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行动取消

藏娇都市 28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26字
在白晴婷的办公室吃完饭,叶凌飞就霸占了白晴婷的电脑,打起了游戏。而白晴婷则被叶凌飞逼着用起笔记本电脑办公。 打从白晴婷正式接管越洋百货之后,白晴婷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在越洋百货办公室里,只有在现场,才能更全面了解越洋百货。 这几天在世纪国际集团总部,白晴婷一个方面是把她从年后搜集来的资料和信息进行整理,从而计划全面对越洋百货进行改革;另一方面,是需要世纪国际集团的集团采购部门的支持,她可以把集团采购部的部门经理叫到办公室,提出对于越洋百货供应商的更换、协调、寻找新的供应商等诸多要求。 白晴婷主管越洋百货无疑比以往越洋百货的经理有很大的优势,那就是白晴婷随时可以调动集团的采购部门进行协调,这是普通经理所不具有的权力。 叶凌飞把手机放在右手边,一便随时可以接电话。而他则专心打。这些天于筱笑总是拉叶凌飞去浩方平台虐待菜鸟,虽说这样让叶凌飞感觉有点过于残忍,但于筱笑却乐此不疲,颇有点“老娘这次总算成为高手”的感觉。每次,虐待完那些稀里糊涂闯进地图里面的菜鸟时,于筱笑都会用她招牌的欢迎语和那些新人打招呼:znei因为是拼音字母,那些新人总是看了半天才能反应过来,回过去一句:B之后,这些新人专门找于筱笑打。偏偏这就中了于筱笑的阴谋,在二对二的小地图里,于筱笑总是自愿当作诱饵。每次看见对方俩人奔着她冲过来,于筱笑总是恨不得大喊道:向我开炮。 叶凌飞实在搞不懂于筱笑这样做的目地到底是什么。难道天生就喜欢被虐待。当然,于筱笑并不是完全挨打的主,她的枪法也在虐待中日益高超起来。再加有了叶凌飞这种猥琐流的宗师级别人物,于筱笑逐渐变成一个极其猥琐地高手。 这于筱笑在家里,还没到开学,有得是时间打游戏。但叶凌飞却没有这样多时间打游戏,经常叶凌飞手机会收到于筱笑发过的短信。面就写道:师父,爆菊花去。 这条短信就像一条催命短信一般,只要叶凌飞一看见这条短信,有时间网打游戏,就乖乖网打游戏。叶凌飞害怕这个爆强美少女再来点更火爆的短信。那样他是受不了的。 利用白晴婷下午工作工夫,叶凌飞又和于筱笑打了十来局,直到让于筱笑感觉爽了,叶凌飞才松了口气。心里感觉自己快成为人家陪练了,就是这陪练没啥工资。关了电脑。叶凌飞跑到白晴婷身边,两手不老实起来。白晴婷这边正忙着。被叶凌飞一骚扰,她不耐烦说道:“别烦人了,你没事做的话,就在集团里面转转。” “老婆,这叫增进夫妻之间感情。”叶凌飞为自己找了一个冠冕皇的借口。他话音未落,放在桌的手机响了起来。叶凌飞接了电话,里面传来野兽地声音道:“老大,李哲豪在郊区一栋旧楼里待了两个多小时。从那里出来好几辆车。这些车一直开到中山路就分开了。李哲豪是回他别墅的方向,另外那些车奔着码头去了。老大。我们跟踪谁?” “废话,这还用我教你。”叶凌飞郁闷道,“玩过抓兔游戏吗,不会再玩一次吗,你跟着那群饭桶干什么吗,他们又不是兔。” “老大,我知道了。”野兽被叶凌飞一说,立刻把电话挂了。 叶凌飞也挂了电话,伸了伸胳膊,说道:“老婆,李哲豪那家伙开始动了,你想不想看好戏啊!” 白晴婷松开手里的鼠标,望向叶凌飞,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很简单,咱们俩人去见见想绑架你的那些人,看看是什么来头。”陈翰林在叶凌飞的安排下,给李哲豪打了电话,告诉李哲豪自己已经成功骗到白晴婷,可以按照约定地时间到停车场。电话那头的李哲豪十分高兴,再次重复道这次事情结束后,他和陈翰林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陈翰林开着一辆车,白晴婷开着车跟在陈翰林车后,叶凌飞坐在白晴婷车里给周欣茗打了电话,告诉周欣茗他们已经出发了。 现在是晚六点中,天色有点暗。等陈翰林和白晴婷的车一离开世纪国际集团大厦,一辆在世纪国际集团附近停了一天的福特嘉年华紧跟了去。这辆福特嘉年华车里坐着两人,都非善类。坐在副驾驶座的那二十出头地年轻人拿着手机拨打了李哲豪的电话。 “老板,我们已经看见他们了,那女人开一辆奔驰离开了世纪国际集团。” 