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得寸进尺

藏娇都市 20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570字
叶凌飞一大早就起了床,洗漱完毕,穿着一身DID运动服,敲了敲白晴婷卧室的房门。 “起床尿尿了。”叶凌飞嘴巴贴着房门小声说道,“老婆,不要尿床了。” 白晴婷还在睡梦中,隐约听到敲门声,迷迷糊糊起床,打开房门,看见叶凌飞一脸坏笑站在门口。 “干什么啊,现在才六点半,你就吵我,再让我多睡一会。”白晴婷睡眼惺忪,深深的乳沟从睡衣敞开的领口露出来,被叶凌飞瞧个正着。叶凌飞使劲儿吞了几口唾沫,强压把白晴婷搂在怀里好好爱抚的冲动,笑道:“老婆,出去跑步啊,你看这早晨的天气多好,最适合锻炼身体了。” “人家还没睡醒呢,我这些天很累,难得睡个好觉,你不要吵我。”白晴婷打着哈欠,半睡半醒推着叶凌飞到外面,紧跟着把房门又关了。 叶凌飞无奈,只得自己一个人出去跑步。 当他跑完步,回到别墅时,白晴婷已经坐在桌子前,右手捏着小勺搅动着面前咖啡,她的左手翻看着报纸。 “老婆,起床了啊。”叶凌飞走到白晴婷身边,正想坐下,却看见白晴婷捏着鼻子,抱怨道:“你一身汗味,快去洗澡。” “这叫男人味,难道你不喜欢?”叶凌飞故意凑近白晴婷身边,就在白晴婷发火之前,突然亲了白晴婷粉嫩的脸蛋一下,紧接着小跑了楼。 “这家伙,总是这样。”白晴婷娇嗔道。 叶凌飞了楼,先洗了一个澡,回到房间后,给野兽打了一个电话。他刚才出去跑步的时候。已经考虑清楚要回老家看一眼,他回中国已经大半年了,也是时候回老家到自己双亲的坟前拜祭了,当然。叶凌飞还有另外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离开望海市,让他考虑清楚以后如何能既和白晴婷结婚、又能让李可欣继续保持目前的关系。 在电话里,叶凌飞让野兽暂时先放下陆雪华的事情,陪自己回趟老家。和野兽打完招呼后,叶凌飞才换了一身衣服下了楼。 “老婆,我有件事情和你商量。”叶凌飞坐在白晴婷身边,右手很自然搂住白晴婷的蛮腰。白晴婷看了看正在收拾客厅的吴妈,低声说道:“吴妈在。你不要动手动脚地。” “这有什么的,咱们都是夫妻,小两口亲热有什么不对的?”叶凌飞没有松开手,相反,右手悄悄地摸到了白晴婷的右胸,轻轻揉捏着。白晴婷没有任何拒绝地动作。脸颊泛着涟漪一般的红韵,脸蛋粉嘟嘟的,煞是好看。 “你就是一个大色狼。”白晴婷小声娇嗔道,“你就喜欢得寸进尺。” “老婆,这有什么啊,男人不色,绝对不正常。”叶凌飞占尽了便宜。不免小得意起来,左手拿起白晴婷只喝了小半口的咖啡,轻抿一口道:“噢,老婆。我想和你说件事情。” 白晴婷一直用眼角余光望向正在客厅收拾的吴妈,就怕吴妈注意到叶凌飞的手正放在白晴婷某个敏感的部位,但好在吴妈一直没望向这边,这稍微让白晴婷心安一点。她听叶凌飞有事情和自己说,微微侧了侧脸,一双如秋水一般清澈的秀目看着叶凌飞,嘴唇轻动。轻声问道:“什么事情?” “你看我和你要结婚了。虽说我没父母,但我父母的坟还在老家。我打算回老家一趟。祭拜祭拜我地父母,顺便和我父母提提你。怎么说你都是我叶凌飞的媳妇,都需要告诉我的父母一声。” 叶凌飞这句话倒提醒了白晴婷,白晴婷知道叶凌飞没父母,但叶凌飞的父母埋在何方她却不知道。白晴婷点了点头,赞同道:“也好,我恐怕年前没有时间,这马就要年终总结、规划,我会很忙,要不等过完年,我陪你一起回老家。” “不用这样,我只是回去看看老家变成什么样子。再说,早晚我会带你去看看我老家的样子,你何必急在一时。我想好了,明天就回老家,可能待一个星期左右,会在年前赶回来和你过年。” “这样也行。”白晴婷没有多想。 “还是老婆好,来亲一个嘴。”叶凌飞又露出无赖的笑容来,就打算和白晴婷亲个嘴。白晴婷却用手堵住叶凌飞地嘴,呵呵笑道:“你想得美。”说着,她站起身来,“我和欣茗约好去买衣服,我看你也不喜欢逛街,你就留下来准备。” “我也没什么准备的。”叶凌飞没有亲到白晴婷的小嘴,颇为失望,他也站起来,说道:“我就打算去买一张火车票,这年头坐火车总是很安全,比汽车强多了。 叶凌飞真打算坐火车回去,从望海到南竹市至少有四百多公里,要是开车去的话,得累死。更何况叶凌飞还想体验下坐火车的感觉,这人都这样,做惯飞机了,却突然想坐火车体验下。这就像时下有很多人,吃惯了大鱼大肉,突然怀念起当初的窝窝头了,据说那玩意目前市场很不错。 等白晴婷出了门,叶凌飞本想立刻买火车票,忽然想起自己不知道该做那趟火车去南竹。本想打电话给火车站,但随即想到与其打电话给火车站问讯处还不如直接问问于婷婷,那可是南竹人,怎么回南竹,于婷婷一定很清楚。 没想到打电话给于婷婷却得到了一个让叶凌飞颇感意外的结果,于婷婷竟然还没回家,而且也是要坐明天地火车,现在,于婷婷就在火车站排队买火车票。 从电话里才知道,于婷婷考完试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参加了一个短期编织培训班,这样耽误了一个多星期。 “一起回南竹好了,我也想回南竹。”叶凌飞说道。“你在火车站那边等我,我一会去找你。如果可以的话,帮我买三张卧铺票,我到那里给你钱。” “三张卧铺?”于婷婷不肯定问道。 “恩。是三张。”叶凌飞想到于婷婷可能身没带那么多钱,赶忙说道:“你先在那里等我,我一会就到。”
挂了电话,叶凌飞立刻离开家,开车直奔火车站而去。没想到刚到火车站,叶凌飞还没等找到空位把车停下来,他的电话就响起来。叶凌飞没理会电话,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停车位。 直到这个时候。叶凌飞才拿起电话,一看电话号码,这脑袋又大了起来,原来是纪雪那个小丫头打来的,而且一连打了三次电话。 “大叔,你干什么不接我地电话?” 叶凌飞刚回拨过去。还没等他说话,纪雪那如同豆子一般的抱怨就在电话里面响了起来。叶凌飞只得无奈地笑道:“我在找停车位,哪里有时间接你的电话。” “大叔是大骗子,我才不相信。”纪雪撒娇道,“大叔,你忘记你答应我什么事情了吗?” “当然,我怎么会忘记呢。”叶凌飞嘴这样说。但心里却后悔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这个小丫头,万一这个小丫头真达到了自己标准地话,那他不真得带这个小丫头去旅游。但转念一想,这事情不应该发生。像纪雪这样喜欢玩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达到要求。 “大叔,我的考试成绩出来了,我平均分90分,虽说没达到大叔的要求,但至少大叔也应该给我奖励,我可是很用功学习地。” 叶凌飞总算松了口气,只要自己不陪着纪雪出去旅游。其他都好说。叶凌飞笑着答应道:“好。我考虑给你奖励,但不是现在。我要出差,可能要过个十天半个月回来,等年后再说奖励地事情。” “大叔骗人,我就知道大叔是大骗子,欺负我的感情。大叔你不感觉羞耻吗,欺骗我这么小地女孩子。”纪雪这番话说得叶凌飞无语,叶凌飞暗暗郁闷道:“我什么时候欺骗你的感情了,还要我感觉羞耻。咳,现在的小女孩子都想啥呢。”叶凌飞心里这样想,但嘴却没如此说,“小丫头,我和你说真的,我真要出去几天,年前够呛能回来。这样好了,等年后,我给你打电话,我给你多买点好吃的和好玩的东西。” “我不要那些东西,大叔,这奖励先欠着,等我想到地时候再和你要。”纪雪呵呵笑道,“大叔,我还要告诉你,过完年我就十七岁啦,应该可以谈恋爱了。” “十七岁还没成年呢。”