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没人能动我兄弟

藏娇都市 22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637字
酒店房间里,陆雪华素面朝天躺在床,野兽脱了个精光在浴室里洗澡。dushu001.com 对于野兽来说,带陆雪华回房间是一个意外,这本来没在野兽的计划之内。按照野兽的当初设想,野兽把喝醉的陆雪华送回家里,再一次刺激孟学智,但就在他搀扶陆雪华出了餐厅时,又突然改变了想法,把陆雪华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野兽光着身子走出浴室,一直走到床边,目光从陆雪华的脚一直扫到陆雪华那漂亮的脸蛋。 “我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卑鄙?”野兽破天荒一般感觉自己这种做法实在卑鄙,竟然想趁陆雪华喝醉时,发生性关系。要知道按照野兽的身份,找一个女人发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现在野兽面对陆雪华时产生的却不是人性中最本能的发泄,而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暖暖的感觉。 在野兽看来,陆雪华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好女孩子。仅仅是因为和男朋长久的感情,就一味迁让,甚至于再得知男朋一直充当小白脸的情况下,还能忍受她男朋,只是希望男朋可以改过,重新做人。 但无疑这样善良的女孩子却又一次被打击了,而且还被男朋打了。这其中虽说是野兽搞的鬼,但从另一个方面说明陆雪华的男朋不是一个东西,心里没有半点悔过的意思。 “管他呢,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人。”野兽坐在陆雪华身边,右手轻轻摸着陆雪华滑嫩的脸蛋,嘲讽一般嘟囔道:“至少我比他男朋好多了,我会好好疼她,绝对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野兽心里涌起了一股责任感。他那颗早就失去对女人柔情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又蠕动起来。野兽在面对陆雪华时,并没有像对待平日那些女人一般,仅仅是为了发泄。 他动作很轻地拖去了陆雪华的衣服,即使过无数的女人,野兽也没有像现在这般激动。当陆雪华那雪嫩散发着少女弹性的**暴露在野兽面前时,野兽下身竟然高挺起来。他强忍心中那股暴虐地冲动,动作很轻地进入了陆雪华的身体。 陆雪华醒来时,头很痛。她右手揉着太阳**,慢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地是一张看似熟悉。但又不熟悉的脸。 陆雪华猛然从床坐起。看看眼身旁那还在酣睡的男人,第一反应就是揭开盖在自己身的被子,就看见自己下身**。事情并非如很多电视剧拍的那般,女人在看见自己躺在陌生的地方,第一反应就是揭开身的被子,再看清楚自己衣服还在时,长长吐了一口气。 陆雪华脑袋翁了一声。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一股悲愤之情涌心头。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命苦,本想全心全意爱一个男人,过平平淡淡地生活,偏偏这个男人不是东西,不仅当小白脸,在被她发现后。恼羞成怒诬陷她,还动手打了她。她只是感觉心中很委屈,想哭出来,结果又发生了这种事情。 陆雪华感觉自己被老天捉弄。不管身边这男人是早有企图和她发生关系也好,还是因为喝醉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关系,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地是她没有脸再活下去了。 陆雪华感觉十分绝望,为什么命运对她如此不公。陆雪华呆呆地走下床,没有对野兽说一句话,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着走进浴室。 随着浴室门被关。野兽也睁开眼睛。事情有点出乎野兽的意料。野兽本以为陆雪华在醒过来发现这一切后,会和自己大嚷起来。野兽早就想好了应付的措辞。就谎说他也喝醉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结果却不像野兽想的那样进展,陆雪华竟然在发现这一切后,没有任何反应,而是呆呆地走进浴室。 “难道去洗澡?”野兽屏气聆听浴室里面的声音,却没有听到水声。这让野兽十分不解,他慢慢坐起来,穿内裤,光着身蹑手蹑脚到了浴室门口,把耳朵贴在浴室门听着里面的声音,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一种不祥地预感涌了野兽的心头,他感觉陆雪华这女孩很可能要干傻事。野兽一想到这,脑袋就翁了一声,怎么说陆雪华都是叶凌飞地同事,叶凌飞亲自交代自己要让陆雪华断绝和孟学智之间的关系。要是这陆雪华出事了,叶凌飞一定会找我算帐的。 野兽想到这里,顾不得其它,右手抓住浴室门把手,用力一拽,浴室的门就被野兽硬拽开了。野兽向浴室里面一望,就看见陆雪华躺在浴缸里,右手手腕处有鲜血流出来,浴室的地面已经流了一大片。 “该死,你在干什么。”野兽冲进浴室,一把抱起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的陆雪华,抱到房间的床。他从床单撕下一条布带,绑紧陆雪华地右腕,阻止鲜血继续流淌下去。紧跟着敏捷地拿过来陆雪华的衣服,飞快地套在陆雪华身。刚抱起陆雪华打算送到医院里,马意识到自己也光着身体,这个时候时间就是生命,野兽顾不得穿厚衣服,下身把裤子套,身就是一件单薄的衬衫,抱起陆雪华就冲出了房间。 “放开我,让我死。”陆雪华声音微弱,在野兽怀里近乎哀求道,“我不想活了。” “闭嘴,一个好好的女孩子干什么要死。”野兽大嘴一咧,瞪着眼珠子到了电梯前,紧按电梯,半天电梯也没反应。他在听到怀里陆雪华发出微弱地声音后,急恼道:“我要你活下来。” 他再次按了一下电梯,还是如此。野兽气恼地抬起右脚对着电梯狠狠踹了一脚,那电梯门被野兽踹出一个凹型。野兽也不等电梯了。抱着陆雪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到了楼梯前,一口气下了十三层楼,狂冲出酒店。 “妈的,快送我到最近医院,如果送的晚了,我就干掉你。”野兽刚坐一辆出租车,就对那名出租车司机大吼道,这一声吼吓得那司机一颤抖,没敢多问。立马开动了出租车。 “你放开我….我…活着没意义。”这陆雪华虽说因流血过多。现在有些半昏迷,但她还是有一丝清醒,声音微弱地说道:“田……先生怨你,我……我求求你,你让我死…..死!” 这句话在野兽听来,就如同头被棒子重重一击。都是因为自己作出的这件事情让陆雪华想要去死。一想到陆雪华年纪轻轻,就要自杀。野兽心里这个后悔,自己就不应该做这种事情。 “我昨天喝多了,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野兽明知道自己现在还对陆雪华撒谎不应该,但他不得不继续撒谎下去。 “和….和你无关,是我…我地命不好。” “别说话了,我保证你会没事。”野兽拍了拍司机的座位。吼道:“开快点,你干屁呢,跟蜗牛一般。” 那司机叫苦连天,自己这车速已经够快了。要是再快下去,这超速是难免了。 当这辆出租车刚到医院门口,陆雪华已经完全昏迷过去。野兽抱着陆雪华冲进医院,要求紧急抢救。但很快一个新地问题出现了,陆雪华是B血型,恰恰医院暂时没有该种血型。要是从别地医院调入血液的话,至少要过一个多小时。而且别地医院还不见得有。现在陆雪华因为失血过多。急需输血。 野兽听到这个消息,把衬衫的衣袖一捋。说道:“我是型血,不用验了。她需要多少血,你们尽管抽。” 鲜红的血液从野兽体内源源不断地输入陆雪华的体内,因失血过多而昏迷地陆雪华慢慢地苏醒过来,当她醒过来第一眼看见地却是野兽那张惨白的脸。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户照进病房,陆雪华缓缓睁开眼睛,她看见自己躺在病床,在她床边趴着野兽,一丝暖流流进陆雪华的心里。陆雪华眯着眼睛,抬起右手,轻轻推了推床边趴着的野兽,轻声说道:“你休息去。” 野兽睁开眼睛,那张因为输血过多的脸**一丝惨白的神色。野兽一看见陆雪华醒过来,脸露出憨厚地笑容,咧着嘴笑道:“你总算醒了。” “我不会自杀了,事情都过去了。”陆雪华低声地说道,“我并没有怪你,你不用这样对我。” “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喝那么多酒,不然就不会发生这样地事情。”野兽一脸愧疚地说道,“我很想补偿你,尽我最大可能补偿你,你希望我做什么,尽管说。” “我一切都很好,不需要你补偿我。你为我做得事情已经够多了,从未有人对我像你这样好,谢谢你,田先生。”野兽站起来,转了转脖子,带着苍白地笑容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你饿不饿,我为你买早餐去。” “不了,谢谢你,我只想一个人静静。”陆雪华把头转向窗户,低声地说道:“有些事情我想自己一个人好好地想想,田先生,麻烦你出去一下好吗?”
