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组织部部门经理没人能撤掉

藏娇都市 268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95字
叶凌飞一大清早就起床,今天是他班的日子,过年这些天早把班这码事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白晴婷因为年后开始着手对越洋百货进行改革,打从大年初七开始,白晴婷就开始针对越洋百货执行改革计划,这涉及到诸多方面,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做调查工作,所以一大早,白晴婷就班了。 叶凌飞也简单地吃了几口饭,也开着自己的宝来车出了门。在去新亚集团的路,叶凌飞就感觉自己的宝来车刹车有问题,每次刹车时,总是传来唔-唔声音,叶凌飞考虑自己应该换一个辆车了。 叶凌飞把车开到新亚集团停车场时,就看见陈玉婷也刚好停车,叶凌飞把车掉了一个头,紧贴着陈玉婷的车停下来。 因为次陆雪华事情,陈玉婷对于叶凌飞一直都是冷漠的态度,也不和叶凌飞怎么打招呼,也就过年给叶凌飞发过一条拜年短信,但那却是公司集团短信群发。 叶凌飞打开车门,他没有和陈玉婷说话,而是饶到车前,打开车前盖。在叶凌飞检查自己这辆车时,陈玉婷刚拿着公文包走到叶凌飞身边,陈玉婷迟疑片刻,说道:“叶经理,雪华的房子是不是你买下来的?” 叶凌飞回过头,咧着嘴笑道:“没有的事情,你听谁说的。”陈玉婷没有再问下去,而是从叶凌飞身边走过。叶凌飞放下车盖,心里核计道:“看来那件事情露包了,不过也好。随它去。” 叶凌飞走进新亚集团大厦。赶巧遇到郑可乐和徐莹也刚走进大厦。叶凌飞有意不想让郑可乐误会自己,他故意和郑可乐保持一定距离。 电梯门开了,等在电梯前的人都蜂拥挤入电梯。叶凌飞却没有动,他站在电梯口心里核计还是等这小丫头进去的好,省得我要是进去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说我占便宜。 他没动,郑可乐也没动,徐莹也没动。 “干啥,等下班啊。小心下班我非礼你们。”叶凌飞一看郑可乐没动,想到郑可乐评价自己的话,故意嚷道。叶凌飞丝毫没顾及周围还有几名女同事,他这一说反倒把郑可乐搞得不好意思。郑可乐向徐莹身边侧了侧身,而徐莹倒没感觉有什么不同,她大大方方站在叶凌飞身边,至于其他地女同事,有了解叶凌飞这人地,那就是嘴里喜好嚷嚷。但实际却很老实。 很快,电梯又下来,等电梯门一看,叶凌飞第一个跨进电梯里。他站在最后一排,紧跟着就是郑可乐和徐莹俩人。呼啦,又是一批人涌进来。这新亚集团一到班。电梯就是最拥挤的地方。按说两部电梯应该能满足下班,但那部电梯总是出问题,动不动就维修,久而久之,明明那部电梯没坏,也没有人愿意搭乘那部电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关在电梯里面。 这一挤起来。郑可乐不可避免被挤到叶凌飞身。郑可乐的臀部尤其高翘。比普通地那些女孩子臀部要高翘许多,郑可乐的三围为70、60、92。按照东方人标准的三围6、60、9来说,郑可乐的胸部明显偏小,而臀部却又偏大。就是这样的身形导致郑可乐被一挤,那高翘的臀部正顶在叶凌飞下身。叶凌飞的后背靠在电梯最里面,右手只好放在前身,这一下可好,叶凌飞右手正和郑可乐地臀部挤在一起。