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要不要我们都陪你

藏娇都市 245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09字
在从法国巴黎直达北京的飞机里,一名打扮得十分时尚性感的东方女子坐在靠近机窗的座位,这女子年纪大约二十一二岁,头发染成金色,手指甲涂着金光闪闪的指甲油。她穿着一双红色的皮靴,两条瘦得只剩下骨头的腿套着黑色的长筒丝袜。 这名女孩子就是马凤云的女儿马晓研,因为马晓研一直都生活在国外,早就染了西方人的生活习惯。她**、吸毒,年纪轻轻就坠落了,根本谈不对自己那名只给她钱而好多年都见不到面的母亲的有多少感情。 她是昨天晚接到从中国打过来的电话,告诉她关于马凤云死了的消息。马晓研并没有太多悲伤,如果不是去继承其母亲的遗产,马晓研才不会千里迢迢返回中国。 马晓研耳朵里塞着耳机,闭着眼睛,等着飞机起飞。这时候,她感觉有人站在她面前,马晓研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名带着金边眼镜、身着高档西装的法国男人正微笑着望着她。 这名法国男人大约三十五六岁左右,典型的法国英俊男人的长相,浑身散发着一种令女人着迷的魅力。 “这位小姐,如果您愿意坐我的位置的话,我可以和您交换一下座位吗?”那名法国男人用优雅的法语和马晓研说道。 马晓研早就习惯脏话连篇,但面对这名优雅英俊的法国男人时,竟然装起淑女来。她赶忙道歉道:“对不起,我的位置在您座位旁边,我这就回去。” “不,我最美丽的小姐,应该是我的荣幸,您坐在我的位置。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坐在您的座位吗?” “哦,当然可以。当然可以。”马晓研不知道为何,突然感觉自己心跳加速,这名谈吐举止都十分高雅、绅士的法国男人和她之前接触地那些低俗的男人成了强烈的对比,让马晓研一下子感觉不知所措,她极力表现出淑女样。 那名法国男人坐在马晓研的身边。打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取出一台苹果公司刚刚推出地高档笔记本。 “您去北京?”那名法国男人打开笔记本后,笑着问道。 “不是。我只是从北京转机,到望海市。”马晓研回道。 “望海?是中国的望海市吗?”那名法国男人问道。 “是的,这位先生,难道你知道那个城市?”马晓研问道。 “当然。我这次去地目的地恰恰是那个城市。”那名法国男人笑道,“看来我们很有缘。如果这位美丽的小姐不介意的话。我很希望和您交一个朋。我地名字叫贝克尔特,名投资家。” 马晓研没有想到这名优雅的法国男人也是去望海市,这实在出人意料。听到那名自称贝克尔特地男人主动介绍,马晓研喜出望外。她赶忙介绍自己道:“我地名字叫爱丽丝。” “爱丽丝?”贝克尔特微微笑道,“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很高兴认识你,爱丽丝。” 贝克尔特伸出手和马晓研微微握了一下后,又把手收回去。贝克尔特的所有举动都是那样优雅。就连刚才那握手的细节都尽显他尊贵的身份。这让马晓研倾心不已。她开始考虑如何和这优雅、高贵的法国男人来场更亲密的接触。 望海市天兴大厦三楼咖啡厅里,一直到服务生把咖啡端过来。白晴婷才松开紧捏叶凌飞大腿的手,她捏着小勺,一边慢慢搅拌着咖啡,一边和周欣茗谈论着下午去哪里玩。 叶凌飞这个时候哪里有心听她们聊天,他右手按在刚才被白晴婷捏得很重地部位,一个劲儿地揉着。叶凌飞现在很想去卫生间脱下裤子,看看自己大腿被白晴婷捏成什么样子,但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欣茗,下午我们去游泳怎么样,好久没有去游泳了。”白晴婷提议道。 “我游得不好。”周欣茗笑道,“你不是不知道我就不擅长游泳,当年在读大学时,游泳是我们地必修课,但我偏偏不及格,补考了好几次,最后勉勉强强算通过了。” “对啊,就因为你不会游泳,才应该去学。你是警察,要是遇到有人落水了,你能站着不救吗?”白晴婷笑着说道,“我这个教练不收你的钱,免费指导你游泳,哪里去找我这样好地教练?” “游泳好啊,游泳能提高身体的素质,增强我们的抵抗力。”叶凌飞一听到白晴婷提议去游泳,马插嘴道:“我看下午我们一起去游泳,大家在一起多好啊。” “就算去游泳也不和你一起。”没等白晴婷说话,周欣茗已经说道,“你别想和我们一起去。” 