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老婆 你继承了我的衣钵

藏娇都市 17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363字
叶凌飞把羽毛球抛了起来,就在那一瞬间,白晴婷和周欣茗感觉叶凌飞和刚才跟她们俩人打羽毛球的状态判若两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她们俩人心底浮现。dushu001.com 叶凌飞脸浮现着冷笑,他右臂拉直,那手臂青筋爆凸,随着他抡圆后,用力一击,那轻轻的羽毛球如同闪电一般,划出一道白光已经到了对面。李天鹏姿势刚摆好,还没有看清楚那羽毛球是怎么过来时,羽毛球已经重重击打在场地。 晴婷娇喊道。 李天鹏面如死灰,他根本没看见这个羽毛球是怎么打过来的,只感觉眼前一道白光闪过,羽毛球就落在场地里。李天鹏心里叮嘱自己是没注意,这次一定要全神贯注,绝对不能再犯低级错误。但第二次,如出一辙,李天鹏还是没半点反应,根本就不清楚羽毛球是怎么落在场地。 叶凌飞又再次挥舞起球拍,他冷笑道:“李大公子,你可瞧好了,我不喜欢没有挑战性的比赛,希望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 李天鹏额头渗出冷汗,他想不明白这羽毛球的速度怎么这样快,就算叶凌飞的力量如何惊人,毕竟羽毛球很轻,就算被重扣过来,他也会有本能反应。他紧握球拍,神情异常紧张地盯着叶凌飞的右臂,在看见叶凌飞挥舞右臂时,本能向后连续退步,一直推到底线附近,心道:“就算你发球速度再快。这样远的距离我也会有充足的时间反应。” 等叶凌飞把这个球发出来后,李天鹏差点被气昏过去,就看见那个羽毛球正好落在接球线,天知道叶凌飞怎么发球如此精确,再轻一点球就犯规了,但现在那个羽毛球就在那条接球线静静地躺着。 “三比零。”白晴婷又高声报着比分,她故意报得很大声,就是想让李天鹏知道现在他一分没得。 “李公子,怎么搞地,你干什么跑那么远?”叶凌飞一脸无辜状说道:“我还以为刚才那两个球发得太狠了。你接不到,这次特意给你发一个轻一点的球,结果你却跑得那样远,咳,太让我失望了。” 李天鹏手心全是汗水,他松开紧握球拍,右手擦了几把身的衣服,又紧握球拍。虽然心里对叶凌飞这神出鬼没的发球打怵,但嘴却不肯服输,嘴硬道:“姓叶的。你不要太高兴,我先让你几把,再来,我绝对不会再给你机会。” 叶凌飞冷笑道:“李公子。这不是逞强的时候,如果你现在认输的话,我可以考虑只收你五万块,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你到那时候跪下来求我都没用了。”少废话。这点钱对我来说根本就不在乎,我吃顿饭都能吓死你,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少在这里丢人现眼。”李天鹏被叶凌飞说得恼羞成怒,怒吼道。 “咳,真是的,这年头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叶凌飞说着再次挥舞起球拍,就听“砰”的一声。那羽毛球再次划出一道白光直落向李天鹏那半场。这次,李天鹏早有准备,眼睛死死盯着叶凌飞地手臂,在叶凌飞手臂挥舞起来时,他已经本能的举起球拍,心里指望这次能打中羽毛球。但羽毛球却从他球拍边飞了过去。又落在场地里。 李天鹏冷汗直流,你说不在乎这十万块钱那是假的。怎么说都是十万块钱,要是就这样输给叶凌飞,他会后悔死了。要是拿十万块钱能一个极品女孩子,李天鹏狠狠心,也感觉很值,但要是白白输给叶凌飞,那会让他十分痛心。 眼看那白色羽毛球落在场地,李天鹏弯下身,拾起羽毛球,攥在手中。叶凌飞拿着球拍,招呼道:“喂,李公子,快把球给我啊,我还准备继续发下去呢,咱们快点结束。” 李天鹏攥着羽毛球,大声说道:“姓叶的,你怎么可以总发球,这打羽毛球应该公平,谁都知道发球那方占优势,你总发球的话,对我不是十分不利。” “李公子,你早说啊,我又没说不给你发球,如果你愿意发球的话,我不介意的。”叶凌飞呵呵笑道,他握着球拍,摆出接球的姿势道:“好了,我已经做好准备,那李公子发球。” 李天鹏核计这次总算给了机会赢叶凌飞,自己可以在发球多做文章,就像刚才白晴婷和周欣茗那样,左右晃叶凌飞,一定会搞得他手忙脚乱,招架不来。心中打算了,故意发出一个左向球,打算吊在叶凌飞左侧。但这球已经发出来了,就看见叶凌飞也已经动了起来,就在这球刚到球网边,叶凌飞已经高高跃起,一击重扣,把球死死扣在李天鹏的场地里。 