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野兽的计划

藏娇都市 22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26字
野兽一方面和英国的狼牙总部联系,以确认野狼运送那批到泰**火的具体时间;另一方面,他着手完成叶凌飞交给他的任务。 在离开望海前,野兽雇佣的那名私家侦探已经把这段时间调查来的有关孟学智的情报交给野兽。根据那名私家侦探的调查,孟学智就在前天还和一名叫马凤云的富婆在望海大酒店幽会。 “果然是一个大混蛋,比我还要混蛋。”野兽看着私家侦探偷拍到的孟学智和马凤云一起走进酒店的照片咧着大嘴笑骂道,“不过这样也好,给了我机会,你那漂亮的女朋你不要,我可要。” 野兽走出自己住的酒店房间,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陆雪华所住的那个小区。等到了陆雪华的家楼下,野兽并没有楼,而是按照叶凌飞提供给他的陆雪华的电话号码给陆雪华打了一个电话。 “请问您是陆小姐吗?”野兽问道。 “你是谁?”正在新亚集团班的陆雪华突然接到这个陌生电话,不免警觉起来,她警惕地问道。 “我是马凤云女士的委托人,马女士您知道吗?”野兽故意压低自己声音,谁也想不到五大三粗的野兽说出来的话颇有点斯文人的味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本领,这野兽外表看来是一个粗人,但实际却是聪明的很,不然也不会成为狼牙组织里仅此叶凌飞的二号人物。他故意用另外一种腔调说话就是不想让陆雪华知道他真正的声音。 陆雪华怎么能不知道马凤云,那可是曾包养她男朋的富婆。一听到这个名字,陆雪华情绪就激动,如果不是在公司碍于身份,陆雪华说不定早就大骂这个女人无耻了。 “我知道,这位先生,如果您有什么事情尽快说完,我在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陆女士。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委托人希望你可以和你男朋分手。她认为你不适合你男朋,噢。请你别激动。我委托人有充分证据证明这点。大约十分钟后,会有人将证据送到你的手,那是我的委托人前天和你男朋幽会地证据,当然,碍于一些特殊地原因,我的委托人只能提供一些偷拍的照片,她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不想让你地男朋知道是她让您主动提出分手地。”野兽说着看了看手表,确认那名私家侦探差不多已经找人把照片送到新亚集团了。于是又说道:“陆女士,如果你方便的话,我想和你当面谈谈这件事情。我的委托人给你开出的价码是一百万,她是按照你和你男朋待在一起的时间计算。当然,这其中包括了你的补偿费。” “你告诉马凤云,别以为用钱就可以破坏别人的感情。我的男朋不会在和她一起的。”陆雪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地感情,对着电话喊道。 “陆小姐,麻烦您考虑清楚……。”野兽听到陆雪华挂断电话的声音,他这才把一直憋在嘴里的那口气吐了出去,连续深吸了几口气,嘟囔道:“妈的,真憋死我了。” 根据野兽的推测。只要陆雪华看见那些照片后。应该会立刻找孟学智当面问清楚怎么回事,现在该是找孟学智的时候了。 野兽这才来到陆雪华地家门前。按了按门铃,过了很久,才传来孟学智那懒散的声音。 “谁啊!” “我是陆雪华的同事,雪华让我来找你。”野兽撒谎道。 孟学智打开房门,看着站在门口的野兽,一脸茫然道:“你是雪华的同事,她为什么要你找我?” 孟学智这句话话音未落地,野兽就抬起膝盖对着孟学智的下身狠狠撞了一下,就这一下子差点要了孟学智的命。他两手捂着下身,瘫坐在地。