兽答应一声,慢吞吞地走出了病房。 陆雪华从床头拿过来自己的电话,她看看了来电显示,面并没有一个电话。带着失望,陆雪华把手机又放在床头。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一名女护士推着小车走进病房。那女护士一边为陆雪华检查身体状况,一边羡慕地说道:“你那男朋对你真好,为你献了1500毫升的血液,真不敢相信他现在还能自由活动。” “他不是我的男朋。”陆雪华纠正道。 那女护士感觉自己说错了话,忙不迭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再检查完之后。又推着车离开了病房。陆雪华又转向窗外,她心里一直都期望着手机能响起来,但手机一直都没响起来。 叶凌飞是接到野兽的电话,才返回望海市。他在南竹市和于婷婷玩了两天,然后转到德州市搭乘飞机返回望海市。飞机到望海市是下午四点,叶凌飞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白晴婷自己回望海市,而是直奔医院。 等叶凌飞赶到医院时,已经是晚六点。在电话里面,野兽已经把发生地事情告诉叶凌飞了。叶凌飞虽然抱怨野兽不应该胡来。但心里还是感觉自己应该帮野兽一把。他从野兽的口气中听出来野兽很后悔。甚至于对陆雪华十分担心。这让叶凌飞很吃惊于野兽也会对女人有感觉,这就是叶凌飞认为这次地事情说不定对野兽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野兽心里懂了点感情。 他没放下行李,就到了陆雪华的病房。野兽正站在病房门前等着叶凌飞,一看见叶凌飞来了,野兽赶忙把叶凌飞拉到一边,目光不住地望病房里面瞅。 “怎么了?”叶凌飞问道。 “老大。里面有一个熟女,好像是你地司,刚才她把我一顿臭骂,如果不是看在老大的份,我真想把这女人掐死。”野兽说道。 “难道陈玉婷来了?”叶凌飞皱了皱眉头,沉思片刻,说道:“她对陆雪华说了什么?” “到没说什么。只是把我一顿臭骂。再就是劝陆雪华离开她的男朋,她还说要帮陆雪华介绍男朋。” “我知道了,你小子这次事情做得过分了。陆雪华是一个好女孩,她不能接受你那一套。不过。话也说回来了,如果你小子真喜欢她的话,那倒是一件好事。这次,我来收拾残局。”叶凌飞拍了拍野兽的肩膀道:“你小子是不是也没休息好,我还没见过你会如此担心一个女人,没想到你还会为女人输血,这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你回酒店休息去。有什么事情我通知你。” 野兽点了点头。他相信叶凌飞会处理好这件事情。 叶凌飞看见野兽离开了,这才背着包推开了病房的门。 叶凌飞这一推开病房地门。就看见穿了一身黑色紧身毛衣地陈玉婷正坐在病床边。 “陈副总,你也在?”叶凌飞装做事先不知道陈玉婷在的样子,一进来,就惊讶地问道。 陈玉婷和陆雪华显然没有想到叶凌飞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叶凌飞去南竹市事先和陈玉婷请过假,按照叶凌飞地说法至少要在南竹那边待一个星期,所以当叶凌飞突然出现在病房时,让陆雪华和陈玉婷都感觉惊讶。 陈玉婷很快收起惊讶的表情,她冷漠地点了点头,用在公司那种腔调说道:“叶经理,你来得正好。” “我是听说雪华出事了,才急急忙忙地赶回来。”叶凌飞把包放在地,急走了两步到陆雪华床前,探问道:“雪华,你感觉怎么样了?” “叶经理,谢谢你关心,我没事。”经过两天调养,陆雪华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就是这心里还堵着慌,她一直都希望孟学智能打电话来。虽说孟学智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但自己现在也做了对不起孟学智的事情,双方扯平了。在陆雪华心里,对孟学智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地幻想,希望孟学智可以痛改前非,好好做人。这样以来,她会继续和孟学智生活下去,至于自己的这件事情,她不会对孟学智提起的。但可惜孟学智一直都没打电话来,心中那点希望也是逐渐破灭了,以至于心情并不是很好。 “叶凌飞,和我出去一趟。”陈玉婷对叶凌飞说道,叶凌飞点了点头,跟着陈玉婷到了外面。 “陈副总,你不要问了,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没等陈玉婷开口,叶凌飞就首先说道,“是我让野兽拆散陆雪华和她那个混蛋男朋的,但是我没想到野兽会干出这件事情。