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跟踪女警

藏娇都市 164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67字
白晴婷一大早就班去了,这些天白晴婷看起来十分忙碌,似乎世纪国际集团遇到了大麻烦。 叶凌飞懒得管世纪国际集团出了什么大问题,这些都和他无关。他没有把自己放假的事情告诉白晴婷,反正这件事情对白晴婷来说一点关系也没有。 不班叶凌飞反倒早起,先跑两千米,然后再返回来洗澡、刷牙。这牙刚刷了一半,叶凌飞放在浴室架子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叶凌飞满嘴都是牙膏沫子,接通了电话。 “大叔,你看报纸了吗,报纸说昨天晚那场大火烧死了五十五人,还有很多是自己从楼跳下来摔死的,有百人受伤住进医院。”纪雪语气有些激动,她飞快地说道:“我的那两名同学都在医院抢救,烧伤很严重。” “关我屁事,就算再死个千八百人,我也不管。”叶凌飞仰脖喝了一口水,漱漱嘴,一口吐进水槽里。 “大叔,你不害怕吗,我昨天晚回家半夜没睡着觉,真吓人啊。” “我说了让你忘记,你偏偏不听,这能怪谁。”叶凌飞用毛巾擦着嘴角,笑呵呵说道:“这下子知道害怕了,你可小心了,所谓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这次是遇到我了,你运气好,活下来,下次可就说不定了。你还是小心一点好,没事在学校里多看看,要么就睡觉,总之你就在学校老实待着。要是感觉实在无聊,找个小男生谈谈恋爱,我看那肖宏宇不错,考虑下他。” “大叔。那小子哪行啊,我要找也找大叔你这样,在你身边很有安全感。” “得了,小丫头,我够当你爸爸了,还要找我这样的。我看你还是老实待着,好好读。是不是要到考试了,如果你考试能拿满分,我带你出去玩去。” 纪雪一听叶凌飞这话,激动道:“大叔,你说真的吗,我要是拿满分的话。你真带我出去玩?” “那是当然,但是前提你得拿满分。”叶凌飞真怕纪雪这小丫头再找自己,索性给她开出一个空头支票,心道:“就看你那样子,也知道你考试不能及格,不良少女怎么能考得好呢?” “那我们是不是单独出去玩,大叔。我可跟你说好了。我要和你单独出去旅游,最好能去我没去过的泰山、黄山去爬山,我听说在泰山看日出很美啊。” 叶凌飞笑道:“如果你达满分后,我就带你去玩。但是,可不许找人代考,不许作弊,总之只有凭你真实本领才算数。” “那是当然了,大叔,你就准备钱。我花你钱可不会手软的。”纪雪开心笑起来,笑得叶凌飞只皱眉,他不想和纪雪再纠缠下去,含糊答应道:“恩,好。就这样定了。我还有事情要办。先挂电话了。噢,顺便说一句。在这段时间内不许找我,不然我可不会带你出去玩。” “好,一言为定。” 叶凌飞长出了一口气,这样一来,至少这小丫头短时间不会缠着自己。至于旅游地事情,那不过是叶凌飞许下的空头支票,叶凌飞不相信纪雪是一个天才少女,能拿满分。 摆脱了纪雪的纠缠,叶凌飞心情变得大好,刷完牙之后,简单吃了点早餐,就开着车街溜达了。自从次和周欣茗有了鱼水之欢后,叶凌飞就没看见过周欣茗。叶凌飞料想周欣茗不应该班,毕竟她受了伤,至少修养个把月,但事实却出乎叶凌飞的意料,周欣茗竟然出现在警察局。 叶凌飞能在警察局遇到周欣茗纯属巧合,他并不知道周欣茗家住在哪里,就算他知道了,周欣茗也不见得会见他,难免会吃闭门羹。叶凌飞就打算去周欣茗所在刑警队找个周欣茗的同事聊聊天,看看能不能通过周欣茗的同事和周欣茗联系。之所以叶凌飞没通过白晴婷联系周欣茗,就是怕白晴婷知晓了他和周欣茗之间的关系,说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乱子来。 叶凌飞那是什么人,脸皮能厚到极点,即使他和周欣茗地同事不熟,也能像熟人一般跑到刑警队去溜达。但没有想到刚到刑警队,正巧碰要出任务的周欣茗。 “周警官,好巧啊。”叶凌飞一看遇到周欣茗,忙不迭地打招呼道。 周欣茗看见叶凌飞出现在她面前,眉头紧紧一皱,语气冷淡说道:“叶先生,你到刑警队有什么事情?” 周欣茗的态度早就在叶凌飞的意料中,他并不感觉有什么意外,呵呵笑道:“周警官,我这不是找您有事吗?” “找我有事,我们之间很熟吗?”周欣茗反问道。 “熟,怎么能不熟呢。”叶凌飞话中有话,这简单的意思就连傻子都能听得出来,但周欣茗偏偏装作没听出来一般冷淡说道:“叶先生,麻烦你搞清楚,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对于我来说你只是一名普通人,和那些到我们警局报案的市民没有任何分别,所以请你注意自己地语气,不要随便和我扯关系。” “周警官,你误会了,我说咱们熟是从我老婆那边说的。