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行踪彻底暴露

藏娇都市 30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408字
周欣茗一夜未睡,光审问那些被抓起来的外国人就让其感觉警力严重不足。刑警队受伤的警员不下二三十人,再加昨天晚的“雷霆行动”抓了不少重要的逃犯,一部分警员被抽调过去连夜突审,还有一部分警员留在医院,看守那些受了重伤正在抢救的杀手,能调派突审那五名杀手的人手所剩不多。 更让周欣茗感觉到头疼的是那五名外国人任凭怎么审问,就是不肯开口说话,一直审问到天亮时,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周欣茗回到办公室,冲了一杯咖啡,放在她的办公桌。周欣茗按了一下电脑机箱的电源开关后,身体向后一靠,后背靠在椅背。右腿抬起,搭在左腿。一只手端着咖啡杯,另一只手捏着小勺搅拌着咖啡。 她的目光直视着电脑显示器的屏幕,心里考虑着叶凌飞的话。在之前,她或许认为叶凌飞的话有些危言耸听。周欣茗对于自己的下属有很大的信心,相信自己的下属完全可以应付那些所谓的职业杀手。更对叶凌飞所说的不留活口、彻底把这些杀手干掉的话,表示强烈的不满,但现在周欣茗却不这样认为。仅仅围捕两名杀手,就让十多名刑警受了程度不同的伤,最后也没有能抓到那两名杀手,可想而知这些杀手的厉害。绝对是训练有素,非他们这些刑警所有比的。 在动用武警之后,也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才打死、打伤二十几人,而且还有两人在武警的重重包围下逃脱,这是令周欣茗所不愿意、也不想接受的事情。 隐约之间,周欣茗感觉有事情发生。说不来。但那种感觉就一直存在与她的脑海之中。 周欣茗喝了一口咖啡,把思绪收回来,目光落在电脑屏幕。她感觉自己头昏沉沉地,一晚没睡觉。即使是在咖啡的刺激下,还是无法驱散疲惫。 一杯咖啡喝干净之后,周欣茗起身,又一杯咖啡。周欣茗端着咖啡刚走到办公桌前,还没等她放下咖啡杯,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周欣茗转向门口,看见同样一脸疲倦之色的小赵站在门口。 “周队,我要出去买早餐,你要什么?”小赵问道。 周欣茗抬起左手。看下带着左手腕的手表,手表显示已经到了七点半了。她笑了笑,说道:“随便好了,豆浆、包子都行,噢,小赵,你等下。”周欣茗把咖啡杯放在办公桌。绕到办公桌另一面,从抽屉里拿出钱包来。取了一张一百元地钞票,说道:“小赵,你多买些早餐,咱们的人都没吃早饭。还不知道能忙到几点呢。” 周欣茗把一百块钱塞向小赵,小赵赶忙拒绝道:“周队,不用了。” “收下来,这是命令,快去快回,等回来时,通知我一声,我也和大家一起吃饭。” 小赵看推脱不了,只得收下这一百块钱,转身出去买早餐了。 周欣茗坐回办公桌前。右手握着鼠标,点开桌面放着一份文档。那是关于犯罪心理学的文档,周欣茗空闲下来时,就会看一段,这也是她放松的一种手段。 刚看了不久,小赵就笑呵呵把一份豆浆和包子放在周欣茗的办公桌。 “周队,你的早餐。” “怎么给我拿到这里了,你放在大厅就行了。我出去吃。”周欣茗说道。 “周队。你就在这里吃,外面哪里有你的地方。”小赵笑道。“那些家伙都占满了,呵呵,哦,对了,谢谢周队请大家吃饭。” 周欣茗笑了笑,她不经意望向小赵的眼睛,一瞬间愣住了。小赵很奇怪周欣茗刚才还笑着,怎么突然之间就像是被使用了什么法术,直勾勾看着自己。难道自己脸有东西?小赵迟疑着抹了抹脸,却发现周欣茗突然嚷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小赵没明白过来,一头雾水问道:“周姐,你明白什么了?” 周欣茗没工夫和小赵解释,而是飞快的了网,搜索出斯特文地名字。但她却用中文搜索,哪里能搜索到斯特文的资料。周欣茗赶忙拿起电话,给叶凌飞打了电话。 此刻的叶凌飞还在野兽那边,刚刚摆平了野兽和安琪,这刚坐下来,打算喘一口气,就接到周欣茗的电话。