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叶凌飞,你就是撒旦

藏娇都市 198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03字
周欣茗相信叶凌飞并不是和她开玩笑,她看着叶凌飞,发现叶凌飞脸闪现着黯淡的失落感,一时间,周欣茗从心底涌起对叶凌飞的怜悯。 “到底是什么样的病,现在医学很发达,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 叶凌飞抬头看了一眼周欣茗,微微摇着头,带着自嘲一般的笑容道:“也许身体很容易医治,但心理却不是那样容易医治。” 听着叶凌飞说着一些她不理解的话,周欣茗感觉无从下手,她很想帮叶凌飞,却不知道从哪里帮。看着叶凌飞那一脸落寞的表情,周欣茗心很疼。她靠近叶凌飞,安慰道:“可以说给我听听吗,或许我能帮你的忙,我爸爸认识一些很不错的心理治疗师,至少能暂缓你的痛苦。” “欣茗,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我次就和你说过,对于我,你了解地越少越好。” 周欣茗伸出右手,握住叶凌飞那只冰冷的手,缓缓地说道:“我很想不管你,甚至于不理你,但我做不到,我不想看见你这个样子。叶凌飞,你知道吗,你很自私。你总是喜欢做你想做的事情,却不顾别人的感受。我承认,我很想和你断决任何的关系,这些对你、对我,甚至于对晴婷都好,但偏偏你总像幽灵一般出现在我的面前。”周欣茗顿了顿,接着说道:“我想我查到有一个人的身份和你很像,虽然我不太肯定,但我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就是你。” 叶凌飞愣了愣,周欣茗这句话总算提起了他的兴趣,看着周欣茗的眼睛,问道:“那你说我是谁?” “绰号撒旦的军火贩子,你属于一个叫狼牙组织的军火犯罪组织,你曾经出现在世界十大战场中的七个。涉及多国的叛乱活动,你不要告诉我那不是你。”周欣茗感觉叶凌飞手动了一下,她更确信自己的推断是对地。 “你是怎么查到的?”叶凌飞没承认,也没否认。 “我有朋专门负责和国际刑警联络工作,凡是国际刑警涉及到中国的部分。都会通过他的手传达下去。我通过我的朋进入国际刑警总部,查到了一个神秘人物撒旦。。” “我没想到你地能量倒是不小,你不要告诉我,你的那个朋喜欢你?”叶凌飞终于露出一点笑容,开玩笑道。 周欣茗也没有否认,她只是说道:“那是他的事情。我不能强迫别人喜欢我。叶凌飞,我们不要继续打哑谜了,我知道国际刑警只是怀疑有这样一个人在贩卖军火到各个国家,但是却没有证据证明撒旦在直接犯罪。甚至于,国际刑警只是猜测撒旦是一个东方人。因为狼牙组织是一个有东方人组织起来的神秘贩卖军火的组织。就在半年前。撒旦突然消失了,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一般。我记得你是在今年六月份回到望海市的,那时候恰好距离撒旦消失时间不长,也就是说你从时间符合;另外,你说你去过死亡学校。你为什么要去,很有可能你是为了适应以后恐怖地战场环境才去接受这种残酷的死亡训练,从你的身手可以证明这点;第三,你对于武器十分的熟悉,我记得任何武器到你的手里都运用自如,这点你不需要狡辩。因为我曾亲身经历过;第四…….。” “欣茗。不要说了,我承认我就是撒旦。”叶凌飞打断了周欣茗地分析。他露出一个敬佩地笑容,“你很厉害,只凭这些蛛丝马迹就能想到是我。” “是你提醒了我,刚才你说会有人救你,没有地方能关得住你。如果对于一个不知道狼牙这个组织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笑话,但对我来说,我却相信这是事实。我查过所有关于狼牙组织的资料,狼牙组织自从成立后,就成了各国最头疼的组织。