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和法国政府的合作

藏娇都市 26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62字
李哲豪带着马晓研到了马凤云名下那家娱乐会所,打从马凤云出事后,这家会所就临时被李哲豪管理。 李哲豪带着马晓研转了一圈,最后来到会所的贵宾包饭,李哲豪坐在马晓研对面,从会所的经理那里接过这家会所的帐目,扔在面前的桌子。 “晓研,这是你母亲这家会所的帐目,你来看看。” 马晓研拿起账目,只是简单地翻了翻,就交给身边的贝克尔特,亲热道:“亲爱的,你帮我看看,我看不明白这些。” 贝克尔特点了点头,接过那本帐目,翻看起来。 利用贝克尔特翻看账本的机会,李哲豪对马晓研介绍道:“晓研,这家会所是你妈妈留下的唯一产业,应该价值在一千多万。但你妈妈曾经欠下大约五百多万,如果你想继承的话,需要首先还清这笔欠款。怎么说咱们都是自家人,我知道你生活在法国,如果你想继续经营这份产业的话,我可以帮你打理,但按照目前的经营状况,可能你一个月能拿到十几万,而且这个数还不稳定,毕竟生意这东西不好说。当然,如果你想拿一笔现款的话,我可以托人把这家会所变卖。” 马晓研翘起腿,冷笑道:“姨父,我记得我的妈妈很有钱,貌似名下产业不仅如此,是不是姨父把其他的产业都独吞了呢?” “晓研,你这话怎么能这样说。你这些年都没在国内,不了解这里的情况。这些年望海市的经济并不是很景气。尤其是搞娱乐行业地,这竞争很激烈。不要说你的妈妈,就我的那些产业都不好。咳,你不搞经营,不了解这经营的苦处啊。”李哲豪一脸无奈,苦笑道:“就你妈名下这点产业还是我帮她保住的,我借给你妈很多钱,咳,都是亲戚。也没想要回来。现在你妈去了,我更不能跟你提我借给你妈的那些钱,就算了。至于你妈欠别人的钱,我也没办法,你总不能让我还,你说是不是。咱们都是亲戚,我没必要骗你。其实,你有了四五百万在国外也能生活得很好,你自己想想。” 马晓研冷哼道:“姨父,你这话说得可是真好啊。反正我妈也不在了,全凭你一个人说了。” 李哲豪心里冷笑道:“你这个死丫头,如果不是紫燕反对的话,我一分钱也不分给你,碍于紫燕,我没办法才分给你五百万,你就知足。要是再这样闹下去,我让你离不开望海市。”这李哲豪心可是够狠,所谓无毒不丈夫,如果他不心狠。也混不到今天这地步。李哲豪打着哈哈笑道:“晓研,我不会骗你的。你看我经营这样大地集团公司,没必要为了一点钱骗你,你说是不是?” 这时贝克尔特已经看完了帐目,他把帐目放到桌子,侧头和马晓研说道:“按照账目看。这家会所的经营状况问题很大。按照投资角度来看,没有任何值得投资的价值。爱丽丝,我给你建议就是放弃这家会所。....我可以为你搞别的投资,目前我正和法国政府合作,到时候我保证我的投资项目会赚来大笔资金,而你将会获得一生都用不完的钱。”贝克尔特刚说到这里,忽然止住了口,他像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表情有些不安。 “爱丽丝。我想暂时不要谈这件事情了,不如我们去逛逛街。”贝克尔特一改往日绅士风度。拉起马晓研的手,对李哲豪说声抱歉,感觉像是逃一般离开了贵宾包房。贝克尔特这些反常地表现被李哲豪看在眼里,李哲豪心头一动,似乎贝克尔特在刻意隐瞒着什么。李哲豪一招手,叫过来李天鹏道:“天鹏,我感觉这法国人来望海市的目的不是这样简单,你想办法去他住的房间看看,能不能找到有用地东西,我去再和他聊聊,我要套出他的秘密。” 李天鹏点了点头,打开包间的门,就看见追风正站在门外。李天鹏招呼追风道:“走,我们办事去。” 追风没有说话,跟着李天鹏离去。 按照李哲豪的吩咐,李天鹏带着追风到了贝克尔特入住的国际大酒店。在之前,贝克尔特曾经提过他所住的总统套件,因此李天鹏和追风并不费力气就到了总统套间的门口。 开锁对于追风来说并不是难事,这也是李天鹏带追风来的主要目的。追风花了将近十分钟才打开锁,他的开锁手段比叶凌飞可要差多了,要是让叶凌飞来开这锁,绝对不会超过五分钟。 李天鹏和追风走进总统套间,追风留在门口随时探听外面地情况,而李天鹏则溜进了卧室。他刚进入卧室,刚巧看见贝克尔特的笔记本放在酒店的桌子,密码箱扔在床。看样子是贝克尔特和马晓研出来时,忘记收拾起来,遗忘在桌子。 李天鹏打开笔记本,很快就登录IND操作系统。李天鹏点开我的电脑,就看见面只有和D两个分区,不假思索地进入D盘。 D盘里面放着几个文件夹,有合同文件夹、项目文件夹等五个文件夹。