野兽迈步走进房间,把房门一关,右手抓着孟学智地衣服领子像拖死狗一般拖到客厅中间,一把松开。 “雪华把你地事情都告诉我了,你这混蛋竟然敢作出对不起雪华的事情,今天就是她要我找你。”野兽瞪大眼珠子抬起右脚对着孟学智地下身又是一脚,疼得孟学智趴在地连声哀求道:“别打了,疼死我了。” “哼,小子,我可告诉你,陆雪华早就是我的人了,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她。我也看出来雪华对你小子有情有义不肯离开你,但你小子有钱养活她吗。你小子也不想想以陆雪华赚的那点钱怎么够买房子,不怕告诉你,那些钱都是雪华从我这边拿的。本来,我不想管这件事情,但这几天雪华总是哭哭啼啼的,就和她床都不爽,你说这些是不是你的缘故。我可告诉你,你要么和陆雪华分手,要么就和那个女人彻底分开。我不管怎么样,你必须尽快解决这些乱事。我可不想看见雪华整天拉丧个脸和我床,混蛋小子,听明白我的话了吗?”野兽说着又是一脚踹在孟学智身。 孟学智这时候明白过来,敢情这男人是包养了陆雪华。就因为陆雪华和这男人床时拉丧着脸,这男人不爽才找自己麻烦。 孟学智心里这个窝火,原来陆雪华一直都给自己戴绿帽子。这男人就是这样,允许自己玩女人,但一听说自己的女人给他戴了绿帽子,那是火冒三丈。孟学智虽说游手好闲,当小白脸,但他一直都认为陆雪华是个干干净净的女人,才一直都下不了决心离开她。现在才知道陆雪华根本就不是好东西,心中恨得牙根都痒痒,恨不得现在看见陆雪华就暴打她一顿。 但他却不敢在野兽面前表露出来,他害怕这个陌生男人再打他。连忙点头道:“我知道怎么办,我知道怎么办了。” “你自己看着办。”野兽抛下这句话,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孟学智躺在地半天起不来,他这下身被野兽打得不敢动弹,孟学智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废了那东西。 野兽一走下楼,忍不住大笑起来。自己这计策绝对是天衣无缝,这陆雪华和孟学智就算不分手也得吵翻天。
事情果真如野兽所料想那般。陆雪华在收到那些照片后。再也忍不住了,急匆匆地从公司请假回来,想当面质问孟学智这是怎么回事。却没想到。这陆雪华一回家。刚把照片拿出来质问孟学智时,憋了一肚子气的孟学智根本连解释都没解释,就对陆雪华大声质问她和那个男人是怎么一回事。陆雪华哪里有男人,在被孟学智大声质问一通后,误会孟学智因为被自己发现他和那个富婆还有来往,才诬陷自己,不免气愤地说了几句孟学智。孟学智刚才差点被人给废了,现在又听到平日里温顺的陆雪华说自己,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声骂起来,最后竟然动手打了陆雪华。 陆雪华哭着跑了出去,而孟学智则继续破口大骂。 野兽一直都守在陆雪华家附近,这个结果已经在野兽的预料中。他看见陆雪华哭着跑出来,也跟了去。 野兽跟着陆雪华一直来到海边,陆雪华坐在海边一个劲儿地哭着。野兽这小子下了车。故意在海边转悠,却没第一时间到陆雪华身边。大约晃荡了十几分钟,野兽也走向陆雪华,一边走,还一边拿着电话装做打电话道:“哎呀,怎么回事,什么凌海大街。我怎么不知道在哪里。” 他走到正在抽泣的陆雪华身边。装做询问地方地问道:“请问哪里是凌海大街?” 陆雪华抬起全是泪水的脸,抱歉道:“对不起。我没听说过那个地方。” “你是骗我,哪里有那个地方。哼,等我找到你,有你好看的。”野兽对着电话逼真喊着,然后挂了电话。虽说他明知道眼前的就是陆雪华,还装做猛然看见熟人一般,自己打量着陆雪华地脸,不确定地问道:“你是不是在新亚公司班?” 陆雪华愣了,她不认识面前这男人,随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你姓陆,叫什么呢,让我想想,啊,我记起来了,你叫陆雪华。” 