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我打个电话让别人解释

藏娇都市 29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78字
周欣茗挂断叶凌飞的电话,招呼过来一名刑警,让这名刑警负责把抓获这些飞车党的人全带回警察局。 比起叶凌飞刚才所说的那件事情,这些飞车党就小儿科了。周欣茗没心情管这些人,跳警车,打着警笛冲出了巷。 “爸,你在哪里,我找您有急事。”周欣茗开着车,给自己的父亲周洪森打了个电话。 周洪森正在自己办公室里找警察局长赵天啸谈话,最近望海市出了不少治安方面的案,周洪森抓治安这块,自然对最近的治安状况不满,把赵天啸叫到政府办公室里训斥。这即将要到四月份的望海市市人大常委会了,原市长可能要调到省里,而腾出来的市长位置目前看来周洪森最有可能继任。要知道周洪森主抓的是城区改造项目被国家纳为典范全国推广,这种荣耀让周洪森继任市长的呼声最高,况且现任市长田为民和周洪森私交甚好,这一切都预示一旦田为民调到省里,周洪森会有八成的把握担任市长。 偏偏这个时候,望海市的治安有些乱,周洪森生怕一直对其不满的市委记徐韩卫借机摆自己一刀,那他就很难升到市长了。 他这边正在训斥赵天啸时,周欣茗的电话打过来。听到周欣茗说有急事要找自己,周洪森微微迟疑,还是点头道:“好,我在政府。” 周欣茗打着警笛,一路畅通无阻,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政府大院。这时候正是政府机关下班的时候,周欣茗这辆警车直闯进政府大楼门前才停下来,把正准备回家的田市长给吓了一跳。田为民心里暗暗核计,这警察局的警车怎么跑到市政府来了。没听到什么风声要对哪名政府官员双规,再说,就算双规也不是警察局直接抓人啊。田为民正打算让自己的秘去看看怎么回事。就看见一身便装的周欣茗跨着手枪从警车里跳下来,一看见田为民,就急忙喊道:“田叔叔。” 田为民对周欣茗那是很喜欢的,他和周洪森私交不错,对周洪森这名女儿也是赞不绝口。常常当着周洪森地面说周洪森养了一个好女儿。那是连续破了多少起大案,比政府其他那些官员家那些纨绔弟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如果不是田为民养的是女儿,俩家倒可以结为亲家。 “欣茗啊,干什么急急忙忙的。”田为民看见周欣茗这奔着自己跑过来,满脸堆笑问道。 “急事,田叔叔,快跟我一起去找我爸爸。这件事情我要和你们汇报,十万火急。”周欣茗没敢抓田为民地胳膊,怎么说田为民都是市长。任周欣茗胆如何大,她还是没胆量像对待普通人那样对待田为民。 田为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周欣茗着急的样,感觉应该有事情发生。他点了点头,说道:完,他转身对自己的秘道:“小杨,让司机把车开到门口等我。我一会再走。”吩咐完之后,田为民跟着周欣茗又回到政府大楼。首发. 周洪森办公室里,周洪森看了看手表,对坐在沙发被他训得一句话没有的赵天啸说道:“好了,你回去,明天照我的要求好好安排一下,不行把你们下属地各区的警察都派出去巡逻,别总出事。知道了吗?” 赵天啸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暗想这下总算解脱了。他打定主意,明天就把下面地各区的警察分局的局长全招集开会。自己也要好好训训这些人,让他们快点把他们各区治安搞好。 这赵天啸正打算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时,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周欣茗挎着枪直奔这里,在周欣茗身后还跟着田市长。虽说刑警大队是直接属于总局领导,但他这个局长可不敢管周欣茗。人家老爸厉害啊,那是他的顶头司,再加田市长也总夸周洪森这个女儿争气,就算给赵天啸两个胆,他也不敢去惹周欣茗。 赵天啸正奇怪周欣茗怎么挎枪来政府找她爸爸时,就听到周欣茗嚷道:“局长,你也在这里,实在太巧了,省得我到处找您。”周欣茗对待赵天啸可没有对田为民那般忌惮,拉着赵天啸的胳膊,把一头雾水的赵天啸给拉到周洪森面前。 周洪森也愣了,看自己女儿怎么挎枪来了。虽说他知道女儿有带枪地习惯,也经常带枪回家,但还没见过周欣茗挎着枪这样焦急的样。 向周欣茗身后望去,就看见田为民也走进来。