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我是家里蹲大学毕业

藏娇都市 314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387字
眼看着警车呼啸离去,叶凌飞这才返回自己的车里。www.shushu8.com他拿着手机,拨打了孙宏的手机。 “孙宏,帮我一个忙。”叶凌飞没有任何转弯抹角,打通孙宏的电话后,直截了当地说道:“你在监狱有人吗?” “有倒是有,只是我不明白我能帮叶先生什么忙?” “有几个人得罪了我的朋,我想他们会很快进监狱。等到了监狱里,我就麻烦你帮我整他们,倒也不急,慢慢整,最好能让这些家伙出来时,连他们的爹娘都不认识他们。”叶凌飞笑道。 “这个没问题。”孙宏答应得很干脆,像他们混黑道的人,在监狱里面有很多的人。这监狱里面的事情是说不清楚的,监狱和外面的社会一样,都并非像普通人想的那样。 孙宏等叶凌飞说完后,他也笑着说道:“叶先生,你不给我打电话,我还想给你打电话。我这里刚好也有一件让我为难的事情,和叶先生也有关系。” “和我有关系,说,什么事情。”叶凌飞问道。 “叶先生,其实也不是啥大事,就是我们龙头的那个宝贝孙女不知道为什么找到我,她要知道有关你的事情。你知道的,我不敢得罪这个小祖宗,那可是我们龙头的宝贝,大家都是让她三分,那可是说一不二的。我就把叶先生的真名告诉她了,顺便提到了叶先生所在的公司,但我却没有透露叶先生的住处。我也是很为难,没办法的。” 叶凌飞笑了,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我还当什么大事呢,我的名字又不怕被别人知道,你说就说,我不会介意的。” “叶先生,我知道这个小祖宗有些盛气凌人。但我保证她人很好,而且没有涉足黑社会。一旦她要是触犯了叶先生。请叶先生多多原谅,不要和她计较。至于叶先生说的那件事情,我一定会让叶先生十分满意。”孙宏在心理有一个阴影。那是叶凌飞那天晚带给他的。恐怕在斧头帮,不仅孙宏一个人对叶凌飞忌惮,几乎知道那天晚事情地人心理都多多少少产生了阴影。就连萧朝阳都认为叶凌飞这人很不简单,叮嘱斧头帮的人不要得罪这个人。 “呵呵,放心,我不会和一个小丫头计较地。”叶凌飞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挂了电话之后,叶凌飞心情大好。嘴里哼唱起一首流行歌曲,发动了车。 白晴婷和周欣茗逛了一天的街,大包小包。买了一大堆东西。从衣服到饰品,再到化妆品….,这两人大有要把商场搬回家的意思。 女人心情不好地时候喜欢购物,女人心情好的时候也喜欢购物,总之不管女人心情好还是不好,都是喜欢购物。 购物是女人的天性,就像男人总喜欢用下身去思考一样,这都是与生俱来地。 叶凌飞返回来时,看见白晴婷和周欣茗已经在吃饭。俩人侃侃而谈。完全不理会叶凌飞。叶凌飞脸皮够厚,明知道这两人是有意如此。偏偏厚着脸皮坐到俩人的对面,笑嘻嘻说道:“今天都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和我说说!” “没啥事。”白晴婷没好气地说道,“和你无关。” “老婆,干什么这样啊,我可是没干什么事情。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吸毒,四不剽窃,五…..。” 周欣茗打断了叶凌飞的话,说道:“叶凌飞,我知道你是好人,要不要我代表政府给你颁发一朵大红花。xxxx首x发x” “敢情好,最好还有奖金。”叶凌飞那脸皮厚得就是针都刺不破,顺着周欣茗的话说道:“我这人就喜欢钱。” “美得你!”白晴婷放下筷,拿过来放在旁边的餐巾,抹了抹嘴角。站起身,招呼周欣茗道:“欣茗,我去换衣服,等下我们出去玩。”白晴婷这句话虽说是对周欣茗说地,但却是故意说给叶凌飞听。白晴婷说完,就朝楼走去。周欣茗也把筷放下,跟着白晴婷了楼。 