李天鹏一次打开合同文件夹和项目文件夹,发现都是贝克尔特以前所做的项目,其中有和英国政府合作的消防、反恐地大项目,也有和法国政府合作地有关法国政府的全球采购,甚至李天鹏还发现法国政府和贝克尔特签订的有关法国埃菲尔铁塔维护和经营的转让合同。 “不会,难道法国政府连埃菲尔铁塔也想卖掉?”李天鹏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埃菲尔铁塔是法国的象征之一,怎么可能把埃菲尔铁塔也卖掉。这引起了李天鹏浓厚地兴趣,他赶忙打开合同仔细看了起来。看完之后,才明白过来,并非是法国政府卖掉埃菲尔铁塔,而是一种转让。 因为法国政府财政出现赤字,对于每年维修埃菲尔铁塔的巨大费用支付不起,这才想到要通过转让艾菲尔铁塔地营业权以达到维护埃菲尔铁塔地目的。.君-子-堂合同注明贝克尔特需要每年对埃菲尔铁塔出资维修,而对应地就是贝克尔特拥有经营权,就是每年游客参观埃菲尔铁塔的收入划归为贝克尔特。同时,法国将会授予贝克尔特贵族身份。 “搞了半天,原来贝克尔特的贵族身份是这样得来的。”李天鹏心里不屑道,“这小子运气好,竟然能搞到这种大项目。” 李天鹏又把鼠标点开了那个标注机密地文件夹,等点开文件夹后,却发现里面一个文件也没有。 “奇怪,怎么会没有文件?”李天鹏很奇怪,他又点回文件夹,越看越感觉有问题。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很快调整到可以看见全部文件的模式,这次果然看见了很多的文件。 “哼,这个法国佬真是够笨的了,以为这样就能保住秘密吗,真小看我了。”李天鹏在为自己的聪明而暗暗得意,他慢慢点开那些文件,当他看见那些文件内的内容时,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起来。 李哲豪和贝克尔特在一起游览望海市。这贝克尔特有意回避他的生意,只是谈论着他在国外的见闻,越是这样,越让李哲豪感觉这其中有问题。 偏偏这时候,李天鹏的电话打了过来。李哲豪故意和贝克尔特拉开一段距离,听着李天鹏把他发现的情况告诉李哲豪。当李哲豪听到李天鹏发现地贝克尔特正在搞的项目后。也和李天鹏有同样的反应,这太不可思议了。
叶凌飞在野兽的那家保安公司一直待到中午,这期间周欣茗打电话过来,告诉叶凌飞那具尸体已经被证实身份是一名叫小雷的黑风帮的打手。虽然电话里周欣茗没当面提醒,但语气中还是暗含着让叶凌飞多加小心,不要再干类似的事情了。 叶凌飞答应下来,紧跟着叶凌飞就追问周欣茗现在在哪里,他很想见周欣茗。但周欣茗却告诉叶凌飞此刻她不方便。因为出了这样大的案子。按照惯例必须召开会议,她现在正在警察局准备开会。 既然周欣茗出不来。叶凌飞也只得压下来心头的欲火,核计等周欣茗方便时,再找周欣茗缠绵一番。 叶凌飞没和野兽、野狼一起吃饭,现在叶凌飞尽可能不让更多人发现他和野狼、野兽之间的关系,而且这两人还有事情要办,按照叶凌飞地意思,那名单面的人都必须砍掉右手,虽说这似乎有点残忍,但对于叶凌飞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叶凌飞从世界大厦走出来,步行了十几米,到了街边,站在街口拿起一根烟,刚想点着,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女孩子的喊声,“有人抢劫了。” 叶凌飞回头一看,只看见一辆摩托车正高速从身后驶过来。摩托车坐着两个人,前面一人戴着头盔驾驶着摩托车,后座坐着那名同样带着头盔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女式包。在摩托车后面,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正一瘸一拐喊着抢劫。 “管,还是不管?”叶凌飞站在街边迟疑着,他看清楚那名喊抢劫地少女正是那名新亚集团总裁秘郑可乐,叶凌飞对于这名少女并没有太多好感。可能是郑可乐那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地样子让叶凌飞不怎么愿意和这名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女孩子有所接触,现在让他遇到这事儿,叶凌飞反倒不是很想管。 但想到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同事,更何况还是一名女孩子,被人抢劫不管的话,总感觉出于男人的角度说不过去。叶凌飞把烟扔在地,疾步走到街,就在那辆摩托车急速冲过来时,叶凌飞一个健步竟然跃向那辆摩托车。 