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救你

藏娇都市 18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30字
叶凌飞早已经习惯了和李可欣斗嘴,他听到李可欣骂自己流氓时,反而给李可欣来了一个飞吻。 李可欣紧绷着娇艳的小脸,右手抬起,狠狠一握,像是把叶凌飞抛过来的飞吻握得粉碎。 叶凌飞大笑道:“可欣,你就承认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咱们该做的都做过了。” “你这个混蛋,少在这里造谣,我才不会当。哼,你想气我是,好,我就陪你玩。走,咱们去找你老婆说清楚咱们之间的关系。”李可欣本来心里就对叶凌飞有气,那次在医院里面被白晴婷说了一通,让李可欣心里憋着气,今天又遇到叶凌飞拿自己开玩笑,李可欣那固执的性格促使她对叶凌飞的态度硬了起来,摆出一副你敢去,我就敢奉陪的样子来。 李可欣快走两步,到了叶凌飞身前,把脸一拉,正视叶凌飞道:“怎么样,敢去吗。当着你老婆面说咱们俩人什么事情都干过,让你老婆自觉点,省得总耽误咱们俩人的好事。我虽然不是千金小姐,怎么说也算是标准美女,我才不会委屈地当人家二奶,想娶我,先跟你老婆离婚了,咱们再结婚。” 叶凌飞怎么也没想到整天打雁,今天却让雁叼了眼。他习惯于看别人难堪的样子,但今天却轮到自己。心中暗暗感慨,所谓树没皮没法活,人无脸天下无敌。这李可欣明显是叶凌飞第二,深得叶凌飞厚脸皮理论的真谛。 如果不是朱俊在身边。叶凌飞说不定真会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李可欣,你狠,我服了你。”但现在叶凌飞却不会说这句话,要是他服软,那还不被朱俊笑话死。今天本想挖苦朱俊,哪里想到连自己都被套了进去,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可欣,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咱们这就去见我老婆,当面说清楚,我总不能让你没名没份跟着我。”叶凌飞这家伙说得跟真地一样,打开后车门,连拖带推把李可欣推进车里,紧跟着也打开前车门,对有些傻眼的朱俊笑道:“朱部长,我这个没文化的流氓先闪了,咳,没办法啊。这年头人长得太帅也是错误,这美女是想推都推不开。好了,咱们回头聊,说不定今天晚能来个**。” 叶凌飞那辆宝来车从朱俊身边开过。驶向中央大街。 朱俊今天可真长见识了,以为李可欣是难得的好女孩,人漂亮,身材特棒,工作也认真负责。最重要的是还没男朋。朱俊次看见李可欣不顾一切保护自己,心中错误以为李可欣暗恋自己。朱俊一琢磨,自己长得也不差,在公司职位也算高层,这钱票子也不少。虽说自己有老婆,但说不定李可欣看中自己不在乎名份呢。 这朱俊是这样打算,这才缠着李可欣,屡次三番邀请李可欣出去吃饭。哪里想到李可欣一次也没给过面子,而且态度都是十分冷淡。 直到今天才明白过来。君子堂首发搞了半天这李可欣是叶凌飞的情妇啊,这也难怪李可欣那天为什么会阻止叶凌飞打他了,那是害怕叶凌飞出事。朱俊一想这件事情就恼火了,心道:“叶凌飞,你到底哪点比我好,凭什么美女都让你占了。你不也是有老婆吗。职位也没我高。凭什么李可欣能看你却看不我?” 这朱俊越想越气,不由得右脚狠狠地一踹地。想发泄一下他心中的不满。就在他脚一触地刹那,朱俊突然想起自己的车被叶凌飞故意撞了。 “叶凌飞,你这个混蛋,快陪我修车钱。”朱俊怒吼道。但这个时候早就看不见叶凌飞那辆宝来车的影子,还哪找叶凌飞赔钱。 李可欣这一叶凌飞的车,就后悔了,瞧叶凌飞那架势真像是想要去世纪国际集团找白晴婷。李可欣暗想:“这叶凌飞那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说不定又在想什么坏主意,打算让我难堪。” “停车。”李可欣突然喊道。 这一句把正在开车地叶凌飞吓了一大跳,他一晃脑袋,奇怪问道:“可欣,干什么停车?” “我说要停车就停车,嗦什么。”李可欣不耐烦地说道。 “你看清楚了,这里哪有停车线,你该不会想让我被罚款。”叶凌飞嘟囔道,“刚才还好好的,要去和我老婆表明我们之间的关系,怎么这回就反悔了。可欣,我可对你心仪很久了,就等着这一刻呢。我刚才就想好了,咱们马既然表明态度了,那你就搬出来跟我一起住。我们两人天天可以在一起,我以后也不需要一个人孤单睡觉了,你说这样多好。”叶凌飞故意把话说得极其露骨,**道:“到那时候,我们俩人可以在家可以光着身子,没事就那个,你看多好。” “停车,你这个混蛋,我要回家。”