叶凌飞孤零零坐在餐桌前,他肚有些饿,眼看着这桌两盘没动过的菜,本想拿筷吃点饭,但不知道为何总感觉白晴婷和周欣茗要出去这件事情在他心里堵着。这都大半夜了,两人出去又能去哪里,无非是酒。这样一想,叶凌飞可就放不下心来。筷也没拿,飞快地了楼。 周欣茗穿了一条暗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脚穿着平底皮鞋,拿着手包刚打开房门,就看见叶凌飞站在走廊里面来回走着。叶凌飞眼看着周欣茗下身穿着牛仔裤,身是一件黑色紧身夹克,脸刻意化过妆,显得十分妩媚。他赶忙一缩身,回到自己地卧室里面,但他的头却伸出来,嘴里嘟囔道:“该死的丫头,打扮这样性感,难道是去钓凯?” 周欣茗推开白晴婷的房门,闪了进去。 “晴婷,我刚才在门口看见叶凌飞,他看见我后,立刻缩回房间。”周欣茗右手关房门,笑着来到正在化妆的白晴婷面前。她把手里拿着的手包放在白晴婷的床,一**坐在白晴婷背后的床,不肯定地说道:“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你说他会相信吗?” “怎么不会!”白晴婷从梳妆镜里冲着周欣茗笑道:“我现在有些了解这家伙了,他看起来无所谓,但殊不知心里如何紧张呢。没看见我刚才说要出去玩时,他紧张成什么样。”白晴婷对着镜转了转身,看看自己的衣着打扮如此。 就看见白晴婷两腿套着黑色地打底裤,把两腿绷得又细又直。穿着一条格纹毛呢短裙,刚好到白晴婷大腿地三分之一。只包住她的粉臀,却将两条修长地美腿完整地暴露出来。身是一件灰色的针织衫,外面是一件红色的短款式斗篷外套,脚穿了一双红色短靴。 这全套的衣服都是下午在商场里买来地,就是为了晚出去玩时穿的。白晴婷这一身打扮就让周欣茗看见了,都禁不住地夸奖连连。 “哼,我就不相信这次不让那混蛋吃醋。我今天就出去玩,看他能怎么办。”白晴婷拿起自己地手包。和周欣茗走出了走廊。 走廊里面空无一人,也不知道叶凌飞此刻躲到哪里去了。白晴婷和周欣茗走到叶凌飞卧室的门口,白晴婷故意地说道:“欣茗。你说我们去哪里玩好,我很少出去玩,都不知道哪个地方的人多。嗯。最好帅哥多点地地方,咱们俩人一出现,保证把那些男人迷得神魂颠倒。” 周欣茗在一旁附和着,两人眼见叶凌飞的房间没有任何声响,心里都有些犯了嘀咕。周欣茗和白晴婷故意下楼时,发出很响的声音。一直走到别墅地门口,也没有看见楼有任何的反应。 “晴婷,该不会是他被气昏过去了。要不要我们去看看?”周欣茗迟疑地问道。--首-发 白晴婷也没了主意,没有刚才那般自信了。她的两手捏着自己的包带,犹豫不决,迟疑地说道:“要不我们把车发动起来,就在门口停着,我想他听到汽车声音后,说不定会出来。如果他真不出来,那我们就真找来两个帅哥,故意带回来。我就不相信他不吃醋。” “这样不好。我怕他真会被气到。” 白晴婷咬着刚打了唇红的嘴唇,说道:“那咱们怎么办。都这样了。要是我们回去的话,说不定会被他笑话死,我们以后还怎么教训他。不行,今天晚我豁出去了。”白晴婷说得很坚决,但很快,白晴婷地语气软了下来,叮嘱道:“欣茗,你带枪了吗,我毕竟没有晚出去玩过,有些担心。” “我没想到出去玩也要带枪啊。”周欣茗经白晴婷这一提醒,也担忧地说道:“晴婷,要不你在这里等我,我回房间把枪**来。我当警察得罪了不少人,尤其是抓了不少的小混混,要是就咱们俩人去玩的话,我怕一旦有什么事情,我保护不了你。我看我还是回房间把枪取出来,带在身也安 白晴婷也点头,对于周欣茗地说法很认同。虽说白晴婷以前也晚出去过,但都是和一些熟悉的朋或者去见客户,并没有晚去过酒。一想到自己和周欣茗打扮成这样,要是出现在酒里面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引来一群男人。说她不担心,那是假话。白晴婷这个时候有些后悔,自己怎么想出这个办法来。现在有点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出去了。 周欣茗刚转过去,就听到传来一阵汽车驶过来的声音。白晴婷和周欣茗扭头望去,只看见叶凌飞开着白晴婷那辆奔驰40停在门口。叶凌飞落下车窗,对两人招手道:“车,我送你们出去玩。”
