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寻求警方保护

藏娇都市 274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619字
李家别墅里,李哲豪全家人也在看望海电视台的新闻播报。李哲豪有些失魂一般,浑浑噩噩,从午回到家里,就把自己关在房里面。李天鹏和马紫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马紫燕本来还打算问问自己丈夫,但李哲豪把自己关在房里面不管马紫燕如何呼唤,就是不肯开门。 快到晚饭时分,李天鹏急急忙忙返回家。一回家,李天鹏就对马紫烟说道:“妈,出事了。” 马紫燕一惊,今天从李哲豪反常的举动来看,马紫燕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现在又听到儿这样一说,马紫燕就预感到这次不是小事。 “天鹏,你别着急,先坐下来慢慢说。”马紫燕示意李天鹏不要着急,那李天鹏哪里有心情坐下来,他站在马紫燕面前,急忙说道:“我刚从朋那边知道消息,我爸被骗了,什么法国巴黎圣母院的项目,完全就是一个大骗局。今天晚望海市电视台新闻播报就要揭露这件事情。我爸呢,快让我爸想办法,不然这次咱们就完了。” 法国巴黎圣母院的项目马紫燕并不知道,她并不知晓这个项目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但眼见自己儿急成这样,马紫燕预感到可能是自己的丈夫被骗了。虽说心里着急,但她还是极力镇静安慰儿道:“天鹏,不要担心,不就是被骗了吗,像咱们这种搞投资的集团公司,亏损是正常的,大不了再做几笔生意。把钱赚回来。” “妈,你不知道,我爸投进去五亿美元。” 李天鹏这句话一说出来,就连马紫燕脸色都白了。 李哲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楼,他一脸惨白,仿佛一下老了几十岁,步履蹒跚地走下了楼。 “哲豪,天鹏说得是真地吗?”马紫燕急忙问道。 李哲豪点了点头,他声音嘶哑。对李天鹏说道:“天鹏,打开电视,我想看看新闻。” 李天鹏赶忙打开电视,电视画面正好是有关巴黎圣母院的报道。与此同时,李家的电话也响起来。马紫燕正想去接电话。却听到李哲豪说道:“紫燕,不要接电话。一定都是那几家银行的行长打电话询问贷款的事情,这些老狐狸一定嗅出这里面的味道来,把电话线全拔了,今天晚我不想接任何电话。” 马紫燕赶忙把电话线拔了,她又坐回李哲豪身边,就看见李哲豪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电视屏幕。 “爸,你快想办法啊,这要是明天咱们不出来澄清的话。那咱们就完了。”李天鹏坐在李哲豪旁边,着急地说道。 “全完了,一切全完了。”李哲豪嘶哑的说道,“就算我们出来澄清又有什么用,难道你认为那些人会相信咱们的话。不说那些银行地老家伙会来催我,就连3K、斧头帮的人也会知道他们的钱没有了,他们一定会追杀我的。这次真完了,天鹏。我们完了。” 李天鹏也傻了眼,他一下瘫坐在沙发,两眼直勾勾看着前方。 马紫燕看看李哲豪又看看李天鹏,虽说马紫燕心也有些乱,毕竟这可是大事情。但马紫燕这女人可不是吃素的,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从容不迫说道:“哲豪。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看来我们必须想后路了。” 李哲豪方寸大乱,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主意也想不到。 马紫燕站起身,在客厅走了两个来回,他突然站定,说道:“我们要立刻离开望海市。不然我们将会死路一条。” 一听说要跑。李天鹏急急忙忙站起身道:“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慢!”马紫燕说道,“天鹏。你先坐下,你以为这样我们能走掉吗,可能早就有人盯着我们,要是我们这一走,不就真证明我们被骗光了钱吗。”马紫燕十分有主见,她对李哲豪道:“哲豪,明天你立刻召开记者招待会,澄清这件事情,就说咱们确实和别人合资投资法国巴黎圣母院,但是我们投资很少,而且并非是收购,只是投资与巴黎圣母院地土建工程。不管那些记者是否相信,我们暂时稳住这些记者,哪怕拖一两天,我们也有时间准备。天鹏,明天你去银行取钱,记住,不能到银行柜台把咱们所有的钱都取出来,那样一定会引起银行方面的怀疑。