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巴黎圣母院

藏娇都市 264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56字
叶凌飞不要别人介绍,只是冲着进来就抓自己衣服的架势也知道这年轻人就是郑可乐的男朋。叶凌飞打量这年轻人,也不过二十四五岁,和郑可乐的年纪相仿。短头发,中等身材,身是一件阿玛尼的休闲衣,下身是一条米黄色绒棉长裤,脚蹬一双黑色的皮鞋。 叶凌飞那是阅人无数,只看这年轻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年轻人外表算是一表人才,但这心里却暗藏心计,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男人。 他最懒得搭理这种人,只扫了一眼,就冷笑道:“年轻人,我给你一秒钟,给我放开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陆俊被郑可乐说的那句话给说呆了,他想不到郑可乐怎么会问自己的弟弟干了什么事情。猛然听到叶凌飞说了这句令他很恼火的话,陆俊在自己女朋面前,怎么都要装出男人的气势来,这要是听到别人一句狠话就撒手,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陆俊把眼睛一瞪,怒喝道:“你干什么碰我女朋?” 这陆俊的话音未落,叶凌飞已经右手抓住陆俊的腰带,一手举起陆俊来。陆俊大惊失色,嘴里连连嚷道:“快放下我。” 扑通! 叶凌飞狠狠把陆俊摔在地面,他冷笑着说道:“我和你说过了,你不放开我这就是下场。年纪轻轻的就没教养,也不知道你娘怎么生得你,告诉你,这是我看在你第一次触犯我,还有下次的话,我就把你打得连你妈都认不出你来。”叶凌飞说完这句话,对着郑可乐和徐莹说道:“我走了。要是这小子有事情的话,就送去医院,医疗费算我头。”说完这句话,迈步就走出了房门,徐莹刚追到门口,就听得轰的一声,叶凌飞已经重重地把房门关了。徐莹没有办法。只得返回身来。 这郑可乐本来就被叶凌飞气得憋了一肚子气,没有地方发泄。没想到这陆俊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你看郑可乐拿叶凌飞没办法,甚至于被叶凌飞气得哭起来。但对于陆俊那可是不用客气,眼看着陆俊被人摔在地,这郑可乐不仅没同情,相反倒训责道:“陆俊。你干什么。难道你以为我干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和你仅仅是男女朋,并没有和你结婚,人家仅仅想帮我忙。你就吃醋,以后我是不是不能和男人说话,不能有男性的朋。真是不可理喻,如果你再这样,咱们分手好了。” 陆俊被叶凌飞摔在地,就感觉浑身骨头都要碎了,一时爬不起来。但听到郑可乐这句话后,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来的力气,一下子站起来。连大气也不喘。殷情地陪笑道:“可乐,你别生气,都怪我心眼小。” 郑可乐余怒未消地说道:“你就这样。我一说你就承认错。那你怎么不关心我怎么会崴了脚,还好意思过来发火,你先回去找你那好弟弟问问怎么回事,以后不要拉我去你家吃饭,不想再去你家。” “可乐,这都是怎么了?”陆俊不解地问道,“我弟弟怎么了?” “还问我怎么了,要不要我现在去报案。那你弟弟就被抓进警察局了。你真行。有了这样地弟弟,连我都抢劫。”郑可乐生气地说道。“我本来还想下午买什么东西去你家吃饭,却没有想到刚走到街边,就被你的好弟弟骑着摩托车带人抢了,还推倒了我,要不是我的脚能崴吗。如果我不是认出是你弟弟,早就报案了,把你弟弟抓进警察局了。现在你还过来发火,好了,你立刻给我走,我不想看见你,走!”郑可乐右手一指门口道,“你要是不在三秒内消失,以后别给我打电话。” 这陆俊一看郑可乐真的发火了,赶忙一句话也没说,离开了房间。等陆俊也走了,徐莹才安慰道:“可乐,你也别生气了,要我说这事和陆俊也没关系,都是他弟弟的事情,你干嘛怪在他身?” “我一想这事就生气。”郑可乐说道,“我哪里能想到会是他弟弟抢劫我。”这郑可乐嘴这样说,但心里却明白的很,她这是把对叶凌飞所生的气全部发泄到陆俊身了。 徐莹没有再说下去,她走进卫生间,拿出拖把,一边拖着客厅地地板,一边问道:“可乐,你的脚现在如何了?” “感觉好多了,咱们叶经理还真行,果真不怎么疼了。”郑可乐本来躺在床,提到叶凌飞后,她半坐起来说道:“徐莹姐,你是叶经理的助理,听公司的人说叶经理很好色,专门喜欢占女职员的便宜,是不是真的。” 徐莹本来正在拖地,听到郑可乐地话后,她抬起头,认真地说道:“没这回事,叶经理这人是嘴巴不太好,喜欢逗女同事,但我还没看见过他非礼过哪个女同事。”