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两位美女陪酒不收钱

藏娇都市 308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227字
叶凌飞和唐晓婉在车里刚接吻,就听到有一对夫妻从车旁边经过嘟囔几句。叶凌飞和唐晓婉赶忙分开,这声音很熟悉,叶凌飞立刻就听出来是唐晓婉父母的声音。果不其然,叶凌飞就看见唐晓婉的父母刚走过奥迪车,正向他们家所在的那栋楼房走去。 唐晓婉一看见自己的父母就慌了手脚,本能想打开车门下车,却被叶凌飞一把拉住,低声说道:“晓婉,你干什么呢?” “我爸爸妈妈看见我和你…..”唐晓婉又做回座位,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 叶凌飞右手搂住唐晓婉的肩膀,小声说道:“晓婉,你的父母刚才并没有看清楚我们,如果她们看清楚是我们在这里的话,就不会那样说了。你现在下车,不是不打自招吗?” “那….那怎么办?”唐晓婉一时间没了主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叶凌飞想了片刻,说道:“我现在把车开到小区里面,找个地方停车,你给你妈打电话,就说你还在路,塞车了,可能回来晚一点。我相信你妈妈不会起疑。你就在外面等一会,再回家,那样你的父母绝对想不到他们看见的是你和我。” 唐晓婉已经没了主意,再加一直以来唐晓婉都对叶凌飞绝对信任,相信叶凌飞的办法没有错,于是,就点了点头。 叶凌飞把车倒出来,并没有开向小区的门口,而是向小区尽头开去,拐了两个弯,最后停到小区最里面那还本来是花园、后来变成一片空地的地方。唐晓婉这时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妈妈打了电话。谎称这路塞车,她可能晚点回家。这个点正是下班高峰期,塞车很正常,唐晓婉的母亲也没有太在意,叮嘱唐晓婉路小心后,就挂了电话。 唐晓婉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她把电话放回手包里,转向叶凌飞,那粉嫩的小手连连拍着胸口。嘴里说道:“吓死我了,我真以为我爸爸和妈妈发现了我们,那样我就完了。” 叶凌飞笑道:“你刚才不是还说要搬出去住吗。怎么又害怕起你地爸爸妈妈来。”说完,叶凌飞就自顾自的大笑起来。唐晓婉担心叶凌飞的笑声把别人引过来,她在这小区都住了二十多年,怎么说也是老住户,万一把熟人引过来,以后在她的爸爸妈妈提起这件事情,那唐晓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爸爸妈妈了。她长这样大,从未骗过自己的家里人。一直都是乖乖女的形象,却没有想到为了叶凌飞。会对自己的父母说谎。 “叶大哥,万一被人看见就不好了。”唐晓婉小声说道。 叶凌飞停住笑声。拍了拍自己大腿,故意用威胁地语气说道:“除非你坐到这里来,不然我就让别人看见我们。” 唐晓婉咬着嘴唇,红着小脸,慢吞吞坐到了叶凌飞大腿。叶凌飞左手搂着唐晓婉的后背,右手探进唐晓婉白色地线衣里,嘴里调侃道:“晓婉,你说要是你的爸爸看见我们这样,会不会拿着棒把我打死。把他的宝贝女儿带坏了。这还了地。” 唐晓婉被叶凌飞说红了脸,她把脸贴在叶凌飞胸口。嘴里嘟囔道:“晓婉不理叶大哥了。”虽然嘴里这样说,但她的两只如葱白一般的小手搂着叶凌飞的脖,完全就是一副任采撷的味道。 叶凌飞的右手伸在唐晓婉的线衣里,唐晓婉里面只穿了一件内衣,很容易就被叶凌飞探进去,摸到唐晓婉那滑嫩的肌肤。叶凌飞地右手一直向摸去,一直摸到唐晓婉的乳罩。这乳罩至少在F,叶凌飞一只手只能握住唐晓婉酥胸那突起地一部分。隔着乳罩,叶凌飞的右手微微用力,仅仅这一下,就让唐晓婉急速喘息起来。叶凌飞低下头,恰好看见唐晓婉也在看他,四目相对,叶凌飞疼惜得伏下头,痛吻着唐晓婉地嘴唇。 唐晓婉生涩地迎合着叶凌飞的热吻,她的两手搂着更紧,唐晓婉就感觉自己身体的火焰被叶凌飞一下点燃起来,粉嫩的臀部在叶凌飞的大腿不断扭动着。 