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春梦一场

藏娇都市 305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455字
雪白娇嫩的娇躯在扭动,**的声音在不断响起。www.shushu8.com娇声的呻吟声中,叶凌飞感觉一阵通彻心骨的畅快。 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就感觉四周弥漫着淫糜的气氛,如一**奔腾的浪潮,让他直云霄。 叶凌飞猛然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照在他的眼睛,叶凌飞不由自主地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 叶凌飞翻身坐起,就看见他躺在于婷婷的卧室里,身盖着于婷婷的被,从被散发着一股类似女孩体香的幽香。 叶凌飞一惊,他昨天喝了很多酒,全然不记得昨天晚做过什么事情。心中骤然升起一个念头,心道:“难道我昨晚对于婷婷做了什么?”他赶忙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身穿着内衣,并不是**着身体,这才把心放了下来。 想必自己昨天晚喝得不省人事,于婷婷把自己搀扶到她的卧室,为自己脱去外衣。叶凌飞在为于婷婷如此体贴而感动时,又想起他做得那个梦,在梦中他和于婷婷抵死缠绵,想起梦中的于婷婷那娇嫩的身体、那令人**的处女体香、还有从于婷婷小嘴里发出的呻吟的声音,叶凌飞下身不由自主硬了起来。他完全没想到于婷婷会是自己春梦的对象,或许,在他心底,早就对于婷婷埋下了种。叶凌飞这时候反倒想起于婷婷,很想把于婷婷压在身下,就像梦中那样亲热、爱抚。但叶凌飞却没有这样做,现在的事情够多了,他不想再加个于婷婷。 叶凌飞两手按在床,想下地穿鞋,就在他按在床时,心头忽然一动。他记得很清楚,昨天晚于婷婷回来时,把雪白色的床单铺在床。但现在,白色的床单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格的床单。 如果换成别人。根本不会留意这点。但叶凌飞却偏偏注意到了。他急忙穿拖鞋,到了卫生间里,就看见那白色的床单已经放在洗衣机里。 “婷婷!”叶凌飞站在客厅里面喊了几声,并没有听到于婷婷的回答。叶凌飞这时候看见桌摆着早餐。是做好的煎鸡蛋和米粥。 叶凌飞拨打了于婷婷的电话,一连响了六七声之后,于婷婷才接了电话。 “叶大哥,你醒了啊,早餐我给你准备好了。”于婷婷柔声说道。 “婷婷。你在哪里?”叶凌飞听于婷婷地声音和平日里的声音一样。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我在图馆看,我想多看看,哎呀,叶大哥,我忘记一件事情了。昨天忘记把礼物给你了。叶大哥,你现在去我的卧室,就在我放在床边地旅行箱里有一件毛衣,我不知道是否合叶大哥地身。” 叶凌飞拿着电话,走回卧室。果然从旅行箱里找到一件白色的男式针织毛衣。叶凌飞没有想到于婷婷会亲自为自己织毛衣。不管是否合身,光这份情谊就让叶凌飞感动了。他赶忙谢道:“婷婷。谢谢你。” “叶大哥,我可能回去晚点,你离开房的时候把门反锁就行了。” 叶凌飞本想问于婷婷是否昨天晚他们之间发生过事情,但终究还没有能问出来。他答应一声,听到于婷婷挂了电话后,叶凌飞若有所失地也挂电话,把手里拿着的毛衣举了起来,紧跟着又放下来。 叶凌飞开车回别墅时,就看见别墅里空无一人,吴妈和白晴婷都不在。叶凌飞推开白晴婷卧室虚掩地房门,就看见卧室里空荡荡的,白晴婷把她的衣服、用品都拿走了。:首-发::叶凌飞赶忙打电话去白景崇家,接电话的是吴妈。 吴妈告诉叶凌飞,就在昨天半夜,白晴婷搬回白景崇这边住,其他也没有多说。听吴妈的口气,似乎白景崇并不知道叶凌飞和白晴婷之间发生地事情,白景崇也劝说白晴婷不要耍脾气,但白晴婷却执意要在家里住,不回别墅。白景崇也没有办法,只得暂时让着白晴婷。 从吴妈嘴里知道白晴婷一大早就去百货公司了,叶凌飞赶忙开车去了越洋百货。越洋百货经营一直都不好,白晴婷本打算在她渡完蜜月之后,全面实施越洋百货地改革。本来白晴婷今天应该和叶凌飞做这个周末结婚的准备,但叶凌飞相信现在根本没有这个可能了。 