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挑衅还是打麻将?

藏娇都市 227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564字
“叶经理,不知道你到武馆来有什么事情?”李天鹏点着了一根烟,对着叶凌飞吐了一大口烟雾,皮笑肉不笑道:“我还以为叶经理忙着和白大小姐温柔乡呢,没想到叶经理会有时间到这里闲逛。” “李大公子,瞧你这话说的。这男人要是整天围着女人转的话,还能干出什么事业来。我可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喜欢吃软饭。”叶凌飞故意把眼睛望向缩在墙角的孟学智,问道:“孟先生,你说是不是?” 孟学智这个时候还敢说什么,他巴不得这里有条地缝,钻进去,逃之夭夭。 李天鹏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巴掌道:“说得好,我喜欢这句话。叶经理,咱们是不打不相识,我们之前有些误会,那都是因为我年少无知,望叶经理不要介意。我看你这人豪爽,不如我们交个朋如何?” “免了,我不喜欢交朋。”叶凌飞拒绝道。 “真是给脸不要脸,你当自己是谁。”一直未开口的马凤云撇着肥厚的嘴唇,瞧不起叶凌飞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大言不惭,也不看看自己腰包有多少钱,就敢到这里闹事。” “噢,我还忘记我还有老朋在这里。”叶凌飞本不想和马凤云说话,一瞧那臃肿的身体,叶凌飞就感觉恶心。只是马凤云首先挑衅,那叶凌飞也是毫不客气地说道:“这位肥婆,请问你怎么称呼?” “肥婆?”马凤云一愣,她没想到还有人敢这样称呼她。而李天鹏和钱通俩人听到叶凌飞说马凤云是肥婆,暗暗偷笑。这李天鹏和马凤云虽说是亲戚,却一点也不亲。他看不起这位姨,但碍于母亲的缘故,又不得不对其略微尊敬,但心里却不是那么尊敬。他本来就对马凤云包养了一个没骨气的小白脸感觉丢脸。在听到叶凌飞称呼马凤云为肥婆后,终于忍不住偷笑起来。 马凤云恼羞成怒,啪的一巴掌拍在麻将桌。怒骂道:“你这个兔…..。”这马凤云刚喊出一个脏字,就看见叶凌飞把脸一拉,冷哼道:“肥婆,你信不信你再敢说下去。我现在就弄死你。” 马凤云这才想起那天晚在酒里的事情,面前这男人一人打了几十人,下手极重,虽说这里是钱通的底盘。但马凤云也不敢确认钱通是否会帮自己。要知道这钱通是李哲豪的人,而她和姐夫李哲豪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因此,钱通不见得会帮自己。她这个后悔,早知道就多带点人来。壮壮声势也好。 这马凤云压根就没指望李天鹏能帮她,虽说同为亲戚,但这亲戚也分远近。那李天鹏和他老爸李哲豪一个样,对他们没利地事情,绝不会干。马凤云偷偷地扫了一眼孟学智,心里一阵暗叹,这孟学智那是中看不中用,还指望他能打架,不被人吓死就不错了。 马凤云活生生地把后面要骂出口的话咽了下去,狠狠瞪了叶凌飞一眼。不服气道:“老娘是吓大的吗,你不也打听打听我是谁。” 叶凌飞微微一笑道:“噢,我还忘记请教这位肥婆地芳名了。”说着他转向李天鹏问道:“不知道是否可以告诉我呢?” “哈哈,叶经理,你不认识我二姨也正常,我这个二姨虽说在望海市有几家美发城。但哪里能比得世纪国际集团大。”李天鹏笑道。“我二姨说话一贯如此,请叶经理不要见怪。” “难怪。难怪。”叶凌飞如梦初醒一般,点头道:“怪不得那晚要花钱搞死我,原来是李家的亲戚,这也难怪,李家有的是钱,这用钱砸死我也实属正常。一提到那晚的事情,我倒忘记了,不知道这位肥婆是否还打算继续找我麻烦呢,我这个人有个坏毛病,要是一天到晚没人惦记着我,我还不舒服呢。” “叶先生,我想大家是个误会。”