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麦克尔,该你登场了

藏娇都市 255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63字
叶凌飞的左胳膊绑着绷带,右手夹着一根烟,坐在车后座。 “野兽,你会不会开车?这可是宝马,你能把你这辆宝马车开得跟辆拖拉机似的,真够可以的了。”叶凌飞十分不满野兽的驾驶技术,对着正在开车的野兽大嚷道。 “老大,这不能怪我,这条路也不知道被哪个混蛋给搞得坑坑洼洼的,全是坑,我有什么办法。”野兽这个委屈,饶是他开车技术再好,遇到这条几乎和土路一般的街道,他也无可奈何。 “撒旦,我看你还是回医院的好,现在你这样子不适合出外。”野狼坐在叶凌飞身边,看着还绑着绷带的叶凌飞连连摇头。 叶凌飞把手里的烟抽了一口,从车窗弹了出去,转过头对野狼说道:“就这点破伤算什么,我现在心里憋气,想不到这群不知道死活的兔崽子连我都敢惹。” “老大,你说得对,咱们应该把那些兔崽子全干掉。”野兽附和道,“要不我们回去取枪,大干一场。” 叶凌飞摇着头,嘴角**一丝冷笑的意味,说道:“这件事情要我说是李哲豪这家伙背后搞得鬼,我在这里就和他不合,最近野兽干掉的那个臭娘们又是李哲豪的小姨子,李哲豪肯定要找我报仇。要是就这样干掉他的话,那不是便宜了他。哼,我要玩死他。” “老大,那咱们现在去哪里?”野兽听叶凌飞不打算干掉李哲豪,很奇怪叶凌飞要去哪里。 “找李哲豪那家伙聊聊天,他不是小姨子死了吗,那咱们就过去溜达溜达。”叶凌飞冷笑道,“我最喜欢和死人聊天了。就不知道他的小姨子会不会不想和我聊。” 望海市机场。李哲豪一家人都在机场的迎客大厅等着从北京到望海的班机到达。马晓研本该在昨天就到望海市,但马晓研推说她在北京这里没能买到机票到望海市,因此推迟一天到望海市。 照理说,这马晓研的母亲死了,马晓研就算没能买到机票,也应该搭乘其他交通工具来望海市。比如说火车。从北京到望海市的快速火车也不过五六个小时。当然也可以搭乘汽车,到望海市也十多个小时,偏偏马晓研却要耽搁一天,光从这点,就能看出来这马晓研对自己地这名母亲根本没有感情。 李哲豪和李天鹏两父子对于马晓研是否回来并不感兴趣,他们所感兴趣地是如何让马晓研更少地继承财产。就在马晓研没来望海市短短几天的时间里,他们两父子已经把马凤云名下的产业能转得转,能吞得吞,剩下的就是一家娱乐中心了。 本来他们两父子也想把这家娱乐中心也划归他们的名下,但李哲豪突然良心发现。他这次玩得太狠了点,要是把这家娱乐中心也搞没了,那马晓研来望海市岂不是没有遗产可继承,这样以来,少不了马晓研怀疑。 即使这样,李哲豪还是打算等马晓研来时,好好地和马晓研谈谈,以便在这个娱乐中心里他也能分一杯羹。 这从北京到望海市的班机总算降落在机场里,马晓研和那名法国男人贝克尔特并肩走出通道。 马紫云和自己这名侄女至少有十多年没见过了。更加现在地马晓研打扮得又是很时尚,想认出来那是势比登天。 好在李哲豪事先有所准备。早就安排小黑举着大牌子,面写着马晓研的名字。马晓研是看见牌子之后,才找到接她的李哲豪一家人。 “晓研,你都长这样大了,我都认不出来了。”这马紫燕一看见马晓研就亲热地搂着马晓研说道。 马晓研对于自己这个姨并没有太多感情,不要说马紫燕了,就她母亲都没有感觉。因此,马晓研只是淡淡地说道:“姨。我很赶时间。我现在想去拜祭我妈。” 马晓研的反应出乎马紫燕的意料,她认为怎么说这马晓研都是自己的亲外甥女。对自己应该很亲热,却没有想到这马晓研的反应出奇冷淡。 就在马紫燕发愣之际,李哲豪已经笑着说道:“晓研啊,你这刚回来,先去我们家住下来,我们都给你准备好房间了。” “我感觉不方便,我想我还是住酒店的好。”说到这里,马晓研转向身边的贝克尔特,很亲热地说道:“你说呢?” 这贝克尔特一直没说话,一直听到马晓研问自己的意见,贝克尔特才用带点法国方言地汉语说道:“我已经预订了望海市国际酒店的总统套房。” 马晓研眉毛一扬,挽着贝克尔特的胳膊,对李哲豪说道:“哦,忘记了,这是我的男贝克尔特爵士,这次,他是来望海市投资的。我和我的男住在总统套房方便些。” 李哲豪暗暗吃了一惊,打从这名法国男人出现时,李哲豪就感觉到这名法国男人不简单。一个人的地位决定了他的气质,这名法国男人的气质那是与众不同,甚至带着高贵。