陆雪华这次更加吃惊,不免警觉起来,她停止抽泣,擦干眼泪,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地名字?” “真巧啊,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野兽装出惊喜的样子,他一**坐在陆雪华身边,笑道:“我和你们公司组织部部门经理叶凌飞是铁哥们,我刚从英国回来时,曾经去过你们公司找他,刚巧看见你,叶凌飞就给我介绍你了。可能你对我没印象,所以不记得我了。我刚才看见你时就感觉眼熟,不敢确定。” 陆雪华一听这男人提到叶凌飞,心里刚才产生的怀疑就消失了。既然是叶凌飞地朋,那他认识自己也没有好奇怪地。出于礼貌,陆雪华点了点头道:“真的很巧。” 野兽一看陆雪华相信了他话,也知道陆雪华放松了对自己警惕,他故意问道:“你怎么哭了,难道受委屈了。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出来,怎么说你都是我大哥叶凌飞的朋,我一定会帮你的。” 陆雪华微微地摇头,说道:“谢谢你,我没事情,只是突然想起一点往事,忍不住哭了起来。” 野兽早就料想陆雪华会这样说,他并没有感觉意外。野兽哈哈笑道:“女人总是喜欢多愁善感,要我说女孩子哭是可以的,但应该在自己老公那边哭,而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哭,不然要老公干什么。” 野兽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陆雪华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恰恰这也是野兽希望的,要是陆雪华突然不哭了,那野兽所做的努力不是付之东流了。他故意劝解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说错了什么话,也许你去找你老公更好,他能安慰你,女孩子现在最喜欢的就是自己老公,男人就应该保护女人的。” 野兽那是越说,陆雪华哭得越伤心。看见陆雪华哭地越伤心,野兽就越开心。野兽心里暗暗称赞自己道:“以前光看老大玩这套,没想到我也有这本事。” 陆雪华最后那是泣不成声,野兽一看这也差不多了,如果再说下去势必适得其反。想到这里,野兽没再说下去,而是安慰道:“好了,我不说了。要不我陪你喝酒,酒这东西很不错,人在伤心的时候痛快地喝一通,然后把心里怨气发泄出去,就会变得轻松。” 要是平日里的陆雪华绝对不会相信这番话,但现在的陆雪华那是情绪激动,恍恍惚惚,不自觉之间竟然相信了野兽。再加她对叶凌飞的信任,对野兽没有任何戒备心里,果真和野兽去喝酒了。野兽这家伙那也是成精了,怕陆雪华有任何担心,故意找他住的大酒店地餐厅喝酒,这里是高档场所,陆雪华更相信野兽没安什么坏心。 陆雪华哪里会喝酒,只喝了几杯,就感觉头晕晕的,这话也多了起来。要说这女人啊,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陆雪华完全没对野兽有任何怀疑,把肚子里的委屈一股脑说了出来。 野兽没想到从陆雪华嘴里听到的孟学智比他所知道的更加混蛋,不仅当小白脸,还从陆雪华这边拿钱,心里对陆雪华这位女孩子更加同情起来,一个女孩子不仅要养房子还要养活她那名当小白脸的男朋,可想而知陆雪华所担负的压力。 野兽边劝解,边劝陆雪华喝酒,当中还当着陆雪华地面给叶凌飞打了一个电话,让还在南竹地叶凌飞劝劝陆雪华。叶凌飞再接到野兽的电话后,就知道这小子有了办法,就帮野兽地忙,在电话里劝解一番,这下子陆雪华更深信无疑了,一边说着,一边喝酒,很快就把自己灌醉了。 野兽看着醉倒在餐桌的陆雪华,点燃了一根烟,他嘴角带着笑容,显然对于自己这个计划十分满意。 抽完这根烟,他起身结了账,搀扶着酒醉不醒的陆雪华走出了餐厅。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