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情窦初开

藏娇都市 317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142字
陈玉婷一直都是以坚强的女强人形象出现在新亚集团,以至于新亚集团很多员工私下议论陈玉婷为冷艳少妇,没有感情,只想着工作。 新亚集团为数很多的职员知道陈玉婷单身带着一个儿,论陈玉婷的姿色虽不如那些少女光亮,却独有少妇的韵味,比起那些少女不精床事,这陈玉婷可是熟妇,在床别有一番韵味。 不消说一些中年的男人,这其中就包括钱常南和孙恒远,对陈玉婷也垂涎三尺,就连一些刚毕业的年轻人也是渴望能一亲香泽。那钱常南最开始和陈玉婷并非像现在这般水火不容,钱常南曾经鼎力支持过陈玉婷的工作,只是后来钱常南屡次暗示陈玉婷和他床,偏偏陈玉婷压根不理钱常南这茬,而且拒绝的态度异常强硬。再加随着陈玉婷担任副总,在一些项目问题也和钱常南的意见不同,这两人的关系才到今天这般水火不容。 至于孙恒远,那就更不用提了,陈玉婷几乎每次就没给他好脸色,以至于孙恒远只能意淫一下,却不敢在陈玉婷面前放肆。 新亚职员所见到的仅仅是陈玉婷那坚强的一面,却看不见陈玉婷身为女人那隐藏在心里的懦弱。每个女人都有懦弱,只是有些女孩表现出来,那就被男人认为有女人味道,怜香惜玉起来。偏偏这陈玉婷只表现坚强一面,倒给很多的男人误会陈玉婷是一个没有弱点的女强人。 陈玉婷身为女人,在她唯一精神支柱肖宏宇失踪之后,她就褪去身女强人的坚强,暴露出她身为一个女人、身为一个母亲懦弱的地方。 和别的母亲一样,陈玉婷在肖宏宇离家出走后,几乎要急疯了。打遍了他所有同学的电话,但没有一个人看见肖宏宇。昨天是周末,陈玉婷本打算带肖宏宇去买笔记本电脑,这是她答应自己儿地,考虑到自己的儿平日很老实,就算买台笔记本电脑也不会网乱玩,再加肖宏宇学英语也需要经常用到电脑,于是就打算趁着自己放假,给儿买笔记本电脑。 但没想到肖宏宇的房间却空无一人,陈玉婷并没有多想。还以为肖宏宇一大早就和同学约好出去玩了。结果陈玉婷一直等到晚也没有看见肖宏宇回来,这下她可慌了神。结果一通电话下来,他的同学都不知道肖宏宇在哪里。陈玉婷又打给自己的妈妈,询问小宇是不是回家了,结果是同样的结果。肖宏宇都不在。 这下陈玉婷是彻底慌了神,开车沿着家门口那条大街就找开了,一直找到凌晨三点,也没有找到肖宏宇。陈玉婷担心自己的儿要回家的话,看见自己不在家,不知道会不会害怕,又赶忙开车回家。结果令她大失所望,肖宏宇并没有回来。 陈玉婷找不到肖宏宇,又担心肖宏宇出事。她怕肖宏宇被人绑架了,于是就守在电话前,一动不动,一直就这个姿势坐到叶凌飞来。 此刻的陈玉婷那是没了主意,方寸大乱。当叶凌飞这一出现,陈玉婷就如同有了主心骨一般,扑在叶凌飞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把心里的郁闷都发泄出来。 陈玉婷那丰满地熟女的身躯扑在叶凌飞怀里,丰腴的美胸紧贴在叶凌飞胸口,如同两团面团一般被叶凌飞的身体挤压成一团。叶凌飞抱住陈玉婷后背,在面对着陈玉婷这样一名令男人无法抗拒的熟女,此刻地叶凌飞心里没有半点欲火,他更多的是对陈玉婷的怜惜。 不忍心看见陈玉婷这般憔悴的模样,叶凌飞坐在椅,把陈玉婷肥美丰满的臀部放在他大腿。一手搂住陈玉婷的后背,另一手摩挲着陈玉婷那韵味十足的俏脸。叶凌飞用手擦干陈玉婷脸地泪水。安慰道:“玉婷姐。不会有事情的,相信我。现在你需要好好休息。你看你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一定是昨天一晚没睡觉。” “我睡不着,一想到小宇,我就睡不着。我想出去找小宇,但有害怕小宇打电话回来,我不敢离开电话。”陈玉婷抽泣着,她的两手搂住叶凌飞的脖,没有任何主见询问着叶凌飞该怎么办。 “你现在听我的,回卧室睡觉,我保证当你一觉醒来时,就能看见小宇站在你的面前。”