叶凌飞一直到越洋百货的六楼,径直到了白晴婷办公室的门口,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推开了白晴婷办公室的门。 只看见白晴婷一身职业女装,冷着脸,正在训斥面前站着的越洋百货公司的副经理张淮生。 “你是怎么当经理的,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我们地顾客会投诉我们商场有假货。”白晴婷冷着脸,质问道。 张淮生连连解释道:“白副总,这件事情我们查过了,那家进货商说他们地货没有问题。” “没问题,那仓库里面的那披香港地威盛运动服是怎么一回事,你不要告诉我,这些假货原来都是真货。” “这个….这个….。”张淮生额头见了冷汗,他掏出手帕,擦着额头的冷汗,慌张的解释道:“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进这批货时,我没有亲自查过,都是由仓储部的人验收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白副总,你看是不是有些误会,这些货本来就是真的香港威盛的牌,可能是威盛公司开发的新品。” 啪! 白晴婷一巴掌拍在桌,她瞪着眼睛,气恼说道:“做工不一样,这连傻瓜都能看出来,怎么可能是威盛的新产品,这批货明明就是假冒威盛公司的。现在不说这批货如何处理,你知道这件事情对我们影响多大。” “这个….这个….。”张淮生说不出来一句话,只能不断擦着头的冷汗。白晴婷这时候才瞧见站在门口的叶凌飞,她一看见叶凌飞这气更大了,把对叶凌飞的气全发在那张淮生的身,恼火地说道:“你现在马给我辞职。我不想再看见你。” “辞职?” “有问题吗,我这还是看在你在这里待了很多年的份,不然我就报案。到时候要是查出来有什么问题。你就等着做牢” 张淮生一听白晴婷这话是怀疑他在其中搞了猫腻,他立刻情绪激动地嚷道:“白副总,你说我失职我承认,但是我敢发誓。我绝对没有在这其中赚得好处。” 白晴婷冷哼一句道:“身为百货公司的副经理,你能不知道这件事情,说出去谁信。” “我信。”叶凌飞这时候终于插嘴道,“我相信张副经理是清白的。”叶凌飞笑呵呵走到白晴婷办公桌前,本想坐下去。却听到白晴婷娇声喝道:“谁让你进来地。这里和你有什么关系。” 叶凌飞一听白晴婷这语气,就知道白晴婷还在生气中,一时半刻是不能消火。首发.--既然如此,叶凌飞反倒恢复了那无赖的招牌嘴脸,装作没听见一般坐了下去。 “叶凌飞,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想干什么?”白晴婷眼见着叶凌飞没理自己的话,忍不住发火道。 “老婆,有些事情我看有必要和你说一下。”叶凌飞翘起二郎腿。盯着白晴婷地脸。说道:“你地副经理没必要搞这批假货,这样做实在太不明智。所以说我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他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 张淮生听到叶凌飞的解释,那是满怀感激,连连点头。 叶凌飞说道这里,转向张淮生,冷哼道:“我想你知道怎么把百货公司地损失降到最低点,这不需要我教你,别在这里站着,快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以最短时间解决好,然后写一份报告给白副总。” “好的!”张淮生竟然没想到叶凌飞并不是越洋百货的人,甚至于连世纪国际集团的人都不是,张淮生痛快地答应下来,急忙转过身,走出了白晴婷办公室。 白晴婷这脑袋一时间没转过弯来,等她回过味时,却看见张淮生已经出了办公室。白晴婷干瞪着叶凌飞,却不说话。叶凌飞看着白晴婷那被气得铁青地脸,笑道:“老婆,干啥呢,难道你还没有看够你老公我?” “叶凌飞,请你注意自己地口气,不要随便称呼我为老婆,你不配。”白晴婷咬牙切齿道,“我听到你喊我老婆,我就恶心。” 叶凌飞一看白晴婷发了火,反倒大声笑道:“老婆,这嘴是我的,我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要不你找条封条把我的嘴封起来。” “你这个混蛋,你太欺负人了。”白晴婷被叶凌飞气得恼怒起来,腾得站身来,直奔叶凌飞而来。