叶凌飞对于唐晓婉一直都有怜惜的感情,他当然明白唐晓婉的心意,这个近乎傻瓜一样的可爱女孩对自己没有半点要求,只是渴望和自己保持着这种关系。如果让叶凌飞选情人地话,唐晓婉是最适合地人选。不用担心唐晓婉会争什么,只要想要,唐晓婉就会主动送门。唐晓婉相信叶凌飞所说的每句话,这点就连叶凌飞都感觉很奇怪。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好,能让唐晓婉如此迷恋自己。 于婷婷可以作为他地倾诉对象,于婷婷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叶凌飞可以从于婷婷那里至少得到一些很不错的意见,有时候,站在于婷婷的角度看一些问题比深陷其中的叶凌飞看的问题都深,这就是叶凌飞为什么感觉于婷婷是自己可以倾诉苦恼的对象。他现在也不知道昨天晚到底是否和于婷婷有了关系,虽说很多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类似的情节,一个男人喝醉酒之后,总是稀里糊涂和一名女人发生关系,但那毕竟是电视剧。叶凌飞并没有发现能证明这点的证据,要知道一旦女孩和男人发生关系,第二天总是能有所反应的。但于婷婷却没有给叶凌飞这样的感觉,于婷婷的说话很自然,这让叶凌飞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没有问出来。 但唐晓婉对于叶凌飞来说确实是另外一个可以信任的女孩,他可以从唐晓婉这里得到什么叫温柔,什么叫顺从。唐晓婉完全就是一个随时可以为叶凌飞奉献一切的女孩,只要叶凌飞愿意,唐晓艳随时可以把她完全献给叶凌飞,没有任何回报的献出。恰恰也是因为这点,叶凌飞反倒不敢占有唐晓婉。叶凌飞很担心自己一旦占有了唐晓婉。当他有些事情时,会毁了唐晓婉一生。唐晓婉的善良和对叶凌飞那近乎崇拜的爱,让叶凌飞不敢夺走唐晓婉的初次。他才更喜欢和唐晓婉保持目前地这种关系,或许这是目前最好的处理方式。 叶凌飞的右手轻轻弹开了唐晓婉乳罩的扣,唐晓婉的酥胸得到了释放,那两座挺拔的高峰隔着内衣呼涨欲出。叶凌飞一只手已经忙不过来,他的两只手都按在唐晓婉的酥胸,大力揉捏着,引得唐晓婉不顾及和叶凌飞亲吻嘴里发出不可抑制的呻吟声。 叶凌飞两手掀开唐晓婉地衣。把头完全埋在唐晓婉的酥乳之中。他张着嘴巴,把唐晓婉的酥胸含在嘴里,不断用舌头挑逗着唐晓婉地酥胸。唐晓婉再也控制不住。嘴里发出愉悦的呻吟声。 在叶凌飞的嘴唇和双手的双重刺激下,唐晓婉就感觉她整个身体都在燃烧,那股如同被电流流过全身的**感让唐晓婉感觉自己是世界最幸福的女孩。 一直都埋藏在心底却又不敢表露出来的渴望此刻战胜了唐晓婉的理智,她两手紧紧按在叶凌飞地背后,极力把她的酥胸向着叶凌飞地脸贴去,那就像是恨不得叶凌飞此刻能把她的酥胸全部吞下去一样。 一直以来,无数地男人都用色迷迷地目光留意着唐晓婉的酥胸,在这些色迷迷的目光中。唐晓婉总是不敢把她的酥胸高高挺起,担心会引来一些令她讨厌的男人。但独独面对叶凌飞时。她却恨不得把她的酥胸完全暴露给叶凌飞,她在做梦中无数梦过此刻的情景。她渴望着有这样的时刻,没有想到此刻竟然发生了。 嘤嘤的声音中,叶凌飞如同婴儿一般极力**着唐晓婉地酥胸。唐晓婉地酥胸很快就沾满了叶凌飞口水,还有叶凌飞两手大力揉捏时留下的痕迹。 就连叶凌飞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把头埋在唐晓婉地酥胸里多久了,当叶凌飞的手机响起来时,叶凌飞才暂时离开唐晓婉的酥胸。 此刻感觉被抽干力气的唐晓婉忙不迭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或许是渴望另外一次,又或者唐晓婉不想被别人看见她这样,总之。唐晓婉在叶凌飞打电话时。极力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哦,山东路那里的巴蜀人家是。好,我一会就到。” 唐晓婉把被叶凌飞脱下来的乳罩重新戴好,又抚平自己的线衣,羞红着脸,低着头问道:“叶大哥,你有事。” “嗯,有点事情。”叶凌飞用手托起唐晓婉的脸蛋,坏笑道:“今天我放过你,下次,你可要做好准备,我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大色狼,我会把你吃下去。”