钱通插言道,“我听说了那天晚地事情,那个叫黑皮的小子就是找死,连您都敢惹。就是这小子现在在监狱里面关着呢,要不然我就教训他了。” “钱先生,您这是帮我啊,多谢多谢,我就是没想到你为什么帮我?”叶凌飞问道。 “叶先生真是说笑,我只是看这小子没长眼,看不惯他而已。”钱通呵呵笑了笑,没再说下去,把目光转向李天鹏,那意思是说你看着办,这小子我没法说了,再让我说下去的话,我会立刻动手打他。 李天鹏哈哈大笑起来,接过钱通的话茬,说道:“叶经理,你是一个人才,这大家都看得出来,黑皮那小子狗眼不识泰山,才得罪了你,难道还不该打。这年头最重要地就是一定要有好眼力,不能长了一双眼睛却看不清楚这形势,到那时候,恐怕就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叶经理,你说是这个道理。” 李天鹏话中带话,叶凌飞那样聪明的人又怎能听不出来。他呵呵笑道:“李大公子,你尽管放心,我这个人很会看人的。”叶凌飞说着翘起腿,终于把目光挪向缩在墙角的孟学智身,撇了撇嘴道:“好了,这闲聊也聊过了,下面该是说正事地时候了,我来这里不为别的,就是想带这个小子走,我想大家应该没意见。” “我不跟他们走。”孟学智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跑到马凤云身边,说道:“我要是跟他走了,他们不会饶了我。他是雪华的同事,一定是想找我麻烦的。” “唉呦,这混蛋倒是很聪明。”叶凌飞呵呵笑道,“我现在有点喜欢这混蛋了。” 马凤云没和叶凌飞说话,把目光挪向钱通身,冷笑道:“钱通,我可是来你这里打牌的,你不要告诉我,你这里连我带的人都保护不了。” 钱通扫了一眼李天鹏,就看见李天鹏右手搂着那个艳装的女子。没搭理他。他又转向叶凌飞呵呵笑道:“叶先生,你是一个人才,这人才最懂规距。我这里不是随便进出,毕竟我还要在道混。不如我提个建议,你看我外面有那么多人,我让您选。打一场,要是赢了的话,这人我就送给你,但是输了的话。那就对不起了,只好叶先生离开这里,你看这样如何?”
“嗯,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叶凌飞点了点头,“不过。打架这种事不是像我这样斯文人干地,我这人只会坐着。”叶凌飞说着右手拿起桌子地一块白板,笑道:“我就想坐在这里和大家打打麻将。野兽,你出去和他们玩玩,记住,不要下手太重,人家可是咱们惹不起的。” 野兽早就憋着气,听到叶凌飞这番话,瓮声瓮气地说道:“老大,我知道的。”说着。转身就走了出去。钱通一使眼色,站在他身边地一名彪形大汉也跟了出去。 “叶经理也想打麻将?”李天鹏眯着眼睛看着叶凌飞,说道:“我们这里可是玩的不小啊,要是你输了,是不是需要我们朝你地老婆要钱呢?” “嗯,这倒是一个问题。貌似我这个人没啥钱。不过没关系了,我这人手气一向不错。我想我不会输地。”叶凌飞笑道。 “叶经理果然很有自信啊,好,那我们就陪你打一圈,咱们可说好了,打二、四、八,叶经理没问题。” “不就是2块、4块、块钱吗,我还当多大呢。来,貌似我身虽说只有一百块钱,也够打个一圈半圈地。”叶凌飞说着就打算拿钱包,他刚把手放在兜里,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唉呦,我忘记了,刚才买了两瓶可乐喝,现在身就剩下90来块钱,不拿也罢。” 这一下子把在坐地三人给气乐了,李天鹏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叶经理,你真会开玩笑,我说的可不是2、4、块钱,而是两百、四百、八百,这算番的,一番两百,要是十六番话,就三千两百。” “噢,原来是这样啊。”