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自己的老公要看住

藏娇都市 284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83字
叶凌飞是人并不是神,就算是神,他也无法摸清安琪的秉性。www.shushu8.com首发 安琪野性十足,但性格同样反复无常。她可以亲手把她刚刚缠绵的女人干掉,又会为了狼牙组织的人拼命。安琪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你无法彻底明白安琪到底在想什么。 当叶凌飞看见安琪眼睛中**来的那股杀意时,叶凌飞感觉到了危险。而同样,白晴婷的反应却出乎叶凌飞的意料,白晴婷会说很喜欢安琪。但当叶凌飞看清楚白晴婷看安琪的目光时,他明白了白晴婷心里真正的想法。 这令叶凌飞很头疼,不可否认,安琪确实长得过分妖艳了,这很容易让女人误会这样的妖艳女人会勾引她们的男人。无疑,白晴婷就这样认为。她的目光中,明显带有警惕、敌意。 身边的这两个女人都和叶凌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于都是叶凌飞最亲密的人,这让叶凌飞感觉左右为难。但既然白晴婷把话说出来了,叶凌飞也不便拒绝,只得用询问的语气问安琪道:“安琪,你有时间吗?”叶凌飞是背对着白晴婷,故意让白晴婷看不见叶凌飞的目光。此刻的叶凌飞正用他那凌厉带着杀气的目光盯着安琪,这是一种警告,叶凌飞再提醒着安琪,白晴婷是他的女人,他是不允许任何人动自己的女人。 很显然,安琪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目光中**杀机。在叶凌飞那凌厉的目光下,安琪目光中那股杀意消失了,她呵呵笑道:“当然有时间了。” “那好。”白晴婷说道,“我回办公室换身衣服。很快下来。”说着,白晴婷了电梯。 等白晴婷一离开,叶凌飞一把抓住安琪的胳膊,几乎是拖着安琪走到了一楼楼梯处。这里没有人,叶凌飞把楼梯口地门关,一把把安琪推到墙。 “安琪,你想干什么?”叶凌飞脸色一沉,低声问道。 安琪把胸一挺,咯咯笑道:“我没打算干什么,只是看你的老婆漂亮。想勾引一下,你不是不了解我的,我对于漂亮的女人总是很有兴趣。尤其像你老婆这样漂亮的女人,我更有兴趣了。” 叶凌飞阴沉着脸,冷哼道:“安琪,我了解你,你刚才的眼神并非像你说的那样,我看到的是杀机。” 安琪并没有否认叶凌飞这句话,她伸出两手抱住叶凌飞肩膀。两条结实有力的细腿如同蛇一般缠绕在叶凌飞的腰间。安琪那涂着殷红色唇膏地嘴唇凑向叶凌飞的耳边,安琪身那浓郁的法国香水的香味刺激着叶凌飞的鼻孔。 安琪的嘴唇几乎要碰到叶凌飞的耳垂,她用她特有的带着性感磁性的声音在叶凌飞耳边说道:“撒旦,你是我唯一喜欢地男人,我只想和你床。正因为你如此的优秀,我才不希望你因为一个女人而改变。老实说,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样。我更喜欢过去的那个撒旦,那个冷酷、残忍却有拥有着让女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力的撒旦,你知道吗,我每次看见你,都渴望能征服你,但每次都是你征服了我。我心里渴望能在你的身下呻吟,接受你强有力地冲击,而不是我让那些垃圾一般女人去呻吟。你在我心中是接近于神的地位,我在你面前只想着把我一切都奉献给你。但可惜的是,现在的你却让我感觉不到那种神一般的感觉。你坠落了。你变了。撒旦,我不喜欢现在的你。我知道你是因为刚才那个女人,如果我亲手干掉那个女人的话,你就会重新成为撒旦,重新回到组织。” 叶凌飞向前一步,把安琪的后背顶在墙。他那冷酷的声音从嘴里发出,冷笑道:“安琪,你很天真。难道你认为你杀了她就能让我回到组织。那你错了。我选择离开组织并非是因为女人,而是因为我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不可否认。军火贩地生涯让我可以为所欲为,放纵自己。但我却厌倦了那种生活,我很想以一个普通人去生活,感受这普通人生活地点点滴滴,这一切都让我着迷。我现在已经爱了这种生活,所以,我不会让你破坏我这种生活,安琪,我警告你,不要对白晴婷有任何想法。她是最无辜的人,恰恰因为她的无辜,我更不想因为我让她受到伤害,谁要是伤害了她,我就会要她的命。” 安琪咯咯笑道:“撒旦,这才是我最喜欢的男人。我答应你就是了,我不会伤害到你的老婆,但如果她喜欢和我在一起呢,那你可不要怪我啊。” “安琪,白晴婷不是赌注,所以说,你最好离她远点。