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保姆(一)

藏娇都市 2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2372字
叶凌飞知道自己和周欣茗这“梁子”算是结下了,出了警察局,叶凌飞将唐晓婉送回家之后,才开车回到公寓。 一下午没有吃东西,叶凌飞感觉肚子饿了,打开冰箱门,里面除了方便面就是啤酒。“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应该考虑雇个保姆。”叶凌飞想着取出两包方便面,又方便面。 有了雇保姆的想法后,第二天一大早,叶凌飞就找了一家家政,要找一名保姆。要求保姆必须勤快,能做一手好菜,临末叶凌飞加一句:要女得,人不能太难看。 结果家政公司介绍了两三位保姆,要么是难看要命,要么是人勤快,但饭菜做得不好,叶凌飞一一否决。 “这个年头,难道找一个保姆真得这么难?”叶凌飞心中颇为失望,本想找一个保姆,以后不需要自己收拾家和做饭。之前,他有钟点工秦瑶,但钟点工毕竟是钟点工,怎么都比不保姆。再加秦瑶又打电话给叶凌飞说她已经不干钟点工了,现在又找了一份更好的工作,电话里面秦瑶没有透露到底是什么工作,叶凌飞也没有问。 从这家家政公司出来,叶凌飞走天桥,准备到对面的停车场取车,当走到天桥中央,就看见一名头发凌乱的女子坐在地,面前摆着一个小破碗,几张破旧的一元钱丢在小破碗里。 那女人穿着一身很土气的衣服,看起来有些脏,脚是一双板鞋。虽然女人脸很脏,又被凌乱的头发遮盖住大半,但从女人身形判断,她年龄并不是太大。 叶凌飞停下,伸手从裤兜里摸出十块钱,扔进碗里。正要离去,听到那女人说道:“谢谢您,我会记住您的好心。” 一丝异样的感觉涌心头,叶凌飞说不出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应该是之前很少有乞丐这样说话。叶凌飞弯下身去,奇怪问道:“你身体并不残疾,为什么要乞讨呢?” 女人避开叶凌飞的眼睛,声音沙哑说道:“我没有办法赚钱,只好乞讨,想先有钱吃饱肚子。” 听这女人的口音并不是本地人,叶凌飞接着问道:“那你吃饱后,打算干什么,还乞讨?” “不!”女人很坚决回道,“我要继续找活干,我听人家说只要在大城市肯吃苦,一定能找到活干。我不要多少钱,只要能养活自己。” 这句话打动了叶凌飞,只要肯吃苦,就一定有活。人最怕什么,那就是丧失了斗志。叶凌飞思索片刻道:“会做饭吗?” “会,我在家时,天天做饭。” 叶凌飞点了下头道:“我想找一个保姆,只要会做饭,再就勤快点,帮我收拾家。如果你感觉能干得话,可以去我那试试。” “我能干,我一定能干。”女人兴奋地差点要给叶凌飞跪下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叶凌飞笑笑道:“不着急,你怎么都要收拾一下。”说着叶凌飞从身拿出两百元扔给那女人道,“这些钱,你拿去洗个澡,再换身衣服。如果可以的话,可以下午找我,我就住在白领公寓5楼3号。” 不怕我骗您。”那女人不敢相信这是真得,手握着钱,微微颤抖。
“我这人信第六感,我相信你的为人。”叶凌飞笑笑道,“我从未看走眼,希望这次也不会看走眼。” “我一定去,我这就去收拾,下午一定找您。”女人忙不迭地收拾,其实哪里有什么东西好收拾得,就是一个破碗。她把碗拿起,又要谢谢叶凌飞。这时,叶凌飞递给女人一张名片道:“万一找不到我,就打这个电话。我还有事情,先走了。”说着,叶凌飞从女人身前走过。 。。。。。。。。。。。。。。。。。。。。。。。。。。。。。。。。。。。。。。。。 这名女人叫张云,今年虚岁二十六岁,住在距离望海市大约一百多里的一个小村子。大约两年前,张云嫁到那个村子。开始生活还是很幸福,但结婚不过一年,她得丈夫就得急性病死了,按照农村的说法,这叫克夫,于是婆家人对这儿媳妇十分不好,婆婆动辄打骂,骂她扫把星,克死丈夫。 就在三天前,张云偷偷拿了家里十块钱,跑了出来。她听说大城市里到处都有活干,钱很赚,就来望海市。结果三天下来,根本没有找到活,钱也花光了,只好流落在街头。她本意想靠乞讨赚点钱,吃个饱饭,然后再找活,结果就遇叶凌飞。 张云欢欢喜喜拿着钱找了一家浴池,花了三块钱洗个澡。在澡堂里,她在水池里,连日来的疲倦一扫而空。温水浸着她丰腴的身体,张云右手在丰胸搓着灰,一想到能赚到钱,她心中充满了喜悦。 洗完之后,她又找了一个专门卖便宜衣服的店面,花了八十块钱买了一套衣服,这一打扮下来,和先前完全不一样。高挺地丰胸,浑圆的**,还有那丝毫不逊色城市女人的雪嫩皮肤。比起同龄女孩子,张云还带有成熟的美妇味道。 按照叶凌飞提供的地址,张云到了5楼3号。她没有敢先敲门,而是来回走了两遍,确认就是这里后,才轻轻敲门。 叶凌飞听到敲门声时,正在网和“别惹我”聊得火热。和那不知道到底是男是女的网“别惹我”说声抱歉后,叶凌飞从卧室里走出来,打开了房门。 “我……我来了。”张云有点紧张,结巴说道:不是来早了?” “没有啊,来得正是时候。”叶凌飞揉了揉肚子,中午还真没吃饭,又是吃方便面。他一进厨房道:“来,先做顿饭看看手艺如何?” 张云走进厨房,半天没动。叶凌飞很奇怪跟了进去,就看见张云都快哭出来了,两手干措在一起。叶凌飞拍着自己脑袋,呵呵笑道:“我倒忘记了,你是不是不会用这点东西啊。来,没有关系。”叶凌飞说着返回卧室,找了一大圈,划拉出一大堆说明来。一股脑将说明交给张云道:“你就看这些说明,如果不清楚的话,尽管问我。” 事实,叶凌飞那可是不下厨的主,让他说理论一套接一套,要是真让他下厨,还不如杀了他。要不怎么说,他只吃面和外卖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