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我要知道真相

藏娇都市 260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634字
小雷下了出租车,站在街边点着了一根烟。 昨天晚那血腥的一幕还历历在目,以至于他从昨天晚到现在都没有睡好觉,刚才在酒和几名黑风帮的人喝了一通酒,这才打出租车打算回家。 小雷从没想过死,虽说小雷是一个小混混,但他怎么说也是黑风帮的小混混,所为树大好乘凉,有了黑风帮这棵大树,他只有砍别人的份,哪里有被人砍的份。 这几年黑风帮逐渐大了起来,仰仗着钱通和望海市其他大的黑帮关系不错,黑风帮这些人都过得很太平,除了要个债、砍个人外,倒也没有什么大的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久而久之小雷都不习惯几十号人去砍一个人了。 再听说要黑风帮五六十号人砍一个人时,小雷以为这次他连刀都不用拿,就是去看看热闹。但没想到事情会闹得如此大,不仅黑风帮死了十几个人,还有二十多人受重伤,小雷算是幸运的一个,他没受伤。但眼看着黑风帮的虎将三炮死了,还是吓到了小雷。 事后,包括小雷在内的人都被警告这些天不许露面,老老实实地躲着。小雷也想猫在家里,但他在家里总是睡不着,只好叫了几名黑风帮的家伙去喝酒。那几个家伙也是参加昨天砍人的混混,都被吓得睡不着觉,于是,几个小子就出来喝酒,一直闹到半夜才散去。 小雷站在街边抽了几口烟,晃晃悠悠地走向他租的房子。这还没走几步。就看见一辆宝马车突然停在他面前。吓了小雷一大跳。 “妈地,你是不是找死,快给爷赔钱。”这小雷浑身酒气,连站都站不稳,但这混黑道地脾气可是改不了。 车门一开。一只手一把揪着小雷的衣服领子拽进了车里,随即这辆车急驰而去。 白晴婷早晨起得很早。昨天晚被叶凌飞气得,一晚没睡好。 她看周欣茗还在熟睡,没有打扰周欣茗,而是悄悄起身。完卫生间后,白晴婷拿着牙刷一边刷牙,一边还对叶凌飞诅咒道:“我诅咒你昨天晚疼一晚。最好让你一晚不睡觉才好。” 白晴婷刷完牙,刚含了一口漱口水,猛然感觉自己的**被人狠狠捏了一把。白晴婷一转身,扑,白晴婷把嘴里的那口漱口水全喷在叶凌飞身。 看着叶凌飞的样子,白晴婷扑哧地笑了,她感觉自己总算报了仇。 “干什么啊,没这样报复我地。”叶凌飞很郁闷的甩了甩手。不满道:“不就是捏了把**吗。值得这样报复吗?” 叶凌飞这话说出来那叫自然,完全没把捏了白晴婷**地事情当成一回事。白晴婷本来还在开心的笑。听到叶凌飞这句接近无耻的话后,把脸色又沉了下来,没好气地说道:“你自己干了什么最清楚。” “我干了什么?”叶凌飞索性把那件胸口湿了一大片的睡衣脱了下去,着身。 “你干什么,一大清早就身。”白晴婷一看叶凌飞着身,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叶凌飞说道:“你可注意点,咱们还没结婚,按照昨天地表现,我可能还要考虑是不是嫁给你呢。” “不嫁给我嫁给谁。”叶凌飞说着走到白晴婷背后,伸出右臂搂住白晴婷。他的嘴唇从白晴婷的肩膀伸到白晴婷地脸颊,张口就亲了一口。 冷不丁地被叶凌飞亲了一口,白晴婷先是一愣,随即嗔怒道:“你刷牙了吗,真是的,脏死人了。”说话间,白晴婷就用手去摸被叶凌飞亲了的部位,叶凌飞把嘴唇再次贴在白晴婷的脸颊,又是一口。 白晴婷转过身来,两手推着叶凌飞的胸口,嘴里说道:“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这个大色狼。转载自我看齋” “但是我想看见你。”叶凌飞一把搂住白晴婷,他那只受了伤的左臂也搭在白晴婷肩膀。白晴婷这下子不敢用力了,她心里还是很担心叶凌飞胳膊再受伤的。白晴婷这一不动,可给了叶凌飞亲吻白晴婷的机会,白晴婷小嘴左摆右摇,不想让叶凌飞亲到,但这不过是她地外在表现而已,这心里还是很渴望被叶凌飞亲地。 不过反抗了几秒,白晴婷就乖乖地被叶凌飞的嘴唇亲到了她地小嘴,随即,两人热吻起来。 你别看叶凌飞左手不太好使,但只有右手就足够了,他的右手不老实起来。男人一大清早欲火正旺时,叶凌飞只是看见白晴婷穿着的丝质睡袍就有了。右手这通摸和捏,只把白晴婷搞得小脸娇红,娇嫩的身子跟火一般。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亲热,这是周欣茗打开房门的声音。周欣茗还没有睡醒,打着哈欠来洗漱,再看见白晴婷和叶凌飞两人时,周欣茗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不好意思,我打扰了你们俩人。” “欣茗,你别乱想。”白晴婷被周欣茗撞破了她和叶凌飞在亲热,急于掩饰道:“我们什么也没干。” 