不仅狼牙组织以关系网遍布全球著称,还有狼牙组织奉行的报复手端,狼牙组织曾经因为一名成员在非洲地一个国家被捕,而公然袭击了那个小国,造成那个国家的警察机构瘫痪,就连军队都因为拒绝和装备精良的狼牙组织对抗而发生叛乱,导致那个小国的国家变换政府。2000年,因不满F国维和部队截获你们组织的走私军火的车辆,你们悍然对驻扎在索马里地维和部队地营地进行报复性袭击,造成维和部队伤亡近百人,事后,这次袭击事件被描述成恐怖组织的袭击,而F国也对此予以缄默。同年七月,你们海走私船在公海海域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狼牙组织竟然动用坦克、大炮把那群海盗所在村子彻底摧毁,导致死亡百人,伤亡百人地惨剧,无一例外,这次事件也被你们处理得干干净净,没留下任何痕迹。2001年4 “欣茗,我承认你搜集资料的本事很强悍,但其中也的地方,那次索马里海盗事件,我们所干掉的那个村子是索马里海盗的大本营,里面并不是贫民。当然,对于这次袭击事件,我只能说除了我们,还有索马里人也参与了这次行动。不过,我还是很惊讶于你能把这次事件联系到我们身。”叶凌飞纠正着周欣茗信息的错误,当然,这也是默认了这些事情都是狼牙组织所为。 “因为你们的船被挟持,按照你们组织的一贯做法,你们会疯狂地报复。”周欣茗肯定地回答道。 “好,既然你知道了我这么多底细,你打算怎么办,把我交给国际刑警?”叶凌飞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或者就在这里接受审判。” “叶凌飞,恰如你所说的,这些都没有证据,我只是自己猜测的。我只是一名警察,我要负责的是望海市的市民安全,而并非去关心你到底在国际犯下什么大案。那都是国际刑警的事情,而并非我的事情。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只是想知道你来望海市的目的是什么,我不希望你在望海市犯罪。”周欣茗始终都没松开握着叶凌飞地手。相反,握得更紧,从周欣茗手心有一股热气传到叶凌飞的手里。
叶凌飞身体微微颤抖一下,他凝望着周欣茗,足足过了三十多秒。忽然叶凌飞露出了他以往的笑容,呵呵笑道:“欣茗,你看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谈,在这里待着很冷啊。” 周欣茗开着警车载着叶凌飞在城市的街道漫无目的地行驶,叶凌飞刚给还在警察局等他地陈玉婷打了个电话,告诉陈玉婷不用等他了。让陈玉婷开他那辆奥迪车回家。等叶凌飞一挂电话,周欣茗像是无意地问道:“你和你的司关系不错啊,你司也很美貌。” 叶凌飞把电话放进口袋里,淡然笑道:“只是司关系,并没有其他的关系。” “说的也是。按照你以往的生活方式。可想而知你生活糜烂到什么程度。”周欣茗明显**几分醋意道,“美女如云,醉生梦死。” “欣茗,你把我想得太坏了。”叶凌飞向后一靠,哧哧笑道:“那时候。我每天都活在危机中,一天到晚想得都是会不会有人暗中想干掉我,哪里有时间想其他东西。噢,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到望海市吗,如果说我是厌倦了那种生活,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你信吗?” “为什么不信?”周欣茗反问道。 “呵呵。说地也是,为什么不相信呢。其实。做一名普通人平平淡淡地生活着,也是很好。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可能很向往身价不菲,住别墅、开名车,出入各大高级会所,一掷千金的金光闪闪的富贵生活,但当你真正拥有之后,你就会厌倦这种生活。可以说,我曾经也享受着这种被万人羡慕的富贵生活,但我后来越来越厌恶这种生活。这些巨大的财富是用无数人地鲜血换回来地。我每天都要提防是否有人会对我放冷枪,是否会有人发现我的身份等等,我的神经每天都绷得紧紧的,从不肯放松。