叶凌飞把车开到距离唐晓婉家楼下大约一百多米的地方停下来,他亲自送唐晓婉到她家楼下,唐晓婉有些依依不舍,在进楼洞前,突然主动吻了叶凌飞一口,紧跟着快步跑了楼。叶凌飞笑着摇着头,他心里对唐晓婉有着一种不同于对白晴婷那般的爱。叶凌飞现在愈发感觉自己变得多情起来,比起过去那个把女人当成满足生理需要对象的叶凌飞来说,现在的叶凌飞更多的是在享受甜美的爱意。 从翠华园到山东路的巴蜀人家不过十多分钟的车程,山东路的这家巴蜀人家没有市区里的巴蜀人家的连锁店生意兴隆,虽然这个时间正是吃饭的点,巴蜀人家的大厅里依旧空着七八张桌。 叶凌飞这一走进大厅,就瞅到坐在窗边那张桌前的徐莹和郑可乐。叶凌飞本以为是徐莹因为自己帮他摆脱那个女人的纠缠而特意请自己吃饭谢谢自己,但看见郑可乐后,叶凌飞就不这样想了。 带着疑惑不解的表情,叶凌飞走了过去。 “叶经理,你终于来了。”徐莹一看见叶凌飞赶忙起身想为叶凌飞拉椅,这也是出于徐莹的职业习惯,怎么说她都是叶凌飞的助理。比起她刚当叶凌飞助理时的冷漠,此刻的徐莹就判若两人,恐怕她此刻脸**来的笑容能让新亚集团地几名曾经当过徐莹领导的部门经理们看见后会大跌眼镜,完全不敢相信那一贯冷冰冰、面无表情的徐莹会满脸带笑。 “不了。我自己来。”叶凌飞自己把桌前的木椅拉了一把,坐下去后,他靠在椅的后背,看着对面坐着的郑可乐。 此刻的郑可乐表情有些尴尬,她瞧了瞧徐莹。徐莹明白郑可乐的意思,今天晚这顿饭就是郑可乐请的,郑可乐在公司地时候本想给叶凌飞打电话,亲自道歉,她心里感觉很对不起叶凌飞。郑可乐错误地认为是因为她的缘故。导致陆俊会来新亚集团闹事,她的心里十分不安。郑可乐拿了几次电话,最后还是没有直接打给叶凌飞。不好意思和叶凌飞道歉,只得求徐莹帮忙。徐莹也想找个机会谢谢叶凌飞帮了她地大忙,一听郑可乐想和叶凌飞当面道歉,就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徐莹坐回座位,忙不迭地解释道:“叶经理,是这样的,可乐想请叶经理吃顿饭,为今天的事情道歉。但她又不好意思约叶经理去。就求我帮忙。我本来也有这个打算,想请叶经理吃饭。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请叶经理吃饭,谢谢叶经理帮我的忙。” “哦。原来是你们两个人请我吃饭啊。”叶凌飞恍然大悟道,“这样一来,我不是很吃亏,本来可以吃两顿饭,现在就只能吃一顿了。果然女人很精明,精打细算到家了。我可事先说好了,我至少要双份,一份在这里吃,一份带回家吃。” 叶凌飞这句开玩笑的话把徐莹和郑可乐逗乐了。郑可乐扑哧一声。笑道:“叶经理,你放心点。不管要多少,我都会结帐的,绝对不耍赖。” 叶凌飞话是这样说,但真点起菜来,却只点了一盘水煮鱼,剩下的四盘菜反倒是徐莹和郑可乐点的。这两个女孩以为是叶凌飞不好意思点菜,才为叶凌飞点了四盘这里地拿手菜,顺便还要了四瓶啤酒,徐莹和郑可乐两人喝一瓶,其余都是叶凌飞的。 徐莹几乎滴酒不沾,郑可乐也仅仅能喝一点,俩人之所以今天破例要喝一点啤酒,也是感觉想通过陪酒表达对叶凌飞地心意。这年头美女陪酒的很多,大多是冲着钱去。叶凌飞平白无故就让两名美女陪酒,而且是连饭钱都不是他出,让叶凌飞感觉今天晚是不是他地好日,打算等吃完饭回家看看黄历去,如果感觉今天是好日的话,马去找白晴婷,说不定俩人就和好了。 这郑可乐心里有事情,菜吃得并不多。郑可乐一直在想怎么和叶凌飞开这个口,犹豫不决。叶凌飞瞧出郑可乐的心事,他放下筷,把酒杯拿在口边,笑道:“我还是称呼你可乐,感觉这个称呼很好。”叶凌飞也不管郑可乐是否同意自己这样称呼他,就说道:“可乐,我早就知道你想和我说什么,其实,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你没有必要往自己身揽的意思。”