从电话里,叶凌飞听到周欣茗那带着疲惫的语气,心疼说道:“欣茗,你是不是昨天晚忙了一晚?” 周欣茗顾不得和叶凌飞闲聊,而是迫不及待问道:“叶凌飞,斯特文的英文名字怎么拼 “你怎么问他?”叶凌飞稍微一愣,实在摸不透周欣茗怎么会问斯特文的英文名字,但他还是告诉了周欣茗斯特文地英文全称。 周欣茗把电话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两手飞快在电脑里面输入斯特文的英文全称,很快就找到了斯特文之前的照片。 叶凌飞追问道:“欣茗,到底什么事情,你怎么突然问到他的名字?” “仅仅是一种本能反应。”周欣茗仔细看着斯特文的照片,嘴里和叶凌飞说道:“我昨天查房时,看见一名外国人,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就感觉这男人地眼睛很特别,是那种说不来的感觉。” “多高?”叶凌飞不由得紧张地问道。 “一米八左右。”周欣茗眼睛盯着照片中斯特文的眼睛,忽然嚷道:“那男人的眼睛和斯特文的眼睛很像,就是那名外国人的眼睛稍小。” “该死,那家伙就是斯特文。”叶凌飞几乎是对着电话喊道,“你在哪里遇到他的?” “国际酒店9房间。” 周欣茗这话音刚落,就听到叶凌飞挂断电话的声音。她对着电话的话筒喊了两声,那边地叶凌飞早就听不见周欣茗地呼喊了。周欣茗挂了电话。又仔细看了看斯特文的照片,几乎确认这男人和她在查房遇到的那名外国男人很相似时,顾不得吃饭,急急忙忙站起来。跑了自己地办公室。 “所有的人立刻行动,我们去抓重要嫌疑人。”周欣茗急匆匆跑到警察局的大厅,那些警察正在吃饭。听到周欣茗的命令后,这些刑警也顾不得吃饭了,纷纷收拾着东西。小赵把手枪放在腰间的枪套里,不解地问道:“什么嫌疑人?” “路解释,快出发。”周欣茗催促着。 刑警队地人立刻出发,十多辆警车打着警笛呼啸着从刑警大队直奔国际酒店而去。昨天地行动并没有影响望海市市民的生活,一大早。望海市地大街依旧车流不断。但当看见十几辆警车呼啸着出现在大街时,还是让望海市市民意识到此刻地望海市依旧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所经之处,车辆纷纷让行。 一直开到国际酒店的门口,周欣茗立刻命令人守住酒店的门口,不允许任何人进出。那名值班经理一看,心里叫苦连天。昨天晚已经被警方盘查了一番。今天怎么又来了? 还没等这名值班经理前和周欣茗打招呼,周欣茗已经带着警察冲进了电梯里。在电梯里,周欣茗把手枪握在手里,打开保险。 等电梯门一开,周欣茗就带着一大票警察直奔9房间。但刚走到走廊里面。就看见叶凌飞带着四男一女迎面走来。周欣茗认出来其中俩名男人是野兽和野狼,但另外几人她却没有见过,周欣茗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落在叶凌飞身边那名妖艳的少女身。这名少女拥有着周欣茗自叹不如的妖艳外貌,再加这少女那凸凹有致的魔鬼身材,简直天生就是专门勾引男人地尤物。看见这名少女走在叶凌飞身边,周欣茗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丝醋意。 叶凌飞看见周欣茗了,他微微摇了摇头,淡然说道:“来晚了,房间里面没有人。” 周欣茗还是让那些警察去9房间搜索,而她对叶凌飞说道:“我要和你单独谈谈。” “好。”叶凌飞对身边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先下去。” 当安琪从周欣茗身边走过时,周欣茗微微扫了安琪一眼,又把目光收回来,落在叶凌飞身。 “那些是什么人?”周欣茗问道。 “我的人!”叶凌飞那是何等聪明的人,周欣茗看安琪那种异样地目光根本逃脱不了叶凌飞的眼睛,他和周欣茗来到这层楼的楼梯口处,叶凌飞看着周欣茗一个劲儿地笑。 “笑什么?”周欣茗不知道为何没来由地来了气,她脸色有些苍白。那是因为昨天一晚没睡觉的缘故。但周欣茗的眼睛却锐气十足。从周欣茗的眼睛里,丝毫看不出来一点倦色。