李可欣被叶凌飞说得这句色兮兮的话惹恼了,她一想到真像叶凌飞说得那样**相对,她还不得羞愧死。 “停车干什么,我送你回家就是了。”叶凌飞一看自己真把李可欣惹毛了,赶忙见好就收,也不打算继续惹下去。压根他就没打算去世纪国际集团找白晴婷,那些话是说给朱俊听的。要是去找白晴婷,谁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来。叶凌飞眼见李可欣示弱,他也顺着台阶下,忙不迭地把车从中央大街下去,直奔李可欣所住的小区开去。 一直开到李可欣家楼下,叶凌飞把车停在楼洞口,招呼李可欣道:“可欣,咱们回家。” 李可欣先前没反应过来,什么叫咱回家,但很快。她就明白过来。冷哼道:“你说话主意点,什么叫咱们回家,这是我家,请注意你的口气。” “你家不就是我家吗,值得这样生气。”叶凌飞打开车门下了车,催促道:“可欣,干嘛磨磨蹭蹭的,我们快一起回家。” 李可欣被叶凌飞气得要晕过去,这脸皮也太厚了。她狠狠把车门关,抢先一步走到楼门口。挡住叶凌飞道:“叶凌飞,你不要跟过来,我可没邀请你。” 叶凌飞哪里管李可欣挡在楼门口,迈走到了李可欣眼前,一推李可欣,嘟囔道:“哪有不让回家地道理。” “你这个混蛋。”李可欣气得拿起手里的包就打向叶凌飞,却没有想到叶凌飞一闪开,两手抱住了李可欣地腰,带着三分硬来的味道,抱起李可欣到了墙边。把李可欣顶在墙壁,强吻起李可欣。李可欣哪里料想叶凌飞胆子这样大,现在的天色并不是很黑,而且还在她家楼下。就敢强吻自己。出于少女天生的羞涩,李可欣握着粉拳捶打着叶凌飞地后背。她的嘴巴被叶凌飞用嘴唇捂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来。 李可欣那点力气对于叶凌飞来说如同挠痒一般,叶凌飞不仅没因为李可欣的捶打而松开,相反两手搂得更紧。他地舌头也顶开李可欣紧合地贝齿,溜进李可欣的樱桃小嘴里。李可欣的舌头被叶凌飞那根如同长蛇一般滑嫩的舌头肆意挑逗着,在叶凌飞挑逗下,李可欣那根香滑小舌在短暂的抵抗后,首先投降,乖乖得和叶凌飞的舌头搅缠在一起。紧跟着李可欣的贝齿也放弃了抵抗,门户大开,任由叶凌飞的舌头进出。沾满李可欣香液的嘴唇随着叶凌飞用力地亲吻,而收缩着。
李可欣的心一下子到了嗓子眼。这不是因为担心害怕,而是因为这突然而来的兴奋刺激着她。这可是在她家楼下,一直以来,李可欣在父母眼里都是很庄重的女孩子,虽然带了几分男孩子地倔强,但李可欣从来不是那种随意和男孩子交往的女孩子。更不会大胆在楼下亲吻。 偏偏遇到了叶凌飞。在胆大包天地叶凌飞看来,没有任何事情是他所不敢做地。他这强行和李可欣亲吻。迫使李可欣只能被动接受。虽然开始有着短暂的反抗,但随着和叶凌飞火热地接吻,李可欣那两只捶打着叶凌飞后背地粉拳也松开,反而抱住了叶凌飞那宽阔的后背。 李可欣身体早已经顺从了叶凌飞,只是她那理智促使李可欣和叶凌飞保持着距离。本来,李可欣打算和叶凌飞尝试着更进一步时,又出现了白晴婷。在李可欣看来,她不能和一个有女朋的男人来往,即使是站在朋角度来看,她也不能这样做。 李可欣很想能硬下心来彻底拒绝叶凌飞,但她总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就如唐晓婉那般,虽然嘴里说要和叶凌飞分开,但心里却不容许她这样做。这样以来,表面看李可欣对待叶凌飞冷冰冰的,但一旦因为某种事情,两人打破这层白纸一般的外壳,那李可欣就会被心促使着暂时性接受叶凌飞,甚至于能和叶凌飞保持亲密关系。 但李可欣毕竟不是唐晓婉,她有着自己的主见,有着自己的原则,并不会像唐晓婉那样只被叶凌飞哄几句,就会如同小猫一般顺从了叶凌飞。李可欣有着自己的想法,即使在叶凌飞花言巧语之下,她也能保持主见。 此刻的李可欣很想拒绝叶凌飞地亲吻,但这只是她还残存那么一丁点的理智提醒她罢了,很快这点理智也化成了李可欣的柔情,她骨子里那天生的娇媚让李可欣的身体软了下来,紧紧贴在叶凌飞的身。 一个热吻下来,李可欣已经变得娇软无力,小鸟依人一般倒在叶凌飞怀里,哪里还有半点先前见到地那个做事果断地女孩子。她红着小脸,低着头,嘴里嘟囔道:“这里是我家,你再这样做,我就喊人,打死你这个混蛋。” 叶凌飞一脸好笑看着李可欣那羞红的脸蛋,此刻地李可欣平添了几分媚态。叶凌飞忍不住亲了李可欣那娇红的小嘴,右手在李可欣那高翘地美臀捏了一把。坏笑道:“宝贝,你喊,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敢救你。” “你这个混蛋。”