如果你执意如此的话,那你立刻给我离开这里,我不需要你来帮我。” 听到这句话,安琪带着幽怨的语气说道:“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看你害怕地。”说着安琪在叶凌飞地耳边狠狠亲了一口,紧跟着松开双手,从叶凌飞身下来,媚笑道:“撒旦先生,我看我们需要回去了,不要让你可爱的老婆发现我们俩人同时不见了,如果这样你老婆生气地话,那可不要怪我了。” 叶凌飞转过身,看着安琪离去的背影,眉头紧锁。虽然安琪亲口保证不会动白晴婷,但这并不代表白晴婷就会安全。安琪的性格本就反复无常,叶凌飞所能做的就是让白晴婷尽可能离安琪远点。 等叶凌飞返回时,安琪正和白晴婷笑着说话。 “看,你的老公这不是回来了吗?”安琪看见叶凌飞返回了,她暗使一个眼色,故意说道:“叶凌飞,你去卫生间这样久吗,我刚才还和你的老婆说需不需要找人看看,出了事情可不好了。” 叶凌飞随即换笑脸。他走到白晴婷身边,白晴婷很自然地挽起叶凌飞胳膊,关切问道:“你没事吗?” “没事,我刚才接了一个电话,是公司那边的。今天我的部门有员工加班,有些事情决定不了,打电话询问我地意见。”叶凌飞随口编了一个借口,把这件事情打岔开。“我们出去吃饭。”叶凌飞说着迈步就走,白晴婷挽着叶凌飞的胳膊,动作十分亲密。 安琪站在他们俩人的背后。那双勾魂的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两人的背影。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俩人挽在一起的手臂,她微微一叹气,眼睛里流露出既羡慕又无奈的目光。安琪轻叹口气后,也跟了去。 从越洋百货出来,大街对面就有一家中档的餐厅。他们三人来到这家餐厅,选了一个靠墙边的座位坐下。 叶凌飞为白晴婷拖去外套,放在身边,和白晴婷坐在安琪地对面。“请问安小姐要吃点什么?”白晴婷把餐巾铺在自己面前。稍微把白色的毛衣的袖口捋了一下,露出淡淡的笑容问道。 “来一份意大利比萨好了。” 白晴婷点了下头,对身边的侍者道:“来一份意大利比萨。”她又转向叶凌飞询问叶凌飞吃什么,叶凌飞竟然要了一份牛肉盖浇饭,而白晴婷也要了一份意大利比萨。 等侍者离开之后,白晴婷这才问道:“安小姐,你和我的老公是怎么认识的?” 叶凌飞一听白晴婷这话。就知道白晴婷是要切入主题。他有些担忧望向对面的安琪,生怕安琪把他的底细和盘托出。当然,叶凌飞这是多虑了,安琪只是笑道:“我和他认识地过程说起来很复杂,唯一能说得就是如果没有你的老公,说不定我现在正在英国当妓女。”
白晴婷张了张嘴巴,毕竟白晴婷一直都生活在流社会中,对于所谓的妓女、卖淫等事情只是听说,却没有亲眼见到。白景崇可以把这些不良事情从白晴婷身边过滤出去,因此。白晴婷并没有听过这类肮脏的地下交易。 “是不是有点吃惊?”安琪看白晴婷的反应后。咧着嘴笑了起来,丝毫不顾及她的洁白牙齿全部露出来。所谓笑不露齿是女性笑起来时应注意的问题,从一个女人笑地过程中就能了解这个女人是否具有良好的教养,无疑,安琪的笑给白晴婷传达了一个很清楚的信息,安琪并不是一个受过良好家庭教养的女人。而安琪所说的话,也让白晴婷相信了几分,这样的一个并不是拥有良好家庭背景的女孩如果被生活所迫当妓女倒也能让人理解。 白晴婷微微点了点头道:“确实有些。因为我的生活环境造成我对于社会一些事情不太了解。但我想每个人都可能因为家庭或者所迫。从而做出一些自己所不愿意做到的事情。” “如果你这样想,那你就错了。我并不是因为家庭,因为我是被我父亲卖到英国做妓女地。这样想想是不是很可笑,作为父亲,他为了钱把我卖到英国当妓女,那时候我清楚记得自己十七岁。”说道这里,她转向叶凌飞,笑道:“多亏那时候我遇到了你地老公,是他救了。之后,我就在英国生活下来。在我二十那年,我找到了我亲生父亲,亲手干掉了他。也许你认为我这样做很残忍,但我在那一刻却感觉自己解脱了。至于你的老公,我认为是一个最优秀的男人,而且是我目前所见过的唯一一个能让我动心的男人。” 安琪的话说到这里,叶凌飞就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起来。如果不是白晴婷在身边,叶凌飞恨不得把安琪现在就给绑起来,打个包,以最快的速度空运回英国。但身边地白晴婷反应却再次让叶凌飞意外,就看见白晴婷依偎在叶凌飞身,面带笑容道:“也许这就是我和你地不同,我找到了这样一个好老公。” 安琪笑了笑,她又看了看叶凌飞,点头道:“确实如此,所以我希望你好好爱他,不然很容易被别人钻空。这个世界优秀的男人很少了。我相信有很多女人在等着你地老公,当然也包括我。”