“我只是看见你的样子好笑。明明很困,还要装出很清醒的样子。”叶凌飞瞅一眼四周,发现没有人,一把搂过来周欣茗,张嘴在周欣茗没有涂抹任何唇红的淡红色的嘴唇亲了一 “你干什么,这里有人。”当周欣茗地嘴唇和叶凌飞的嘴唇分开后,周欣茗低声说道:“你总这样胡来。” 叶凌飞把周欣茗搂在怀里,右手狠狠抓了周欣茗粉臀一把,坏笑道:“我这不是想你了吗,这好几天都没和你亲热了,特想你。”说着叶凌飞把鼻子凑到周欣茗嘴巴下方,故意在周欣茗粉嫩的脖子闻了闻,说道:“嗯,就是这个味道,好诱人啊,真恨不得闻遍欣茗宝贝的全身,每处部位。” 叶凌飞故意把每处部位这几个字加重,听得周欣茗脸颊飞起一片红晕。周欣茗用手推开叶凌飞,嘴里小声说道:“你总是这样,不要乱闹了。”说着,周欣茗向走廊里望了一眼,又回过头,问道:“那人就是斯特文吗?” 听周欣茗问斯特问的事情。叶凌飞才收起玩笑的笑容,点了点头道:“我确定那人就是斯特文,只是等我们赶到时,斯特文已经不在了。这个老家伙果然精明。料想到你可能发现他的秘密。” 叶凌飞刚说到这里,猛然脸色一变,连忙说道:“欣茗,你现在处境很危险,既然你知道斯特文现在的长相,斯特文就会想办法除掉你。” “我不怕。”周欣茗脸没有半点惧色,说道:“如果他来找我更好,那样我就能把他抓到。” “欣茗….。”叶凌飞刚喊出欣茗俩字,就听到周欣茗身地电话响了起来。周欣茗对叶凌飞微微笑了笑。表示歉意,紧跟着她走到走廊里接了电话。叶凌飞并没有听清楚周欣茗到底说了什么话,就看见周欣茗地脸色一变,连招呼都没有和叶凌飞打,就急忙招呼她的人向楼下跑去。 叶凌飞有些糊涂,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眼见周欣茗带着人了电梯,等叶凌飞赶到电梯前。电梯地门已经关了。 “该死!”叶凌飞低声骂了一句。 叶凌飞赶忙按着另外一部电梯,那部电梯一直都在十三层停着。过了半天,那部电梯才缓缓下来。 当叶凌飞搭着那部电梯下到一楼时,就看见酒店门口的那十几辆警车已经打着警笛向大街东边开去。叶凌飞这一出现,一直坐在大厅等叶凌飞地安琪、野兽等人也围了过来。 “情况不对头。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叶凌飞没和这些人打招呼,嘴里嘟囔着就走向大门。野狼快走了几步,跟叶凌飞,小声在叶凌飞耳边说道:“撒旦,刚才老虎打过来电话说他监听到警方的通讯,有一伙人袭击了警察局。” “我就知道事情会这样。”叶凌飞猛然一拍脑袋,骂道:“该死的斯特文,他什么事情都敢做出来。警察局里面有他的人,斯特文一定是想把人救出来。哎呀,欣茗。现在的欣茗最危险。”叶凌飞额头见了汗,他顾不得和野狼等人解释,快步跑出了大门。 当周欣茗带着人返回警察局时,就看见警察局已经升起直冲云霄的黑烟,四五辆消防车正在灭火,很多的受伤警察站在外面,有的人身还带着枪伤。 “混蛋!”周欣茗大骂一句,她没想到这些人胆子如此大。竟然敢袭击警察局。周欣茗气恼地站在警察局的门口。正在大骂斯特文时,眼睛看见在街边停车那辆黑色地奔驰里。一名外国人正对她摆手。 “斯特文?”周欣茗脑袋一热,也不和别人打声招呼,拎着手枪就冲了过去。就在周欣茗刚冲到街口时,那辆奔驰车已经开走了。周欣茗站在大街,拿着手枪对着那辆奔驰车开了两枪。 就在她的枪声刚响起,一辆白色的捷达车如同闪电一般冲了过来。车子没有减速,就看见车门一开,叶凌飞从车里跃了出来,将正站着对那辆奔驰车开枪的周欣茗扑倒在地。 不知道从何处飞来的子弹正打在周欣茗刚才站的地方,如果叶凌飞再晚哪怕两秒钟,此刻的周欣茗已经变成尸体了。 叶凌飞扑倒周欣茗,他抱着周欣茗连续地翻滚。子弹就贴着他们身边飞过,打在街溅起火花来。 叶凌飞和周欣茗一直滚到一个巷子边,俩人滚进巷子里。 叶凌飞这才松开抱着周欣茗的手,反手从自己的腰间拔出手枪。他没先露头,而是把衣服脱下来,扔了出去,就看见那刚扔出去的衣服被打出了三个窟窿,几乎是在瞬间就被打出来三个窟窿。 “三个人!”叶凌飞对周欣茗说道,“有三个人在东北方向开枪,应该是狙击之类的长枪。” “我们怎么办?”周欣茗问道。 “等增援。”