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分化孤立

藏娇都市 25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656字
白晴婷和周欣茗跑回卧室,把房门反锁。白晴婷想起次叶凌飞就是从窗户爬进自己的卧室,她赶忙把窗户检查一遍,确定窗户全锁得紧紧后,才放下心来。 白晴婷发出一阵畅快的笑声,这次可总算报复叶凌飞了。白晴婷迫不及待地拿出数据线把数码相机和她的电脑连接起来,把刚才照的照片和录像一股脑传到电脑里。 周欣茗坐在白晴婷身边,和白晴婷欣赏起叶凌飞的照片来,俩人不时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 等俩人也看完了,白晴婷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难道她们就不出门了吗。一想到叶凌飞那句要把她们挂在别墅窗外的话,白晴婷就心里打怵。 “欣茗,我想去洗澡,但我怕出去的话,被他抓到,那样我会很惨的。”白晴婷担忧道,“快想个办法啊。” “我没有办法。”周欣茗说道,“除非我们以暴制暴,不害怕他。” “他很强壮的,我就怕打不过她。”白晴婷听周欣茗要以暴制暴,担忧地说道。 “傻丫头,谁让你打他啊。你想啊,他现在胳膊不方便,肯定不敢和我们俩人硬碰硬。再说了,我是警察,本来就是要监管他的,他一定会对我有所忌惮。咱们俩人一起出去,我相信他一定不敢对我们怎么样。” 经周欣茗这一提醒,白晴婷也感觉是这么一回事。有什么好怕的。反正叶凌飞现在就是半个残废。这白晴婷有了周欣茗,胆子也大起来,反倒不怎么害怕了。 白晴婷打开卧室地门,先把头探出去,没看见叶凌飞在走廊里后。白晴婷才走出卧室。周欣茗也走出来,虽然周欣茗和白晴婷说不要害怕叶凌飞。但她心里却没底,叶凌飞地手段那是防不胜防的,谁知道叶凌飞这次会玩出什么花样。 两位美女一直走到浴室,也没有看见叶凌飞的影子。俩人放了心,打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当反手锁浴室的门口。俩人吊在半空地心可总算放了下来。白晴婷和周欣茗一起脱了衣服,她们俩人小时候常在一起洗澡,只是年龄大了之后,俩人都有自己的工作,相聚地少了,偶尔还会在一起聊聊,但在一起洗澡的机会却是少之又少。 俩人脱光衣服之后,一起走进浴室里面那可以容纳两人的大浴缸。这两位都是美女。只是白晴婷的皮肤比周欣茗更好。但周欣茗地大腿却比白晴婷修长,可以说两人各有千秋。 俩人在浴室里面说笑着。不时把浴缸里的水和沫扬在对方的身,引得两人一阵咯咯地笑声。 偏偏在两人玩得正高兴的时候,浴室的灯突然灭了,浴室立刻变得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难道停电了?”周欣茗问道。 “不会啊,我怎么没从吴妈那里知道今天停电?”白晴婷疑惑的说道:“就算停电也应该通知,再说了,我们这里从未停过电。” 俩人正在不解的时候,从浴室门外传来叶凌飞得意地笑声道:“你们俩人就摸黑洗澡,哦,顺便提醒你们,我不仅把浴室的电停了,连水都停了,如果你们俩人还没洗完的话,很不幸,你们只能带着沫出来了。” “是这个家伙干的。”白晴婷全明白过来了,叶凌飞这家伙果然在报复她们。但眼下俩人都是赤身在浴缸里,周围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楚。再说了,俩人身都沾满了沐浴露,这没水地话怎么穿衣服。 “你这个家伙,快送水和送电。”白晴婷急了,冲着门口喊道,“不然地话,我就把你的照片全公布出去,让你没脸见人。” “算了,我刚才早就把你拍地那些照片处理完了,你真以为我那么傻,会让你留证据吗。顺便提醒你一句,你的房门实在太容易打开了,我以为我得花十几秒,却没有想到连一秒都不到。下次如果你们再出门的话,记得锁好房门啊。真是的,也太不小心了,我刚才为你们锁好了房门,现在我睡觉去了,你们慢慢在里面待着。” 紧跟着就是叶凌飞得意的笑声,气得白晴婷只骂叶凌飞,但她在这边诅咒叶凌飞也没办法,叶凌飞早就走了。 “怎么办?”白晴婷无奈地说道,“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待一晚。” “能怎么办,最多擦干身子,找那家伙算帐。”周欣茗狠狠地说道,“这次一定要好好收拾他。”说着周欣茗把脚踩在浴室的地,光着脚,走到放毛巾的地方,用毛巾擦干身体后,穿衣服对白晴婷说道:“晴婷,你在这里等着,我先去把电和水恢复,然后咱们洗完澡就去找那家伙算帐。” 周欣茗刚打开浴室的门,白晴婷就在里面喊道:“欣茗,你一定要把浴室的门反锁,我担心那家伙会闯进来。” “嗯,我知道了。”周欣茗点了点头,反手把浴室的门反锁。白晴婷待在浴缸里面闭眼睛,等着周欣茗把电通。 周欣茗心里直骂叶凌飞做事缺德,跟一个女孩子一样喜欢报复。她气呼呼地直奔楼下的电闸,这刚走到叶凌飞卧室的门口,叶凌飞卧室的房门忽然开了,一只手抓住周欣茗的胳膊,一把把周欣茗拖了进去,紧跟着房门就被关了。 周欣茗这突然被拽进房间吃了一惊,虽说这周欣茗是警察,但却全无防备的被拽进房间,还是让周欣茗感觉有点惊吓。当看清楚是叶凌飞拽着她的时候,周欣茗心里来了气。刚才就是叶凌飞这家伙故意把浴室里地电和水断了地。害的她不得不把身沫擦干。一想到这些,周欣茗就想打叶凌飞。 周欣茗这拳头刚举起来,叶凌飞就把周欣茗按在门,强吻起来,周欣茗那举起的拳头始终没有落下来。 一个长吻结束后。叶凌飞看着周欣茗那瞪着自己的眼睛低声地说道:“欣茗,我是故意这样。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出来恢复电的。我就在这等你呢。” “胡说。”周欣茗听叶凌飞这样说,口不对心地低声说道:“我还不了解你,你这是准备报复我和晴婷刚才折磨你。” 叶凌飞紧贴着周欣茗,他地右手放在周欣茗的粉臀。柔声地说道:“我怎么会想报复你们了,我喜欢还来不及呢。”说着叶凌飞又想吻过去,周欣茗却把小嘴挪向一侧。低声地说道:“晴婷还在浴室里面等我呢。” “让她等等,我现在好想你。”叶凌飞说着亲了去,周欣茗没有再次挪开,她闭着眼睛和叶凌飞接吻起来。叶凌飞那只放在周欣茗臀部地右手,用力捏着周欣茗的臀部,周欣茗本想抱着叶凌飞,但又担心碰到叶凌飞的伤口,只得把两手高举起来。完全就是一副投降的样子。 叶凌飞地嘴唇从周欣茗的嘴唇挪开。慢慢吻向周欣茗的粉颈。当叶凌飞地嘴唇到了周欣茗那晶莹如圆玉的耳垂时,他张口一把含下耳垂。用舌头挑逗着周欣茗的耳垂。 有的女孩子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并非是胸部,而周欣茗恰恰就是这种女孩子。她被叶凌飞一挑逗耳垂,就如同武侠小说中点中某个特殊**位一般,瞬间从心底涌起一股炙热的欲火。那比叶凌飞揉捏她酥胸还要强烈很多的爱抚,一瞬间就融化了周欣茗的理智,周欣茗嘴里发出地声音声,滑嫩地小舌伸出舔着她的嘴唇,可谓媚态毕露。 叶凌飞用牙齿轻咬着周欣茗地耳垂,右手使劲揉捏着周欣茗的粉臀,在如此强烈的刺激下,周欣茗忘情的抱紧叶凌飞的肩头。
