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保姆也会做生意

藏娇都市 14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3299字
叶凌飞开车一直到了张云开的那家装饰品小店门前,打从叶凌飞投资给张云开了这家小店后,叶凌飞只是偶尔来看一眼,并且很快就离开,并没有和张云有过多交谈。 晚六七点钟正是张云小店顾客较多的时候,这时候附近的学校学生已经放学,很多女学生会喜欢到这家小店转悠两圈,找找她们喜欢的装饰品、小玩具等东西。 叶凌飞下了车,先依靠着车门从外面向里面看。就看见小店内,七八名稚气未脱的女学生正在挑选她们喜欢的小物品。 张云打扮朴素,身是一件白色衬衫、外面套着黄色的毛衫,下身穿了一条黑色长裤,她在店里来回忙碌。 叶凌飞次来时就发现张云卖这些饰品的利润很低,很多小饰品的价格只多出原价几毛钱,扣除水电、房租,张云一个月下来赚得就很少。在叶凌飞眼里,这些稚气未脱的女孩子是最大的冤大头,她们几乎很少关心价钱,只要价钱不是高得离谱,这些女孩子会为她们心仪的饰品慷慨解囊,很少砍价。 叶凌飞建议张云将每种商品的价格至少提高一倍,这样一来,卖出一件小饰品,就能赚出原价的一倍钱。但张云却固执认为卖东西不能赚得太多,只要一个月下来有两三千块钱她就满足了。对此,叶凌飞无可奈何,毕竟这不是他在做生意。按照现在的话讲。叶凌飞那叫奸商,卖出一批军火,那价钱是成倍地往翻,很多叶凌飞的买家称呼他为“吸血鬼”。恨不得榨干这些买家的所有家当。 但叶凌飞却有他自己的观点,做军火生意就是这样,只要有人想买,那就意味着可以狠狠宰他们。再加军火这行业风险太高,不仅要逃脱国际刑警追查。还要面临着来自买家方面地生命危险,有很多的买家只想要货,却不打算拿钱。除了这两点外,还有竞争对手的威胁。在军火行业。并非所有竞争对手都会和睦相处。为了一笔军火,有的军火商会使用各种手段,甚至于不惜干掉竞争对手。狼牙组织最大的对手美国玫瑰军火俱乐部就是这样一个军火组织,美国玫瑰军火俱乐部是类似于一个会员制度地军火组织,该俱乐部成立于1940年,是拥有六十多年的老牌军火组织。其成员大约有四十多人,多为美国知名的私人军火商。该俱乐部同样和美国各大军火制造公司、中情局以及其他政府机构保持良好关系,曾介入阿富汗战争、阿尔干半岛战争、中东战争,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该组织军火交易遍布几大洲。但进入九十年代后期。随着“狼牙”组织的崛起,该组织军火市场萎缩,被“狼牙”组织连续抢占多个军火市场,逐步从非洲、亚洲、美洲市场退了出去。 美国玫瑰军火俱乐部一直视狼牙组织为最大地竞争对手,曾针对狼牙组织地生意进行破坏活动。但在两名该俱乐部会员因为直接伤害到狼牙组织成员安全而被狼牙组织干掉后。美国玫瑰军火俱乐部才有所收敛,但仇恨也就此结下来。尤其对于亲手结束美国玫瑰军火俱乐部资深会员布朗的撒旦恨之入骨。但撒旦心狠手辣,凡是招惹过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因此美国玫瑰军火俱乐部不敢贸然对撒旦动手。 作为曾经令人恐怖的军火大王,叶凌飞在抛弃撒旦这个令人毛骨耸立的身份后,一直都渴望能过普通人生活,但过去的经历还时不时影响着他的生活。 叶凌飞没有走进张云的店铺,他靠在车身,从口袋里摸出一根三五烟,打算站在这里抽一根烟。叶凌飞并没有喝醉,他知道自己身带着浓重的酒味,即使他没闻出来。这点有些像抽烟地人,那些烟民总是闻不到身带着那股浓浓的烟味,但不抽烟的人却很轻易就闻出来。 叶凌飞还没有点着嘴里的烟,张云已经从店铺里疾步走出来。原来,就在叶凌飞摸火时,张云不经意向店铺外面一望,就看见叶凌飞站在外面。她顾不得店里的顾客,只是让那些顾客自己挑选,就急忙从店里走了出来。 “叶先生,你怎么来了?”张云一看见叶凌飞,脸浮现出喜悦,她地那双清澈地眼睛看着叶凌飞。 叶凌飞本打算抽烟,在听到张云声音后,他把烟又塞回口袋里。等张云走到身前,叶凌飞伸手搂了张云那丰腴的身体,低声说道:“我想来看看你。”