周洪森更感觉一头雾水,不解问道:“田市长,这….。” 田为民微微笑道:“这就要问你的宝贝女儿了,我在政府大门遇到欣茗,就被她拉到你的办公室。” 周洪森一听周欣茗竟然拉着田市长到自己办公室,把脸一沉,问道:“欣茗,你这是干什么?” “爸,我真有重要事情。”周欣茗急忙说道,“望海市有大案发生。” “有案你找我们干什么,还拉田市长过来。”周洪森脸色沉下来,带着训斥的语气说道:“不许胡闹,有事情找天啸,他是警察局长,有什么他解决不了的,如果连个案都解决不了,我看这个警察局长也别干了。” 赵天啸下午本就被周洪森狠狠训了一番,此刻,听到周洪森这番话,那心里七八下、忐忑不安,生怕周欣茗再说下去惹火了周副市长,赶忙拉着周欣茗的胳膊,嘴里连连说道:“欣茗,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大不了我派全市的警察都协助你,好了,要不咱们回警察局立刻开会研究。” 这赵天啸本意是想把周欣茗拉出办公室,但周欣茗却一甩胳膊,那赵天啸哪里受得了这一手,被周欣茗甩开了他的手。 周欣茗向前走了两步,一直到了周洪森面前。很认真地说道:“爸爸,我说地这个案是一件大案,是关系到望海市众多的企业家、商人甚至于政府官员。.首发也包括爸爸、田叔叔还有赵局长。” “也包括我?”田为民一愣,随即笑道:“看来这案是很重大,好,欣茗,你不要着急。慢慢说。”田为民说着坐在沙发。田市长这一坐,赵天啸也不好多说了。只得隔着田市长很远的沙发坐下去。 周洪森刚才训斥周欣茗全是为了这个女儿,他怕女儿这是胡闹,但看周欣茗的样又不像是胡闹。周洪森对女儿也算了解,知道周欣茗并不是一个胡闹地女孩。周洪森点下头道:“欣茗,你慢慢说。” 周欣茗这才说道:“这两天连续发生离奇命案,都是望海市的企业家被人暗杀。根据我的情报,这些案之间并不是没有联系地,这被杀地人都是去年联合国慈善大使来望海市时,参加那个慈善酒会地人,而且这仅仅是开始,那晚所有参加慈善酒会的人都在暗杀之中。” “这太牵强了,说不过去。”田为民首先说道,“欣茗,你说地案我也知道。但是这并不能代表和慈善酒会有关,说不定是仇人买凶杀人又或者是其他地问题,总之在案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能枉下定论。” 田市长这一说话,周洪森也跟着说道:“欣茗,田市长说得很对,在没有能查清之前,你下这种结论很容易造成社会的恐慌,你要知道那天晚参加酒会地人都是望海市的著名企业家以成功商人。要是你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会对望海市经济造成多大的影响。”
周欣茗眼见田市长和自己的爸爸都不相信自己的话,她有些焦急。忙解释道:“这是一个杀手组织,他们来望海市是想杀一个人,但是这个人他们又找不到,才想到了这种办法….。”周欣茗越解释越让在坐的人糊涂,周欣茗也瞧出来了,自己很难解释清楚。她又不能说这个杀手组织是为了杀国际一个著名军火组织头来望海地,那样的话,叶凌飞的身份也会暴露了。 周欣茗没有办法,只得说道:“我打电话叫一个人来,他能解释清楚。”说着,就跑出周洪森的办公室。看着自己的女儿跑了出去,周洪森微微摇着头,对田市长抱歉道:“田市长,瞧我这个女儿,咳,给你添麻烦了。” “老周,这也是有责任心。欣茗这种工作态度值得肯定,要是咱们望海市多点像欣茗这样有强烈责任心的好警察,望海市说不定能跃居全国治安最好的城市。”说着,田为民转向赵天啸,说道:“天啸,你是局长,要回去考虑考虑,怎么提高警察的工作责任心。不行,树立几个典型,像欣茗这样的好警察就应该得到大力表扬,你那里每年不都是有省里优秀警察地名额吗,给欣茗报到省里去,让省里多嘉奖。” 赵天啸怎么能听不出来田市长这句话的意思,那就是暗示应该给周欣茗嘉奖。赵天啸不用田市长暗示,他就打算找机会给周欣茗嘉奖了。听了田市长的话,他是连连点头。 周欣茗站在楼梯口,手扶在楼梯扶手,给叶凌飞拨打电话。此刻的叶凌飞还在世界大厦,在接到周欣茗打过来的电话后,叶凌飞为难地说道:“我怎么解释,这不是为难我吗?” “我相信你有办法,快点,别多说了,我就在政府门口接你。”周欣茗不等叶凌飞答应,就挂了电话。叶凌飞还真听周欣茗的话,乖乖得开车到了市政府。周欣茗一看见叶凌飞,抓着叶凌飞的手就奔着她爸爸的办公室而去。 “欣茗,你得跟我说清楚啊,到底让我说什么。”叶凌飞很郁闷地说道,“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磨蹭,我会在路和你解释。”