一举一动都让李哲豪感觉到流社会地教养,那不是临时能装出来的。他本来打算在方便地时间问问这名法国男人是谁,却没有想到马晓研会自己说出来。李哲豪一转念,也明白了马晓研的心理,那是在向李哲豪一家人炫耀。 至于住在国际酒店的总统套房,那更是能体现一个人的身份和地位,望海市的国际大酒店只有两套总统套房,一套一晚是两万三,另一套是两万五。既然这名法国男人是来望海市投资的话,那当然不会只住一晚,可想而知这名法国男人绝对身家不菲。 李哲豪那是什么人,很快地就意识到这次马晓研可是交了大富翁。自然而然地。李哲豪也嗅出其中的商机来。 就看见李哲豪忽然变得热情起来,虽然马晓研对他的态度并不是很亲热,但李哲豪却像是没有注意,笑道:“晓研,既然你和你地男要在外面住地话,那我晚请你们吃顿饭。我还以为你能在我家住。打算在家里好好吃一顿,也算是咱们一家人团圆。” 这李哲豪态度地转变,马晓研瞧在眼睛里,心里一阵得意,心道:“哼,看我交了有钱地男,就攀起亲戚了。”马晓研也没打算给李哲豪面子,鼻子哼了一句,不屑地说道:“我在法国生活惯了,这中国人的风俗习惯还真有点不适应。请我吃饭。我得看晚有没有时间。” 这句话明显是不给李哲豪面子,李哲豪心里不满,但碍于这马晓研的男很有可能是一名巨富的投资商,如果能牢牢地把握住,就能狠赚一笔,李哲豪把这火气压在心底。他把目光投向贝克尔特,想看看这名法国男人心里作何打算。 没料想贝克尔特面带笑容,没等李哲豪说话,他已经用优雅的声音说道:“爱丽丝。我想我们晚应该没事,既然是你地家人。很应该大家坐在一起用餐。当然,应该是由我来请客,以表示我对你家人的尊敬。” 李哲豪心里暗暗高兴,心道:“看来还是这名法国男人懂得处世之道,嗯,看起来这人应该好好结交。” 马晓研听到贝克尔特如此,转而对李哲豪说道:“好,我们就一起用餐。现在是否可以带我去我母亲的灵堂拜祭一下。我还需要去酒店休息。” “那是当然。好,我立刻带你去灵堂。”李哲豪连连地笑道。他招呼过来小黑道:“快去把车开过来。”
马晓研没和马紫燕多说,她对李天鹏连看都没看,就挽着贝克尔特的胳膊,**一摇一摆地朝迎客大厅出口走去。 李天鹏看着马晓研那小人得志的样子,一个劲儿地直摇头。他到了马紫燕身边,低声地说道:“妈,你说你叫她回来干什么,我看她根本就不当咱们是一家人。要我看啊,她根本就不是奔着她妈丧事回来的,完全就是想回来分财产。” “不许乱说,怎么说她都是凤云的女儿。”马紫燕脸色一沉,阴沉着脸走向迎客大厅的出口。李天鹏一个劲儿地摇头,他对自己这位表妹是相当的不满。 这马晓研本来就对自己的母亲没有多少感情,这来拜祭也不过走走形式。了一柱香,磕了三个头之后,就算完事。这马紫燕看不过去,本想发作,但李哲豪却拉住了马紫燕,低声说道:“这晓研在国外生活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人家西方人地习俗了,西方人不好这个,你也别计较了。这晓研刚回来,需要休息。”这李哲豪不想把马晓研逼得太急,这把马晓研逼急了,在她法国男耳边说几句话,这不是白白放过一个财神爷。 马紫燕被李哲豪拉住,虽然心里气愤,但也不便发作,只好忍了下来。 一行人刚走出灵堂,就看见一辆银色的宝马车突然停在灵堂门口。缠着绷带的叶凌飞从宝马车走下来,野兽和野狼俩人一左一右,跟着叶凌飞迎向李哲豪。 “哎呀,这不是李老板吗,怎么了,你家死了人?”叶凌飞满脸堆笑道,“我听说这家殡仪馆还提供灵堂服务,我就打算来这里转转,打算给自己设个灵堂,没有想到赶巧遇到李老板,咱们真是有缘人。李老板,我看我们这么有缘不如咱们俩人一起找个灵堂,说不定咱们俩能一起去阎王那边报道呢。” 李哲豪打第一眼看见叶凌飞出现在这里,就知道叶凌飞来者不善。昨天的事情他已经知晓了,五六十人都没有能干掉叶凌飞,而且钱通的得力手下三炮拿枪都没有能干掉叶凌飞,相反倒被人做掉了。钱通早就躲了起来,按照钱通的想法,自己先躲起来,就算警察不找他。叶凌飞也会找他。还是避避风头为妙。 李哲豪倒不担心叶凌飞,他相信叶凌飞没有证据能证明是他想要干掉叶凌飞,警察拿自己也没有办法。至于担心叶凌飞会绕过警察找他报复的话,李哲豪更不害怕,他手下有小黑在,没有人能伤得了他。 只是李哲豪很郁闷。非常地郁闷。这叶凌飞说话实在太气人了,李哲豪怎么说也是望海市有头有脸的人,不管是到政府高层,下到地痞无赖,哪个看见李哲豪不客客气气的。