“你喝酒了?”张云闻到从叶凌飞嘴里散发出来地刺鼻酒味,她赶忙扶住叶凌飞,关切问道:“叶先生,你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什么忙吗?” “我只是喝了一点酒,问题不是很大。”叶凌飞轻松笑了笑,但这时候突然打出一个酒嗝,那浓烈刺鼻的酒味涌进张云的鼻孔,张云紧锁眉头,满脸都是关切地神色。她急忙说道:“叶先生,你在这里等我,我回去给你倒杯水。” “不要走,陪陪我。”就在张云刚要转身那刹那,叶凌飞一把抓住张云的右手,微微一拉,张云那丰腴、充满熟女味道的娇躯一下子就倒进叶凌飞怀里。张云心里扑通、扑通跳起来,她心跳加速几倍,心中那兴奋感差点让她窒息。张云一直都眼巴巴盼望叶凌飞能来看他,哪怕就来坐一下也好,起码自己可以看见叶凌飞。但叶凌飞只是偶尔来几次,很少在张云这边坐一会,更不用提叶凌飞会主动要求她陪了。听到叶凌飞今天晚这句话,张云以为自己听错,心里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此刻,让她做任何的事情都愿意,只要叶凌飞能和她多待一段时间。 内心的兴奋感让张云脸颊滚烫,她柔声说道:“叶先生,你等我下,我回去把铺子关了,马就回来。” 叶凌飞松开握着张云的手,拍了一下张云肩头,笑道:“好,反正我今天晚时间很多。” 张云小跑回到店里,她只和那些正在选购饰品的女学生说声抱歉,她因为有事要提前关店,等那些女学生离开店铺后,张云没像平日那般自己把店铺收拾好,而是草草得把东西堆在一起,拿着她的包,急匆匆地锁好门。 “叶先生让你等久了,不好意思。”张云一到叶凌飞面前,就满脸歉意。叶凌飞只是挥挥手道:“没事,车。” 张云拉开车门,了车。叶凌飞也了车,开车直奔张云住处而去。 这一路,张云一直没问叶凌飞喝酒的原因。刚才在店铺门前,叶凌飞就没说,张云见到叶凌飞没说,也就不敢问了。叶凌飞只是询问张云最近店铺如何,张云如实回答,虽然张云的利润并不是很大,但回头客却有很多,所谓积少成多,这一个月下来,竟然赚了四千多。这出乎叶凌飞的意料,看来这年头老实做生意也并不吃亏。 把宝来车停在张云家楼下,叶凌飞锁好车,和张云一起走进楼里。叶凌飞来过张云家几次,当初张云租这房子还是叶凌飞亲自帮她选的,对于张云家很熟悉。他来到张云所住的楼层,张云在包里摸了半天,才拿出钥匙,打开防盗门。 张云刚反手关防盗门,连房间里的灯都没打开,就被叶凌飞紧紧抱住。那散发着男性气息的嘴唇亲吻着她的粉颈,张云就感觉心一下子到了嗓子眼。这是她一直都渴望的情景,张云身体在燃烧,那渴望已久的**火焰被叶凌飞这一下点燃。 张云侧着头,在被叶凌飞点燃欲火情形下,她吃力说道:“叶先生,我……我还没洗脸等好吗?” 叶凌飞没有答言,他右手挪到张云那丰满浑圆的臀部,大力揉捏。张云被刺激得发出娇喘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右手手指缓缓伸开,那抓在右手的包从张云的手掌中脱落下去,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叶凌飞猛然拦腰抱起张云,就在这黑暗之中,抱着张云疾步走进张云的卧室。把张云放在床,叶凌飞压在张云身。 张云想不清楚为什么叶凌飞现在如同变了一个人,这和以往的那名叶凌飞似乎不同。她感觉到从叶凌飞身散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狂野,那刺鼻的酒气更让这股狂野变得野性十足。张云心中既兴奋又担心,她知道叶凌飞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很快,张云就被叶凌飞那狂野的气息完全吸引,整个身心都沉醉在那野性的爱抚之中,不能自拔。 张云的外衣很快就被叶凌飞脱了个干净,那丰满、诱人的娇躯横陈在叶凌飞面前。叶凌飞压在张云身,两手握向张云那高挺、饱满的酥胸,隔着黑色的半杯乳罩,叶凌飞肆虐着张云酥胸。 **的呻吟声从张云嘴里发出,还没娇喘几句,张云的嘴唇已经被叶凌飞厚厚的嘴唇贴住了。张云两臂反搂住叶凌飞脖子,紧紧地搂住,生怕叶凌飞这时突然离开。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