所以,我厌倦了那种生活,脱离了狼牙组织,只是想在望海市过普通人的生活。”叶凌飞微微叹了口气道,“但我发现现实并不像我想象地那样,虽然不情愿,但我必须用武力保护我身边的人。”叶凌飞的目光停留在周欣茗脸,周欣茗从叶凌飞的目光中,感受到叶凌飞并不是很想去做这些事情,只是出于无奈。 周欣茗想起叶凌飞为了自己曾经屡次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救自己,保护自己,她把脸转了过去,不敢再看叶凌飞,生怕自己控制不住主动投怀送抱。 “你考虑过如果晴婷知道你的身份会怎么样?”周欣茗问道。 “我不想让晴婷知道,现在地叶凌飞只是一个普通人。撒旦只会是传说中地人物,现在在你们眼前的是叶凌飞,一个在新亚集团担任组织部部门经理地普通人。”叶凌飞说着凝望着周欣茗,缓缓地说道:“一个只想成家的普通男人。” 周欣茗听到叶凌飞这句话,两手突然一晃,这辆车直奔道边冲去,周欣茗紧急刹车,就在即将撞在道边的路灯时,才停下来。 周欣茗惊出一身冷汗,她喘了几口气,才平静下来。叶凌飞已经伸出右手拉过来周欣茗的小手,握在手里,真诚地说道:“欣茗,我真想和你们在一起,我曾经说过,我会保护你们,甚至不惜用生命保护你们。” “别说了,你别说了。”周欣茗使劲挣扎着,想把手从叶凌飞手里抽出来,换来的却是叶凌飞一把抱住了周欣茗,那滚烫的嘴唇紧紧贴在周欣茗的香唇,周欣茗只是象征性捶打了叶凌飞后背几下,就紧跟着紧搂住叶凌飞的后背,和叶凌飞忘情的热吻起来。 俩人的嘴唇紧密地贴在一起,舌头绞缠在一起,足足持续了几十秒。当这个长吻接触后,周欣茗一把推开叶凌飞,平静自己纷乱的思绪。她脸带着艳红的红晕,显得娇艳不可方物。叶凌飞正打算再和周欣茗热吻一次,却听到周欣茗说道:“笨蛋,快下车,我现在要马回去见我的爸爸。” 这句话让叶凌飞感觉十分突然,他不敢相信地说道:“欣茗,这样不好,我还没做好准备见你爸爸,你说你爸爸会同意吗,毕竟我是晴婷的老公。” 周欣茗白了叶凌飞一眼,带着几分娇嗔道:“美得你,你以为我要干什么,把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告诉我爸爸,你简直是在做梦,我可告诉你,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是,是,我误会了。”叶凌飞这才知道自己搞误会了,周欣茗并不是因为决定跟自己才要去见他爸爸。叶凌飞呵呵笑道:“欣茗,既然不是为这件事情,那你又为什么呢?” “为了晴婷不伤心,更不想望海市乱起来,我要把你从这件酒斗殴事情中脱离关系。”周欣茗很认真地说道,“我现在就去见我爸爸,告诉我爸爸现在社会治安不好,需要让我爸爸出面主打黑社会。这样以来,我就会借机把这次事件归为黑社会案件。我们早就盯黑皮,就是没有机会一下子抓住他,这次正好给了我们机会。我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抓住黑皮,告他组织黑社会罪,然后淡化这次事情,重点打击黑皮及其团伙,这样以来,就没有人会怀疑到你的头了。” “那就是说你爸爸会包庇我。”叶凌飞不合时宜地说道。 这句话气得周欣茗直瞪眼睛,怒道:“你这家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什么叫我爸爸包庇你。我告诉你,我爸爸嫉恶如仇,要是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你干的话,他会亲自安排抓你。咳,我从来没有骗过我爸爸,就这一次。” “但是那些人都是我打伤的,要是那些人提到我呢?”叶凌飞问道。 周欣茗笑了起来,她摇着头道:“叶凌飞,如果我不是了解你的底细,我也不会相信这件事情是你干的。一个人打伤了百人,这话说出去有谁会信?”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