晴婷附和道,“这是我和欣茗之间的事情,和你无关。你只能在游泳池外等我们。” “不会,这样做很残忍。”叶凌飞委屈道,“怎么说我和晴婷都是夫妻,这夫妻之间在一起游泳很正常。周警官和我老婆又是好朋,自然我和周警官也是好朋了。大家关系都这么近乎了,咱们在一起游泳有什么关系吗?” 周欣茗捏着的小勺停在半空中,她看着叶凌飞,有些傻眼。白晴婷看见对面周欣茗的表情,她担心周欣茗会因为叶凌飞这句话生气。在白晴婷的印象里,周欣茗没给别的男人好脸色,要是有男人敢当着周欣茗的面说出这种带着调戏味道的话,那周欣茗会发飙的。 白晴婷嘴对叶凌飞又是抱怨这个,又是抱怨那个,甚至于在气头还会动手捏叶凌飞,但她心里还是时刻担心叶凌飞受到伤害。她就怕周欣茗发飙起来,让叶凌飞吃了苦头。白晴婷趁着周欣茗还没有发飙前说说叶凌飞,以便让周欣茗消消气,不至于发飙起来。 白晴婷狠狠白了叶凌飞一眼,没好气说道:“我和欣茗是最好的朋。你看要不要我和欣茗都爱你,你娶了我们两人才好?” 这句话明显就是白晴婷说出来气叶凌飞的,她本意是想让叶凌飞知道周欣茗和她不一样,不能像对待她一样,和周欣茗说话。白晴婷这句话刚一说完。叶凌飞就接口道:“老婆,如果可以的话,我很希望有这种好事发生。” 白晴婷差点把喝进口里的咖啡吐了出来。她没想到叶凌飞这个家伙竟然真会这样说。她担心着看向周欣茗,发现周欣茗的嘴唇微微动了起来。白晴婷心里咯噔一下,心道:“死叶凌飞,我本来想让欣茗消消气。你却偏偏这样回答。要是只有我们俩人,你这样回答地话。倒也没有问题。我习惯你的说话方式了,但现在欣茗在这里,她不了解你啊。”白晴婷心里着急,害怕周欣茗生气起来,急忙对周欣茗说道:“欣茗,这个家伙就会胡说,我们不理他了,我们出去转转。把这个家伙留在这里。”说着。白晴婷急忙拿起自己的手包,几乎是拉着周欣茗朝咖啡厅外面走去。 “晴婷很古怪啊。她干嘛呢!”叶凌飞被白晴婷搞得一头雾水,不明白白晴婷怎么急急忙忙拉着周欣茗跑了出去。 不仅叶凌飞,就连周欣茗都不明白白晴婷到底怎么想的。她之前之所以听到叶凌飞那句话发愣,是因为她没心理准备叶凌飞会在白晴婷面前提到三个人要一起游泳。自从和叶凌飞发生过关系后,周欣茗一直刻意避免让白晴婷意识到她和叶凌飞之间有关系,处处小心。因此,才对于叶凌飞敢当着白晴婷的面说出那句话愣住了。
周欣茗没有想到更令她吃惊地话还在后面,白晴婷会说出她们俩人一起爱叶凌飞的话。而叶凌飞却答应下来。这让周欣茗不知所措,一方面她心里很希望这是真的,那样地话,她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处处考虑怎么避免让白晴婷发现她和叶凌飞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她也知道白晴婷不会这样做,按照她对白晴婷的了解,白晴婷不会和别的女人分享她所爱地男人。 周欣茗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做,却没有想到白晴婷却拉着她出去,似乎倒是白晴婷担心自己会因为这句话生气。 等出了咖啡厅后,周欣茗也反应过来。按照自己以前的个性,一定会因为叶凌飞这句话生气,白晴婷恰恰担心自己对叶凌飞不利。 周欣茗也感觉出自己现在地态度很容易让白晴婷发现她和叶凌飞之间有点问题,于是,周欣茗气呼呼道:“晴婷,这家伙我要好好教训他,他想得美,想我也爱他,做梦去。” “欣茗,你别生气,他就是习惯这样说话,等你习惯就好了。”白晴婷赶忙劝解道,“这样,咱们单独出去玩,不带他。” 周欣茗没再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周欣茗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怕再这样下去,白晴婷会发现点什么。 白晴婷和周欣茗刚准备搭乘电梯下楼,就在电梯口遇到了陈翰林和他地妹妹陈涵宇。白副总,好巧啊。”陈翰林和陈涵宇正搭乘步行电梯到三楼,一看见白晴婷,陈翰林和陈涵宇俩人走下电梯,到了白晴婷面前。 陈涵宇和白晴婷的年纪相仿,她们是同班同学,只是关系并不是很亲密。陈涵宇也和白晴婷打了招呼,虽说白晴婷对于自己这名大学的同班同学并不是很亲,但出于礼貌,白晴婷还是和陈涵宇打了招呼,至于对待陈翰林,白晴婷就没有对待陈涵宇那样亲热了。 “陈总,是很巧。”白晴婷说道。 “这位是你的朋。”陈翰林对白晴婷身边的周欣茗微微笑了笑,权当打过招呼了,紧跟着他和白晴婷说道:“我和妹妹正打算吃饭,不知道白副总吃没吃,不如一起吃。” 