徐莹想到这里,又想起什么,继续说道:“好像叶经理和我们部门的唐晓婉关系很好,当然,这都是人家的私事,反正我是没看见叶经理对女同事行为不端,我认为叶经理是咱们集团里面部门经理中最好的了。” 郑可乐听完沉默不语,也没有再问下去。在李天鹏地房间里,李天鹏把从贝克尔特电脑里面拷贝下来的资料和文件全复制到他的笔记本电脑里,李哲豪坐在李天鹏身边,俩父子都把目光落在电脑屏幕。 李天鹏首先点开的是巴黎圣母院的介绍,巴黎圣母院那是世界闻名的著名教堂,是古老法国的象征。巴黎圣母院座落在巴黎的西岱岛的东南端,是法国天主教地大教堂。中国人知道巴黎圣母院大多因为雨果的那部小说《巴黎圣母院》,大多数中国人因为这部小说而了解了巴黎圣母院。 李天鹏点开地这个文件就是详细介绍巴黎圣母院,其详细程度涵盖了巴黎圣母地历史以及现在规模和建筑等等。 李哲豪和李天鹏俩人都知道巴黎圣母院,因此对于这个文件仅仅简单浏览,紧跟着李天鹏点开了另外一个文件。那是有关巴黎圣母院目前状况的介绍,其中包括维修的费用、日收入、水、电、人员支出等诸多方面,从这里可以看出来法国政府每年投入大量的维修费用用于巴黎圣母院的维修以及其他支出,而收入却远远不能满足巴黎圣母院的巨大支持,长期以来,巴黎圣母院都是法国政府地巨大负担。但碍于巴黎圣母院是法国巴黎的象征,又不能放弃不管。因此法国历届政府每年都在为这些事情争论不休。 李天鹏和李哲豪俩人还是第一次知道有关此事地内幕,如果他们不看这份为巴黎政府内部文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巴黎圣母院会是法国政府地巨大负担。 第三个文件是法国政府内部文件,有经过议会秘密同意的文件,就是讨论如何把巴黎圣母院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政府地开支,这长达十几页 文件资料面有法文的原件。而最下面则是一些中文、英文的翻译,从这里很明显看得出来,这份资料的法文那块是法国政府最原始地文件,而中文和英文则是后来有人翻译出来的。 从这个文件面可以看出来。法国政府通过一个不能让法国人知道的决议,那就是转让巴黎圣母院的使用权,为期十年。在这十年间,其拥有者不得改变任何巴黎圣母院的原有状貌,只拥有经营权。但同样,法国政府会赋予其贵族身份,在法国享受各种优惠政策,甚至于可以拥有政府采购的优先权。这样以来,虽然可能在巴黎圣母院维修及其他支出方面需要支付大笔的资金。但同样,可以通过门票及相关产业获得一部分收入,最主要的还是可以从法国政府那边得到更多优惠。在为期十年内,很容易就把这份支出收回来,这是十分划算的。
当然,文件里详细列出一些限制条款,比如说不能对外公布这项秘密协议,不能改变巴黎圣母院建筑风格,不能过高提高门票价格等诸多详细地限制条款。 还有几个文件是有关于这次转租项目的秘密文件,其中有一个文件列出五个候选人。其中包括全球第一大奢侈品集团法国LV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国人伯纳德。法国著名超市集团“欧尚”的老板热拉尔等全球知名富翁,贝克尔特地名字也赫然在列。而且介绍为成功运作了埃菲尔铁塔的转让。 另外还有几个法国政府的证明文件以及对这次转让签署的秘密协议,其中附带条款就是要交纳二十亿美金作为保证金,以证明其有充分实力运作巴黎圣母院。当然,一旦没获得转让的话,这二十亿也将会返还。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李哲豪看完之后,连连感慨道,“我真没想到这贝克尔特竟然握着这样一个大项目。” “爸爸,你看见了吗,这贝克尔特很有可能是来中国寻找合伙人。那可是二十亿美金,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贝克尔特种种行为来看,他没有足够的资金,就梦想到中国寻找合作人。”李天鹏说道。 “很显然,贝克尔特是想找到一个能帮他承担这笔保证金的人。按照他成功运作埃菲尔铁塔来看,这人和法国政府关系很深,这次的巴黎圣母院也有可能是他地。正因为他对自己如此自信,才敢到中国来。他一定知道中国人很渴望把巴黎圣母院变成中国人投资地地方,而且法国政府开出的一系列优惠条款对于想到法国开展事业地人或者大公司都是极其有利的。怪不得贝克尔特一直不肯和我们说,他是想找有钱的大集团公司共同搞这个项目。“李哲豪站起身来,在李天鹏的房间里面来回走了两步,忽然他停下脚步,大笑道:“难道我们望海投资集团不就是大集团公司吗!” 李天鹏一愣,问道:“爸爸,难道你想和贝克尔特合作?” “有什么不可。”李哲豪笑道。“这可是一笔大生意,我相信要是我能拿下来的话,那将来咱们望海投资集团立刻会成为国际大集团公司,以后望海市我都不待了,直接去法国过贵族的生活。” “但是,爸爸这贝克尔特会同意我们加入吗,照他的举动来看。他是不想让我们知道。” “天鹏,你错了。贝克尔特一定会同意的,他不是没钱吗,我有钱啊。