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我不过是一名佣人

藏娇都市 14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3313字
白晴婷接到叶凌飞电话时,正坐在客厅里玩着她那可爱的KITTY熊,这一接到叶凌飞电话,白晴婷心情就变得很糟糕。 本想躲回家里消消气,以免一看见叶凌飞就想到医院发生的事情。白晴婷长这么大从来都是男人围着她转,哪里遇到像叶凌飞这样的主,不仅经常拿她开玩笑,还背着自己和女同事关系暧昧。 白晴婷就感觉满肚子委屈,这刚和叶凌飞关系亲密起来,自己第一次对一名男人如此在意,但这名男人却让她很失望。一想起自己还早早起床,就为看叶凌飞,白晴婷就感觉委屈得不行了。 白晴婷气恼得把手机关机,狠狠摔在沙发。又回望那被她狠狠摔在沙发的手机,贝齿紧咬嘴唇,把怀里抱着的KITTY熊砸到手机。 “晴婷,干什么生这么大气?”吴妈把刚炖好的燕窝端到白晴婷面前,一边问着,一边走到沙发前,拿起KITTY熊,放回白晴婷的怀里。 “我不要,我不要。”白晴婷再次把KITTY熊砸向沙发,她眼泪含眼圈,委屈嚷道:“叶凌飞是大混蛋,他是一个大混蛋,我不要再看见他。” 吴妈笑着坐在白晴婷身边,伸手拍了拍白晴婷瘦弱的肩头,安慰道:“大小姐,我今天就看出来你和叶先生吵架了,不然你不会气呼呼要回家住几天。照我看,这没什么的。夫妻在一起怎么能不吵架呢。没听说有一句话说夫妻俩人在一起就是吵架,谁吵过谁,以后夫妻双方就不吵架了。” 白晴婷红着眼圈倒进吴妈怀里,委屈抽泣道:“是那个混蛋地问题。他和别的女人还有关系,今天我去医院看他,却看见他公司的女员工也去看他了,那股劲让我受不了。” “原来是这回事啊,我真当什么大不了的事了。”吴妈一听白晴婷发这么大脾气。原来只是因为吃醋。吴妈是过来人,当然了解女人吃醋地心理。当年,她也有,只是她是把这醋意放在心里。吴妈轻轻地拍了拍白晴婷的肩膀。柔声说道:“大小姐。我看着你长大,当然了解你大小姐的脾气。只是大小姐应该知道男人在外面有时候需要应酬,这在外面有些女人也是正常的,只要这个男人对你好那就是咱们女人的幸福了。” “吴妈,凭什么男人就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白晴婷把头抬起来,泪眼婆娑地看着吴妈说道:“我凭什么要容忍这个混蛋在外面有女人,再说,我和他现在并不是真正夫妻,甚至连男女朋都不是。现在他就敢这样做,那以后一旦我和他结婚了,他不是敢把女人带回家啦?” “咳,大小姐,你现在还没经历过。一旦你真地爱一个男人后。他任何的缺点你都会容忍,因为你爱他。”吴妈脸浮现出幸福的笑容。她拍着白晴婷的肩头说道:“我相信你现在已经有点喜欢叶先生了,看见现在地你,就想到当年地我,我何尝不是为了一个男人伤心流泪妈这句话还未说完,就看见白景崇从外面回来,吴妈一看见白景崇,把后面要说的话收了回来,赶忙起身,去帮白景崇脱下外衣。 “吴妈,你和晴婷怎么回来了?”白景崇一回到家就看见吴妈和自己宝贝女儿在家,心中颇感意外。吴妈一边帮白景崇脱下外套,一边笑道:“老爷,这就需要问你的宝贝女儿了。” 景崇那是何等人物,只看白晴婷那满脸都是委屈的样子,也猜个**不离十。他脱下外套后,一直到了白晴婷面前,坐在白晴婷身边的单人沙发。 “爸,我想回来住几天,有点想你了。”白晴婷低着头,不等白景崇问她,她就赶忙说出自己回来的理由。 “我们不是天天在公司见面吗,怎么会想我。”白景崇翘起右腿,后背靠在沙发,笑道:“晴婷,说实话,是不是和叶凌飞吵架了?” “不,我们挺好的。”白晴婷没告诉白景崇发生的事情,而是站起身,说道:“爸,我有点累了,回我的房间躺下。”她刚转过身去,忽然又转过来,加一句道:“我不饿,晚饭不用叫我了。”说完,急匆匆朝二楼走去。 白景崇看着女儿地背影消失在二楼,他笑了笑,转向站在他身旁的吴妈问道:“这孩子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和叶凌飞吵架了?” 吴妈坐在白景崇身边,幽怨说道:“这应该问你们男人。”