李可欣娇声道,“你就是天底下最色的色狼。” “嗯,既然知道我是色狼,你也应该知道落在色狼手里没有什么好后果。”叶凌飞右手再次按在李可欣美臀,在被紧身牛仔裤勒出来得凹处,来回摩挲着。同时,他的嘴巴再次靠近李可欣那香艳的小嘴,打算再亲一次。 李可欣这次没让叶凌飞得逞。她使劲推了叶凌飞一把,半真半假道:“人家很讨厌你,别色兮兮靠过来。” “这有什么的,男人不色,纯属有病。我就不相信有男人不好色,你看朱俊那混蛋,都一把年纪了,还不是惦记着你,想你。” “瞧你说的,这好端端的话怎么到你嘴里就变了味。”李可欣笑呵呵道:“万一人家朱部长没别的想法。就是好心送我一程呢。” “得了,这话说给鬼听。”叶凌飞撇着嘴,右手正好到了李可欣美臀沟壑中央,他捏了一把。这一下捏得李可欣轻声尖叫一声,不满说道:“注意你的行为,你这大色狼,快把你那脏手拿开。” “我又没干什么。”叶凌飞真舍不得拿开,轻捏着李可欣的粉臀。捏得李可欣眉头皱了起来,突然右手在叶凌飞腋下捏了一把,捏得叶凌飞呲牙咧嘴。 叶凌飞也不甘示弱,马还以颜色,又狠狠捏了一把。李可欣气得又用脚踩叶凌飞地脚,权当报复。这俩人正疯闹中,忽然听到楼梯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可欣,你爸爸在等你吃饭。” 李可欣和叶凌飞这才注意到李可欣称呼为大海哥的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楼梯口。就看见他一脸阴沉,显得十分不悦。 “大海哥,你去过我家?”李可欣一看有人出现,赶忙停止和叶凌飞打闹,有些慌张问道。 “我和你爸爸刚刚下完棋,你家已经做好饭。等你回家吃饭。你却在这里玩。”说着,刘海下到楼门口。看了叶凌飞一眼后,又对李可欣说道:“你快回家。” “嗯,我这就回家。”李可欣笑道,“大海哥,你去哪里?” “买点东西,可欣,你要买什么东西告诉我,等回来时,顺便给你捎来。”刘海说道。 “不必了。”李可欣摆摆手。 刘海没吭声,从叶凌飞身边走过。 一直到刘海离开了,李可欣才嘟囔道:“都怪你,让我晚回家。”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还不是你不让我去你家,要是让我去你家的话,不早就回家了吗?”叶凌飞不服气地说道,“女孩子总是这样,不肯承认是自己的问题,偏偏要怪罪到我头。” “你还说!”李可欣握起粉拳,嘟囔起小嘴,不满道:“总之,你别想去我家吃饭,我不会让你去的,省得让我父母以为你和我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瞧你把话说的,搞得我像一个坏人似的。”叶凌飞抱怨道,“想我仪表堂堂,你父母说不定就认准了我是你的丈夫,正考虑给咱们筹办婚礼呢!” “去死,不和你说了。”李可欣一转身,飞快地了楼,生怕叶凌飞会跟去。叶凌飞并没有动,他只是看着李可欣楼,一直到李可欣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叶凌飞才转过身,朝着他的车走去。李可欣一口气跑到家门口,向下望了一眼,没看见叶凌飞跟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真怕叶凌飞跟着来,自己地父母还真被叶凌飞说中了,都看叶凌飞人不错,一个劲儿地询问李可欣和叶凌飞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李可欣每次都无奈地告诉父母自己和叶凌飞只是同事,并没有其它关系。 李可欣打开门,果然看见家里已经把饭准备好,就等着自己吃饭。李可欣赶忙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简单洗洗后,就坐到了饭桌。 “瞧这孩子,一回来就着急吃饭。”李可欣的爸爸笑道,“可欣,大海去楼下买酒了,咱们等他一会。” “噢,知道了。”李可欣点了点头。自从刘海的父母在一年前因车祸双双身亡后,刘海就一个人生活。他把工作也辞了,整天就待在家里。除了和李可欣家有来往外,刘海几乎很少和别人接触。李可欣父母眼看刘海一个人生活太孤单,怎么说都是十几年的邻居,也不忍心看见刘海一个人憋在家里,于是,李可欣地父母经常叫刘海过来吃饭,没事大家聊聊。 本来这也算正常,只是李可欣因为刘海在楼下没告诉她今天晚来吃饭而感觉不解,隐约得,李可欣感觉刘海因为叶凌飞的出现而不高兴,在她印象里,刘海每次看见自己都喜欢笑,独独这次很冰冷。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