叶凌飞不明白白晴婷想干什么,就看见白晴婷到了叶凌飞身前,两只粉嫩的小手抓住叶凌飞的胳膊,张口就咬了下去。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叶凌飞的手臂传进心里,叶凌飞没有动,任凭白晴婷狠咬着。鲜血从白晴婷咬着的部位流出来,顺着叶凌飞的手臂向下流淌出去。 白晴婷没有感觉到她已经把叶凌飞地胳膊咬出血,两行晶莹地泪水从白晴婷的眼眶中流淌出来,溅落在叶凌飞地胳膊,泪水和血液混合在一起,一直滴落在办公室那大理石的地面。 虽然很痛,但叶凌飞心里却十分高兴,他最担心的并不是白晴婷生气发火,而是白晴婷一副冷冰冰不想看自己的样,那样的话,就代表着白晴婷对自己已经死心了,连气都懒得发。白晴婷咬得越凶,那是代表对自己爱得越深,只有爱之深才痛之切,白晴婷这是在发泄她心中对叶凌飞的恨。 当白晴婷意识到她把叶凌飞的胳膊咬出五个血洞时,先是一惊,慌张跑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创可贴。创可贴那可是必备的药品,随时随地都能用到。白晴婷拿着创可贴刚想亲自为叶凌飞贴到胳膊,忽然翻了脸,把创可贴扔到叶凌飞身,一副强硬的样道:“混蛋,你快拿这些东西给我走,我不想再看见你。” 叶凌飞倒很识趣。拿起创可贴,皱着眉头,看样很疼。他把创可贴贴在伤口。皱着眉头说道:“老婆。我去医院了,你好好班工作。至于百货公司这边的事情你也不要太担心,我相信你的副经理会处理掉的。”叶凌飞说完,显得十分沉重。慢慢走出白晴婷的办公室。 白晴婷眼见着叶凌飞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她趴在桌,大哭了起来,边哭边嘟囔道:“叶凌飞,你这个大混蛋。你是天下第一号大混蛋。” 根本没有离开地叶凌飞。隔着办公室的门听到里面的白晴婷在骂自己后,他竟然咧着嘴笑了起来。 叶凌飞现在能确定下来,白晴婷仅仅是在生自己地气,但白晴婷心里依旧很爱自己。要不然白晴婷为什么仅仅把东西搬走,却没有提离婚地事情。叶凌飞并没有指望白晴婷现在就会和自己和好,那是不现实的事情。 叶凌飞心情大好,慢悠悠走出了越洋百货。走到一楼时,恰好遇到了张淮生。与其说恰好,不如说是张淮生刻意在一楼等叶凌飞。看见叶凌飞出现后。张淮生赶忙笑脸迎去。嘴里连声谢着。 叶凌飞笑呵呵拍着张淮生的肩膀,说道:“我了解晴婷的脾气。她这也是着急,一时说错了话。她怎么能离开你这个得力助手,越洋百货还需要你呢。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都是这里地经理,怎么会犯这种错误,这似乎说不过去了。” 张淮生一脸委屈道:“这怎么说好呢,都是我对下面的人太信任了,一直以为仓库那边验货没有问题,没有想到却出了这码事情,以后我会小心的。” “你要是尽力为百货公司忙前忙后,协助我老婆晴婷管理好越洋百货,等越洋百货效益好了,你这收入也自然会大幅度提高,这何乐而不为呢?这年头没有谁会和钱过不去,要我说啊,你就应该多加把劲儿,协助我老婆折腾。就算这越洋百货被我老婆折腾黄了,但她要是认可你的能力,还不是轻易就把你带回总公司。咱们不干百货,总可以干房地产。我岳父常说现在搞房地产的那票人能力不行,真核计换批人。我老婆在我岳父面前一提你,我这边在说几句你地好话,你去房地产那边还不是易如反掌,一年随便也能捞个七八十万。我这些话你自己琢磨下,是不是这回事。” 叶凌飞这些话都说到了张淮生心坎里,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总公司,要是能进入世纪国际集团总公司地话,可比待在这里强多了。张淮生那是连连点头,只有听得份了。 叶凌飞临末故意把声音压低,低声说道:“还有,你多盯着点我的老婆,我总不能天天来这里盯着我老婆,像我老婆这样漂亮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你要是看见有人骚扰我老婆,要立刻通知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办。”张淮生回答得干净利落。 叶凌飞这才放心和张淮生告别,他心里暗暗得意,心道:“晴婷,我安插个人在你身边,你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立刻知晓。