陈涵宇也附和道:“是啊,晴婷,你看咱们俩人多年没见,不如一起吃顿饭。” “好啊,吃饭最好了。我肚子正饿着呢!”白晴婷迟疑着正考虑是否应该吃饭时,叶凌飞的声音从她们俩人背后传了过来。白晴婷一听到叶凌飞的声音,微微拉了一把周欣茗,示意周欣茗不要说话。白晴婷对于叶凌飞处理这类事情的能力是充分信任,当初对待李天鹏时。就是叶凌飞在那边胡乱搞一通,让李天鹏不敢再缠着她们。 叶凌飞俨然成了白晴婷地护花使者,凡是有些人想缠着白晴婷时。让叶凌飞出面解决是最好地选择。 虽说陈翰林没有当面表示过对白晴婷的好感,但白晴婷不知道为何对于这个男人总是无法提起好感,总感觉这男人地背后隐藏着什么。更何况她现在即将和叶凌飞结婚,这围着她的男人越少越好。 像白晴婷这样的女孩子已经很少了。叶凌飞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在这繁华都市中找到一名美貌、财富集一身的居家少女。 叶凌飞这一出面。陈翰林先是微微一愣。先前他只看见白晴婷和周欣茗,还以为白晴婷只和自己的朋出来逛街,没有想到叶凌飞会冒出来。 陈翰林不喜欢见到叶凌飞这人,虽说他和叶凌飞地接触不多,甚至于不了解到底叶凌飞和白晴婷之间具体的关系,在陈翰林心中,叶凌飞最多算是白晴婷的男朋,并未想到叶凌飞真正身份却是白晴婷地未婚夫。 陈翰林每次看见叶凌飞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貌似叶凌飞身隐藏着一种让他很不安的东西。尤其是叶凌飞那双锐利的眼睛看着他时,陈翰林总感觉那目光能穿透自己地一切遮掩物。看见自己的内心,他就感觉自己全身**地暴露在这人地目光之中。不管陈翰林如何不喜欢叶凌飞这人,但他还是保持着淡淡笑容道:“叶先生,你也在这里。” “当然了,我老婆在这里,我不在这里去哪里。要是遇到一些对我老婆图谋不轨的男人,我这个做丈夫的也好出面,陈先生,你说是不是?” “老婆?”陈翰林把疑惑地目光转向白晴婷身,却看见白晴婷没肯定,也没否认,这让陈翰林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他倒不是在意白晴婷已经结婚了,在陈翰林心中,像白晴婷这样的女人不是处女并不意外,是可以令人理解的。陈翰林在意的是白晴婷竟然会嫁给像叶凌飞这种人,在陈翰林的眼中,叶凌飞完全就是一个无赖的形象,和他所接触地那些流社会地人完全是两个不同层次的人。 “陈先生,难道你感觉有什么意外吗?”叶凌飞看见陈翰林这副表情,心里好笑,心道:“看你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哦,当然不是。”陈翰林淡淡一笑,说道:“我只是在想我们是吃西餐还是吃中餐。” “陈先生很有钱吗?”叶凌飞问道。 陈翰林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地意思是说如果陈先生很有钱的话,我们就去吃西餐,如果没钱,我们就吃中餐。”叶凌飞补充道,“我这都是为陈先生考虑,我这个人最喜欢吃西餐,要是陈先生有钱的话,我想好好吃一顿西餐,什么鹅肝、鸭掌、鱼子酱等等,我会不客气点的。哦,顺便和陈先生说一句,我今天没带钱,不管花多少钱,都需要陈先生付。”叶凌飞说完这句话后,又补充道:“哦,我还忘记了,要吃西餐的话,咱们不能在这里吃,怎么也要找一家正宗的法国餐厅。” 这明显是给陈翰林难堪,要是换个别人吃中餐也不是,吃西餐也不是。但陈翰林却淡淡笑道:“叶先生,今天是过年,咱们还是吃中餐的好,你说是不是?” 陈翰林这句话回答得十分巧妙,他没有说因为嫌价格贵不吃西餐,只是说今天是中国的春节,作为一名中国人,应该吃中餐。这样一说,谁也挑不到任何的毛病。 白晴婷暗暗点了点头,她对于陈翰林这种处理方式还是十分认可,认为陈翰林这人确实是一个很懂得随机应变的人物。 白晴婷本以为叶凌飞这样就会算了,却没有想到叶凌飞这时候却站在陈翰林面前,自言自语说道:“啊,原来今天是中国节日啊,我竟然忘记了。咳,还是人家陈先生记性好,刚才还问吃西餐还是吃中餐,这不过眨眼之间,人家就突然想起了今天是中国节日。读过的人总是能随时找到理由啊,还是读好。” 叶凌飞这话听起来是自言自语,但哪有人用大声自言自语的,偏偏叶凌飞声音很大,那感觉恨不得所有的人都听到。 陈翰林本来还在为自己的回答洋洋得意,但听到叶凌飞的话后,他的笑容立马僵硬在脸色情、非法、抄袭,我要举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