白景崇一愣,疑惑地看着吴妈问道:“这和我们男人有什么关系?” “还不是你那好女婿惹得祸,好端端的搞出来一名公司的女同事来。晴婷这孩子恰巧在医院看见你那好女婿的女同事来探病,结果就搞成这样了。晴婷还要和他分手,你说这是不是怪你们男人。” 白景崇笑了,他右手轻拍了拍吴妈那保养得很好地左手,说道:“不就是一名女同事吗,值得晴婷生这么大气。男人在外面怎么都得应酬,做做样子也没错。再说,叶凌飞那也是公司地高层,有下属探望也属正常,说不定事实并非像晴婷想象那样。如果晴婷真为这件事情要和叶凌飞分手,那也实在太小气了点。不过这话说回来,晴婷什么时候学会吃醋了,她不是不喜欢叶凌飞这个人吗?” 吴妈脸如同小女孩一般泛出红晕,她那幽怨的目光直落在白景崇脸,微微挪了一下圆润丰满地**,嘟囔道:“都是你们这些男人,总喜欢身边有女人陪伴,而且做过还不肯承认,我看叶凌飞说不定也是这样的人。晴婷从小到大就没谈过恋爱,你却逼着她结婚,这下好了,晴婷真的喜欢那个男人了,你这下子满意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晴婷不是小孩子,这喜欢谁也不是我能说的算。不过话说回来,这叶凌飞不像那种花心的男人,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你也是的,不好好劝导晴婷,怎么真让她回家来住。”白景崇抱怨道。他和吴妈说话口气根本就不像是在和自己的佣人说话,反倒像是家里人一般。 那吴妈用幽怨的语气说道:“我可管不了晴婷,她是你的女儿,我不过是你家的佣人,我哪里有那资格管她。” 一听吴妈说这话,白景崇赶忙转移话题道:“今天晚吃什么,也不知道这老马怎么搞的,这做饭的手艺明显比不你。看来习惯你做的饭,这也是换个人做饭我还不适应,口感明显没有你好。”说着白景崇站起身,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吴妈,就看见吴妈脸带着一丝抱怨的神色,他赶忙嘟囔道:“晴婷既然回来了,那今天晚就住在家里,等明天晴婷这气也消了,你在劝劝她。” “好。”吴妈从沙发坐起,把挡在面前的那缕头发拂到耳朵边,说道:“我会尽力劝她,我就怕她不听我的话。” “她怎么会不听你的话呢,毕竟你和她相处这么长时间。”白景崇说完这句话,又闭嘴,笑笑道:“你说得也对,晴婷这孩子的脾气是让我宠坏了,容不得委屈。我看要不这样,明天我正好没事,咱们出去搞个野外聚餐,到时候你帮他们俩人在中间调节,让这小两口和好,你看这样如何?” 吴妈眼睛一亮,脸又浮现出一丝红光,她点了下头道:“嗯,好。” “那就这样定了,你和晴婷说说,至于叶凌飞那边我来说。”白景崇说完朝着二楼卧室走去,留下吴妈一个人在大厅里呆呆站着。 白景崇回到自己卧室,把衣服换下来,换一身休闲服。白景崇的卧室和房是相连的,中间只有一扇门相连。白景崇推开那扇门,走进了房。 他的房布置得很简洁,靠墙边是一排柜,摆满了经营、金融、市场等相关籍,还有一些是中国古典文学、世界名著等。 白景崇不像有些老板摆满籍只是为了装饰,烘托他们有身份和地位,摆在这里的籍大部分白景崇都仔细研读完,有得甚至研读过五六遍。作为一名集团的老总,他必须博览群,只有渊博的知识做基础,他才能更好为世纪国际集团规划未来。 在柜前方就是一张大的办公桌,面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电脑右侧,放着一大叠白纸。 除了这张办公桌外,在西边的墙边还有一张专门用于写字的桌子,白景崇偶然也会练习下法,排遣压力之用。 白景崇坐到办公桌前,伸手将办公桌左角摆着那张照片拿过来。这张照片是白景崇发妻的照片,多年以来,白景崇一直摆放在这里,经常拿来看看。 看着发妻的照片,白景崇微微叹息道:“紫云,不知道你在下面过得怎样了,这一晃十几年,晴婷也长大**了,我现在反倒变得孤独了,如果你还在那该多好。”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