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小飞已经死

藏娇都市 21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08字
叶凌飞和于婷婷去餐车吃午餐,而野兽和那名少妇则留在包厢里,这火车有卖盒饭的,野兽要了两份盒饭。本来叶凌飞也想留在包厢里吃盒饭,但野兽却一直对叶凌飞暗使眼色,叶凌飞心里明白野兽是打算在包厢里不干什么好事,他就拉着于婷婷去餐车吃饭。 要了两盘菜,叶凌飞又要了两瓶可乐,他和于婷婷就在餐车慢慢吃着。俩人这顿饭足足吃了半个多小时,于婷婷早就吃完饭,本想返回包厢,却被叶凌飞叫住,暗示于婷婷暂时先不要回包厢。 于婷婷也不傻,听出叶凌飞话外**的意思,她只好和叶凌飞又在餐车坐了十多分钟,才和叶凌飞慢悠悠返回包厢。 一拉开包厢的门,就看见野兽和那少妇正坐在叶凌飞的卧铺那里亲热呢。叶凌飞咳嗽一声,这才把两人分开。那名少妇赶忙把自己衣服整理一下,出了包厢。 “你这小子真是色性不改,什么地方都知道女人。”叶凌飞坐在野兽身边,拍了拍野兽肩膀道:“我就知道带你出来准没好事,得了,你在下面闹,我到铺睡觉去。咳,我可比不得你那精力,这还有八个多小时车程,我还是睡觉的好。” 叶凌飞说完,扭头对坐在对面的于婷婷说道:“婷婷,你也换到铺睡觉,让野兽这小子在下面闹去。” “嗯然是叶凌飞说话了,于婷婷很听话答应下来。叶凌飞帮忙。把于婷婷那下铺的被子和枕头换了过来,用手托起于婷婷粉嫩的臀部,帮着于婷婷到铺。而叶凌飞也爬到铺。 叶凌飞和于婷婷都是背对着。各自把脸转过去。也不管下面干什么,就睡起觉来。这一来,野兽更有恃无恐起来,等那名刚从厕所回来地少妇一走进包厢里,野兽就拉到叶凌飞的下铺,两手乱摸、嘴巴直亲那少妇保养的还不错地脸蛋。 这年头就是这样,有很多看起来很荒唐地事情发生。 叶凌飞一觉醒来,已经是晚八点多了,虽说晚饭没吃。但叶凌飞感觉并不是很饿。他从铺下来,看见下铺野兽正和那名少妇搂在一起睡觉。而于婷婷已经起来了,正躺在床看。 “野兽,收拾一下。快要下车了。”叶凌飞推了一把野兽,野兽迷迷糊糊从床爬起来,揉着还没睡醒地眼睛,看着叶凌飞道:“老大,很困啊。” “少废话,快收拾东西。”叶凌飞说完就走出包厢,洗了洗脸。他又返回包厢。坐在下铺望向窗外,很快就到南竹了。又要回家了,叶凌飞心里有着说不出来复杂的感觉。他脑海中又浮现那个飘动的红丝带,还有那一直回荡在耳边的笑声。 火车是在晚九点到南竹火车站的,叶凌飞和于婷婷走在最前面,野兽和那名少妇走在后面,跟着人流一直出了火车站。 于婷婷刚一走出火车站,就看见她的父亲正在等她。于婷婷和叶凌飞小声说道:“叶大哥,我爸爸来接我了,我先走了,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叶凌飞点了点头,道:“好的。” 于婷婷拖着自己沉重的行李,走向她的爸爸。 而野兽那边,野兽和那名少妇互相留了电话号码,没想到只不过在路十多个小时,俩人就依依不舍。 现在只剩下叶凌飞和野兽俩人,野兽点了一根烟,抬眼打量火车站四周,不确定问道:“老大,你就是生长在这里地?” “我是曾经在南竹读。”叶凌飞嘴里叼着烟,边走边说道:“野兽,你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我一生中最恨的地方是哪里吗?” “好像是你家乡。”野兽不肯定说道。 “对,我的家乡就是属于这个小城下属的。走,我们先找个宾馆住下,我会慢慢给你介绍我地过去。”叶凌飞说着招手叫来一辆出租车,他和野兽了车之后,叶凌飞对司机说道:“南华酒店还在吗?” “当然在了,南华酒店是我们这里最高档的酒店,先生,你曾经来过南竹?” “果然还在。”叶凌飞点了点头道,“不仅来过,而且还很熟。”他没有多说,只是让司机送他们去南华酒店。 出租车停在南华酒店门前,叶凌飞下了车,并没有立刻进入南华酒店内,他站在酒店门口,凝望南华酒店足足十几秒。野兽不明白叶凌飞为什么不进去,问道:“老大,你怎么了?” “这里曾经是我一个梦想,我记得我曾经就站在这间酒店的门口,对自己说,我将来一定要住在这里。”叶凌飞自嘲一般笑道,“那时候,我身没有一分钱,能进入南华酒店是我最大的梦想。”紧跟着,叶凌飞又微微叹口气,他拍了拍野兽的肩膀,说道:“兄弟,有句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生真得反复无常。”