如果有人此刻能看见的话,就会误会叶凌飞的右手正在偷摸郑可乐的翘臀。 叶凌飞和郑可乐都清楚,郑可乐本想挪挪,但她却怎么也挪不开。这时候的郑可乐就怕叶凌飞的右手干出点什么小动作,这时候就算人家在你臀部干啥你也没办法说。好在叶凌飞并没有任何动作,甚至于右手连动都没动。 好不容易到了楼层,郑可乐总算挤出了电梯,心里长长出了一口气,回头一看电梯里面的叶凌飞,就看见叶凌飞表情很无奈。“这人倒也不错。”郑可乐暗暗想到。 这大年后第一天班少不了同事之间彼此拜年,叶凌飞才走过组织部的部门大厅,就有七八个女职员过来打招呼,还有两个拿着瓜子分给叶凌飞。 “吃归吃,你们可注意了,别让咱们的陈副总看见了。”叶凌飞抓了一大把瓜子塞进自己夹克地兜里,叮嘱这些人要注意,不要闹的太过。 叶凌飞那是组织部的部门经理,虽说陈玉婷主管组织部,但就算要处罚也应该通过部门经理,组织部的职员都知道他们这个部门经理特别护犊子,就是说对自己部门的人特别好,不会处罚她们,因此,这些女职员的胆子也特别大。 叶凌飞笑呵呵回到办公室里,刚脱下夹克,还没挂门口地衣服架子,唐晓婉的小脑袋就露了出来。看见叶凌飞办公室没人后,她拍了拍胸口。 “叶大哥,我给你拜年了,红包拿来。”唐晓婉拜完年后,伸出两只小手平摊在叶凌飞面前。 叶凌飞把门关,伸手在唐晓婉美臀拍了一把,笑道:“小丫头,几岁了,还和我要红包。” “谁让叶大哥过年不找我的。”唐晓婉心情十分好,咯咯笑道:“我在海南时还想叶大哥会不会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玩呢,结果一个电话也没有。”唐晓婉说着作出一个鬼脸,顽皮地说道:“所以,我决定要和你拿红包。” “红包没有,巴掌倒有,要不要我再拍你几巴掌。”叶凌飞作势又要拍唐晓婉的粉臀,唐晓婉灵巧地躲开,跑到门口,冲着叶凌飞扭了扭鼻子道:“不和你玩了。叶大哥。记得你过年没给晓婉礼物啊。”说完打开办公室的门,跑了出去。 “这小丫头。”叶凌飞笑了笑,他感觉和唐晓婉在一起没有半点的压力。这不像是和李可欣在一起时要防着李可欣地发飙。想起李可欣,叶凌飞心情有点低落,不知道李可欣是否会原谅他。 简单收拾一番,叶凌飞打开笔记本电脑。这电脑屏幕还在进入X系统时,办公桌地座机响起来,徐莹通知叶凌飞陈副总要开会。 叶凌飞只得站起身来,走出办公室。正巧陈玉婷也从办公室走出来。俩人打了个照面。陈玉婷面色看起来不错,虽说不带笑容,但并不是很冷淡。 “叶经理,新年好。” “啊,新年好。”叶凌飞没想到陈玉婷会主动和自己打招呼,微一错愕之际,陈玉婷已经从叶凌飞身边擦身而过直奔会议室。叶凌飞挠了挠头,心道:“总感觉陈玉婷怪怪地,难道到了女人更年期。搞不明白啊,搞不明白啊。”叶凌飞心里暗暗疑惑,迈步走向会议室。 会议厅长条形的会议桌两侧,还没有恢复过来地组织部职员们一个个交头接耳,这叫假期综合症,就是刚放完长假第一天班总是无法集中工作。不仅是组织部一个部门,新亚集团其他部门也是这样,所以放假后的第一天往往各个部门都开会,明确下工作的目标等等。 陈玉婷坐在正中,本来陈玉婷想让叶凌飞也坐正中座位,但叶凌飞却偏偏坐一侧,用叶凌飞的话讲。你是女主角。我就是男配角。出叶凌飞意料,陈玉婷没任何表态。就坐下去了。叶凌飞坐在挨着徐莹身边,拿着手机偷偷给白晴婷发短信聊天。 陈玉婷环视一整圈之后,她那带着领导权威的声音才在会议厅里响起。 “各位,我首先和各位拜个晚年,大家新年好。” 陈玉婷这句话一说完,会议室里就噼里啪啦响起一阵巴掌声。在这巴掌声中夹杂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众人循声望去,就看见叶凌飞猫着腰,从地拾起手机,嘴里连连说道:“对不起了,被大家那嘹亮的掌声吓得,掉地了,大家不要管我,继续拍掌。”