李哲豪坐在别墅大厅里遥控着整个绑架计划,他确信白晴婷真开车跟着陈翰林后,笑道:“到时候不要客气,把那女人抓起来,至于那个男人就给我干掉。手脚麻利点,别留下痕迹,知道吗。哦,还有,那女地归你们了,记住,千万别客气,只要给我留个活口就行了。” 李天鹏坐在李哲豪身边,等李哲豪挂电话,李天鹏惋惜地说道:“爸爸,多可惜啊,白晴婷让那些人给糟蹋了,还不如让我来呢。” “天鹏,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志在四方,千万不能着迷女色。”李哲豪得意笑道,“我要让白景崇后悔一辈,这次我不仅要拿他的钱,还要让他蒙受耻辱。哼。就算我要走,在走之前我也会给你留点纪念。”李哲豪心情大好,招呼李天鹏道:“天鹏,走。咱们下盘象棋去。”李天鹏点了点头。 俩父到了房,摆开象棋棋盘杀了起来。这中国的象棋不同于围棋那般复杂难懂,只要明白马走日、相走田、隔山**等之类最基本的走法,这象棋就能下了。 当然,象棋也有棋谱,只要能熟记棋谱,再稍微一点领悟。棋艺就能提升地很快。 李哲豪就是象棋资深爱好者,他曾经搞过象棋职业队参加全国的象棋联赛,只是后来因为生意忙起来,这没时间继续管理这支象棋职业队。但只要有空闲,就拉着儿杀两盘。今天晚李哲豪也是心情大好。拉李天鹏下起了象棋。 李天鹏哪里是李哲豪的对手,这一连两盘下来,都被李哲豪杀得片甲不留。第三局时,李天鹏格外小心,但还是被李哲豪杀到只剩下一帅、一车和两士。虽说这盘棋未下完。但胜负已分,只是李天鹏没有认输而已。 李天鹏把车走到李哲豪兵旁。笑道:“爸爸,可小心我偷吃了你的车,到那时候,说不定我会反败为胜。” 李哲豪把车挪到李天鹏那侧,哈哈大笑道:“天鹏,难道你认为我会犯那种错误。我下棋如做事,势必做到百无一疏。” “爸爸,那倒未必。说不定我可以抓住一个机会。就反败为胜。”李天鹏手拿自己地车。在寻找着最佳位置,嘴里嘟囔道:“我就不相信不能找到爸爸地漏步。说不定这局我就赢了。” “天鹏,认输,你怎么可能赢得了我。”李哲豪已经准备下下一盘了,从棋势看,明显李天鹏大势已去,不过是在做垂死挣扎而已。李哲豪笑道:“天鹏,这下棋关键在于胸中有局,做到进可攻、退可以守。做到随时可以把你有的棋用到极致,看似不经意步下地一颗棋,将来就可杀机无限。就如我用陈翰林这颗棋,我早早布置在白景崇身边,就是要好好将白景崇一军,现在不是用了吗。”
李天鹏还在思考,随口问道:“爸爸,你说陈翰林是怎么骗白晴婷的,就算白晴婷好骗,白晴婷的未婚夫叶凌飞可跟猴一样精,别被这姓叶的小算计到了。” 李天鹏这句话刚一说完,就看见李哲豪突然脸色一变,连声说道:“我怎么没有想到叶凌飞,该死,这姓叶地次就查过陈翰林,说不定陈翰林早就被姓叶的盯。今天晚陈翰林说骗到白晴婷,有点过分容易了,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李哲豪猛然站起身来,急急忙忙跑下楼。 李哲豪跑到客厅里面,把自己扔在茶桌的手机拿起来,急忙拨打电话。等电话接通那瞬间,李哲豪几乎是在吼道:“快走,行动取消。” “李老板,晚了,你的人都被抓起来了。”叶凌飞的笑声从电话里面传了过来。 原来,就在李哲豪和李天鹏下棋之时,陈翰林和白晴婷已经到了码头。陈翰林下了车,朝四处张望。而此刻,坐在车里地叶凌飞没有动,他让白晴婷下车,就站在车边不要动。白晴婷就是诱饵,当白晴婷一露面时,七八个男人从停车场的阴暗处跑了出来。同时,后面的那辆福特嘉年华也冲了来,那在世纪国际集团附近盯梢了一整天的两个小也跳了下车。 就在这些绑匪围向白晴婷时,四周想起警车声,周欣茗带着人包围了这些绑匪,一个也没跑掉,全被抓起来。 李哲豪偏偏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叶凌飞接了电话,听到李哲豪说行动取消后,叶凌飞才笑呵呵说道。 李哲豪听到电话里面叶凌飞的声音后,立刻挂了电话。招呼李天鹏道:“天鹏,快通知你妈,咱们马离开。” 李天鹏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待楼招呼自己地妈妈时,就看见马紫燕出现在二楼。比起李哲豪的惊慌失措,马紫燕反倒从容很多。她语气十分冷静,说道:“哲豪,是不是绑架地事情没成功?” 李哲豪焦急地点了点头道:“紫烟。不要多问了,把现金拿着,咱们立刻离开,警察会很快到这里的。” 