叶凌飞说完这句话,迈步走进酒店。 叶凌飞和野兽办理了入住手续,各自要了一间酒店的贵宾房。洗完澡后,叶凌飞拿着酒店地电话给白晴婷打了电话,告诉白晴婷自己已经到了南竹。 不知道为什么,叶凌飞现在有了牵挂。虽说他和白晴婷刚刚分开不久,但心中却对白晴婷有了牵挂。 第二天一大早,于婷婷地电话就打过来,她询问叶凌飞住在哪里。当得知叶凌飞住在南华酒店后,于婷婷立刻赶了过来。 叶凌飞没带野兽出来,这里是南竹市,虽说叶凌飞离开这里至少七年了。但南竹市变化并不是很大,和叶凌飞记忆中的南竹市相差不大。他只和于婷婷出了南华酒店,至于野兽。早就迫不及待打电话给那名刚勾搭地少妇。要偷欢了。 叶凌飞和于婷婷在南竹溜达了大半天。这南竹市不大,转悠半天也就差不多了。叶凌飞重游故地,仿佛一切都在昨天发生,他还记得自己在学校里被欺负,记得学校外地小吃,记得自己为了省钱从学校步行到车站,一切、一切都在昨天发生一般。 但是,现在的叶凌飞早非当年那个穷酸的小子,物是人非。虽说这里还是南竹市,但在现在地叶凌飞看来,这座城市对自己如此陌生,陌生地如同他从未来过这里。 从南竹市通向南阳村只有一趟客车。而且那趟客车并不进入南阳村,因此南阳村是在大山里面,一直到现在村里地路都没有修好。作为南竹市最贫穷的村子,南阳村一直都是南竹市每年的扶助对象,虽说政府年年在工作报告里说要帮助南阳村脱困,但直到现在,南阳村还是最穷的村子。 叶凌飞在南竹市只待了两天。就决定回南阳村。虽说在叶凌飞心里。他恨那个生他的地方,但他毕竟要回去。回去拜祭他父母的坟。 从南竹市租了一辆奥迪,叶凌飞亲自开车,载着野兽和于婷婷踏了回南阳村的路。这一路,叶凌飞都保持着沉默。 行驶了四个多小时后,柏油马路没有了,只剩下坑洼不平的土路。 “老大,还有多远啊。”野兽从车里向外面看着四周都是望不见边际的大山,心里打怵道:“我现在**都被颠疼了,我就怕等到南阳村,我地**要被颠成两瓣了。” “野兽,再忍忍,很快就到了。”叶凌飞说道,“这破路我离开时,就这样,现在一点没变。”
于婷婷坐在副驾驶座,这一路,一直都把目光投向叶凌飞脸。只是碍于叶凌飞一直没说话,她才没说话。现在听到叶凌飞开口说话了,于婷婷赶忙问道:“叶大哥,你是不是生病了,从南竹市出来时,你的脸色就不好。” 叶凌飞摇着头道:“婷婷,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老大,我看你脸色真不好。”野兽这时候也发现叶凌飞脸色惨白,他插嘴道:“要不我开车。” “我说过了,我没事。”叶凌飞重复一遍道,“你们不要担心我。” 于婷婷和野兽都沉默了,没有再说话。 当这辆奥迪车出现在南阳村时,引起村民的围观,南阳村是一个贫穷村,突然出现一辆汽车,怎么能不引起村名的围观。 叶凌飞一直把车开在村东头一户孤零零破旧地三间平房门口,叶凌飞打开车门,下了车。 推开破旧的铁门,叶凌飞迈步走进院子里。 就在叶凌飞刚走到院子中间时,平房的房门开了,从屋里走出一位年纪七十多岁的老头,那老头穿着破旧的衣服,裤子打着数不清的补丁。 叶凌飞一看见这老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老头磕了三个头。 “杜爷爷,我是小飞,我来看你了。”叶凌飞此刻泪如雨下,两行泪水夺眶而出。就这场景,当时把跟在叶凌飞身后的野兽给惊住了。在野兽心中,叶凌飞是一个真正地硬汉,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流泪。但没想到叶凌飞会给一个老头下跪,更让他想不到地是叶凌飞还会流泪。 “小飞,真得是小飞。”那老头就是杜顺,杜顺一看见叶凌飞,赶忙走了几步,弯腰扶起叶凌飞,激动的连连拍着叶凌飞地肩膀,连声说道:“小飞,你怎么回来了。” “我来看您老人家。”叶凌飞高出杜顺一个多脑袋,他低着头,脸淌满泪水,说道:“杜爷爷,谢谢您。”说着,叶凌飞又要跪下去。杜顺赶忙扶住叶凌飞,连忙说道:“孩子。快进屋坐,外面太冷,别冻着。”他向叶凌飞身后望去。看见于婷婷和野兽。连忙招呼道:“孩子。快进屋住。” “野兽,把车里的东西全搬进去。”叶凌飞扭过头,吩咐野兽道。 野兽答应着,返回车前,把从南竹市买的饮料、食品等等十几箱全拿出来。这时,一些南阳村地大人和小孩都闻讯赶到杜顺家来,他们都想知道到底是谁开着车来南阳村。 