安琪说道这里,忽然站起身来,拍了拍巴掌道:“我刚才想起来我还有事情要办,至于要的那份比萨,只有麻烦两位了。”说完,安琪飘飘然离去。 一直到安琪背影消失在餐厅地门口,白晴婷才收回目光,她笑着说道:“老公,看来你有很多的事情瞒着我。比如说安琪这个女人,你就从未提起过。” 叶凌飞感觉自己心跳加快起来,白晴婷这明显在质问自己。怎么说,难道告诉白晴婷安琪是狼牙组织的人。叶凌飞一瞬间,已经想过二三十种解释的方式,但每种都被否决掉。他舔了舔嘴唇道:“老婆,你感觉这里是不是热啊,我怎么感觉嘴唇发干,我去要点水喝。”叶凌飞正打算站起来。却被白晴婷死死拽着胳膊,不让他动弹。 “老公,你口渴啊,那就要两杯温水好了,这还用你亲自去,招呼这里的侍应生就行了。”白晴婷把侍应生招呼过来,要了两杯温水。 白晴婷粉嫩的小手握着水杯。小口喝了一口,却看见叶凌飞并没有喝水,她奇怪道:“老公,你不是渴了吗,怎么不喝水呢!” “我喝,我喝。”叶凌飞把杯里的水一口气喝干,又舔着嘴唇。白晴婷继续追问道:“老公,你现在可以说了吗?” 叶凌飞看眼左右,似乎十分担心别人听到他的话。他把嘴唇紧贴在白晴婷晶莹圆润的耳垂边,小声说道:“老婆。你要多小心安琪这女人。她只对女人感兴趣。” 说完之后,叶凌飞坐正身,对白晴婷笑道:“现在你明白了。” “怪不得呢,我就感觉她看我的目光有些怪。”白晴婷如梦方醒一般嘀咕道。 “是啊,老婆,安琪是在调拨我和你之间地关系。像我这么漂亮的老婆,我怎么能让她看见呢。但没想到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消息,哦。我想起来了。一定是野兽那混蛋说的。安琪和野兽认识,一定是野兽告诉她的。她这才跟踪我。明着是见我,实际是想看看老婆你。刚才在商场里,我就是怕她勾引你,才挡在你们中间的。安琪一定是感觉有我存在的话,她想勾引你太麻烦,所以才故意说出刚才那番话,想调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一旦老婆你相信了她的话后,误会我和她之间有什么,那就给了她可趁之机。哦,事情就是这样。”叶凌飞发现自己果真找到一个很好地解释,这个解释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天才,能想到这样好的借口。叶凌飞心里为自己的解释暗暗得意,但表面却作出很委屈的样,搂着白晴婷,委屈说道:“老婆,我和她真没有事情,我只爱老婆你。” “真的?”白晴婷问道。 “嗯,绝对是真的。”叶凌飞看起来十分真诚,就连他自己都差点认为这个解释是真的了。 白晴婷笑了笑,娇声说道:“老公,我和你说点悄悄话。”说着把嘴唇靠向叶凌飞地耳边。看见白晴婷那娇美的笑容,叶凌飞以为白晴婷真相信了自己的解释,那颗提到嗓眼的心才放了下去。美滋滋把头靠过去,他以为白晴婷会说什么肉麻的情话。却没有想到白晴婷冷不防张口在叶凌飞的脖咬了一小口,叶凌飞一疼,右手捂住被白晴婷咬的部位,迷惑地问道:“老婆,你这是干什么?“这是报复你对我的不信任。”白晴婷伸出小舌头微微舔了舔嘴唇,这个动作明显是给叶凌飞警告,小心我继续咬你。 “我怎么不信任了?”叶凌飞害怕白晴婷再咬自己一下,赶忙和白晴婷拉开一点距离,委屈地问道。 “你担心我会被那个女人勾引,难道我在你心中竟然是那种人。就算你不信任我爱你,难道你还会怀疑我也有那方面的倾向。你说,我是不是该咬你呢?”白晴婷显得理直气壮,明明她咬了叶凌飞,现在反倒问叶凌飞是不是应该咬他。 不过这个时候叶凌飞所能做得就是哄白晴婷,心里明明想说不对,但叶凌飞却违心说道:“对,老婆做得对。”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把脖伸过来。”白晴婷又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一脸得意的笑容。 “当了。”叶凌飞没有想到白晴婷也会玩这套,看来都是跟自己学地。叶凌飞既然把话说出来了,就算后悔也已经晚了。不得已,只得把脖伸过去,紧咬着牙,表情十分痛苦。 白晴婷慢慢地把樱桃小嘴凑到叶凌飞地脖处,她故意说道:“老公,这是你让我咬的,我可真不客气了。” 叶凌飞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他心里核计只要白晴婷不生气,咬就咬,此刻的叶凌飞盼望地就是白晴婷快咬一口,尽快结束。 出乎叶凌飞意料,白晴婷并没有咬,而是在叶凌飞脖处亲了一口,紧跟着得意地笑道:“看在老公这次说了实话的份,我就放过你了。因为,我相信你和安琪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