周欣茗看了眼光着膀子的叶凌飞,又看看白晴婷,微微笑了笑,没再说话。她直奔水槽前,打开水龙头,开始洗脸。 白晴婷瞪了叶凌飞一眼,那意思是说都是你害的。白晴婷本想咬叶凌飞一口,但她忍住了这个冲动,只是张开小嘴,对叶凌飞作出一个咬的动作来。她也把手放在水龙头下,随口问道:“欣茗。你怎么不睡觉了。起来得这么早?” “有案子。”周欣茗说道,“我现在要去现场。” “你们做警察的也真不容易,什么时候有案子都要立刻去现场。”白晴婷说道,“你等吃完早饭再去,我这就让吴妈做。” “不必了。我出去买点东西在路吃。”周欣茗拿起牙刷,一边刷牙一边说道:“这案子可能和叶凌飞被袭击地那起案子有关。我现在就要赶过去看看。” 叶凌飞听到周欣茗提到自己地案子,心头一动。但叶凌飞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回卧室。 一回到卧室,叶凌飞就拿起电话。给野兽打电话。 “野兽,昨天晚你们干了什么事情吗?”叶凌飞低声地问道。 “没事,就是把一个小子干掉了。嗯。还有,我们从那小子口里撬出来那天晚袭击老大你的人名单,我和野狼核计今天晚就动手,把那些家伙一个个干掉。顺便准备把黑风帮几个窝点给炸平了。” “笨蛋,你干掉的那家伙的尸体被人发现了,你怎么会如此不小心,处理尸体还会出事情。”叶凌飞抱怨道,“你和野狼都给我注意点。别把这里当成国外。还准备动炸药,我就想到野狼一定运来了4炸药。你们俩人谁也不许动炸药。”叶凌飞声音很低,带着斥责地说道。电话那头的野兽连连答应着。 和野兽通完电话后,叶凌飞换了一身衣服,又返回来了。白晴婷这时候已经回房间了,只剩下周欣茗还在那里洗头,叶凌飞凑了过去,笑呵呵地说道:“欣茗,你要去现场啊。” “你说呢?”周欣茗反问道。 “我知道你要去现场。”叶凌飞把嘴贴近周欣茗地耳边,低声说道:“我也想跟你一起去,我很想你。” 周欣茗警惕地看了看门口,确信白晴婷没在这边后,她低声地说道:“你干什么呢,你伤没好,又想乱跑。” 叶凌飞的右手隔着周欣茗地裤子摸着周欣茗那高翘的臀部,**着说道:“我这不是想你了吗,想和你出去。要是整天都待在家里,哪里有机会啊。”
“去,我就知道你准没好事。”周欣茗虽然嘴这样说,但还是默许了叶凌飞和她一起去现场。 洗漱完之后,周欣茗和叶凌飞也没吃饭就离开了别墅。周欣茗对白晴婷的说法就是需要叶凌飞去现场以便确认是否和叶凌飞的案子有关,白晴婷不了解内情,还真以为需要叶凌飞去现场呢,叮嘱叶凌飞要多注意伤口。 周欣茗开着警车,载着叶凌飞出了别墅。等一出别墅,叶凌飞地手就不老实起来,在周欣茗的大腿摸来摸去。 “你真是的,这样很容易出事故,不许再摸我,不然你以后都别想碰我。”周欣茗说道。 叶凌飞听到周欣茗这句话果真老实了许多,他没再摸周欣茗地大腿,而是点着了一根烟,一边抽着烟,一边问道:“欣茗,你还没说到底是什么现场呢?” “有人在海边发现一具尸体,好像是黑风帮人的尸体,具体情况还需要到现场去才能知道。”周欣茗说道。 “不就是死了一个黑帮的人吗,有什么好奇怪的,说不定是那小子得罪了人,被自己的人做掉也说不定。这个年头可是乱得很,尤其是那些黑帮的人,总是你砍我,我砍你的。”叶凌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撇了撇嘴说道:“要我说啊,这些黑帮地人全死了才好,省得这些害普通市民。” 周欣茗听叶凌飞这话,忽然她两手一打方向盘,把车从路拐了下去。这里还是南山地区,还没有公路。周欣茗这从路拐下来,开了大约七八米地样子,停在一处凹地前。 周欣茗把车熄了火,解开安全带,侧身直视叶凌飞。 周欣茗这一系列的动作把叶凌飞搞蒙了,他疑惑不解地望着周欣茗,问道:“欣茗,你这是怎么了,干什么要把车停在这里?” “你说呢,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周欣茗没有半点开玩笑地意思。很认真地问道。 “我有什么事情瞒着你。看你说得。”叶凌飞说着把手又放在周欣茗地大腿,顺着周欣茗地大腿一直到了周欣茗的大腿根,他捏着周欣茗两腿之间的部位,**道:“欣茗,你是不是想在这里和我亲热啊。我看这里真得不错,山清水秀。又没有几个人,正是亲热的好地方。” 周欣茗看了眼叶凌飞那只放在她下身的手,又抬起头,直视着叶凌飞。冷冷地说道:“叶凌飞,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别人欺骗我,尤其是我爱地人欺骗我。一直以来。我都深深自责,因为你是我最好朋的丈夫,而我却要瞒着我地好朋和你亲热,成为一个可耻的第三者。但我对自己说你爱我,我也爱你,恰恰就因为这点,我才会作出很多违背我原则的事情。但是,现在我感觉我所有付出的都不值地。因为我爱的男人正在欺骗我。” 周欣茗这句话刚说完。