这一下把白晴婷和周欣茗惊讶地发出声音来,叶凌飞跳得也太高了,从弹跳到挥拍击打,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让人感觉到叶凌飞那雄厚的力量。 李天鹏傻眼了,握着球拍站在场地中央半天没动,直到叶凌飞招呼他时,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本想告诉自己这不过是意外,但心中却清楚这不是单凭意外就能完成地。他咬着牙继续发出一个球,但这次又被叶凌飞如出一辙扣杀在场地里。当打到七比零时,李天鹏终于明白自己了叶凌飞这个家伙的当。叶凌飞分明是羽毛球高手,在先前和白晴婷、周欣茗俩人打羽毛球时是故意打得那么糟糕,就等着自己钩。而自己却真钩了,竟然稀里糊涂答应和他打赌,赌十万块钱。 李天鹏虽然明白了,但现在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他本想想个办法不输给十万块钱给叶凌飞,比方说不打了。或者中途有事离开。但一看场边坐着的周欣茗,他有打消了这个主意。 按照他爸爸的吩咐,要想办法和周欣茗结婚。至于这钱方面,不需要李天鹏任何担心,李哲豪是下了血本,一定要和周副市长拉关系,找到周副市长这个大靠山。李天鹏心道:“如果为了这十万块钱而让周欣茗看不起,那我爸爸一定会骂死我,不就十万块钱,就当施舍给要饭地叫花子了。让周欣茗看看什么叫有钱人。说不定周欣茗会另眼相看我。” 李天鹏打定主意后,这输给叶凌飞十万块钱也感觉心里好受多了。当打完最后一个球后,叶凌飞以十比零的绝对实力赢了比赛。 叶凌飞和李天鹏走走向场边,白晴婷拿着毛巾给叶凌飞擦汗,而周欣茗则打开一瓶水递给叶凌飞。而李天鹏老哥一个人没人管,把球拍放在桌子,拿着矿泉水郁闷地喝起来。 “谢谢。”叶凌飞接过周欣茗递过来的矿泉水,白晴婷给他擦着汗水,带着示威意味很大声说句谢谢。这明显是说给李天鹏听的,李天鹏装作没听见。大口喝着矿泉水。 叶凌飞喝了一大口矿泉水后,坐在李天鹏身边,把腿放在面前的那把椅子,故意问道:“李大公子。你看这十万块钱什么时候给我,如果你没现金也没关系,我可以开车载你去银行取钱,我相信这十万块钱对于李公子来说九牛一毛,根本就不在乎。” “哼。不就区区十万块钱吗,有什么大不了得。”李天鹏若无其事,淡淡地说道:“我不会赖你钱地,今天我没带现金出来,要不这样,明天你打电话给我,我当面把钱给你。”
“李公子就是大方,我喜欢。”叶凌飞用力拍了一把李天鹏肩膀道,“我一定记得。不过。这无凭无据的,万一你不给我钱,我有什么办法。要不这样,你看给我写张字据,权当欠条了,我明天拿钱时。咱们一手交钱。一手拿欠条,这不两清了吗?” 叶凌飞这话一说完。还不等李天鹏有任何意见,叶凌飞已经对白晴婷说道:“晴婷,你帮我找张纸和笔来,咱们李大公子要写欠条给我。” 白晴婷强忍笑意,心道:“那李天鹏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怎么说也是望海投资集团的老板儿子,这十万块钱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你还真怕人家赖你钱不给。”她一拉身边同样想笑但没笑出来的周欣茗,俩人疾步走了出去。 李天鹏那是有气没地发泄,干瞪着眼,没有任何办法。等白晴婷拿着纸笔回来后,他飞快写了一张十万块钱的字据,写好之后,故意把那欠条碰到地,“唉呦,叶先生,我不小心把欠条碰到地了,麻烦你拿下好吗?” 明知道是李天鹏故意这样,但叶凌飞还是装作没有看出来,哈哈大笑道:“李公子,这看你说地,不就拿欠条吗,这有什么为难的,怎么说都是十万块钱,你说是不是?”说完,叶凌飞弯下身去,右手伸向那张欠条。这李天鹏伸出右脚,打算狠狠踩下叶凌飞的右手,权当给自己出气了。但他脚刚伸出去,就感觉脚面一疼,就听见叶凌飞说道:“唉呦,李公子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什么东西要踩我,我就轻轻打了一下,没有想到会是李公子的脚,实在抱歉。”说着,叶凌飞拿着欠条坐直身体。 李天鹏被叶凌飞用拳头打了一下,那可是钻心一般地疼。叶凌飞那手简直就跟钢钳子一般,打在李天鹏脚,可想而知李天鹏会疼什么样子。但周欣茗在身边,他还不便发作,只得紧咬牙关,连连点头,示意没关系。 叶凌飞拿着欠条,心情看起来十分不错。他把欠条塞进兜里,又转向白晴婷说道:“晴婷,我看李公子很累,要不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至于李公子,就让他回家好好休息。” “嗯,好啊。”