偏偏遇到了叶凌飞这主,竟然当着李哲豪地面问李哲豪来这里是不是选灵堂。 李哲豪那是什么样地人,但也被叶凌飞气得沉不住气了,他阴沉着脸,语气不善道:“姓叶地,请你注意口气。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唉呦,这李老板是怎么了,干嘛这样生气?”叶凌飞弹了弹手指头,野兽忙不迭地从身拿出烟来,给叶凌飞点。叶凌飞抽了一口烟,对着李哲豪喷了一口烟,呛得李哲豪直咳嗽。小黑看这样子正想前,却看见野兽和野狼俩人也动了起来,这俩人挡在小黑面前。 叶凌飞咧着大嘴。嘿嘿地说道:“兄弟,想打架。我陪你。” 小黑只是一打量这两人,他就倒吸了一口气。小黑和追风都是从特种兵退下来的,比起追风来,小黑的下手更狠。不过,小黑在面对这两人时,也感觉到一种压迫力。他微微地扫了一眼站在李天鹏背后没动的追风,就看见追风正暗使眼色,那意思是说不要动。 小黑了解追风。追风那是天不怕地不怕地主。他一看追风示意自己不要动,就感觉到很有可能追风曾经和这两个人交过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小黑不傻,要是没有绝对的能力对付这两个人地话,那他地面子就丢大了。一直以来,小黑都给李哲豪竖立了一个不可战胜的形象,那是因为小黑拥有绝对地实力,但现在小黑却突然间没有了这份自信。在没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小黑不想冒险。 小黑这没动,那边的叶凌飞可没闲着。他对着李哲豪的脸喷了一口烟雾后,对着李哲豪哈哈大笑道:“李老板,你和我都要死,何必这样生气。说句不好听地话,你拉的屎,难道你还怕别人说你拉屎了。当然,李老板可能不是普通人,说不定不拉屎。” 李哲豪脸色涨红,那是被叶凌飞气的。他阴森地喝道:“姓叶的,你不要仰仗着你有白家的关系就为所欲为,我可告诉你,我从来不吃白景崇那套。” “我靠,你竟然吓唬我。李老板,我的胆子小,最容易害怕了。”叶凌飞把嘴唇靠进李哲豪的耳边,低声地说道:“昨天晚我就被人吓到了,好多人想杀我啊,我当时真的很害怕。但是,我却没死成,李老板,我考虑了一晚,你说我这个人不坑蒙拐骗、不欺负弱小,不勾引别人的老婆,为什么会有人想杀我呢?” “那是你得罪了人,人不能太嚣张。”李哲豪不动神色地说道。 “哎呀,我忘记了,我好像得罪过李老板你。你看我这记性,怎么会把李老板忘记呢。李老板,该不会是你想杀我?” “胡说,我是正经商人,怎么会干这种事。”李哲豪向后退了一步,和叶凌飞拉开距离。他现在语气冷静下来,这李哲豪可是老狐狸。虽说刚才有点被叶凌飞气得失态,但他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叶凌飞是故意找自己地麻烦,无非想从这里套出到底是谁想杀他。 李哲豪可不想给叶凌飞任何的证据以证明是他想干掉叶凌飞,他冷笑一句道:“你不能诬陷我,不然我会告你。” “告我?”叶凌飞哈哈笑道,“告我和你说话,还是告我说了你地**?李老板,你就别不好意思了,拉屎就拉屎,还不好意思承认。” “我为什么不承认?”李哲豪被叶凌飞一说,忍不住想要发火,但他意识到自己又了这个家伙的当,强压心头的怒火,冷哼道:“你到底有没有事情,如果没有事情的话,麻烦你让开,我还有事情要做。” “我当然没有事情了,就是过来和你聊聊。”叶凌飞让开路,笑道:“李老板,请。”李哲豪迈步就走,当李哲豪刚和叶凌飞擦肩而过时,就听到叶凌飞用阴森森地语气说道:“不要让我知道是你干的,不然我会让你全家人死光。” 李哲豪可是多年的老江湖,再听到叶凌飞这句话后,身体也是微微一颤。心里暗暗吃惊,他想象不到这种令人无法抗拒、如同从地狱里面传出来的恶魔的声音会是从一名看起来十分斯文地男人嘴里说出来地。李哲豪没有停下脚步,一直向自己的车走去。 接下来是马紫燕、李天鹏等人,当贝克尔特走过叶凌飞身边时,这名法国人眼皮一动,旋即从叶凌飞身边走过。叶凌飞没有说任何话,当李家这些人都车后,叶凌飞才低声地 说道:“麦科尔,该你登场了。”色情、非法、抄袭,我要举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