我老婆和你可是好朋,从这层面讲的话,我和你关系不是很熟吗?”叶凌飞这脑袋转得可是够快,一看周欣茗这态度,就知道周欣茗那是准备和自己划清界限,打算以后和叶凌飞就是陌生人。叶凌飞哪里让周欣茗想法得逞,这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叶凌飞和周欣茗并非夫妻,但俩人却有了夫妻之实,尤其那还是周欣茗的第一次,叶凌飞哪能就这样和周欣茗没有关系。他故意把白晴婷和周欣茗关系说出来,就是想告诉周欣茗,想和叶凌飞撇清关系那是不可能的。 听到叶凌飞提起白晴婷。周欣茗脸闪过一丝波澜,但瞬间消失,冷淡说道:“我和晴婷之间的关系和你无关,再说,晴婷和你还没有正式结婚。我想像你这样的人,晴婷是不会看地,你不要以为能顺理成章和晴婷结婚。这不过是你一厢情愿地意思。叶先生,我现在需要出任务,如果你有事情的话,麻烦你去找找相关的人去处理。” 叶凌飞没动,挡在周欣茗面前,不紧不慢笑道:“周警官。我今天刚好没事,我来刑警队就是找您来的。如果您真要出警我也不阻拦你,我打算就跟在您的警车后面。怎么说我也算是好市民,这协助警察巡逻也是应该的。” “随你的便。”周欣茗推了叶凌飞一把,想把叶凌飞推开,但叶凌飞纹丝未动。周欣茗也不和叶凌飞计较,既然叶凌飞不肯动。那她就让开叶凌飞。结果。周欣茗从叶凌飞身边绕了过去,直奔门口地警车而去。 叶凌飞挠了挠额头,心道:“这娘们真是不给我面子,说来真的就来真地,一点情面也不给。”叶凌飞转过身去,看见周欣茗了警车,那辆警车正在发动。“得了,我这话算是抛出去了,总不能被周欣茗看扁。”想到此处。叶凌飞快走几步,来到自己那辆宝来车门前,一把拉开车门了车。 警车里,开车的刑警队的警员小赵透过反光镜看见后面跟着那辆宝来车,他笑呵呵对面无表情的周欣茗说道:“周姐。那家伙真地跟过来了。” “他跟不跟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愿意跟,那是他自己地权利。我们无法干涉。但是,他要是犯了事,那我们就不能客气。”周欣茗冷漠说道。
“周姐,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这前几天不是好好地吗,怎么突然就跟仇人一样。”小赵奇怪的嘀咕道,“该不会是这家伙干了什么惹周姐生气地事情。” “你有完没完,不好好开车,嗦什么。”周欣茗把杏眼一瞪,带着火气对小赵嚷道。 “得了,周姐你别生气,我不说就是了。“小赵还真怕周欣茗发起火来,以前还有那个老队长能威慑周欣茗,周欣茗在老队长面前会刻意压制她的脾气。但现在情况可不同了,老队长牺牲了,新来的刑警队长不说威慑周欣茗,就连巴结都巴结不过来。小赵就想不明白,这新队长明明已经结婚了,怎么还和周欣茗套近乎,看那样子恨不得周欣茗投怀送抱才好。 这辆警车了主干道,开始沿着主干道巡逻。而叶凌飞也开着自己地宝来跟着前方地警车了主干道,距离那辆警车不过五六米的样子。 警车在主干道转悠一圈,又驶向居民区。叶凌飞搞不透周欣茗打算哪巡逻,只能跟着警车驶向居民区。突然,看见前面警车加速,叶凌飞以为是周欣茗打算甩下自己,心中好笑道:“如果能轻易把我甩下,那我就跟着你姓。”于是,叶凌飞也加大油门,跟了去。 事实,周欣茗并没有任何针对叶凌飞的想法,她是接到市报警中心的指令,说有人报警要跳楼,要求附近的警察立刻赶到事发地点,尽可能的阻止悲剧发生。 周欣茗赶到时,那栋二十多层的高层楼下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这些人看样子已经在楼下站了很久,其中几名围观者有点不耐烦道:“不是说跳楼吗,怎么还不跳?” 市消防人员还没赶过来,周欣茗和小赵是最先赶到现场的警察。所谓救人如救火,周欣茗和小赵俩人很快下了警车,分开拥挤地人群,跑进大楼里。 他们俩人刚跑进大楼,叶凌飞也赶到了,他把车紧挨着警车停下来,走下车,就听到围观者在那边嘟囔道:“这人也真是的,有什么大不了事情想不开,还要跳楼?” 一名围观的老太太说道:“这跳楼的主是我的邻居,就住在十八层,好像是做生意赔了,老婆和他离婚,带着孩子回娘家,一时想不开。就要跳楼。年纪轻轻地,就要跳楼真可怜。” 在老太太身边那名年轻人,抱怨道:“跳楼就跳楼,这位哥们快点跳啊,急死人了。” 叶凌飞分开人群,挤了进去。他径直走进大楼,搭乘电梯到了楼顶。等他一到楼顶。就看见周欣茗和小赵俩人正站在楼顶中央,劝说一名看起来年纪大约有四十多岁地秃顶男人。 那男人坐在楼顶地边,西装敞开着怀,右手拿着一个巴掌大小地电子仪器。