叶凌飞也不管陈玉婷是否同意,抱起陈玉婷那丰满地身体直奔陈玉婷的卧室而去。 叶凌飞抱着陈玉婷走进卧室,房间里面弥漫着淡淡地香味,宽大的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卧室地摆设也颇具匠心,靠窗边是一张红木桌,面摆放着鱼缸,三条金鱼在鱼缸里畅快的游来游去。鱼缸边放着一套紫砂茶具,叶凌飞倒没想到陈玉婷也喜欢喝茶,这套讲究的紫砂茶具绝对不是用来摆设的。 叶凌飞没有细看下去,他把陈玉婷平放在床,脱去陈玉婷的拖鞋。陈玉婷脚还穿着黑色的丝袜,陈玉婷那滑嫩的小脚被丝袜紧紧裹住。叶凌飞没有多想,慢慢脱去陈玉婷的黑色丝袜。 “玉婷姐,你先睡一会儿,瞧你这脸憔悴的,我这就出去帮你找小宇。”叶凌飞拉过来蚕丝被,盖在陈玉婷地身。看着陈玉婷那憔悴地脸,心疼地用手摩挲着陈玉婷的脸庞,好言安慰。 陈玉婷一夜未睡,早就疲惫不堪。只是因为担心小宇打电话回家,才强作精神坐在电话边。现在一躺到床,陈玉婷地眼皮就如同灌了铅一般,心里提醒自己不要合眼皮,但却再也睁不开。 叶凌飞摩挲着她的脸庞,轻轻安慰着陈玉婷。陈玉婷渐渐进入梦乡,时间不大,就进入了梦乡。 叶凌飞悄悄离开陈玉婷的卧室,顺手带房门。他坐在客厅的椅,考虑着肖宏宇会去哪里。肖宏宇十有**是赌气离家出走,势必身没带多少钱。既然肖宏宇没有去找他同学。那肖宏宇一晚都能去哪里? 叶凌飞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纪雪。纪雪似乎一直和肖宏宇关系不错,那次在KV,就是纪雪这小丫头带肖宏宇去了。肖宏宇一定和纪雪走得很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说不定纪雪能知道肖宏宇此刻在哪里。 电话里面纪雪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听到叶凌飞问她肖宏宇在哪里。纪雪像是遇到大救星一般喊道:“叶大哥,快来救我,我和这个小都在网待了一晚,直到现在他还不肯走。我也不知道他那根弦不对了,我发誓我从未勾引过他,求你救救我!” 叶凌飞没有和陈玉婷打招呼说他找到肖宏宇,叶凌飞眼见陈玉婷刚刚睡着不久,不忍心打扰。反锁陈玉婷家的防盗门之后,立刻开车赶到纪雪所说地那家网。 一走进网里面,叶凌飞就被网里面恶劣的环境呛得直皱眉。不说这家网内光线如何昏暗,就里面那浓重的烟味和臭味就让叶凌飞感觉头疼。靠近门口有一台电脑前,一名光着膀的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把鞋脱下去,赤着脚搭在电脑桌,一阵阵恶臭从那男人的脚丫里发出来。就在这男人的旁边。一名年轻人手里拿着面包,正在一个劲儿地啃,看得叶凌飞直想吐。 他没有多待,直奔大厅最里面的那排电脑,纪雪告诉叶凌飞她和肖宏宇就坐在那里。等叶凌飞到了那最里面那排电脑前,果然看见纪雪和肖宏宇孤零零坐在最里面两台电脑前。肖宏宇一个劲儿地按着鼠标,虽然脸色蜡黄。但他却强打精神,依旧在打着游戏。而身边的纪雪外套打在她身边的椅,只穿着一件黑色地毛衣。打着哈欠,半靠在椅看着电脑荧屏。 叶凌飞直接走过去,一直到了肖宏宇身边,戴着耳机的肖宏宇也没有发现叶凌飞来了,反倒是纪雪看见叶凌飞过来了,赶忙站起身来,刚想打招呼,却看见叶凌飞的脸色阴沉,纪雪很知趣地让到一边。 叶凌飞右手搭在肖宏宇运动服衣的肩膀。他也不说话。一直到肖宏宇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摘下耳机回头看见叶凌飞时,叶凌飞才冷笑道:“玩得很高兴!” 肖宏宇并没有把叶凌飞放在眼里。他有些冷漠地把头又转回电脑前,正想操作鼠标把游戏里面的那头怪兽打死,却感觉脸蛋被叶凌飞狠狠打了一把,一下把他身打得斜了过去。 肖宏宇以前是一个很听话地孩,只是跟着纪雪到处玩之后,这性格也有了变化。陈玉婷一直忙于工作,疏忽对儿的管教,哪里想到一直很乖巧的儿变了呢。