我现在只希望陆雪华没有事情,如果她需要什么,尽管告诉我。” 啪! 陈玉婷狠狠地给了叶凌飞一个耳光。在叶凌飞脸留下一个手掌印,陈玉婷声音激动地质问道:“叶凌飞,你知道你都干了什么,你是在毁了雪华一生,我没想到你这么卑鄙。叶凌飞没动,低声地说道:“陈副总,我想你有必要冷静一下。你说我毁了她一生,我这是在救她,不可否认。我的做法有些极端。但是我认为我没错。你现在要责怪的应该是孟学智那混蛋,这一切事情的根源都是他。至于野兽那方面,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野兽不是一个坏人,是我最好地兄弟。他地做法虽然不对,但并不代表他就毁了陆雪华一生。你不会了解当一个男人沉迷在女人当中时,他是想掩盖某些过去的事情。在野兽的心里。是没有女人地地位。他一直把女人当成工具,甚至于不惜把女人当成杀人武器。噢,也许我说的不恰当,但是我现在却看见了为了一个女孩子几乎把自己置入险地的野兽。你知道,野兽为了救陆雪华献出1500毫升血,那可是会要人命的。” “我不管这些,总之野兽伤害了雪华。我要去告他。”陈玉婷激动地说道,“让他受到惩罚。” “陈副总,我再次说一遍,野兽没有人能动他。只要我在一天,我就不允许有人能动他。”叶凌飞两眼放出两道骇人的厉光,陈玉婷从未想到叶凌飞会用这种骇人的目光看着她,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叶凌飞冷冷地说道:“就算是你也不能动他,如果你敢去告他,陈副总,请不要怪我不客气。为了我地兄弟。我不会手下留情。” 叶凌飞说完这句话,迈步从陈玉婷地身边走过。一直走到病房门口,回头看了陈玉婷一眼,这才推开门走回病房。 叶凌飞一走进病房,脸地表情就变了,他**一丝笑容,对躺在病床的陆雪华笑道:“雪华,那小子是我铁哥们,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如果你要怪地话,就怪我,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叶经理,不用了,我没怪过他,更不会怪你。”陆雪华摇了摇头,低声地说道:“这一切都是我惹出来的,我不会怪罪别人。” “你那男朋来了吗?”叶凌飞问道。 “不要提他了,我不想再谈感情了,我现在只想一个人生活,没有任何人打扰。”陆雪华说道。 叶凌飞一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好好保重身体。”说完,叶凌飞拿起自己的包,走出了病房。 叶凌飞走出医院,给野兽打了个电话。 “野兽,解决这件事情,我不想再听到那个名字孟学智,让他永远从这个世界消失。这是命令,我下达的命令。” “老大,陆雪华她怎么样,我怎么弥补呢?”野兽问道。“野兽,也许你和我都还有一些东西需要学,如何用普通人地心去看这个社会。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不要再提陆雪华这个名字,就让她过平静的生活。而你,还是做回狼牙组织的野兽。”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终于野兽缓缓地说道:“老大,如果当年我没遇到那个女人多好,也许现在的野兽就是另外一个野兽,可惜这一切都晚了。老大,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办了。” 听到野兽挂了电话,叶凌飞也放下了电话。他长长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并不是他所能控制的,陈玉婷说对了,自己这样做很有可能会毁了陆雪华一生。野兽并不是一个能适应普通人生活的人,他之所以来这里,就是因为保护自己。但早晚有一天,野兽会离开这里。 叶凌飞不由自主地又联想到自己身,虽说现在他过了普通人的生活,但谁能知道这种生活又能过多久呢。 一旦那个杀手组织追到望海时,自己地生活将会被彻底打破。他并不害怕有人追杀他,最害怕的就是自己身边的人受到牵连。 叶凌飞又叹了口气,未来会怎么样,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会不会也毁了很多女孩子的一生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