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老乡见老乡 两眼泪汪汪

藏娇都市 178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594字
叶凌飞把车停在医院门口,他打开车门,示意抱于婷婷进医院。于婷婷犹豫着把手伸了出来,她是女孩子,从未谈过恋爱,和男人在医院门口如此亲密接触还是让她感觉很羞涩。叶凌飞哪里想到于婷婷有这方面的担心,他一见于婷婷磨磨蹭蹭,就心急起来,拦腰抱起于婷婷,大步走进医院。 于婷婷被叶凌飞抱起,她的右手本能地搭在叶凌飞肩头,那张粉嫩的小脸羞红,低着头,咬着嘴唇,尽可能的把头侧向叶凌飞怀里。 叶凌飞抱着于婷婷先去骨科,医生只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就告诉叶凌飞说这名女孩子的脚只是崴了,修养两天就行了。 话是这样说,但既然来医院,医生当然要开一些药给于婷婷,凡是来医院的都要被扒一层皮,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一听于婷婷脚没事,叶凌飞也安了心,至于开多少药都无所谓了,叶凌飞那是照单全抓。 在送于婷婷回住处的路,叶凌飞随口问起于婷婷不在学校读,怎么会一个人逛街。于婷婷甜美笑道:“叶大哥,我是去新华店买编织的,因为过完元旦后的第二个星期,我们学校就开始考试,要放寒假。一旦放了假,我就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对着电脑,所以我买本编织的,打算放假在家学习织毛衣。” “学织毛衣倒不错,现在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很少了。”叶凌飞笑道,“对了。你是哪里人,听你口音像是东北那边的人。” “我是南竹市人。”于婷婷说道。 “南竹市!”叶凌飞听完,右手一抖,这辆车头就是一晃,吓得于婷婷脸色变了,急忙提醒道:“叶大哥,小心车。” 叶凌飞赶忙握住方向盘,嘴里说道:“放心,没事地。” “叶大哥,你今天很奇怪啊。好像心不在焉。”于婷婷侧头注视着叶凌飞,很奇怪地问道。 “没事。”叶凌飞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淡淡地说道:“我也是南竹人。” “真的吗?”于婷婷惊喜地问道,“我家住在南竹市三山区,叶大哥,你家住在哪里,说不定我们俩家住得不远呢。” “我家住在农村,是南竹市的郊区。你听说过南阳村吗,我家就住在那。” “南阳村?”于婷婷微微停顿片刻,紧跟着说道:“叶大哥。我知道那个村子,我读高中时曾经去过那里帮困,就是学校组织我们把家里不用的东西和自己用过的本带给那里的孩子,我还记得那里有一所南阳小学。很破旧,房子都漏雨了,我们去的时候,正赶下雨天,待在学校教室里面全是雨水。叶大哥。你该不会指的那个村子。” “没错,我说的南阳村就是你说的那个村子。”叶凌飞淡淡地说道,“我就在那里读地小学,后来在南竹市第三高中读的高中,只是我并没有读完高中。” “南竹第三高中,我也是那所高中毕业的,叶大哥,这样说来咱们还是校,我应该称你是学长了。”于婷婷脸露出惊喜、兴奋地笑容。她没想到叶凌飞不仅是她的老乡还和她是校,这也太巧合了。 “我也没想到。”叶凌飞笑道,“我第一次听你口音时,就感觉你的口音很熟悉,只是我并没有深想,原来我们还这样有缘。能在望海这里遇到。” “嗯。是很有缘份。不过,叶大哥。你的口音可没有一点南竹那边的味道,如果不是你亲口说你是南竹人,我都不敢相信。” “口音可以改变的,尤其当你去过很多地方,不仅你的口音,还有很多东西都会变。”叶凌飞微微叹了口气道,“婷婷,你不会明白的。因为你没生长在我生长地环境中,你无法体会到我对于我家乡的陌生感。虽然南阳村是我出生、生长的地方,但我自从离开那个村子后,我就从未回过那个村子。