“呀!”就在周欣茗抱住叶凌飞肩膀时,她突然想起叶凌飞的枪伤,欲火被理智取代,微微推开叶凌飞,羞涩道:“别闹了,你伤还没好。你害怕我跑了吗,你这个大色狼,我就算想跑也没有男人肯要我了。”周欣茗显出小女人的媚态,风情无限地望了叶凌飞一眼,柔声地说道:“晴婷还在浴室里面,我现在就去把电和水通,你这个坏家伙,会想出这样的坏主意。”说完,周欣茗转身打开门,叶凌飞也没有阻拦,在周欣茗转过身,背对着他的时候,右手重重拍了周欣茗粉臀一把,这把拍得很重,就听得啪的一声,周欣茗感觉粉臀火辣辣的疼。但这种疼痛却份外刺激着她的内心,让周欣茗那股欲火更旺盛。她转头瞪了叶凌飞一眼,嗔怒道:“色狼。”说着,急忙跑出了卧室。 等周欣茗一走,叶凌飞一**坐在床,咧着嘴得意地笑了起来。这一切都是他故意做的,其目的就是想把周欣茗和白晴婷独立开。要是白晴婷和周欣茗抱成团,那他还怎么报复。现在周欣茗这边已经搞定了,周欣茗临走前,叶凌飞狠狠拍向周欣茗粉臀的那一巴掌就是叶凌飞在报复,但周欣茗却误会是叶凌飞在挑逗。叶凌飞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如此顺利,他下面就在考虑如何报复白晴婷了。 周欣茗心中有鬼,处理的速度也就非常得快。她刚才在叶凌飞房间里面就耽误了一点时间,害怕白晴婷因为自己长时间没有回去而怀疑。急急忙忙地把电和水都通后,几乎是跑着回到了浴室。 浴室的灯亮起来,也有水了。周欣茗在浴室外面叫着里面的白晴婷,白晴婷听是周欣茗的声音,这才敢把浴室的门开开。 生怕叶凌飞再干这种事情,白晴婷洗得很快。周欣茗虽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总不能告诉白晴婷是叶凌飞想和自己亲热,故意干的。她也装作担心叶凌飞再生事端的样子,急急忙忙洗完澡。 两人擦干了身体。穿着衣服走出了浴室。这白晴婷一走出浴室。就对周欣茗说道:“欣茗,咱们不能就这样算了,要我说怎么都要找这家伙算帐,竟然使用这种卑鄙地手段。” 周欣茗没有像先前那样态度坚决,她迟疑地说道:“这样不好。万一他睡觉了,我们这样冲进去地话。是不是影响他睡觉?” “欣茗,有什么好担心的。”白晴婷没往别处想,撅着小嘴说道:“反正是他先对我们无理在先,我们就算把他吵醒。他也说不出来什么。这口气如果不出的话,我今天晚就睡不着。” 听白晴婷都这样说了,周欣茗也没有办法。只得点头答应下来。白晴婷和周欣茗两人没有回卧室,而是直接去了叶凌飞的房间。白晴婷先趴在房门听了听,没有听到里面有声音。白晴婷对周欣茗一笑,那意思是说这家伙果然睡觉了。白晴婷慢慢推开房门,就看见叶凌飞的房间亮着灯,但叶凌飞却没在房间里。 “人呢,人跑到哪里去了?”白晴婷走进叶凌飞地房间又确认了一下,叶凌飞果真没有在房间。“哼。算他运气,知道我会来找他。竟然躲起来,我就看你要躲我多长时间。”白晴婷没有能报仇,气哼哼地出了叶凌飞的房间。 此刻地周欣茗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叶凌飞是害怕白晴婷来找他报复,先躲起来了。“很聪明啊!”周欣茗暗暗地夸奖着叶凌飞,她搂着白晴婷的肩膀说道:“好了,咱们回去睡觉。” 白晴婷和周欣茗回到卧室,简单收拾一番,白晴婷和周欣茗就脱了拖鞋了床。俩人躺在一张床,白晴婷侧过身,正想和周欣茗聊聊天,就感觉这身下似乎不对劲。此刻周欣茗也觉察到了,她们俩人翻身下了床,一掀开床铺的柔软的羽绒褥子,就看见叶凌飞正躺在下面。 叶凌飞一看暴露了,翻身一滚,从俩人中间滚下了床,动作很麻利地跑到门口。 “很不错啊,就是你们地体重太重了,记得应该减肥了。”叶凌飞说完,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这次不仅白晴婷,就连周欣茗都被叶凌飞吓到了,她们怎么也想不到羽绒褥子下面还躺着一个人。等白晴婷和周欣茗反应过来时,叶凌飞已经跑了出去。白晴婷咬着嘴唇,一言不发走到墙边,劈手拿下来挂在墙的球杆,握在手里。 周欣茗也感觉叶凌飞这次做得过分了,她本想阻拦白晴婷,但又感觉叶凌飞故意吓她们确实不应该。因此,周欣茗并没有阻止白晴婷。 “欣茗,我们去把这个家伙揪出来,好好暴打一顿,哼,他不是要把我们吊在别墅外吗,今天晚我要把他吊在外面。”白晴婷气呼呼地说道。周欣茗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个做法。 两人走出卧室,直奔叶凌飞的卧室。 “开门!”白晴婷在门外高喊道。但白晴婷喊了几声后,叶凌飞地房间都没有人。白晴婷恼怒得没有办法,就站在门口气呼呼地说道:“叶凌飞,我就不信你不开门,我就坐在你门口等你,看你开不开门。” “晴婷,算了,别和他怄气。咱们先睡觉,等明天再找他算帐。我就不相信他能跑得了,你说是不是?”周欣茗安慰道。 白晴婷被周欣茗左劝右说,才说得暂时放弃坐在叶凌飞房门前等着叶凌飞的打算。她不情愿的和周欣茗回了卧室。等白晴婷这一离开,叶凌飞才打开房门,探出了脑袋嘿嘿地笑起来。 国际酒店的总统套间内,马晓研躺在床,她睡得很死,这时候就算有人了她,马晓研也不会有任何感觉的。 贝克尔特坐在床边的沙发,打着台灯,翘着腿拿起电话。他对于这种特效的安眠药十分满意,只要一小粒,就能让一个彪形大汉在一分钟之内立刻睡着,而且药效至少10个小时,在这十个小时内就算被人杀了,对方也是一无所知。何况这马晓研不过是一个弱质的女孩子,根本就不需要一颗药丸,半颗就足够了,但贝克尔特却是一个做事力求万无一失地人,他不会冒一丁点地危险。 “撒旦,我想只要给我三天时间,我就可以搞定那些愚蠢的家伙,他们实在太笨了。” “麦科尔,我要你把他们搞地倾家荡产,越惨越好,你所有的费用我都会如数给你。” 贝克尔特呵呵笑道:“撒旦,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其实,我应该感谢你,谢谢你帮我找到了如此笨的家伙,让我这次又可以赚一笔。” “麦科尔,我希望你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太过于自信。往往事情并不是你所能控制的,你毕竟不是神。” 贝克尔特听到这句话,微微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不然我也不会栽在你的手里。还记得那次在英国的事情吗,我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大傻瓜,却没有想到最傻的人却是我。不过,撒旦,我一直有个疑问,我那次的骗局做得天衣无缝,英国内政部确实有那么一个打算,准备购买大批消防设备以替换目前的英国各地的消防设备,而我也把内政部的官员打通了,就等你钩了,为什么你会知道这是我设立的骗局呢?” “你真想知道吗,那我告诉你,我和英国内政部很熟,内政部的最高负责人内政大臣杰基曾经屡次要和我吃饭,但可惜,我没时间。” 贝克尔特听完这句话,只剩下一个劲儿地傻笑了,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