哼,我的老婆,我是不会允许别人动,就连勾引都不行。” 叶凌飞这家伙那是很自私,压根就没打算让白晴婷有机会和其他男人接触。尤其是在这个冷战阶段,叶凌飞那是绝对不会让人在这个时候钻了空。 叶凌飞走到自己停在越洋百货门口的奥迪车,刚拉开车门,就听到电话响了起来。叶凌飞没理会,一直坐到车,他才拿出来手机,一看是唐晓婉打过来的。叶凌飞想不到唐晓婉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要知道唐晓婉现在正在新亚集团班。 心里感觉疑惑,想不透唐晓婉打电话的目的。他接了电话,就听到电话里面传来唐晓婉焦急地声音。 “叶大哥,你现在千万不要回公司。” “为什么?”叶凌飞感觉好笑,这唐晓婉真有意思,这打电话过来就是说句千万不要到公司来。 唐晓婉急忙说道:“有一群人抬着一具尸体在咱们新亚集团门口,他们说要找你,前不久他们已经闯进组织部里,要找叶大哥你。后来还是咱们公司地保安把这些人赶在外面,现在这些人就在新亚集团大门口,他们样很凶啊。” “喔,还有这种好事看,我当然要回去了。”叶凌飞笑呵呵说道,“晓婉,谢谢你啊,我这就赶回去。” 唐晓婉哪里能说得过叶凌飞,听说叶凌飞要回新亚公司的总部,唐晓婉只有干着急地份却无法阻止叶凌飞。 叶凌飞把手机扔在一边,他很想去新亚集团看看是谁要找他。叶凌飞一时间还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和谁结了这样大仇,还要抬着死尸来找自己。他发动起车,直奔新亚集团总部而去。 大约再过十来分钟就要新亚集团,叶凌飞这时候又接到郑可乐的电话。这让叶凌飞又是愣了一下,心道:“今天我到底交了什么桃花运,怎么总有女人给我打电话。”他一接通电话,电话里面的郑可乐声音听起来和唐晓婉一样,都是很急促的语气。 “叶经理,你现在千万不要回集团。”郑可乐焦急地说道,“陆俊一家人来找你麻烦了。” “你男朋一家找我麻烦,我靠,我是把他们全家都怎么了。”郑可乐的话让叶凌飞忍不住大骂道,“这一家人是不是撑饱了没事干。” “叶经理,不是的,是陆俊的弟弟陆天死在拘留所里,陆俊全家就认为是你害死陆天,因为是你把人抓进警察局里。我听说他们全家今天一大早就在警察局闹,现在又带人到咱们集团总部。刚才,我想劝劝陆俊可乐说到这里没有说下去,叶凌飞追问道:“但什么?”叶经理,我没有想到陆俊会那样说。他当着公司同事的面说我和你有关系,叶经理,我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总之,我会向公司的同事解释的,我不会让同事误会叶经理。” 叶凌飞不仅没有生气,反倒笑道:“这是好事啊,我平白无故多出了一个美女朋。郑秘,你看这事情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要是我和你之间没有关系那不是太吃亏了。要不我们约会,你订时间和地点好了,最好能让全公司的人都看见我们约会。” “叶经理,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开玩笑。”郑可乐说道,“我说了,我会和同事解释我们之间没有关系的。这件事情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前天晚,我刚和陆俊吵架。就因为他误会我和叶经理之间有关系。我气不过,故意气他几句,却没有想到他当真。我当时很生气,提出分手。我以为等陆俊冷静下来,会知道我说的是气话。但没想到他今天却在公司里面公开说我和叶经理有关系,我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叶凌飞是何等聪明的人,仅仅听完郑可乐这番话,心里就明白事情整个过程。看起来陆俊对自己恨得压根都痒痒,就是想把自己整臭。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这时候恐怕早就找个地方躲起来了,但叶凌飞却背道而驰,明明知道有人找他麻烦,反倒自个送来了。他只是和郑可乐说句“我会小心”,就挂了电话,加大油门,高速奔向新亚集团的大厦。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