白晴婷和周欣茗对视一眼,心里暗暗小得意,叶凌飞这样做正中她们的下怀。俩人下午逛街时,白晴婷就想到了这个办法。她就是想让叶凌飞吃醋,刚才叶凌飞的反应有些出乎俩人的意料,眼看着叶凌飞反应冷淡,俩人心里难免失望,就在打算硬着头皮出去转转时,叶凌飞刚巧把自己送了来。 虽然心里很得意,但白晴婷却装出不情愿的样道:“我们出去玩,你跟着干什么。” “我是你们的保镖,要是有人敢对你们不利,我就帮你们摆平。再说了,要是这酒喝多了,我还负责送你们回来,总比那些男人送你们回来安全多了。”叶凌飞笑呵呵说道。 “你送我们回来更危险,我看还是算了。”白晴婷嘴里这样说,但她却一步迈到车前门,伸手拉开车前门,坐到副座。周欣茗也不需要回去拿枪了,她对叶凌飞地实力很信任,只要叶凌飞在她们俩人身边,这不管到哪里去玩都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周欣茗打开后车门,也了车。 叶凌飞眼见着白晴婷和周欣茗都了车,他提醒白晴婷绑好安全带,开着车出了南山别墅。 “不知道你们俩人打算去哪里玩?”叶凌飞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去酒。找男人最多地地方。”白晴婷那是毫不隐讳,白晴婷越是这样。越让叶凌飞心里好笑。这不明摆着是故意气自己吗,也不清楚这白晴婷和周欣茗是怎样想的,竟然用这种很弱智地手段来气自己。叶凌飞当然不能在白晴婷面前表露出他已经看透白晴婷的心意。他显得醋意浓浓,不悦地说道:“老婆,这样不好。我可是你的老公,难道你就不怕我吃醋?”“哼,我可没说你是我的老公。我现在反悔了,不行吗?”白晴婷把嘴巴撅起来,“再说,就是说和你登记了。也不代表我就把自己卖给你,要被你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凭什么让你们男人出去玩,却不让我们女人出去玩。总之。我今天晚就要出去玩。” “好,好,出去玩。我也没说什么,就是提醒你那些酒都很乱。你想啊,酒里面人挤人地,就算被人挤到了,你也不能怪人家。这样的话,问题就来了,有些男人专门喜欢混在人堆里面趁机占便宜。趁着人家女孩不注意。就去摸人家地**。这还是轻的,要是有些人趁着拥挤时候把手伸进女孩的裤里面。那可就完了。那脏兮兮地大手在女孩的下身摸索着,虽说不至于**之类,但总归不好,你说是不是?” 叶凌飞这么一说,就看见白晴婷脸闪过一丝惊慌。她并没有去过那种酒,真不清楚那里到底是什么样。眼见着叶凌飞说得跟真的一样,白晴婷就相信酒那种场所确实这样乱。一想到要是被别地男人占了便宜,白晴婷就感觉一阵恶心。 “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哼,你就吓唬人。”虽说白晴婷嘴还是十分强硬,但她的眼睛却出卖了她。她的头微微一转,用试探的目光和周欣茗对视一眼。周欣茗虽然知道酒里面并非像叶凌飞所说的那样乱,但在一些酒里面确实有些很流氓地男人喜欢占女孩便宜,再加她一直认为酒并不是好地方,因此,当白晴婷看她时,周欣茗微微点了点头,那意思就是给白晴婷肯定的答复。 白晴婷这次彻底相信,她可不想被那些男人占了便宜。但在叶凌飞面前也不能说因为自己害怕被别的男人占了便宜而不敢去酒。她想起自己曾经和朋去过一家不错地酒。那家酒是座落在湖边的船,整座酒看起来更像是一条停在湖边的大船。 白晴婷指引着去那家酒的路,那个酒是座落在园心湖的湖边。这圆心湖是一座人工湖,这圆心湖所在的公园原来是清朝康熙年间工部尚王闲的私人园林。这里本来还有一座大宅,只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当作四旧给铲平了。后来这里就被改建成公园,当初王闲的私人园林也就剩下这圆心湖了。 