他左手把在楼顶的边缘,嘴里不断喊道:“都让开,不要靠近我。不然我就跳下去!” 周欣茗不断劝说道:“这位先生,你先过来,咱们有话好好说,天下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能让你跳楼。”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的话,我就跳下去。”那名男人不断重复这句话。说话同时。眼睛却不断瞟向楼顶的那个门口。 周欣茗真怕这名男人情绪激动之下,做出傻事,他只好向后退了两步,嘴里说道:“好,好,我向后退,你千万别做傻事。” 叶凌飞看了一眼那名男人擦得一尘不染的皮鞋,嘴角**一丝冷笑。就看见叶凌飞大步走到周欣茗身边,右手一拍周欣茗肩膀道:“这事让我来。” 周欣茗一愣。等她明白过来是叶凌飞拍了自己肩膀之后,就看见叶凌飞已经走到那名男人地旁边。一想到叶凌飞又和她有了身体接触,周欣茗心中没来头的跳了一下。虽然她很想和叶凌飞一点关系没有,但不是那样容易的,尤其是叶凌飞那晚带给她从未有过的愉悦感。直到现在。她还时不时地想起。但周欣茗知道叶凌飞是自己好白晴婷的老公,她绝对不能和叶凌飞再有任何关系。 周欣茗只顾想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没顾及叶凌飞不顾那名男人如同杀猪一般地吼叫声,已经坐在那名男人身旁,俩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一米左右。 “哥们,别搞得跟杀猪一般,怪难听的。”叶凌飞从身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扔了过去,“先抽根烟,我刚才来的时候没看见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了,我核计他们赶过来至少还得五六分钟,这五六分钟够咱们俩人抽根烟了。” 那男人愣住了,他眼看着面前这名陌生男人,搞不清楚这名男人在想什么。 “看个屁啊。”叶凌飞刚把自己嘴里那根烟点着,就看见那名男人呆呆看着自己,也不去拿烟,叶凌飞把脸一拉,骂道:“你当老子是警察啊,没事还得管着你。告诉你,老子就是来看热闹的,你死不死关我屁事。所以,你别拿跳楼吓唬我。现在,我心情好,过来和你聊两句,你别给脸不要脸。快把烟给我拿起来,不想抽的话,就扔给我,我还省烟钱呢!” 叶凌飞这一骂,真把那男人给骂得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拾起那根扔在他脚下地烟,放在嘴里,点着了火。 周欣茗此刻已经回过神,一看叶凌飞竟然跑到那边挨着要跳楼地人坐下,心里这个恨,心道:“叶凌飞,你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做,哪里乱你就到哪里。”再一听叶凌飞说的话,周欣茗心里就咯噔一下,暗叫一声坏了,这叶凌飞不是刺激那男人跳楼吗?但结果却让周欣茗吃惊不小,就看见那名男人不仅没被刺激跳楼,相反倒很听叶凌飞的话,乖乖地拿起烟来,抽起了烟。 叶凌飞不管周欣茗怎么盯着自己,他吐了一口烟雾,笑呵呵问道:“这位兄弟姓什么,干什么的?” “姓王,我是做生意的。”那名男人随口回道,紧跟着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样和叶凌飞说话,把刚抽了两口的烟吐了出去,用脚踩灭。这时,有一点烟灰粘到他的西装袖口,他又轻轻把那烟灰弹掉。 这些全收在叶凌飞眼里,叶凌飞冷笑道:“王先生,我看你还是保持安静的好,老老实实等着记者到,别在闹了。” “你说什么?”男人情绪激动起来,本来坐着,这时突然站了起来。 这一下可把周欣茗吓到了,她以为叶凌飞刺激到这人,赶忙说道:“这位先生,您不要激动。”说完,她对叶凌飞横眉怒道:“叶凌飞,你在这里干什么,快给我走!” 叶凌飞微微笑道:“欣茗,你别生气,我心里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说着,他向下望了一眼,又抬起头道:“新闻记者很快就到了,我看下面就应该是这位先生表演的时间了。” 果不其然,不过两三分钟后,十几名警察和七八名记者就出现在楼顶,其中望海市电视台地记者带着摄像师,那摄像师把摄像机对准了那名要跳楼者。 “王先生,现在是你表演的时间,我希望你的表演不会让我失望。”叶凌飞冷笑一声,把烟头扔在脚下,紧跟着站起身来,闪到一边,把那名跳楼者完全暴露在摄像机下。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