我至少可以搞到十亿美金,我相信就在中国也没有几个能像我这样在短时间内搞到十亿美金地。更何况照着日期来看,他也没有时间找到别的人了。”李哲豪得意地说道。“他不找我能找谁呢?” 李天鹏也点头道:“嗯,爸爸看来我们这次赚大了。” “这是当然,天鹏,咱们现在就去贝克尔特的酒店去找他。别让这法国人跑了。”李哲豪说着急忙走出了李天鹏的房间。而李天鹏也赶忙关了笔记本电脑,跟了出去。 当李哲豪和李天鹏到了贝克尔特所住的总统套房时,贝克尔特刚洗完澡,马晓研穿着一身性感内衣躺在床。 听到敲门声,贝克尔特围了一条毛巾就打开了房门,看见李哲豪和李天鹏俩父子时,贝克尔特微微愣了愣,对于这两父子的突然出现颇觉很突然。 “有事情吗?”贝克尔特问道。 “有一点事情,如果您方便的话。我想和你详细谈谈。”李哲豪说道。 贝克尔特转头望了望躺在床地马晓研,为难道:“可能有些不方便,我们可以明天再谈吗?” “不。就是现在,我只需要耽误您一点时间。”李哲豪生怕错失这笔大生意,急忙说道:“我知道您很需要资金搞一个大项目,而我恰恰是能提供这笔资金的人,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详细谈谈。” 贝克尔特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丝惊讶完全被李哲豪看在眼里。李哲豪心里暗暗得意,心道:“你是不是感觉很奇怪我怎么知道你的项目。你越惊讶。越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你正在秘密寻找你地合资人。” 贝克尔特迟疑着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们进去详谈。” 贝克尔特领着李哲豪和李天鹏俩人到了套间,一坐下,贝克尔特就疑惑地问道:“不知道您指的是哪方面的合作?” 李哲豪和李天鹏俩人对视一眼,他们对于贝克尔特到了这种地步还要继续隐瞒下去的做法感觉很好笑。看来,贝克尔特这人做事很小心。这样以来,李天鹏对自己获得这样重大地消息更感觉骄傲,心道:“你想不到,是我偷看了你的笔记本内的资料,才知道的,比起我来,你可差得太多了。” 李哲豪眼见贝克尔特还在装糊涂,他不打算继续和贝克尔特打哑谜下去,直接切入正题道:“我们是为了法国政府关于巴黎圣母院那个转让项目而来。” 当贝克尔特听到巴黎圣母院时,脸表露出震惊来,他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随即贝克尔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又恢复那一贯带着绅士微笑的样子,说道:“我没听说过这个项目。” 李哲豪真佩服贝克尔特这人的城府,话都说到这份了,他就不承认。看来只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李哲豪说道:“我这人消息很灵通,在法国的政府我也有朋,所以才知道这个消息,而且还知道贝克尔特先生是指定的几名转租人之一,我想贝克尔特先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贝克尔特听到李哲豪这话后,长叹一声,说道:“我没想到这个项目如此隐秘还是有人知道,而且还是一个中国人知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李哲豪得意说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天下没有不透风地墙,天下的事情不可能没有人知道。” “嗯,既然李先生知道了,那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下去,确实有这样一个计划。而我确实如李先生所料想的那样,资金不足。” “是否可以告诉我您缺少多少钱呢?”李哲豪追问道,这才是他所关心地事情。 “大约五亿美金,我相信李先生已经知道全部细节了,法国政府需要的是二十亿保证金,我已经把我的流动资金全部交到法国政府指定的末维斯项目公司的账户,这家公司是法国政府指定的公司,我只拿出十五亿。因为我其余的资金都用在其他项目,一时间周转不过来,只好到中国来寻找合作人,我相信中国一定有人有兴趣搞这个大项目。但时间紧迫,这个周末我就必须回法国,因此,我打算明天离开望海市,去海寻找合作人。” 李哲豪一听,赶忙说道:“我想你没有必要寻找了,我就可以当你的合伙人。” 贝克尔特看了看李哲豪,忽然说道:“李先生,我想我可以在望海市再多留一天,我想明天我有很多地事情和李先生见面,不知道李先生明天是否有时间呢。” 李哲豪立刻明白过来,他哈哈笑道:“好,我们明天见,我很期待明天和您地见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