好几名女职员都抿着嘴想笑不敢笑,陈玉婷只看了叶凌飞一眼,说道:“咱们叶经理是大忙人,暂且不管他。”说着,陈玉婷转向众人,说道:“我们部门组建与去年,在经过近两个月地运作以来,已经完成了组织部的调整工作,目前可以初步进入正式集团运作。我今年会全面负责组织部及发展部的工作,根据公司年末指定的工作目标,在这前半年呢,我们组织部要完成和发展部之间的工作转化,就是把发展部的工作重心向组织部部门偏移,同事全面接管生产部和市场部两部门,初步完成这三个部门的融合。如果不出意外,在下半年,组织部将会称为集团的核心部门,生产部和市场部及发展部将完全成为组织部的分部,不再具有独立地权力。所以,我们的工作任务会很繁重,会有更多的同事加入我们部门来,为了更好的完成组织部的工作目标,我下面会宣布几个人事任命。” 一听到有工作任命,组织部的人全竖起耳朵听。陈玉婷先看了一眼,仍旧低着头玩手机地叶凌飞,高声念道:“原组织部部门经理叶凌飞将不分管组织部主要工作,而是着重于行政工作。” 叶凌飞听到这句话猛然一抬头,疑惑地问道:“陈副总,解释清楚这个行政工作是什么意思?” “叶经理,我们新亚集团正和英国威尔士公司洽谈合作投资的项目,这个项目是新亚集团今年以来最重要项目,你拥有海外的背景,才考虑你的工作重点转移到这个大项目,在这个大项目未启动之前,你负责对组织部部门主管以的考核及管理,明白了吗?” “说白了就是我被架空了,不用管组织部了。但是我却可以看组织部哪个主管不爽,随便扣奖金,是不是这个意思?”叶凌飞问道。 陈玉婷微微愣了愣,她没想到叶凌飞会这样理解这个职务。不过从根本讲确实是这个意思。毕竟组织部已经运作起来。不能再任由叶凌飞这般胡来,陈玉婷需要得力助手。本来在年终时,陈玉婷向张啸天提过更换叶凌飞的部门经理职务。重新任命新的部门经理,但这个被张啸天否决了。张啸天很明确地告诉陈玉婷,组织部任何人都可以换,就是叶凌飞不能换。这让陈玉婷不解,为什么张啸天会执意留这样一个空壳部门经理。 当时,张啸天给陈玉婷地答复就是只有叶凌飞在部门经理地职位,组织部才能运作起来。如果换个陈玉婷所看重地人担任这个部门经理地话。那组织部将会无法运作下去。 张啸天还有些话没有和陈玉婷说,那就是钱常南等几名老的集团股东一直都在盯着组织部部门经理这个职位,张啸天之所以设定组织部,就是想把钱常南这些年建立起地派系减弱,不让钱常南在集团拥有太多的权力。而叶凌飞的背景让钱常南等人有所忌惮,那就是叶凌飞是新亚集团几大客户之一的世纪国际集团的总裁的女婿,就凭这一点,张啸天也有理由把叶凌飞留在组织部部门经理这个职位。 陈玉婷没有能把叶凌飞换掉,她也只好就这样把叶凌飞架空。其实。这事情就是陈玉婷这人死心眼,办事太认真。如果叶凌飞换成另外一个人,拥有了像叶凌飞这样的背景,陈玉婷今天敢在这里宣布这个人事任命,那陈玉婷离被开回家就不远了。 为啥? 集团内部地权力纷争,看似一家大公司风平浪静。殊不知其中隐藏了诸多暗流。别看同样是部门经理,但这有权的和没权的就是不一样。