于婷婷听完叶凌飞的话,迟疑问道:“那叶大哥地父母还在那个村子吗?” 叶凌飞沉默了,他两手把在方向盘,目视着前方,没再说话。于婷婷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赶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没关系,你没说错话,只是我想起了一些事情。”叶凌飞低沈说道,“我的父母都在南阳村,他们永远都会沉睡在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 于婷婷这才知道叶凌飞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她赶忙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于婷婷以为叶凌飞因为自己提起他的身世,而让叶凌飞难过,却没想到叶凌飞笑着打断了她地话道:“你没有必要和我道歉,我并不是因为你提及我的父母而难过,对于他们两位老人来说,去世可能是一种解脱,再也不需要面对那些虚伪的混蛋。” “但是…。。。君子堂首发”于婷婷刚说出这两个字时,从叶凌飞身传来一阵悦耳的音乐声。叶凌飞对于婷婷微微一笑,伸手从口袋里拿出电话。 “保罗,你不要告诉我你没睡觉,这样我会感觉很亏欠你的。”叶凌飞笑着说道。 电话里面传来保罗那略带困倦的声音道:“您恐怕忘记了,中国和美国隔着十多个时区,在中国是白天,而美国这里已经是黑夜了。为了您这个大客户,我和公司请了两个星期假,就是为了能全程紧盯中国股市。” “放心,我会让你感觉物有所值,你的付出,我会给你优厚的回报。好了。告诉我情况。”叶凌飞直接问道。 “很明显,你说地那支股票遇到了大麻烦,确实如您所说,有幕后资金在推动它。我一直没采取行动,就是想再看一天,明天我就会亲自去中国,开始正式工作。我相信最快我会在星期一对这支股票开始拉高价格,当然,这中间会有大幅度地波动,如果进展顺利。我相信我会在一个星期内结束我的工作。” “那就麻烦你了,你可以把来中国的所有费用都报给我,我会考虑是否增加你的佣金。”叶凌飞笑道,“当然,可不许欺骗我,你知道我这个人很小气的。”
“当然不会,我可是一名恪守职业操守的职业投资师。”保罗笑道。 “好,我们谈话就到这里,按照以往地习惯,你可以选择中国任何一座城市作为你地落脚地。但不要透露我们之间的任何关系。希望我会听到你地好消息。”叶凌飞在说完这句话后,挂了机。 叶凌飞挂完电话后,侧脸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于婷婷,笑道:“你没有问题想问我吗?” “那是叶大哥的私事。我不会随便问的。” 叶凌飞点了点头,笑道:“女孩子少点好奇心会迷倒很多男人的。”说完这句话,叶凌飞加大了油门,这辆宝来车飞奔起来。 于婷婷所住的地方叶凌飞来过,次帮着于婷婷和秦瑶搬过家。秦瑶今天有课。还在课,并没有在家。叶凌飞把车停在楼下,又把于婷婷从车里抱了出来。 “叶大哥,我自己能走。”于婷婷小声地说道,她说话同时,眼睛朝四周看着,像是怕被人看见。叶凌飞才不在乎是否有人会注意他们,他抱着于婷婷踩着雪,一直走进楼洞里。叶凌飞使劲儿地跺着脚。把鞋沾着的雪跺下去,这才抱着于婷婷楼。 楼洞的灯还是没人修,次叶凌飞帮于婷婷和秦瑶搬家时,这楼栋的灯就是坏的,时隔许久,这里还是没人来修。在漆黑地楼栋里。于婷婷被叶凌飞抱着。这让于婷婷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这抱着自己的就是她的男朋。于婷婷毕竟是没有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的女孩子。生性胆小地她,一想到谈恋爱就感觉有种恐怖,她要适应男人的那股味道,还要被男人大手抚摸全身。