白晴婷挽着周欣茗的胳膊说道:“我和欣茗打算去吃法国菜。” “法国菜,那多贵啊,要不我们去吃拉面。我知道一家拉面馆不错。”叶凌飞说着站起身来,“我们中午去吃拉面,我请客,保你们吃饱。” “欣茗,我看我们还是单独去吃饭,吃拉面有什么好的?我请你吃法国大餐。”虽然李天鹏还在为自己白白输给叶凌飞十万块钱心疼,但听到叶凌飞说要请周欣茗吃拉面,他又打算好好显示一番。他站起身来,走到周欣茗身边,笑道:“欣茗。咱们中午吃顿好地,下午再去看看电影,晚还可以去酒喝喝酒。当然,如果你不喜欢看电影的话,我们还可以开车去安郊滑雪,就是晚得在那里待一晚了。” 周欣茗摇头道:“李公子,我今天要和晴婷吃饭,我们俩人好久没见面了,我看你还是自己吃饭。” 叶凌飞一听这句话,赶忙插嘴道:“欣茗。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李公子是一片好心,请你吃饭。我想李公子一定会请你去很贵的地方吃饭,这饭一定要吃。”叶凌飞说着对白晴婷和周欣茗俩人暗使眼色。俩人会意。白晴婷搭茬道:“是啊,欣茗,李公子这人不错,花钱大方,一定会让你吃得很满意。” 听到白晴婷说这句话。李天鹏看了白晴婷一眼,心中冷笑道:“你才知道我花钱大方啊,你这个臭婊子,当初老子给你面子追你,你却不理老子,偏偏跟了这个穷鬼。现在看出来我有钱,后悔了。哼,就算你想现在跟我,也晚了。我最多和你床,至于想嫁进我李家地门,想都别想!” 这李天鹏还以为是白晴婷看见他花钱大方,暗生情愫,却哪里想到这些都是叶凌飞故意对白晴婷使眼色,白晴婷配合叶凌飞说出来地话。这李天鹏还在美滋滋时。又听到周欣茗娇声说道:“晴婷。我今天想和你好好待着,要不这样。你和叶凌飞一起陪我吃饭?” “这怎么好意思呢。”叶凌飞马把话头接过来,装作为难样子道:“欣茗,你也知道,人家李公子是想和你一起,这要是我们俩人去了,不仅打扰你们俩人吃饭,而且还要让李大公子破费。” “是啊,欣茗,我们俩人怎么好意思让李天鹏破费,虽然李天鹏很有钱,但也得人家肯请我们,你说是不是?” 白晴婷这句话说得叶凌飞直竖大拇指,暗暗称赞这白晴婷深得自己的精髓,这话说得那叫滴水不漏,这李天鹏不请客都不行了。 果不其然,李天鹏真地绷不住脸。他本想和周欣茗单独吃饭,却哪里想到中间会插出白晴婷和叶凌飞这两人。要是只有白晴婷一个人地话,李天鹏也不感觉如何。虽然李天鹏对白晴婷有些不满,因为白晴婷没有选择他,但怎么说白晴婷也是绝色美女,要是白晴婷和周欣茗俩人都陪着自己,那岂不是特有面子。但请叶凌飞去吃饭,李天鹏却是一万个不愿意,怎么说叶凌飞都是刚刚赢了自己十万块钱,现在还要请叶凌飞吃饭,这是谁都会窝火。 要是自己拒绝,显得自己太小气,不知道周欣茗会怎么想。李天鹏再听完白晴婷那句话之后,把心一横,心道:“我就带他们好了,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他笑道:“其实,我也想请你们两位,就怕你们不肯赏光。” “赏光,赏光,一定赏光。李大公子请我们吃饭,我们怎么敢不赏光。”叶凌飞等李天鹏这句话很久了,就怕李天鹏不说。李天鹏刚一说完,叶凌飞就答应下来,李天鹏想挽回都没机会挽回来。李天鹏刚被叶凌飞骗了一次,这次听到叶凌飞答应得如此痛快,隐约感觉好像又中了叶凌飞的计。但这话说出来,就如同泼出去的水,再想收回来可不行了。李天鹏只好强挤笑容道:“既然这样地话,那咱们就一同去吃饭。”他刚迈步走,忽然又停下来,拍了一下自己脑袋道:“哎呀,我想起来了,我最近身体不大好,医生建议我不要吃法国菜,要不这样,我知道一家中式餐厅不错,要不咱们先去那里吃,等过些天我身体好起来,再请各位去吃法国菜如何?” “小子,学乖了吗。”叶凌飞心知李天鹏怕自己再给他下套,这法国菜很贵,要是真花起钱来,那如同流水一般,没边了。李天鹏提议吃中餐,就算再怎么花钱,也不会太多。叶凌飞猜透了李天鹏心中小算盘,也不点破,只是不介意地笑道:“中餐也好,我这人就喜欢吃中餐。” “那就好,那就好。”李天鹏笑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叶凌飞微微推了一把白晴婷,示意她先走。等白晴婷等人出了门之后,叶凌飞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接通电话后,第一句话就是:“中午别吃饭了,有人请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