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还我的清白

藏娇都市 236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51字
大年三十本应该是喜庆日子,但李家却没半点喜庆的气氛。马凤云的死给马紫燕巨大的伤害,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亲妹妹,马紫燕又岂能不悲伤。 她坐在别墅客厅的沙发,悲悲啼啼,不断催促李哲豪为她妹妹报仇,就算不是叶凌飞干的,至少也要拉叶凌飞做垫背的。 李哲豪和李天鹏俩父子对于马凤云的死并没有太多感情,对于李哲豪来说,马凤云这个小姨子太嚣张,平日里就看不起这个小姨子有什么用,反倒经常在马紫燕面前告他的状。李哲豪有另外的女人并不是什么秘密,这马紫燕也是心知肚明。马紫燕那是眼不见、心不烦,只要你不在我眼前玩女人,我才不管你干什么。 那李哲豪在这方面做得也不错,不管外面怎么玩,回家之后确实是一个好丈夫。毕竟多年的夫妻,李哲豪对家庭看得还挺重,他极力在马紫燕面前维护一个好丈夫的形象,在外人看来,这夫妻二人倒是很和睦。 但这马凤云却喜欢在马紫燕面前唠叨李哲豪在外面又和哪个女人开房,又在哪里碰到李哲豪带着女人等等。这样以来,虽说马紫燕不管李哲豪在外面的事,但马紫燕还是偶尔在李哲豪面前提醒李哲豪注意下行为。 李哲豪也知道这都是马凤云搞出来的事情,对马凤云也没好脸色。而李天鹏对这个姨更是没有半点感情,在李天鹏的眼睛里,马凤云就是依靠着自己老爸的势力才活得有声有色的,对于自己来说没有半点用处,再加李哲豪不喜欢马凤云。自然而然,这李天鹏也对这个姨并没感情。 但怎么说马凤云都是他们的亲戚,这表面工夫还要做。李哲豪安慰马紫燕道:“紫燕,这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伤心了,咱们还是帮凤云处理后事。” 马紫燕红肿着双眼,带着哭音说道:“我就这样一个妹妹,她身后地事情当然要好好办。哲豪,这事情还是你来操办。我妹妹还有一个在外国读的女儿,是和她前夫生的,我们应该想办法联系她,让她回来。” “妈。要我说就算了。二姨在时,就很少和那个女儿联系,现在二姨不在呢,谁知道我那个表妹会不会回来?”李天鹏和这个表妹并没有太多接触,甚至连表妹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他并不想这个表妹回来,这一旦回来了,势必会继承马凤云留下来的那些遗产。李天鹏地想法就是尽快把马凤云的丧事办了,然后就偷偷地把马凤云名下的那些产业纳入李家的名下。 恰恰这也是李哲豪的想法,这对父子的想法不谋而合。眼见儿子这样说,李哲豪附和道:“嗯。说得也是,那小丫头在国外待了这些年,根本就不想认凤云这个娘,我看也没必要叫她回来了。” “这不行,怎么说都是凤云的亲生女儿。就算绑也要把她绑回来。”马紫燕识破李哲豪的想法,这些年来,她怎么能不了解自己丈夫地想法。论当年,马紫燕也是混黑道的,李哲豪现在的家业有她一大半功劳,只是这些年逐渐退出了黑道,安心当李家太太,但那股当年混黑道的气势可没改变,她把眉毛一挑,不容置疑地说道:“哲豪。什么事情我都依着你,就算你在外面如何玩女人我都不管,但这件事情我必须管,凤云这个女儿必须回来,如果她不想回来,那就派人过去,把她给我抓回来。” 李哲豪一见马紫燕动气了。赶忙笑道:“好。好,我联系就是。” “叶凌飞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马紫燕问道。 “妈。