周欣茗那是不由分说拖着叶凌飞就走。 等周欣茗拽着叶凌飞到了办公室时,就看见田市长正准备离开,周欣茗赶忙拦住田为民,急匆匆说道:“田叔叔,我把人带来了。” 田为民打量叶凌飞一眼,叶凌飞这人并不是那种能让人一眼就难以忘记地人。叶凌飞在过来这一路。已经听周欣茗介绍了这里地情况。他知道自己面前站着的正是望海市地市长,对于普通人来说,市长那可是很大的官。光名头就能吓死那些普通市民。但对于叶凌飞来说,他还未把市长放在眼里。 但叶凌飞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既然过普通人的生活,那就应该收敛,尽可能保持低调。想到这里。叶凌飞把脸那不屑地神情收起来,表现出胆怯的样来。 田为民早已经见惯了这种胆怯的样。因此,并不感觉如何。他转过身,重新坐回沙发。周欣茗拖着叶凌飞到了办公室里,叶凌飞表现地唯唯诺诺,让周欣茗反倒感觉意外,心道:“这个家伙是怎么了。平日里嚣张无限,怎么现在老实得像只猫。”她捅了叶凌飞腰眼一下,催促道:“你快把你想到的说出来。” 周洪森错误以为叶凌飞是因为看见他们都是政府的高官,心里胆怯,鼓励道:“这里没什么好怕的,我们大家都不会吃了你,有什么尽管说出来。”周洪森这一番话,引得田为民和赵天啸都笑了起来。 叶凌飞抬起头,支吾道:“这个。我真不好说,具体的情况我想有人能给你们解释清楚。哦,我想打个电话,可以给我几分钟吗?” “好!”周洪森说道。 叶凌飞看了周欣茗一眼,心道:“你这丫头就给我找麻烦,我怎么解释啊,难道让我承认自己就是那个杀手组织要杀地人。算了,我还是找人帮我解释。”他转身出了办公室。就站在门口拨打了电话。时间不大,叶凌飞又转了回来。站在办公室中央,还是那副胆怯的样,支吾道:“各位领导,我先走了,很快就会有人给你们解释这一切地。” 就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叶凌飞竟然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站住!”周欣茗被叶凌飞气坏了,她本指望叶凌飞能解释清楚,从而让市长和自己爸爸召开会议,部署全市抓捕杀手组织的事情,偏偏叶凌飞这家伙什么也不管,竟然要走。周欣茗那是又气又急,大喊一声,正要前把叶凌飞揪回来。就在这个时候,周洪森的办公电话响了起来,周洪森一接电话,脸色忽然一变,他急忙对周欣茗喊道:“欣茗,不要说话。”紧跟着,就把电话递给田为民道:“北京那边的电话。” 田为民一听是北京那边的电话,不敢怠慢,赶忙接过电话。 叶凌飞侧头对周欣茗微微笑了笑,又转过头,走出了办公室。周欣茗一时间竟然忘记叶凌飞,她把注意力都转移到田为民脸,只见田为民地表情由开始的严肃进而转向阴沉,眉头也紧锁起来,似乎问题十分严重。 刚才叶凌飞出去就是给身在北京的“老头”打个电话,简单扼要地把望海市所面临的情况和“老头”叙述了一遍,他重点强调望海市的情况十分危机,甚至用恐怖袭击也不为过,希望“老头”可以出面给市长解释。 对于叶凌飞的身份,“老头“是十分清楚的,当年“老头”率领访问团访问非洲一个小国时,恰逢该国发动叛乱,是叶凌飞成功帮“老头”摆脱困境,对于叶凌飞的身份,“老头”是一清二楚。他相信叶凌飞所说的话是真地,这才亲自给周副市长打了电话。 田为民挂电话,语气沉重,说道:“老周,这次咱们可有大麻烦了。” 周洪森追问道:“田市长,北京那边怎么说?” “欣茗说的事情是真的,很有可能我们望海市要面临建市以来最大的一次恐怖袭击,我看我们需要立刻召开政府会议,立刻讨论出方案来。”说着,田为民对赵天啸道:“赵局长,通知政府的各级部门的领导立刻赶到市政府开会,越快越好。” 赵天啸刚要跑出去通知,又听到田为民说道:“还有把武警的领导也叫来开会,我要半个小时候就要召开会议。” “是!”赵天啸意识到事态严重,不敢耽搁,马去通知。 田为民转过身,面对着周欣茗,说道:“欣茗,你也参加这个会议,你对整个事情很了解,到时候你要在会议把望海市所面临的危机阐述出来。” “好地!”周欣茗颇感意外,没想到形势突然发生变化,田市长会如此重视这个事情。她现在心里疑惑,到底那个电话是什么人打过来地。 田为民和周洪森此刻心里也有对于叶凌飞身份的疑问,只是一个电话,就能让身在北京地中央高层亲自打电话过来,这人可不是普通人。田为民从周洪森眼睛也看出来他和自己都有着相同的疑问,只是碍于自己在这里,周洪森不便问,于是田为民问道:“欣茗,刚才那名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