叶凌飞走进杜顺的家里,破旧的房子没有收拾,墙是用纸糊着。土炕铺着地炕席也已经破地不成样子。杜顺拿了一条打着补丁地褥子,铺在土炕,嘴里连连说道:“小飞,你回来也不提前说声。你看我这家还没收拾。” “杜爷爷,你和我不要客气了。”叶凌飞连忙扶着杜顺道,“您老人家坐着,不用忙活。”叶凌飞说着对于婷婷道,“婷婷,你找个地方坐,农村就是这样。” 于婷婷看了看那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的褥子。坐了去。笑道:“叶大哥,你不用担心我。” 叶凌飞对于婷婷微微点了点头。紧跟着扶着杜顺坐在炕。杜顺一脸憨厚的笑容,两手摸着叶凌飞的脸,连声说道:“小飞,你长大了,要是你父母看见你出息这样,不知道他们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叶凌飞坐在杜顺身边,微微叹口气道:“杜爷爷,我的父母也许更希望看见一个生活在这里的我,而不是现在的我。” 杜顺一愣,叶凌飞看见杜顺的表情,赶忙说道:“杜爷爷,不说这个。噢,对了,杜爷爷我给你邮的钱呢,你干嘛不盖个新房子,把家里收拾收拾。” “你说那些钱啊,我都拿去盖小学了。”杜顺笑道,“现在咱们地小学可好了,新盖的三层楼,里面全是新桌椅。校长说了,他打算去县城买一些回来,这样咱们这里的孩子就可以看了。小飞,校长说等你回来要好好谢谢你,是你帮了咱们这里的孩子,没有你,这些孩子可不能像现在这样读啊。” “杜爷爷,你把我给你地钱拿出去盖学校了。”叶凌飞愣住了,他的脸色看起来有点难看,带着抱怨语气道:“杜爷爷,那些钱是给你的,而不是给这个村子里。这个地方除了你,我不会同情和帮助任何人。” 杜顺叹了口气,拍着叶凌飞的手道:“小飞,我知道你曾经受得那些苦,但毕竟这些孩子是没罪的。咱们这里穷,当年大家没钱帮你,但怎么说,你也是这个村子的人。” “我是这个村子的人,哼,但是这里谁把我当成是这里地人了。我清楚记得我妈病重时候,我在村子里挨个人家借钱,那些混蛋哪个肯借我,甚至我都给他们跪下来磕头,他们也没有借我钱。这些混蛋,我记得他们一辈子。杜爷爷,我记得我爸爸病重时,我妈妈带着我也是这样借钱,明明他们有钱,却说没钱。有得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拿着一两块钱给我们。我和妈妈借遍了全村,除了从杜爷爷这里借到您当时仅有地五十块钱外,那些混蛋没有一个肯借钱给我们。”叶凌飞越说越激动,语气不免高了起来。 于婷婷赶忙伸手拉了叶凌飞一把,叶凌飞这才注意到自己情绪激动起来。他停下来,叹口气道:“杜爷爷,您老先坐着,我出去把东西拿进来。” 说着,叶凌飞扭头就走了出去。于婷婷靠近杜顺,解释道:“杜爷爷,你别叶大哥,他在外面受了很多苦。” 杜顺微微叹口气,说道:“孩子,你不用说了,我看着小飞长大,我当然了解这个孩子的脾气。说实话,也不能怪这个孩子。” “杜爷爷,我和叶大哥认识很久了,但叶大哥一直没和我说过他地过去,你可以和我说说吗,我很想知道叶大哥的过去是什么样的。” 杜顺看着于婷婷,又是一声长叹,张口说道:“孩子,小飞这孩子受得苦太多了……。。” 叶凌飞走出屋子,就看见门口聚了很多人,那些闻讯赶来的村民都想看看到底是谁开车来村子的。 叶凌飞现在变了很多,那些村民一时间还没看出来叶凌飞就是当年那个到处借钱的小男孩。叶凌飞可记得很清楚这些人长相,虽然隔了十几年,但他从未忘记过这些人的长相,在叶凌飞心中,这些人的样子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野兽正把饮料和食物搬进屋里,叶凌飞走了过来,没和那些村民打一声招呼,弯着腰搬起箱子来。 “小飞,这不是小飞吗?”一名五十多岁的女人认出叶凌飞来,经她一提醒,其他的人都想起来,连连说道:“唉呦,真是小飞啊,都长这么大了。” 几名妇女就准备围前来,却看见叶凌飞抬起头来,散发着野兽一般凌厉的目光,从面前这些人身扫过,他冷笑道:“各位,麻烦你们从我面前消失,我不想看见你们,过去的叶凌飞已经死了,是被你们逼死的。如果你们想找小飞的话,去他父母坟墓找,那是小飞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叶凌飞说完,抱着两箱饮料转身就走向屋子。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