尽可能从小笔取,多换几家,尽可能把钱取出来。” 李哲豪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也只能这样办了。 马紫燕想了想道:“哲豪,我记得你不是安插在世纪国际集团内部有一个人吗,现在是用到他的时候了。” 李哲豪当然记得陈翰林,他不明白这个时候提到陈翰林干什么。 “我们要利用这个人从世纪国际集团那边搞到钱。”马紫燕说道。 “但是我怕这小不肯就范,他一定会知道我们的事情,说不定这小会翻脸不认帐。”李哲豪担忧道。 “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并不是强迫他把世纪国际集团的钱直接给我们,我们可以利用它绑架白晴婷,就是以这小的名义绑架白晴婷,之后从白景崇那边勒索,最后把所有的事情推到陈翰林地身。等我们拿到钱,立刻离开望海。”马紫燕冷笑道,“这样以来,就算陈翰林想解释也没有办法了。” 李哲豪眼睛里精光一闪,明白了马紫燕的意思。他点头赞同道:“嗯,我们就这样干。”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望海投资集团身陷国际大骗局。”一大清早。街头卖报的小贩大声嘶喊着,望海投资集团在望海市有谁不知,现在出了这么大事,早就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在望海市空炸起。 卖报小贩面前堆了一摞还散发着油墨香的报纸,这些报纸可是刚送来不久,就如同刚出锅地馒头还散发热气一般。 一大群人围在报摊前,打从报纸从一份五角提到一块之后,就从没卖过这样火过,那小贩就只顾着收钱了。转眼之间,高高一大摞报纸就剩下一小叠了。 叶凌飞把车停在报刊前,摸出一块钱钢嘣扔给那小贩道:“来一份报纸。” 那小贩忙不迭把一份报纸递给叶凌飞,叶凌飞随手把报纸扔在车前面,开车离去。 叶凌飞并没有去公司。而是开向市刑警大队。他把车停在刑警大队大院里,夹着报纸就直奔刑警大队的办公楼的门口走去。 小赵手里拿着一个塑料带,里面装着他刚才在街口那个专门卖早点的小摊买地热乎包,这刚一走进刑警大队的大院,就看见叶凌飞夹着报纸正往办公楼走。小赵叫了叶凌飞一声,握着塑料袋跑了几步,追了叶凌 “叶先生,怎么来这样早,你是报案还是来找周队长?”小赵笑着问道。 “周队长?”叶凌飞一愣。反问道:“周欣茗啥时候当了队长?” “叶先生,周姐早就当队长了。其实,这都是周姐不愿意干队长,要不这个队长职位早就是周姐的了。” “哦,原来这样啊。”叶凌飞点了点头道,“我没啥事,就是来找你们周队长聊聊天。” 小赵心里明白,这叶凌飞和周欣茗的关系非同一般。按照周欣茗的脾气。要是换个男人来刑警队找她聊天地话,那个男人非被周欣茗骂出刑警队。他赶忙笑道:“走,我带你去周队长办公室去。” 小赵很主动领着叶凌飞到了周欣茗办公室,一看,这办公室的门开着,但里面却没人。“叶先生,我看你先坐着等周队长。没准周队长去倒水了。我回去了,你要是有事就支会一声,也别客气,你是周队长地朋,就是我的朋,不要和我客气。”
叶凌飞笑着拍了下小赵的肩膀,说句谢谢。他迈步走进周欣茗地办公室。一**坐在周欣茗的椅。两手扶着转椅的把手,微微转动着。 这还没坐下多久。门外就传来脚步声,叶凌飞抬头望向门口,就看见身着一身警服的周欣茗手里端着一杯热水出现在门 “欣茗,你看我坐在这里像不像刑警队长?”叶凌飞笑呵呵说道。 周欣茗走进办公室,把办公室地门一关。大步走到叶凌飞面前,奇怪问道:“你怎么来我这了?” 叶凌飞从椅站起,饶到周欣茗身前,笑呵呵说道:“我这不是想你了吗,来看看你。” “这里是警察局,你别乱来,有事可以打电话给我。”周欣茗生怕叶凌飞不顾场合胡来,她小声叮嘱着叶凌飞,把杯递给叶凌飞道:“我这里没水了,你先喝我这杯。” 叶凌飞接过来杯,但没有喝,而是把杯放在办公桌,奇怪说道:“你地那些下属怎么搞得,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周队长办公室里没有水了,也不知道换一桶。咳,欣茗,要我说啊,你把这些家伙地奖金全扣了,让他们长点记性。” 扑哧,周欣茗被叶凌飞这句话逗乐了,她抿着嘴笑道:“好了,你就别在这里乱说了,你真当这里是你的公司啊,随便就可以扣奖金。到底有啥事,说。”周欣茗坐在椅,把水杯拿在手里,笑着问叶凌飞。 “等一下再说好了,你告诉我水在哪里,我给你换一桶水去。”叶凌飞说道。 “不用了,让别人换就好了。”周欣茗说道。 但她话音刚落下,就看见叶凌飞已经出了办公室。周欣茗无奈摇了摇头,她拿叶凌飞没任何办法。 时间不大。就看见叶凌飞从外面提着一大桶水回来。 “你从哪里找到地?”周欣茗问道。 “就是出去不远有个办公室,我看那里有水,就把这桶水拎过来了。”叶凌飞一边回道,一边把水桶换到饮水机。 周欣茗一愣,她知道这罐装的水都同一放在警察局门口地那个房间里面,怎么出了她的办公室就能拿到水。周欣茗起身走出办公室,她走了大约十几步,就看见技术科的一名男同事走出技术科,嘴里自言自语道:“真是奇怪了。怎么我刚刚拿回来的一桶水就没了呢,难道我记错了,咳,再去拿一桶。” 周欣茗这才知道搞了半天原来叶凌飞是从技术科偷来的水,她抿着嘴偷笑。赶忙转身走回到办公室。 叶凌飞已经把饮水机换好了水,他坐在周欣茗办公桌对面的椅,翘着二郎腿正在抽烟。 周欣茗又随手把办公室地门关,坐回椅后,周欣茗笑道:“好,现在可以说你到底为什么事情来找我了。” “有很重要的事情。”叶凌飞把抽得只剩下小半截的烟捏灭在周欣茗办公桌地桌角,周欣铭不抽烟,根本没有烟灰缸。周欣茗没空理会叶凌飞把烟头捏灭在她办公桌的桌角,而是追问叶凌飞所说的重要事情。 “你听说李哲豪被骗的事情了。”叶凌飞说道。 周欣茗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昨天晚刚刚知道地。” “那你就应该想到一个很重要地问题,如果李哲豪真是被人骗了话,那就可能不是小数目。这样很容易让李哲豪狗急跳墙,说不定会铤而走险作出一些犯法的事情。比如说搞个绑架之类的事情勒索钱。” 周欣茗看了看叶凌飞,反问道:“你是不是想说李哲豪可能会绑架有钱人勒索钱呢,比如说晴婷?” “唉呦,欣茗你真聪明,这样都能让你猜到。来。就看在这点,我就应该亲你一口。” “去,别乱说。”周欣茗扫了门口一眼,没看见门口有人走过。她小声说道:“我都提醒过你,这里是警察局,不许乱说话,以后还让不让我在这里工作了。” “哦。对不起,我这不是太兴奋了,忘记这码事了吗。”叶凌飞收起笑容,一本正经说道:“欣茗,我就担心这点。你想啊,要是李哲豪没骗光了钱,那他就得想办法跑路。根据我的内幕消息。李哲豪在几家银行都贷了大笔款项。他被骗的消息一放出来,那几家银行会立刻冻结李哲豪的资金。这样以来,身无分文地李哲豪所能做地就是尽快搞到钱。之前,李哲豪就有传闻和黑帮有关,绑架勒索那可是黑帮常用手段,李哲豪很有可能采用这种手段。无疑,我的老婆和岳父是他首选目标,很容易被绑架勒索。” 周欣茗看着叶凌飞,说道:“你怎么肯定李哲豪被骗光了钱,也许真如你所说地,李哲豪被骗了,但并不代表李哲豪会被骗光了钱,除非….。”周欣茗没有说下去,而是看着叶凌飞,她在等叶凌飞来解释。 叶凌飞笑了笑,说道:“除非我知道内幕,甚至于我了解一切,欣茗,你是不是想问我这句话。” 周欣茗没有否认,她微微笑道:“你和我有必要隐瞒吗,我相信你一定了解这一切,是不是和我说明白呢?” “欣茗,这次又让你猜对了。这次的国际大骗局就是我设下的,我的目的就是想让李哲豪死,现在你满意了吗?” 周欣茗声音明显放低,她把脸靠向叶凌飞,说道:“那你告诉我,你到底骗了李哲豪多少钱?” 叶凌飞也靠向周欣茗,声音放得很低,没有半点玩笑味道,认真说道:“这不是我骗他的,而是一个国际大骗麦克尔干得,应该是五亿美金。” “五亿美金。”周欣茗被吓了一大跳,这五亿美金相当于四十多亿人民币,是谁听了都会有周欣茗这样的反应。听到叶凌飞说出内幕,周欣茗也明白了叶凌飞所说的李哲豪为什么会狗急跳墙。虽说望海国集团很有钱,但却没有四十多亿,充其量有七八个亿那已经是不错了。这四十多亿地现金一定是李哲豪从银行贷款再加另外一些地方挪过来的资金,现在一下光了,李哲豪一定会想办法逃跑的。 “叶凌飞,你够狠。怪不得我还纳闷你为什么不肯让我去追查次砍你的事情。按照你的过去,我不相信你会就这样算了。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你是要让李哲豪走投无路,那现在你告诉我这些,难道就不怕我阻止你坐这些吗。你别忘记我是一名警察,我的职责就是阻止犯罪。” “欣茗,这并不是我做的,最多我只是一个提供信息者。之所以李哲豪会当,那是因为他贪,一切骗局地根源都是出于人的贪心。而现在,我只是想希望你出面保护晴婷,我不想看见晴婷受到伤害。”叶凌飞笑道,“至于我嘛,如果你想抓我的话,那你抓好了,最好把我送给国际刑警。” 欣茗被叶凌飞说得一瞪眼,低声说道:“你这个家伙就知道欺负我。” “好了,欣茗,你还是去保护晴婷。”叶凌飞笑道,“或者去把李哲豪抓起来。” “我会干我应该干的事情。”周欣茗看着叶凌飞的眼睛,把声音压到最低,很严肃问道:“我问你,追风是不是你干掉的?”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