叶凌飞也笑道,“我这人很少打麻将,哪里懂这东西,要不这样,咱们就玩玩,要是我输了呢,就给你们打欠条,你看我也不会跑,拿着欠条可以找我要钱。” “也行,叶经理那不是没钱地主。”李天鹏对钱通暗使了一个眼色,钱通会意,赶忙笑道:“嗯,我看就这样办,咱们大家能在一起打麻将不容易,来,先打一圈。” “那就这样打。”叶凌飞毛手毛脚地去洗牌,却听见马凤云讥笑道:“这是自动的,不需要手洗。” “咳,我哪里知道还有这玩艺啊。”叶凌飞说着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这要是动了手脚可怎么办,我又看不见怎么洗牌。” 李天鹏和钱通俩人看了对方一下,心里暗想道:“这小子也不笨,知道这里有鬼,你小子这次就等着死。” 这麻将机洗了一圈麻将之后,李天鹏做庄,首先拿牌。叶凌飞把手从麻将面划过,拿起自己的四张牌,放在自己面前,一不小心碰倒了四张牌,叶凌飞赶忙重新放好,嘴里抱怨道:“哎呀,我的牌倒了,怎么这样不小心。”他的那四张牌全被另外三人看在眼里,这三人都是老手,只要看一眼,就能记清楚。 “红中。”李天鹏首先打出一张红中来,叶凌飞低着头,自己看看自己地牌,嘀咕道:“怪事,我怎么有三张红中呢,怪事,怪事。”这家伙刚想去摸牌,又停下来,像是抢一般把李天鹏打出的那张红中拿在手里,嘴里连连说道:“我忘记了,可以杠的。” 李天鹏这个气,心里暗骂道:“你这小子到底会不会打,连杠都要看半天。”叶凌飞从后面摸到一张牌,摸了半天,嘴里又嘀咕道:“哎呀,怎么我手里还有三张,再杠一把。”说着放倒下三张牌,又摸了一张,接过又放倒了。一连几把都是暗杠,可把李天鹏等人看傻了眼,心里都在怀疑叶凌飞这是真是假,怎么只剩下一张牌了。 “哎呀,我怎么运气这么好。”叶凌飞说着将他杠到的那张一万摊开,紧跟着把手里剩下的唯一一张也亮开,竟然是一万。“我不会算数,麻烦大家帮我算算。”叶凌飞说着把所有的牌都亮出来,就看见清一色的暗杠下来,最后是一万。 “四杠!”那三个人全傻眼了,谁也没想到叶凌飞运气这样好,刚开牌就打出四杠来。 “我这能赢多少钱?”叶凌飞糊涂状,奇怪地问道,“貌似我这里只有一番,怎么说也来个600块。” 李天鹏等三人一见到叶凌飞貌似不是十分懂,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李天鹏笑道:“对啊,你赢了,来我们给钱。”说着,就急忙的拿钱,但这个时候叶凌飞又说道:“不对,我记起来了,我这四杠至少是四十番,一番是200,这四十番就八千,算了其他都不要了,你们每个人给我八千块钱。怎么说咱们都是第一次打牌,这要是赢得太多也不好。” “八千!”李天鹏暗暗叫苦,这才是第一把啊,就被叶凌飞从自己身拿去八千。李天鹏不相信叶凌飞运气真这样好,咬了咬牙,说道:“好,我就给你八千,先记账。” “那我就不客气了。”叶凌飞笑道。他朝着门外望了望,大声招呼野兽道:“野兽,你这小子下手轻点,那个小子再这样下去,骨头就好断了。” 叶凌飞话音未落,就听到一声惨叫声从外面传了过来。叶凌飞微微地摇了摇头,抱怨道:“你这小子就是不听我的话,瞧见了,人家的胳膊被你折断了。” “老大,我不知道这小子这样不经打,就这一下就折断了胳膊。”野兽站在场地里,一脸无辜状。 小雷率领着那二十多人把野兽团团围住,小黑目露凶光,恶狠狠道:“你这混蛋是来找事地,今天就让你知道黑虎帮是不好惹的,兄弟们,给我死死地打。”小雷招呼着那二十人冲向野兽。 野兽站在人群中间,把大嘴一咧,哈哈地大笑道:“来,兔崽子们,好久老子都没爽过了,今天就让老子爽爽。” 野兽大吼一声,一把抓住最靠近自己的一名年轻人的拳头,紧跟着用力一扭,就听见咔嚓咔嚓,那小子的手臂就被野兽扭成了麻花。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