叶凌飞把杯里的酒喝干净之后,又拿起筷,边夹着菜,边说道:“老实说,你刚来公司的时候,我并不喜欢你。你总是那副冷冰冰、瞧不起人的样很讨厌,当然,我相信你也不喜欢我。”叶凌飞自嘲着笑了笑。 郑可乐不否认叶凌飞的这句话,当时,她确实很讨厌叶凌 叶凌飞继续说道:“有人说我色,也有人说我流氓,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为啥,人最重要的是心术,只要心术正了,其他地都是一层浮土,吹口气就全散了。但如果有人心术不正,就算他这个人被评价得如何好,那也是浮云,早晚有一天会烟消云散、露出真面露。我并不是想调拨你和你男朋之间地关系,说白了,就算调拨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我又没有想对你怎么样。你的男朋这人别看外面柔弱,但那人骨里透着狠劲儿,心里有事却不会说出来,要是一旦干起来,那可就是大事。” “这个…..这个不可能。”郑可乐迟疑道,“我和他交往几年了,对我一直很好,他地朋也说这个人不错。” “呵呵,你相不相信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是告诉你,你男朋这人是一个得罪不起的小人,你不得罪他还好,你要是得罪过他的话,那你可就要倒霉了。我知道今天晚你是打算和我道歉,因为你感觉因为你的缘故让我受连累而愧疚。我告诉你,我从不在乎这些虚名,就算整个新亚集团的人看不起我又怎么了,我还不是一样活着吗,又不能掉块肉,怕个屁。现在你真正关心的应该是你自己的问题。”叶凌飞很认真地说道。 “我的问题?”郑可乐不解地问道。 徐莹也没有听明白叶凌飞这句话的意思,怎么突然变成郑可乐的问题呢。 “当然是你的问题,你现在所面临着是如何和陆俊相处的问题。你明确说过你曾和陆俊分手的话,如果这仅仅是一时的气话,我建议你还是早点和陆俊和好,不要闹下去,否则你和陆俊的矛盾只会越来越深,最后的后果…..。”叶凌飞说道这里忽然不说了,他又喝下一杯啤酒,站起身道:“今天晚这顿饭我请了,难得今天晚有两位美女陪我吃饭,一个人的生活很寂寞啊。”叶凌飞抛下一句看似玩笑,但却包含无奈的话后,直奔结帐处。郑可乐和徐莹容不得多体味叶凌飞这句话中包含的意思,就急忙抢着结帐。但叶凌飞并没有给她们结帐的机会,掏出信用卡刷了卡之后,把他签好字的单交给那名收银员。招呼俩人道:“走,我送你们回家。” 徐莹和郑可乐对视一眼,跟着叶凌飞走出了巴蜀人家。 在去徐莹和郑可乐住的房的路,郑可乐一直追问叶凌飞那句没有说完的话到底是什么。叶凌飞只是微笑不语,就是不肯说出来。这让郑可乐本来对叶凌飞有些好感,又消失了。她认为叶凌飞这人喜欢故弄玄虚,实在没什么意思。 叶凌飞才不管郑可乐怎么看自己,他并不是一个看见美女就想占有的男人,虽说郑可乐这身材那是非常得棒,样貌也是出类拔萃,但叶凌飞身边已经围了这么多美女,他哪里有心情花费心力去讨好郑可乐,这也不符合叶凌飞的性格,叶凌飞更喜欢一种顺其自然的感觉。 很快就开到她们俩人所住的房楼下,车灯闪过,就看见在楼洞旁站着一名抽烟的男人。那名男人本来是蹲在楼梯口抽烟,当看见有车开过来时,那名男人站了起来。 叶凌飞把车停在那名男人的面前,笑道:“好巧啊,是不是等了很久,你看把你冻得,都快成白条猪了。” 这男人恰恰是陆俊,陆俊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叶凌飞,他本想晚和郑可乐道歉,双方缓解下矛盾,但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叶凌飞。陆俊再向车里一看,就看见郑可乐喝得小脸粉红,浑身酒气坐在后座。 这陆俊不知道为什么气就不打一处来,没有半点男人的风度,一把打开后车门,强行把郑可乐从车里拖了出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