叶凌飞那小子运气很好,田剑飞那个混蛋没办法抓他,甚至连姓田的那个笨蛋也被人停职了。要我看白家一定想办法保他,而且周欣茗似乎也是有意保他。”李天鹏说到这里看眼自己的父亲,李哲豪把话头接过去道:“紫燕,我知道你现在有气,我也想把姓叶的这个混蛋搞掉,但现在看来事情却不容易,很显然,这个小子有白景崇那个老狐狸在保他,而白景崇和周副市长的关系也很好,这样以来,再没有强有力的证据前,我们奈何不了那小子。我已经安排钱通干掉那个做伪证地小子了,钱通办事太不让我满意了,竟然找了一个白痴的小子,那小子当场被人证实一直在赌博,要是再让警察查下去,早晚会查到我们的头。” “哲豪,我要这个小子死。如果你害怕被警察查到的话,我可以出面。毕竟当年那些老朋还在,我就不信肯花钱就没有人肯干掉姓叶的那个小子?”马紫燕说道,“那是我地亲妹妹,我不能眼看着她这样死。” 听马紫燕要找人干掉叶凌飞,李哲豪赶忙说道:“紫燕,这件事情不需要你管了,我会安排人干掉那小子的。我看你太累了,还是休息休息。”说着,李哲豪招呼佣人过来,扶马紫燕楼休息。 马紫燕了楼,李哲豪翘着腿,点着一根烟,笑道:“天鹏,你看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李天鹏后背靠在沙发,笑道:“爸爸,你心里不是已经有了主意吗?” “嗯,天鹏,你果然成熟了,没让我失望。”李哲豪阴笑道,“虽说我不喜欢你的姨,但她名下的产业我可是很喜欢,总不能白便宜那个臭丫头。但我又不想违抗你妈的意思,索性就让那臭丫头回来好了,分一点给那臭丫头就算了。至于叶凌飞那小子,要我看得干掉,这一来我很不喜欢这个人,二来少了这小子,你就少了绊脚石,最重要的是这小子得罪了我们。” 李天鹏附和道:“爸爸,我早就想干掉这小子了。次是您阻拦我,不然我那时候就干掉这小子了。” “嗯,这件事情我会安排钱通去做。你现在多花点心思在周欣茗那边,早点和周家攀关系。我们生意也好做。”
“爸爸,我知道怎么做,您尽管放心。”李天鹏说道。 “好了,今天晚就这样,明天我让小黑去办理你小姨的丧事,毕竟她是咱们的亲戚,这面子的事情总要过得去。你过年期间也别出去玩了,就忍几天。不然让那些新闻媒体胡乱写得话,对咱们李家影响总是不好。”李哲豪把只抽了一半地烟捏灭在烟灰缸里,站起来,叮嘱道:“多在媒体面前做点悲伤地样子来。” “放心。”李天鹏笑了起来。叶凌飞一大早就起床,他在客房睡了一晚,这一起来,就敲白晴婷的房门。 房间里面传来白晴婷懒散的声音,“干什么,这天还没亮呢!” “还没亮,你大白天说梦话呢。”叶凌飞对着门缝冲着房间里面喊道。“你再睡下去,太阳爷爷要晒你白白地**了。” 这话刚说完,就听得轰得一声,一样东西重重砸在门,只听里面的白晴婷大嚷道:“叶凌飞。我不要再听见你说话。” 叶凌飞吓了一大跳,右手连连捶着自己的胸口,装出怕怕的样子道:“我好怕啊,咱们打不起,躲得起。”叶凌飞说完,果然离开白晴婷地门口。 房间里面地白晴婷听到外面果然没有叶凌飞的声音后,又把被子蒙在头,继续睡觉。 这刚睡下不久,白晴婷就听到从窗户那边传来一阵声音,她把目光挪向窗户。就看见叶凌飞半个身子已经出现在窗户。 “啊!”白晴婷发出一阵惊呼声,她地房间可是二楼,这叶凌飞怎么可能出现在自己窗户那里。 “嚷什么啊,这大清早,怪吓人地。”叶凌飞整个人都跳进来了,他把窗户又关,笑嘻嘻地说道:“好在你的窗户能打开。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进来呢!老婆你真是的。你说咱们都是……。”叶凌飞刚说到这里,他眼睛瞪大了。就看见白晴婷**着身体躺在床,浑身一丝不挂。叶凌飞刚才在进房间时,只顾着进来关窗户,并没有仔细看白晴婷,直到他打算好好戏弄白晴婷一番时,才转向白晴婷,哪里想到这一眼望去,竟然让他看见血脉迸涨的香艳场面。 