与其说这叫一家酒,不如说更像是一个酒廊,是依着湖边而建,从外观看倒像是一条停在湖边的船。 沿着仿木地台阶而,就进去入这家酒。 酒里面回荡着爵士地音乐,这家酒是一家爵士乐酒。 酒里面的灯光有些昏暗,但比起市区里那些弥漫着**地酒来说,这家酒给人一种心灵可以放松,静下心来享受喝酒乐趣的地方。 酒里面有五六十名客人,比起那些动辄百人的酒来说,这里的客人明显偏少,但从那些客人的衣着看,却看得出来,来这里喝酒得都是一些层次很高的人。颇有点小资的味道,这里是一处那些承受巨大压力的高级管理人员在下班之后,可以放松的心灵港湾。 没有钢管舞,也没有身着超短裙的女郎,有的只是一些身着制服的女侍应生。 叶凌飞和白晴婷、周欣茗没有坐在大厅里的座位,而是坐在台前。叶凌飞要了三瓶百威啤酒,这是他有意如此。果不其然,就看见白晴婷的眉头皱了起来,她把嘴巴撅起来,不满地抱怨道:“难道这里就没有其他喝的。” “来酒不和啤酒还能喝什么,知道中国的啤酒为什么畅销吗,就是因为来酒喝酒的人都喝啤酒。这啤酒比起洋酒来说可好啊,养胃,滋养身心,更重要的是可以滋阴补阳。” 周欣茗听叶凌飞这番胡扯,忍不住地笑起来,她轻声笑道:“晴婷,别听他胡说,男人都喜欢喝啤酒。咱们俩人不管他,让他一个人喝。”周欣茗叫过来台的调酒师,让这名看起来很英俊的年轻调酒师给她们俩人调两杯适合她们喝的酒。 很快,两杯调制好的“浪漫玫瑰”就推到白晴婷和周欣茗身前。白晴婷轻抿着那红色的酒水,满意地对那名调酒师点了下头。白晴婷这动作一半是对调酒师调制的酒很满意,另一半是示意给叶凌飞看。叶凌飞没有半点的尴尬,依旧喝着啤酒,嘴里嘟囔道:“我可是穷人,调一杯酒至少百来块,我还是喝我的十块钱的酒舒坦。” 白晴婷和周欣茗俩人被叶凌飞这副厚颜无耻的说法搞得没办法了,俩人只得摇头,像叶凌飞这种人,那是谁遇到都会头疼的。 三人刚坐下不久,坐在大厅一张桌里的那两名金发的年轻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他们俩人走到白晴婷和周欣茗的身后,用英语很有礼貌地问道:“请问,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 “不!”叶凌飞那是反应极快,几乎是脱口而出。等他这一句话也说出来了,叶凌飞也后悔了。他对白晴婷的心理那是摸得一清二楚,自己要是不反对的话,说不定白晴婷不会允许这两名外国人坐下。但现在情况可不同了,白晴婷完全就是和他赌气,一听到叶凌飞说不,白晴婷反倒笑道:“当然不介意,很欢迎两位。” 那两名金发年轻人坐到周欣茗一侧,本来其中一名外国年轻人本打算挨着白晴婷坐,但看见叶凌飞坐在白晴婷身边,用眼睛瞪着他,那年轻人笑了笑,只得挨着自己的同伴坐下。 周欣茗有意和这两名外国人拉开距离,如果今天不是白晴婷提议用这种方式气叶凌飞,她是不会来这里喝酒。 那两名年轻人很健谈,首先介绍了他们。原来这两人都是来望海市工作的英国人,俩人毕业于英国的牛津大学,他们是被英国的公司派到望海市指导这里的工作。但这两名英国男人询问白晴婷和周欣茗的名字时,叶凌飞用汉语骂道:“洋鬼,没安什么好心眼,看你们两个长得猥琐样,傻也知道是想骗女孩床。哼,外国人流行群,谁知道这两个外国人玩没玩过3。” 白晴婷虽然不明白所谓的3是什么意思,但叶凌飞说得前面的话她还是听明白了,忍不住伸出左手狠狠捏了一把叶凌飞大腿,没好气地说道:“怎么了,吃醋了。哼,你这人就会造谣。我怎么看这两人比你帅气多了,人家怎么说都是牛津大学毕业的,你呢,你是哪里毕业的?” “老是家里蹲大学毕业,后去英国、美国、德国等多国深造。”叶凌飞那也是不甘示弱叶凌飞这一句话让白晴婷再也无法紧板个脸说话,她扑哧笑了。周欣茗也笑了起来,她的目光不经意和叶凌飞望过来的目光碰到一起,周欣茗心里一动,感觉今天晚叶凌飞这家伙又要搞出什么事情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