“操…!”肖宏宇本能刚骂出一句,就被叶凌飞一脚踹了过去。叶凌飞那是手下留了情,如果不是看在陈玉婷的份,他这一脚至少把肖宏宇踹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尽管如此,肖宏宇还是被叶凌飞踹倒在地。 “你再骂一句试试,我今天就把你废在这里,小兔崽,不学好,学人家骂人了。来,我就站在这里,你给我再骂一个字来听听。”叶凌飞也不知道怎么就来这样大火气,右手指着肖宏宇的脑袋就骂了起来。他的声音很大,网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叶凌飞把脑袋转向那些网地人,吼道:“你们看个屁,老现在心情不爽,你们再看我一眼,我就把你们的眼珠挖出来。” 一看叶凌飞那架势挺吓人,这些人赶忙把目光转过去,只有对面有两个光着膀的小年轻儿听了叶凌飞这话后,腾得站起来,其中一名把放在电脑桌前的啤酒瓶抄了起来,对着叶凌飞脑门砸过来,嘴里骂道:“你装什么装,我还没说话呢,你倒装起来。” 网里面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这两个年轻人看样也不过十七八岁,一看样就不是善茬。 那啤酒瓶没有打中叶凌飞,重重打在墙,摔成了碎片。 “纪雪,给我把这小扶起来。跟我走。”叶凌飞对身边的纪雪简单说一句,一转身,直奔那两个小年轻儿而来。那两个小年轻儿一人拿着一把椅,气势汹汹奔了来。还没有等这两个小年轻儿抡起椅,叶凌飞左右手就是两拳,一人一拳,快如闪电。这两个小的门牙全被叶凌飞打碎,一张口,满嘴地鲜血夹杂着牙齿吐了出来。 这还没有完,叶凌飞顺手拎起一把电脑桌前的椅。对着这两个小年轻人的脑袋就砸了下去。一人一下,俩人全被砸倒在地。叶凌飞刚才肚有气,因为陈玉婷地缘故不能对肖宏宇发,现在有两个倒霉蛋自己送门来,叶凌飞把满肚的气全发泄在这两个小年轻儿身。眼见这两个人被打倒在地。缩成一团,抡着椅一通砸下去,一直把这两个小砸得在地哭爹喊娘地求饶。 叶凌飞没有理会,劈头盖脸砸下去,那把椅的腿儿竟然被砸弯了,叶凌飞这才把夹杂着血迹的椅扔到一边,对着这两个年轻人又是狠狠踹了两脚。骂道:“小兔崽。你们是谁家的孩,你们父母是干什么的,不服气的话把你们父母叫过来,我一起收拾了。养个孩不教育,学人家装B,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份量。看你们这打扮是混啊,有朋吗。全叫过来,我今天心情不爽,最好人多点。让我打得爽点。”叶凌飞说着抬脚对着一名年轻人的脑袋就是一脚,喝道:“说话,死了没有,死了就给老断气,别给老我喘气。” 那两个小就躺在地装死,叶凌飞伸手招呼这里的网管。那名网管早吓得腿脚发软,颤颤悠悠走了过来。 “这是赔偿你们网地钱,剩下地是这两个小的钱,如果这两个小没有死地话。就把他们送到医院里。如果死了,就帮我买两口棺材。”叶凌飞从身拿出一叠钞票。至少在七八千块钱,交给那名网管。眼见那名网管哆嗦着不敢接,他把钱砸在那网管的手里,指着肖宏宇,对网管道:“以后,这个小兔崽不允许再进来,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让他进来,躺在地的就是你了,给老记住这句话。” 叶凌飞说完,也不管这网管是否听懂自己地意思,一转身,就走出了网。肖宏宇被吓白了脸,哆嗦着跟着叶凌飞走出去,只有那纪雪脸浮现兴奋的表情,忍不住说道:“太帅了。” 网外面,叶凌飞后背靠在奥迪车的车身,点着一根烟,质问道:“小兔崽,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知不知道你妈都要疯了,你倒好,却在这里玩游戏,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 肖宏宇被刚才血腥的场面吓得脸色煞白,浑身哆嗦着,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我不想回家。” “为什么?”