白晴婷也愣了一下,旋即想到自己正裸着身子,惊慌失措地把枕头打向叶凌飞,慌张地嚷道:“你这家伙还看,快出去。” 砰! 那枕头正打中叶凌飞的胸口,叶凌飞瞪着眼睛、张大嘴巴,纹丝未动。 白晴婷慌张了,赶忙揪过来自己的被子,盖在身,把自己包裹地紧紧的,对发呆的叶凌飞嚷道:“你再不出去,我可喊人了,救…..。” 白晴婷刚喊出一个救字,叶凌飞已经到了白晴婷面前,伸手一把捂住白晴婷的嘴巴,小声的说道:“老婆,你不能喊,你要是喊了,外面那些佣人一定以为你出了意外,这要是破门而入地话,岂不是要春光大泻?” 白晴婷被叶凌飞真说动了,果真没有喊下去。叶凌飞这才慢慢把手松开,目光恋恋不舍地向白晴婷被被子裹着的曲线毕露的娇躯望着,使劲吞了一口唾沫,缓缓地说道:“我这就出去,就当我没进来。”说完,叶凌飞果然走向房门,白晴婷目光一直跟着叶凌飞,一直到叶凌飞真打开房门走出去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虽说白晴婷这心里早就承认叶凌飞是她的丈夫,之前也有身体的亲密接触,但那时候还只限于隔着衣服亲热,况且她那**地部位没有暴露在叶凌飞的眼睛里。这次却不同了,她整个身体都被叶凌飞一览无遗地看见了,她没有任何的**。虽说这是早晚的事情,但白晴婷却还没适应在男人面前把自己脱得光光的,没有半点**,即使这个男人即将成为她的丈夫,但她也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今天这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了,导致白晴婷就感觉在那瞬间,她脑袋一片空白,内心那种夹杂着兴奋、刺激、害羞、恐惧等等诸多复杂的感情一瞬间爆发了,让她不知所措,一直等叶凌飞离开房间、关房门那刻,白晴婷才清醒过来。 她长长吐了一口气,在心里把叶凌飞骂了一番,这才想起自己不能光着身子,应该穿衣服。她把被子掀开,没有下床去拿扔在床边的衣服,而是趴在床,伸出右手去抓自己地内衣。就在这时候,白晴婷冷不丁地感觉有一双火辣辣的眼睛在注视着她,这是出于少女那说不出来的第六感的反应。白晴婷本能反应一般扭脖子望向房门。这不望还好,一望脸腾得臊红了。 她看见叶凌飞打开房门,探进来半拉脑袋,正盯着她看。她想到叶凌飞此刻正看着什么,那是她最不能见人的地方。 还没等白晴婷发火,叶凌飞抢先说道:“老婆,我是想告诉你,我刚才忘记关房门了,需不需要现在把你的房门锁?” “叶凌飞,你这个大混蛋,你给我立刻滚。”饶是白晴婷教养如何好,她在这种情况下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恼羞成怒地喊道:“永远不要让我看见你!” “别生气,别生气,我真是过来问问你地,我看你现在地样子也知道你想我把房门锁,好的,我现在就给你锁房门。” 嘭! 这次终于传来房门被反锁地声音,叶凌飞这次真的反锁房门。但此刻的白晴婷早已经被羞耻冲昏了头脑,她从床跳到地,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裤。没穿丝袜,就光着脚丫子穿着她的皮靴,在冲出房间之前,白晴婷顺手拿过自己挂在墙的网球拍。 “叶凌飞,我要让你付出代价,我一定要让你后悔。”白晴婷恨恨地嚷道。 她刚走出自己的房间,就在走廊大喊道:“叶凌飞,你在哪里,给我出来,快给我出来。”这次,白晴婷真的发飙了。色情、非法、抄袭,我要举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