叶凌飞纠正道,“你还是小孩子,干什么着急谈恋爱。” “不是啦,我是怕大叔被人抢走了。”纪雪说完,又呵呵笑道:“大叔,我和你开玩笑,记住,你欠我一个奖励。” “知道了,我现在有事情,不和你闲聊了。”叶凌飞说着不管纪雪同不同意,挂了电话。 叶凌飞走进售票大厅,这一走进去可吓了叶凌飞一大跳,就看见偌大的大厅被排队买票的人挤的满满的。虽说叶凌飞也想到这过年买火车票的人会很多,但没想到会多成这个样子,真是不来火车站,不知道中国人这样多。 “来,让个位置。“叶凌飞一看这大厅有八个售票窗口,每个售票窗口都排起了曲曲折折地长龙,他只好用力挤进去,想能在人群中找到于婷婷的影子。但在如此多的人群里,哪里找到于婷婷,叶凌飞挤了半天,搞得满头大汗,也没有发现于婷婷的行踪。 不得已,叶凌飞只好打电话给于婷婷,询问她在哪里排队。俩人即使在打电话的情形下,叶凌飞也是花费了很多时间才在第三号窗口发现于婷婷。 就看见在于婷婷身前至少还有二十多人,而在于婷婷身后排着无数的人。这队伍排的很紧,几乎要人贴人。叶凌飞刚挤到于婷婷身边,就看见排在于婷婷身后地那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正用力向于婷婷身前靠,而于婷婷十分不情愿,都是极力让开,但于婷婷一让,那男人又靠近。一旦于婷婷转头看他时,那男人又会稍微向后靠。 叶凌飞一把揪着那个男人的衣服领子拖着就走,连一句话都没有,于婷婷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是看着。而那些排队的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把目光投向这边。 “给我让开一条道。”叶凌飞对着那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买票地人喊道,“谁要是拦着我,后果自负。” 人就怕横的,这些人一听,没地方也要挤出地方,果真应了那句话,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即使看起来挤得连苍蝇都飞不进来的大厅,转眼就让出一条宽敞的大道。 “哥们,怎么了?”那男人两手一直抓着叶凌飞的右臂,嘴里糊涂地问道。 “你不想在这里被我打死,就给我闭嘴。”叶凌飞青着脸吼道。那男人也不知道是害怕了,还是感觉到刚才做了亏心事,被叶凌飞一吼,就闭了嘴。 叶凌飞揪着那男人地衣服领子到了大厅外,松开右手,就是一脚,正踹在那男人地小腹,一脚把男人踹到地。叶凌飞紧跟着又过去,对着那个男人的下身就是两脚,踹得那个男人缩在地不能动弹。 “妈地,你刚才干什么呢,是不是找死。”叶凌飞打完了,才问道。 “我没…..没干什么。” “你还嘴硬。”叶凌飞又是一脚,正踹在那个男人的脸,就这一脚踹的那个男人鼻口窜血,叶凌飞冷冷说道:“你清楚你刚才干什么了,你给我记住,不要让我在望海市再看见你,我看见你就打你一次。”说着,叶凌飞从身拿出两百块钱,扔在男人脸道:“这是给你的医疗费,今天我心情好,下次就没这样幸运了。” 叶凌飞正要转身,就看见迎面有一位身穿警服的男人走过来,还没等那男人问话,叶凌飞就摆手道:“没你事,我就是看他不爽。” 叶凌飞这句话说得那叫一个狠字,就在那警察愣神之际,叶凌飞已经走进大厅。那名警察扶起地那个男人,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这男人窝囊惯了,最害怕像叶凌飞这样的狠角色,虽然被人打了,但却不敢说出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