马紫燕并没有惊慌。她从容不迫说道:“天鹏,你和你爸爸立刻开车离开,不要走高速公路,警察一定会在高速公路围堵你们。从大黑山饶道到海丰那等我,我会随后开车赶过去。” “紫烟,你不走?”李哲豪问道。 马紫燕淡然一笑道:“我当然要走,只是我要把东西收拾一下。随后就跟你们。警察一定想抓你和天鹏,而他们对于我没有办法。我会立刻收拾东西离开。退一步讲,就算能赶到,他们没有证据拘留我。我也会平安地和你们汇合。” 李哲豪和李天鹏两父一听,确实是这个道理。俩人也不多想。拿了一些现金,连衣服都没有多带,穿着外套就冲到别墅的车库。小黑坐宝马车的驾驶座,李天鹏和李哲豪也打开后门,了车。这辆宝马车冲出了别墅,一直向西开去。 看见一辆白色的宝马车从李家冲出去。野狼推了一把有点犯困地野兽,低声说道:“人走了。” “果然和老大预料一样,这下有好玩的了。”野兽咧嘴笑道,“我看他们怎么从我手心里跑掉。” 野狼没理野兽,而是拨打了叶凌飞地电话,通知叶凌飞李家父已经开车跑了。 这些都在叶凌飞预料之中,叶凌飞本来就没有想让周欣茗带人把李哲豪抓住,要是被警察抓住了。最多就是判刑。叶凌飞这次要亲手干掉李哲豪。不给李哲豪任何一点活命地机会。事情到了现在,也已经到了该了断的时候了。叶凌飞让周欣茗护送白晴婷回家。而他则开着白晴婷地车,沿着野狼所说的方向追了过去。 小黑开着车驶大黑山地盘山公路,他不时从反光镜向车后瞟着。 “老板,我们被跟踪了。”小黑说道。李哲豪和李天鹏同时一惊,他们向后望去,就看见一辆车在他们后面行驶。 “小黑,你确定吗?”李哲豪问道。 “这辆车我注意很久了,从我们出市区后,就跟着我们。”小黑突然一加速,后面的那辆车也跟着加速起来。这下李哲豪和李天鹏都相信了,李哲豪十分紧张,催促道:“小黑,快想办法。” “老板,我知道怎么做。”小黑没有半点惊慌,语气十分平静。 此刻,李哲豪和李天鹏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小黑身,就看见小黑故意把车速放慢下来,而后面那辆的车速也慢起来。当小黑的车开到盘山路一处拐弯时,突然,一个漂亮地拐弯,拐过了那个山弯,之后,又向前开了十几米,小黑把车停下来。 小黑一伸手,从腰间拔出手枪,对车里的李哲豪和李天鹏说道:“老板,你坐着别动,我去干掉后面车里的人。”说着,小黑推开车门下了车。 小黑的右手握着枪低垂下去,他站在盘山公路中央,等着后面的那辆车从拐弯处出现。 两道车灯地灯光划破黑夜,小黑握住手枪,准备随时开枪。就在他看见后面那辆车的车身时,那辆车地车灯晃了小黑眼睛一下。小黑微微眯起眼睛,手里的枪口对向汽车。 啪、啪、啪、啪 四声枪响划破了夜空,紧跟着就听到扑通一声,小黑向后仰倒过去。他身出现四个血洞,小黑躺在公路,两脚抽搐着。 那辆宝马车挺在小黑尸体前,野狼和野兽俩人拎着手枪到了小黑尸体前,野兽用脚踢了踢小黑还在抽搐的身体,冷笑道:“你当老是什么人,能让你打中,废物。” “别说废话了。”野狼看不惯野兽这种处事方式,握着手枪对着小黑的脑袋啪、啪又是两枪,打爆了小黑的脑袋。野狼拎着枪直奔前面那辆宝马车而去,野兽撇了撇嘴,嘟囔一句“没有幽默感的家伙”后,也拎着枪走前去。 车里的李哲豪和李天鹏再听到清脆的枪声后,俩人本能向小黑望去。在这两人心中,小黑是他们最值得信任地保镖,一直以来,小黑给他们地印象就是这人心狠手辣、办事干净利落,不留下一点尾巴,只要交给小黑办的事情,小黑都办得十分完美,没有一点麻烦。 在他们心中,小黑是没人能打败地。但他们这次很显然失望了,李哲豪和李天鹏清楚地看见小黑倒了下去。 这两人心中大骇,心里咯噔一下。俩人本能反应一般推开车门,打算下车逃跑。但他们俩人刚打开车门,就听到有人冷笑道:“两位,不要动,我的老大要见你们。” 李哲豪和李天鹏俩人果真没敢动,被野狼把俩人又塞进车里。 野兽这家伙把小黑的尸体给拖到车边,打开车门,塞在车前座。 “两位对不起了,这位兄弟你们的手下,你们多看他几眼。“野兽咧着大嘴笑着,紧跟着野兽砰得一声关车门。 坐在车里的李哲豪和李天鹏俩父面面相觑,他们心里清楚,这次真得完了。但李哲豪却不甘心就这样完了,他右手偷偷摸进口袋里,刚想拨打110,却被野狼一拳头打在李哲豪的下巴,把李哲豪的下巴打得粉碎,那手机也被扔在地踩成了碎片。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