叶凌飞同时叮嘱道,“你马吩咐你地人不要妄动,找掩护,这些人都是职业杀手,他们有狙击枪在手,你们的那些警察都会被人当成活靶子,不想看见你的人送死的话,马下命令让他们不要动,我来想办法。” 周欣茗此刻对叶凌飞那是无比得信任,她不敢怠慢,马打电话通知小赵,让他通知大家找地方掩护。 而此刻的叶凌飞则给野狼打电话,叶凌飞对于这块十分熟悉,哪里有大厦,哪里有能射击的地方那是了如指掌。他很冷静地告诉野狼有两个位置可能是隐藏着杀手,并且告诉野兽杀手至少在三人以。 当叶凌飞打完电话后,他把手枪又放回腰间。对身边异常紧张的周欣茗笑道:“欣茗宝贝,这次我又救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去,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周欣茗白了叶凌飞一眼道,“你这个家伙总是不分场合和时候,你还没有说我们俩人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叶凌飞笑道:“还能怎么办,等啊。” “什么,要等?”周欣茗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叶凌飞说出来的话。但这句话确实是叶凌飞说出来的,叶凌飞对周欣茗这种反应十分满意,笑道:“难道不等还让我出去送死,我可做不到。不过话说回来了,欣茗,咱们俩人可以坐在这里聊聊天,多浪漫啊。” “你这个疯子。”周欣茗显然被叶凌飞气恼了起来,她就打算站起来,却被叶凌飞一把抓住,强迫周欣茗坐回来,这次叶凌飞没有半点开玩笑的味道,严肃说道:“你疯了,你不知道当一个职业杀手拿着狙击枪意味着什么吗?你不要相信那些电视剧里什么可以冲过去,抓住那些拿着狙击枪地职业杀手,那是找死。我自认还没有这种实力,但是,我却可以在这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的人会解决掉这些麻烦的。” 周欣茗被叶凌飞这一吼,果然不再动了。 时间不算太长,大约十分钟左右,叶凌飞的电话响了起来,野狼打电话过来,成功解决掉那三个人。 叶凌飞这才松了一口气,带着周欣茗走了出来。 “现在怎么办?“周欣茗问道。 “我看该到反击的时候了,斯特文这次就是想把你解决掉,但他没有想到我也会出现。恐怕现在看来,斯特文已经看见我了,他认识我。我和他之间不可避免要发生血战了。斯特文这次的行动完全暴露了他的行踪,我想这并不是斯特文愿意见到地结果,只是因为你地缘故逼迫斯特文这样做。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似乎斯特文已经胸有成竹。在我看来,即使斯特文的行踪被发现,他也不应该冒这样大地险亲自献身,完全可以让他的下属去执行暗杀你的任务。第二,袭击警察局对于斯特文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毕竟他要在望海市继续待下去,一直把我从这个城市里找出来。我不相信斯特文会想到我能在这个时候出来,所以说,斯特文之所以敢这样做,那就是他已经有信心把我找出来,而且已经为我设好了陷阱。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把我引进这个陷阱来。”叶凌飞自言自语道,“但是,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行踪呢,难道……。”叶凌飞想到这里,脑袋翁了一声,他一时间全明白了,正是他自己亲手造成了这个结果,是他自己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了斯特文。 叶凌飞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如果来不及的话,他会后悔一辈子,一辈子都沉浸在自责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