一想到从电视里面看到的这些,于婷婷就认为谈恋爱是很恐怖的事情,尤其是被男人爱抚。 现在,她被叶凌飞抱着,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有种异样的感觉。从叶凌飞身传进她鼻孔地男人气息不仅没有让她恶心,反倒刺激着她的心,让她的心跳加速。于婷婷右手搭在叶凌飞肩膀,如果这时候换成秦瑶的话,秦瑶会亲热地搂住叶凌飞的脖子。秦瑶和于婷婷不同,秦瑶那是和叶凌飞有过亲密爱抚的女孩子,甚至于秦瑶差点把第一次给了叶凌飞,只是叶凌飞那次并没有完全占有秦瑶,从某种意义说,已经进去秦瑶身体小半部分,已经算是占了秦瑶的第一次。 秦瑶一直都有着自己的担心,她很希望自己能嫁给一个有钱、又英俊的男人,叶凌飞无疑符合这两个条件,只是秦瑶却不能嫁给叶凌飞,只能当叶凌飞地情人。这也是秦瑶一直都犹豫不决的关键所在,她心中一直都在挣扎,直到现在也没有做下决定。 而于婷婷对于叶凌飞只是有着好感,至于说到对叶凌飞有什么感情,那还谈不。于婷婷最多感觉就是叶凌飞有着吸引她的地方,让她怦然心动,但只局限于好感。 于婷婷此刻又被叶凌飞所吸引,叶凌飞所表现出来的细心、男性的力量都让于婷婷着迷。女人都希望能找到一个能依靠的男人,无疑叶凌飞就符合于婷婷地条件,既有男性地阳刚之美,又兼顾着细心。和叶凌飞在一起,总感觉心中踏实。 于婷婷的心被叶凌飞吸引了,但她却不会表达出来,只能把这个秘密埋在心底。 叶凌飞哪里了解于婷婷心里复杂地想法,他只顾着把于婷婷抱楼。出于对于婷婷那一点愧疚,他很细心地照顾于婷婷。一走进于婷婷和秦瑶住的房子,就把于婷婷放在客厅里沙发,把从医院里面买的药一股脑拿了出来,要让于婷婷吃药。 但这药是找出来了,但水壶里却一点水也没有。 “你们两个女孩子难道不喝水吗?”叶凌飞把空水瓶在于婷婷面前晃了晃,耸了耸肩膀道:“不要告诉我,你们俩人都买矿泉水喝。” “不是啦,是秦瑶今天学前,洗头发把热水都用光了。因为我要出门买,就没烧水,打算等我回来烧水。”于婷婷赶忙解释着,她从沙发站起来,打算去烧水,这一动,脚就疼了起来。叶凌飞赶忙一摆手道:“我的姑奶奶,你还是老实坐着,我可不想你出事。老老实实坐着,不就是烧水吗,我很在行。” 叶凌飞把找出来的电热水壶,插电后,返身回到于婷婷身边。于婷婷已经脱去羽绒服,只穿着一件白色的羊毛衫,胸前凸起两座小山。叶凌飞没把目光望向于婷婷那凸起的高峰,他并不是一个好色的色鬼,并非什么时候都对女孩子喜欢用色迷迷地目光看着。 “把鞋脱了,躺在沙发。”叶凌飞说道。 于婷婷不明白叶凌飞的用意,但还是按照叶凌飞的话照做了。她脱去鞋后,躺在沙发。叶凌飞右手握住于婷婷那穿着白色棉袜的右脚,问道:“是这只脚崴了吗?” “嗯,不过现在好多了。”于婷婷右脚被叶凌飞握住,感觉十分不适应,在她印象里,如果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接触的话,那男人只能是男朋。但叶凌飞的话却像有着魔力一般,让于婷婷无法反抗,哪怕说出一个“不”字。 于婷婷两腿修长,比白晴婷的腿还要修长。于婷婷这身高和身材最适合当模特,当年于婷婷还在高中时,就被某模特艺术中心相中,要培养于婷婷当模特。但于婷婷并不喜爱模特这职业,拒绝了那家模特艺术中 现在,于婷婷躺在沙发,再被那紧身牛仔裤勾勒出流畅的线条,更勾人魂魄。但叶凌飞却完全没注意,他握着于婷婷的右脚脚腕,左手两根手指头夹在于婷婷脚踝,微微用力,询问着于婷婷是否疼于婷婷本来不碰就疼,这被叶凌飞一捏,她更感觉疼痛难忍,紧咬嘴唇,点了点头。 “稍微有点疼,但疼完一下就不会疼了。”叶凌飞抬头说道,“你忍一下就好。”说着,叶凌飞两手放在于婷婷脚踝部位,稍微用力一扭,就这一下疼得于婷婷发出一声尖叫声。 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秦瑶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