驾驶摩托车的人怎么也想不到还有人敢这样阻拦自己,就被叶凌飞一幢。这辆摩托车侧着倒了下去,那名驾驶摩托车的人和后座地那个人跟着摩托车滑倒,在大街滑了十几米。 而叶凌飞却感觉自己肩头一痛,刚才那一下碰到了他肩膀地枪伤。叶凌飞趴在地没动,这一下子摔得不轻,叶凌飞需要调整一下,他相信那两名抢劫地人短时间内也爬不起来,跑不了。 郑可乐一瘸一拐追了过来,她首先直奔着叶凌飞而来。刚才那一幕她都看在眼里。心里对这位帮了她大忙的人十分感激,这才不顾自己被抢劫地包,先来看看这位帮自己的人有没有事情。 当郑可乐看清楚这帮她的男人竟然是那名好色的主管时,微微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扶叶凌飞。但很快就想到这名好色的主管恰恰是帮她地人,赶忙去搀扶叶凌飞。却没有料想她刚一碰叶凌飞的肩膀,叶凌飞就咧着嘴唇,表情有些痛苦。郑可乐以为是刚才那下撞的,连忙说道:“对不起。” “和你没关系,这是我的旧伤。就是刚才碰了一下。”叶凌飞没用郑可乐扶,自己站起来。他看了看郑可乐,说道:“看我干什么呢,又不是我抢了你的包,还不过去拿你的包。” 经叶凌飞这一提醒,郑可乐才反应过来,一瘸一拐走到那两名劫匪跟前。 就在那辆摩托车摔倒时,后座那名拿着包的匪徒因为本能反应,已经把包顺手甩了出去,落在街。郑可乐把包捡起来。查看着包里的东西。 而叶凌飞也已经走到那两名刚从地爬起来的匪徒面前,抬起右脚,把最面前那个抢包的匪徒一脚踹中小腹,那名劫匪立马飞出一米多,重重摔在地。 另一名带着头盔身材偏瘦地劫匪被叶凌飞一把提起来,举了起来。一把摔在柏油马路的路面。 “哎呀!”那名劫匪发出一声惨叫声。 郑可乐正在检查自己的包。听到这声惨叫声后,忽然奔了过来。这时候叶凌飞已经抬起脚,打算对着那名劫匪的肚子来一脚,却听到郑可乐说道:“不要。” 紧跟着郑可乐到了那名劫匪面前,把那名劫匪的头盔拿下来,一看傻眼了,脱口问道:“是你!” 那名劫匪也就十岁的样子,染了一头黄毛。刚才摔得不轻。他正呲牙咧嘴叫着。当他看清楚郑可乐的脸后,张着大嘴。也顾不得疼痛了,爬起来,撒腿就跑,那个速度简直让人惊叹,就连叶凌飞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摔了这小子一下,怎么跑起来比兔子还要快。 这小子一跑,他的同伴也从地爬起来,他们俩人连摩托车也不要,拼命跑人行道,跑进人群里去了。 “臭小子,跑得挺快的。”叶凌飞压根就没有想追的意思,这年头这种事情多了,他又不是警察,没有必要管这种事情。再加他跟郑可乐又不熟,这已经是帮郑可乐地忙了。叶凌飞看见郑可乐拿着包站在大街,他撇了撇嘴,转身就走。既然人家看他不爽,叶凌飞也没有必要死皮赖脸地要和人家说话。叶凌飞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的郑可乐轻声说道:“谢谢你,叶经理。” “搞了半天这丫头还是懂得一点人情。”叶凌飞本以为郑可乐不会说谢谢呢,却没有想到她还会对自己说谢谢。心里感觉这冷漠的女孩子还是不错的,至少还懂得礼貌。他转过身来,淡然地说道:“不用谢了,只要你在公司别说我坏话就行了。有时候人不能只看表面就定下一个人好坏,你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叶凌飞转过身来,打算离开这里。但他刚一转身时,就听到背后的郑可乐哎呀叫了一声,紧跟着就摔在路面。 这人就是这样,在最着急之下,总能发挥出人的最大潜能。这郑可乐刚才被飞车党抢了包,和那名劫匪争夺包时,被对方狠狠推倒在地,崴了脚。当时,她满心只顾着追那两名劫匪,哪里顾及她地脚崴了。结果这样以来,反倒没有感觉到自己地脚疼,但现在包也夺了回来,这一动才感觉脚踝剧烈的疼痛,根本不敢动,她一下子没站稳,就摔在地,手里的包也甩了出去。 叶凌飞听到背后的郑可乐的叫声后,又转过身来,一看这架势,微微叹了口气,反过身来,走了几步把那包又拾起来,紧跟着到了郑可乐面前,嘴里嘟囔道:“你说女孩子拿个破包干什么,有屁用。” 叶凌飞这嘴里嘟囔着,弯下腰,拦腰抱起郑可乐来。这郑可乐事先没有准备,就连她男朋都不能随便碰她,更何况被一名男人拦腰抱起她。这郑可乐一急,娇声喝道:“放下我!” 叶凌飞听到郑可乐这话,也没客气,把两手一松,扑通一声,郑可乐那比普通女孩子高翘许多的臀部一下子撞在地,疼得郑可乐尖叫一声。 叶凌飞摊开手,作出一个无奈地手势来,他很无辜地说道:“和我无关,是你要我放下你的,我只是照办。”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