得把自己外套脱下来。从外套撕下一块布条绑在周欣茗的右臂。 “欣茗,你在这里别动,等我回来。”叶凌飞安顿好周欣茗,这才站起身,向着黎兴强走去。 黎兴强冷不防被叶凌飞这一击重击,挣扎着从地爬起来,他就感觉自己右面脸塌陷下去。狠狠吐了一口。血水混杂着牙齿一股脑得从嘴里吐出来。黎兴强右面的脸部地骨头被叶凌飞砸碎,只剩下一面下巴。黎兴强眼睛都红了,嘴唇一张一合,吐露着模糊不清的话来。 黎兴强突然向后两步,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嘴里发出吼吼地声音,扑向站在他对面的叶凌飞。叶凌飞也不敢怠慢,怎么说这黎兴强也是一名职业杀手,稍微不慎,很有可能让自己栽跟头。他在黎兴强挥拳砸向他面门时,身形一转,紧跟着就是一脚,踹向黎兴强的下身。黎兴强也不含糊,一拳走空。身形也是一换,抬右腿踢向叶凌飞下身。 俩人的腿在半空中相碰,谁也没占谁的便宜。但叶凌飞更趋主动,右腿刚落下,左腿依然踢出。黎兴强只得向后退了半步。夹腿相迎。 俩人这一顿腿和腿之间的对抗,打得是难分难解。叶凌飞心中对黎兴强暗暗佩服。心道:“怪不得此人在中情局那边都挂名,就看他的身手,也知道绝对不是中情局那些饭桶所能抓到地。” 这黎兴强心中骇然远远超过叶凌飞,他哪里想到这望海市还隐藏着如此厉害的人物,就冲刚才打自己那一拳,也知道这名看起来十分文静的中国男人绝非普通人,很有可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这一和叶凌飞交手,黎兴强就知道自己这次遇对手了。如果说之前他敢对周欣茗如此嚣张,那是因为周欣茗在他眼中根本就是一个不值得提的小人物。而叶凌飞却让他感觉到强大地压力,那快如闪电的攻击,凶狠无比的拳头,以及那骇人的死亡气息,都让黎兴强感觉自己在面对一个很难打倒的对手。 黎兴强和叶凌飞打得异常惨烈,俩人各自使出搏击之术,都是最简单实用的杀人技巧。踢、踹、肘击、扫,拳,脚一系列的攻击手段被用到极致,尤其是叶凌飞,那可是在魔鬼学校生存下来的,在那里所接受的极限训练让叶凌飞可以将身体发挥到极致。黎兴强在和叶凌飞地对抗中,明显处于下风。稍微不慎,露出一个空档,被叶凌飞抓住,连续的用腿攻击到墙边,两手抓住黎兴强的脑袋,膝盖连续撞击。 在如此重击之下,黎兴强被打得口鼻窜血,但黎兴强却迸发出更大力量,突然抓住叶凌飞的腰,狠狠的摔了出去。 叶凌飞在地打个一个滚,又重新站起来,就在他刚一转过身之际,突然听到周欣茗发出报警声道:“小心。” 叶凌飞依然看见黎兴强手里拿着枪,正在把枪口转向叶凌飞。原来,就在叶凌飞倒地之际,黎兴强已经把周欣茗那把落在地地手枪拿了起来。 叶凌飞右手放在腰间,此刻,黎兴强也已经把手枪枪口对准叶凌飞。就在黎兴强要扳动扣机之际,一道寒光从叶凌飞右手飞出,直插在黎兴强地眉心。那是匕首“剃刀鲸”,这把匕首要了黎兴强的命。 扑通! 黎兴强地尸体倒了下去,手里的枪也撒手,掉在地。 叶凌飞一直凝望着黎兴强,直到黎兴强倒下那刹那,叶凌飞才长出一口气。他朝着周欣茗走了两三步,突然身体一踉跄,就要摔倒在地。周欣茗眼疾手快,已经看出来叶凌飞走路的姿势不对,顾不得她受了伤,用左手托住叶凌飞。 “没事,这混蛋推倒是挺硬。”叶凌飞轻松笑了笑,右手搭在周欣茗肩膀,左手捋开自己裤腿,就看见叶凌飞小腿肿了起来。“咳,长期不训练,身体真不行了。”叶凌飞似乎在嘲笑自己一般微微叹口气,紧跟着,他松开搭在周欣茗肩膀的手,一咬牙,站直身体。 “欣茗,我现在送你去医院。”叶凌飞说完,转过身去,蹒跚着走向巷子出口。 周欣茗看着叶凌飞那蹒跚的背影,不知觉之间感觉眼角有泪水流淌。在她心中,叶凌飞一直都是无赖的样子,总喜欢说些让人很讨厌的话,对她从来就没正经过。但叶凌飞连续救了她两次,尤其是刚才,周欣茗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搏击,那纯粹是为了杀人的搏击,让周欣茗第一次感觉到所谓的擒拿术在这种最简单的杀人招数前是那么无力。她也对叶凌飞身份产生了更浓重的兴趣,很想知道到底叶凌飞是什么人。 眼看着叶凌飞为了自己在跟一名职业杀手博命,心中那种感觉不是用言语所能表达出来。她咬了咬嘴唇,顾不得自己之前和叶凌飞之间的恩怨,疾走两步,追叶凌飞,一把搀扶住叶凌飞。 “干什么呢,你真当我有事情吗?”叶凌飞看见周欣茗眼角竟然带着泪水,他又露出一贯的那副无赖的笑容道:“如果你真因为我救了你而感动的话,不如就以身相许如何,这样以来,咱们一笔勾销,谁也不欠谁。” 叶凌飞本以为自己这句话会让周欣茗痛骂自己一顿,哪里想到周欣茗在沉默许久之后,竟然回道:“好。” “我靠。”叶凌飞就感觉眼前一阵眩晕,心道:“难道我耳朵出了问题,周欣茗竟然会答应我以身相许。”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