叶凌飞这时候火气消了一大半,心里核计自己要是这样下去把肖宏宇给吓坏了,那可麻烦了。怎么说这肖宏宇不过十六七岁,还是一个孩。他的声音稍微缓和下来,尽可能让肖宏宇听起来不是过分害怕。 “我…我….我和妈妈….。” 肖宏宇吞吞吐吐的说话方式让叶凌飞心烦,忍不住喝道:“干什么吞吞吐吐,有什么事情给我一口气说完。” 被叶凌飞这样一吓,肖宏宇浑身一哆嗦,一口气把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原来那晚被他妈妈骂了一通之后,肖宏宇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家。他先给纪雪打电话,想约纪雪出来,偏偏那时候纪雪因昨天晚被朋拉去喝酒,那时候还没有醒过来。一直到下午地时候,肖宏宇再打过来电话时,纪雪才从床爬起来。 纪雪从电话里面听出来肖宏宇的声音不对劲儿,怎么说这肖宏宇现在都成了纪雪的跟班,虽然比纪雪大了一岁,但纪雪却对肖宏宇呼来唤去,肖宏宇也是很听纪雪的话,像是纪雪的私人跟班。纪雪就担心起肖宏宇来,不得不答应肖宏宇和他出去玩。 俩人身都没有多少钱,纪雪一般出门都带很少的钱,反正有大把的男学生请她,她自然不用担心钱地问题。这肖宏宇刚和陈玉婷赌气离家,身本就没带多少钱,中午又吃了一顿饭,身的钱就更少了。 这看电影是不行了,肖宏宇就建议和纪雪去网包夜。纪雪本不想去包夜,但挨不住肖宏宇的请求,只得答应下来。 今天早晨本来纪雪想回家,但肖宏宇却没有回家地意思。纪雪总感觉肖宏宇心里有事情,很担心自己要是走了的话,肖宏宇会不会干出傻事,这才没敢走。 听完肖宏宇的话,叶凌飞皱着眉头,盯着肖宏宇问道:“你妈妈为什么会骂你,除非你干了什么错事。” “我没有!”肖宏宇扬起头,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不认为我有错,我就是喜欢纪雪,难道这也有错,为什么我不能谈恋爱?” 喜欢这丫头?”叶凌飞先是震惊,紧跟着大笑起来。那边的纪雪也是没有想到肖宏宇会说喜欢自己,她同样愣了愣,随即纪雪咯咯笑道:“肖宏宇,你不是和我开玩笑?”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就是喜欢你。”肖宏宇一副豁出去的样,他直视着纪雪的脸,一字一句地说道:“肖宏宇喜欢纪雪,一辈都喜欢。” 肖宏宇这句话在叶凌飞听来就像小孩过家家,小男孩会对小女孩说我要娶你,但多少年之后,恐怕这对当年玩过家家的男孩、女孩彼此都不记得对方的样貌。在没有进入社会之前,所有的承诺都是空谈。喜欢和生活并不是一回事,只有爱情没有面包也是不行地。 出于对纪雪地了解,叶凌飞也不认为纪雪这小丫头会喜欢肖宏宇。纪雪曾经和叶凌飞有过亲密接触,从这点就能看出来纪雪这小丫头是喜欢那种强势的男人。纪雪家庭对她地教育使纪雪的人生观很功利,纪雪别看只有十六岁,但她的心里却很成熟,早就把她将来的生活定位即使不能嫁给有钱人,也要成为有钱人的女人。 恰恰出于对纪雪的了解,叶凌飞才感觉肖宏宇说这句话十分可笑。肖宏宇正处于青春期,对于女孩有着特殊的感觉,尤其肖宏宇又和纪雪在一起。平心而论,纪雪现在这模样已经很讨男人喜欢了,刚发育的**、刚刚丰满起来的臀部,以及那笔直芊细的细腿,这些足够让一名情窦初开的少男着迷。但这并不代表说肖宏宇就可以为这件事情和陈玉婷争吵,因为在叶凌飞看来,纪雪根本就不会给肖宏宇这个机会,肖宏宇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他这一笑把肖宏宇笑得胆怯起来,不敢看纪雪那张俏丽的脸,低着头,不肯说话了。 叶凌飞强行把肖宏宇塞进车内,本想让纪雪也坐在肖宏宇身边,却没有想到纪雪跑到前排坐下。叶凌飞也没强求纪雪坐在后排,他开车把肖宏宇带回了家。
隐藏
威尼斯人