叶凌飞只要找张啸天一嚷老子不干了,张啸天立刻会找陈玉婷好好谈谈,这还算轻的,重的话,叶凌飞和钱常南穿一条裤子,不仅陈玉婷这个副总保不了。就连张啸天苦心组建的组织部立刻会变成钱常南的势力范围。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不消说陈玉婷。恐怕就现在的张啸天都拿叶凌飞没有办法。新亚集团和世纪国际集团一样,当年都是通过发行股票筹得资金的市公司。虽说新亚集团没有经过类似世纪国际集团去年年末那场股市动荡,但叶凌飞确从中看出些门道,他如果想在新亚集团继续优哉游哉地待下去,不能仅仅依靠张啸天。于是,他暗中也收购了新亚集团流通在股票市场地股份,比起世纪国际集团的稳定来说,新亚集团股东会的不稳定已经远远超出张啸天的预料,其在股票市场流通的股份超过了60,可想而知,叶凌飞这家伙能干什么事情了。 但现在,当陈玉婷说出这个任命后,叶凌飞反应竟然出奇的冷静。在抛出一番很另类地理解后,叶凌飞竟然耸了耸肩膀道:“没问题。” 陈玉婷并没有就叶凌飞这个态度发表意见,陈玉婷又宣布了另外两个主管的任命。之后,陈玉婷起身,在众人目光中走出了会议室。 陈玉婷这一离开,在场的组织部的人议论纷纷,尤其是坐在叶凌飞身边的唐晓婉更是担忧问道:“叶经理,你没事。” 唐晓婉在人多时候,从不称呼叶凌飞为叶大哥。当陈玉婷宣布这个任命时,唐晓婉就不时地望向身边的叶凌飞,却看见叶凌飞兴趣盎然地玩着手机,就像是没听到陈玉婷刚才那个人事任命。 叶凌飞听到唐晓婉的话后,他抬起头,低声说道:“晓婉,这是好事啊。我可以整天不干活还拿钱,更主要地是我看谁不爽就可以扣钱。以后哪个主管敢欺负你,就告诉我,我就把那个主管地工资全部扣光,让她喝西北风去。” 唐晓婉当真了,连连说道:“叶经理,不要这样啊,人家挣钱怪不容易的。” “傻瓜,逗你玩。”叶凌飞说完,又低着头玩起手机来。 陈玉婷在出去后不久,就带着一名身着蓝色西装地男人走进来。那男人看起来年龄大约在二十**岁,带着一副金边半框眼镜,短发,这男人虽说谈不英俊,但却给人十分干练的感觉。 “下面我给各位介绍一名新同事,”陈玉婷带着那名男人到了会议室,她介绍道:“这位就是组织部副经理蔡浩,原来是技术部的部门副经理,这次调到我们组织部担任部门副经理,他将负责组织部部门具体工作。” 会议室里响起噼里啪啦的巴掌声,这其间又夹杂着一声清脆的手机掉落在地的声音。叶凌飞这次叹了一口气,不满意地抱怨道:“都不知道跟谁学的,讲话拍什么巴掌,把我的手机都吓掉了两次了。”说着叶凌飞把手机拿起来,扫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以后给我记住了,讲话就是讲话,别没完没了拍巴掌。” 叶凌飞怎么说都是组织部部门经理,就连陈玉婷拿叶凌飞都没办法,叶凌飞这一句话,整个会议室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蔡浩有些尴尬,他看看陈玉婷,又看看他面前坐着不下几十号人,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同事,以后我就和大家合作了,我相信我们一定会相处得很好。”蔡浩说完这句话,按照以往的习惯停顿了片刻,想等待掌声,结果却听到叶凌飞不耐烦地说道:“继续说,别等掌声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