就看见叶凌飞把放在周欣茗下身的右手抽了回来,从身摸出一包烟。想从里面抽出一根烟,却怎么也抽不出来。不免烦躁地把整包烟都扔在车外,打开车门,叶凌飞下了车。 周欣茗也下了车,她走到叶凌飞刚才扔地那包烟前,把散落在地的烟捡起来放回烟盒里,只留下一根烟。周欣茗把那根烟递给叶凌飞,叶凌飞拿出火机,点着了这根烟。 狠狠抽了两口,叶凌飞才把眼睛挪向周欣茗。此刻的叶凌飞脸没有半点笑容,相反倒是一副很深沉的表情。他自嘲一般笑了两声,然后说道:“欣茗,你说我骗你,那你考虑过我为什么要骗你吗?” “我知道。”周欣茗没有回避叶凌飞的眼睛,说道:“你害怕我要是知道话,我会作出一些危险的事情,甚至于我会为了你作出一些违法的事情。” “你既然知道还要问我干什么?”叶凌飞伸出右手,握住周欣茗的肩膀,真诚地说道:“我太在乎你了,不想你为我做一些本来你不应该做地事情。欣茗,我了解你,你外表很冷漠,但内心却是一个感情冲动地女孩子,你现在为我做的太多了,没有你地话,我可能不会像现在一样在望海市生活。我的过去,你很了解,但你却一直在为我保密,你别忘记了,你是警察,你的职责就是抓贼,抓罪犯,就应该抓像我这样被国际刑警通缉的罪犯。我相信你只要把撒旦这个名字报到国际刑警,不出一天,至少几十名国际刑警会火速赶到望海市。一直以来,国际刑警都在追查撒旦这个人,但他们根本无法查到我到底是谁。但你能,你可以抓到我。我相信你要是抓了我,你所获得的名誉会让你称为警界明星。但你却没这样干,你一直都在为我隐藏身份,难道这些我还看不出来吗?我看得出来,明白你为我所付出的一切,这才不想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我想用我的方式去解决。但现在,你却在伤我的心,难道我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你吗,你是在付出,而我又何尝不是在付出。” 叶凌飞的情绪越说越激动,他握着周欣茗肩膀的那只手微微发抖。周欣茗感觉到叶凌飞此刻很伤心,她急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帮你分担一些,我不想让你承担得太多。我知道你那天晚被袭击的事情不会像你所说的那样简单,这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我怕你出事,我不想看见你有任何的伤害。”周欣茗说着丝毫不顾及这里是野外,她动情地两手紧搂住叶凌飞的肩膀,声音颤抖地说道:“你不知道我当时多害怕,我害怕失去你,害怕永远再看不见你。” “欣茗,我不想让你牵扯进这件事情,就是担心你脱不了干系。”叶凌飞右手搂着周欣茗,缓缓地说道:“你知道黑风帮吗?” “我知道,那是望海市一个黑帮。”周欣茗抬起头,望着叶凌飞道:“我还知道是他们想杀你,而不是砍错了人。”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黑风帮不过是别人的打手,真正想要我命的人并不是他们,而是另有其人。” “是谁?”周欣茗一惊,追问道:“你知道是谁吗?” “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却敢肯定想杀我的人就是李哲豪还有他的儿子李天鹏。” 当叶凌飞说出这句话时,周欣茗一惊。在之前,周欣茗也怀疑过这想杀叶凌飞的人另有其人,但她并没有想到会是李哲豪和李天鹏。她不肯定地问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让李天鹏对你记恨?”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另外一部分。”叶凌飞说道,“当年李天鹏追晴婷时,就是我搅的局,而李天鹏追你时,又是我在其中掺合。李哲豪之所以要他儿子追你,很大一部分是出于你爸爸的权力,而我的出现让他们感觉到阻碍,只有把我除了,才能铲除障碍。次他们诬陷我杀了马凤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除了他们之外,我再也想不出来到底是谁对我有这样大的仇恨要杀掉我。” 周欣茗咬着嘴唇,忽然她松开搂着叶凌飞的手,直奔警车走去。 “欣茗,你干什么去?”叶凌飞问道。 “找李哲豪算帐去,我要当面警告他,如果他敢动你的话,我就亲手把他抓进监狱,他这一辈子都别想出来。” “慢!”叶凌飞喊道,“我还有事情要说,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我现在就把所有的真像告诉你,欣茗,你是世界唯一知道撒旦全部秘密的警察。”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